《霍卡生存手册》秋子梨 ^第27章^ 最新更新:2019-12-05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再次逃离 ...

  •   叶竹全身疲惫得很,很快就迷迷糊糊得睡了过去。
      
      醒来后没多久就又被推到了10号实验室。
      
      叶竹一进入这里,就开始不自觉得发抖,这是身体因为昨天的剧痛而产生的应激反应。
      
      但是她的心里的恐惧却没有昨天强烈,因为未知往往加剧人的恐惧,而她现在已经知道这个实验到底是做什么的了。
      
      即使她仍然得遭受身体上几乎无法忍受的痛苦,还有内脏和骨骼可能会被机械化的结果,以及在实验中可能会意外死亡的风险,但是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承受这些东西。
      
      被从实验室带出来的时候,叶竹觉得她可能高估了自己。
      
      这次的痛苦比前一天的更猛烈,她觉得灵魂仿佛脱离了身体,晃晃悠悠地飘在半空中,看着被束缚带绑在床上的陌生的自己。
      
      蓬头垢面,涕泗横流,全身仍在剧烈地颤抖,微微翻着白眼,嘴角甚至有一点歪斜,唾液控制不住地从嘴角流出来,像一个中风患者。
      
      如果不是太久没有进食,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会大小便失禁。
      
      其实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的自我保护机制,实验的具体过程她已经记不太清了,只是耳边一直嗡嗡地响着,一个女人惨烈的嚎叫声一直在她的耳边萦绕,她听着很耳熟,想了半天才发觉那是自己的声音。
      
      她的脑子反应很迟钝,但她仍强迫自己用尽全身的力气动了动手指,那是一种身体发麻时的感觉,酸软无力,大脑不仅控制不了肢体,还有一种难受的失力感不断传来。
      
      她觉得很害怕,但是连咬牙都做不到,眼泪不自觉地流着,不放弃地一次次地尝试着,在失败了成千上百次之后,终于感受到了食指的存在。
      
      她继续一遍遍地尝试,中指,无名指,整只手,胳膊,上半身,脸部直至整个身体都慢慢地恢复了知觉,她的灵魂终于归位。
      
      这是她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段时光,她好害怕自己真的就这样瘫在床上。
      
      清醒过来的叶竹不自觉地移动着身子感受自己骨骼的变化,她能感受到它变得更加坚硬,但是非常不灵敏,迟滞感更加明显。
      
      但是表面的皮肤依然很脆弱,被束缚带磨破了一层皮,全身还有许多挣扎时的伤口。
      
      她已经不将这些小伤口放在眼里了,脑子里全是那个无人生还的第三阶段。
      
      她不觉得自己能足够幸运地活着出来,所以得尽快地想办法逃出去。
      
      这里的束缚带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非常坚固,叶竹喘着粗气用力在束缚带下面挣扎着,才终于有了一点可以挪动的缝隙。
      
      她一点点地用右手去触碰自己的手腕内侧,那里看上去光滑无比,但是摸上去质感有一些不一样,她使了个巧劲,竟然揭下一层皮肤,叶竹迅速地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薄如蝉翼的刀片。
      
      然后她轻轻地又将那里的皮肤恢复原样,原来这是一层仿真人皮,刀片很薄,所以藏在那里并不显眼。
      
      叶竹将刀片紧紧攥在手心里,这可能是她自救的最后手段了。
      
      在她的右手腕上,也有这样一块仿真人皮,里面藏着的则是米粒大小的绿石。
      在制造沃克期间,她想偷偷地制造一个波动仪,能够在危险的时候瞬移离开,这简直不要太完美,但是因为没有感应器而失败了。
      
      她也想过干脆将沃克脑子里的感应器拿出来制成波动仪,但是并不适配,她只好放弃了这个计划。
      
      叶竹也是那时才知道,“皃”根本没有瞬移装置,更不要说精准地点的瞬移了,当时维西从夏普家消失果然有猫腻。
      
      没有波动仪,使用不了绿石,她只能尝试地别扭着身子用刀片沿着束缚带的边缘来回切割着。
      
      她的身上缠绕着三个束缚带,不知道这里的束缚带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十分坚硬,幸好刀片非常锋利,她费了很大劲终于把每个束缚带都沿着不起眼的边缘割开了大半。
      
      这其实是个笨办法,成功的概率很低,她不能把束缚带全割开,要躲过推床人的眼睛,然后在进入实验室里必须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剩余的束缚带割开,接着还得想办法制服科南,即使前面的步骤都成功了,怎么躲过威尔和实验室里的人逃出这里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只要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她的刀片被发现,那么就很可能导致绿石也被发现,所以她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来尝试这个方法。
      
      她没能犹豫太久,很快就又来人推她去实验室了,这次真的是要命的时刻了,怎么说也是个办法,不管有没有用,能不能成功,都只能放手一搏了。
      
      第一个环节很顺利,推床人没有发现束缚带的异样。
      
      但是第二个环节就与计划有了出入。
      
      因为第三个阶段的实验和前两个阶段不再一样,老头面无表情地将她推进了一个机械装置内,然后从外面关上了门。
      
      这个装置类似于地球上躺进去进行全身扫描的PET-CT仪器,里面本来一片漆黑,但是机器嗡嗡嗡地响起来,几个小灯依次亮起。
      
      有带着清香的微风吹拂过叶竹的脸颊,她不安地屏住了呼吸。
      
      但是机械内的风越来越大,慢慢有白茫茫的雾气充满了整个空间,不知是因为香气还是雾气,她开始变得昏昏沉沉。
      
      她咬了一下舌头,剧痛使得自己清醒了一瞬,她不敢耽搁,手心里的刀片迅速地沿着已经割开大半的切口用力切割。
      
      叶竹不断地通过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是效果越来越弱,她已经渐渐睁不开眼睛,但是束缚带才割开两个。
      
      她昏昏欲睡,手也慢慢地使不上劲,心里非常焦急,凭借本能来回地划着。
      
      幸运的是,叶竹终于在入睡的前一秒划开了束缚带,身上的禁锢一瞬间消失,拿着刀片的手也猛然失力碰到了机械装置上,叶竹精神瞬间振奋了起来。
      
      她迅速爬到装置的门口那里,推了推没有推开,就用腿使劲地往外踹,可能是骨骼变得机械化的原因,她觉得双腿特别有力,装置的门倒不坚固,被踹得发出“咚咚咚”的巨响声,接着没几下就被踹开了。
      
      科南惊讶地看着从装置里跳出来的叶竹,她终于从他脸上看见了别的表情,兴奋和愤怒的情绪主导了她,她趁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他狠狠推进了机械装置内,然后迅速地关上了门,并推过一个厚实的桌子堵住了门。
      
      开始的时候还有“砰砰砰”敲门的声音,后来就没有声音了,应该是吸入了里面的气体陷入了昏迷。
      
      他是自作自受,叶竹也不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现在是西高里时间下午两点15分,她完成了计划的第三个环节。
      
      于此同时她启动了一个秘密武器。
      
      禁闭室里静止的沃克红色的眼睛闪了闪,“砰”地一声巨响,它的身体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整个地下通道都颤抖了一下,到处都是慌乱的叫喊声和杂乱的脚步声。
      
      接下来才到了最难的一步。
      
      叶竹刚走到门口想听听门外的声音,这时实验室的门竟然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全副武装的男人突然拿着一把巨大的能量枪闯了进来,他每一寸皮肤都被黑色厚重的服装遮盖住了,戴着头盔和口罩,就连眼睛都被黑色墨镜遮住了。
      
      看到叶竹,那个人反应很快,他一手拿枪指着她,一手将门外嘈杂的喧闹声关在了门外。
      
      叶竹暗骂一声,乖顺地举起了手。
      
      她看他这副样子,以及刚才听到的外面的动乱声,猜测到她可能是偷偷潜进这里的,甚至可能是“皃”的敌人,忙开口道:“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是被他们抓进来的。”
      
      她向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痕迹,表示自己说的是真的。
      
      那个人没有说话,他抬了抬枪口,示意叶竹到他身边来。
      
      叶竹握紧手心里的刀片,小心翼翼地走到了他身边。
      
      男人似乎透过黑乎乎的墨镜看了她一眼,然后迅速地拉开了门,“突突突”地扫射了一圈,不断地有喊叫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
      
      他迅速地拉着叶竹的手臂出了门,可能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保镖还没有赶来,外面除了几个中枪倒地的实验人员就看不见人影了,其他人似乎都躲了起来。
      
      男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拉着叶竹在走道里七拐八拐地飞奔着,叶竹也不挣扎,不知道为什么,她直觉这个人不会害她。
      
      迎面有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似乎是这里的保镖们收到消息出动了,男人脚步一顿,拉着她进了旁边一个半开着门的房间。
      
      叶竹也不知这是什么鬼运气,亨利正好在房间里面,两个人和直直望着他们的机械人面面相觑,而门外面的脚步声则越来越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