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养鱼技巧零 ...

  •   出了军帐,搜寻千霜的追兵几乎快和千霜打上照面。
      ……这怎么玩。
      
      寒风呼啦啦地吹,千霜借着夜色往军帐后一躲,打量着四周,微微眯了眯眼。
      她来的时机本就不对,幺蛾子霸业号要真想带她成就霸业,就一定不会让她折在这。
      
      霸业号,请开始你的表演。
      
      霸业号迫不得已出来营业。
      
      千霜照着霸业号的指引寻到了一匹马,掂了掂怀里人鱼的重量,千霜回忆着原主运行内力的方法,暗自运起轻功,左脚蹬右脚往上一跃,极其装/逼地落在马背上。
      
      黑马猝不及防被千霜这个不要脸的骑了,惊得扬起前蹄嘶鸣,千霜眼疾手快腾出手捞住缰绳,这才没翻车。
      
      千霜不会马术,可花千霜作为一国将军当然是会的,千霜略一思索,扯住缰绳一夹马肚:“驾——”
      
      黑马桀骜不驯惯了,这会儿怒得不行,红着眼,如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嗷——”千霜完全没反应过来,被惯性扯得往后一仰,好不容易稳住,发型已经全乱了。
      
      黏糊糊的头发糊了一脸。
      
      千霜:“……”淡定淡定,小场面。
      
      霸业号你选的什么破马!
      
      霸业号不想说话。
      
      黑马已经疯了,千霜被颠得不行,有点晕马的征兆。
      
      更糟糕的是,后面有追兵追了上来。
      
      “站住——”
      “……谁抓住她,赏银一千两!”
      “将军有令,不要活口,放箭!”
      
      星星点点的火光在千霜眼中摇曳、汇聚,交织出诡谲之色。
      她染着血污的手紧紧扣着人鱼的腰,缓慢地回头看了一眼。
      
      那一瞬间,万箭齐发!
      
      密密麻麻的箭羽在空中划过死亡的弧度,那几秒仿佛成为了黑白帧的慢镜头……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位戎马一生的镇国将军将被射成刺猬,甚至有人已经收了弓箭打算过去收尸。
      
      没人注意到,那些箭羽在空中像是突然撞到了什么,诡异地停滞了一瞬……然后尽数返回!
      
      “噗——”
      “噗——”
      ……
      箭羽没入来不及反应的士兵的胸膛,不下三百人悄无声息地倒下,神情永远地定格成惊惧。
      
      “哒哒哒——”
      
      马蹄踏着血与灰尘渐渐远去。
      
      主军帐的将士见派出去追捕花千霜的人久久不归,便派人出去查看,没一会儿,那人惨白着脸跌跌撞撞地回来,吓得声都快没了:“派出去的三百多人无……无一生还……都都……被箭射死了!”
      
      “什么!”
      
      众人大惊,将军紧紧皱起眉头:“你可看清是哪种箭。”
      
      “就就是我们的箭,我们的黑羽箭!”
      
      这下所有将士都肃了容,这意味着什么?
      或许,他们军中有叛徒……
      
      “花千霜呢?”
      “不知所踪。”
      “汪副将呢?”
      “死……死在军帐里了……对了,那条人鱼不见了!”
      
      将军深深锁眉,今晚的一切都有些不同寻常,将军正要再说些什么,忽闻有人来报:“报将军,有一队人马从后方偷袭,像是花泽国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事情发生得太过巧合,将军眼皮一跳,突然怀疑这一切都是花千霜的阴谋。
      自导自演佯装被虏,深入敌营后再里应外合……
      
      好一个花千霜!
      
      “召集众将,随我迎敌!”
      *
      被敌国将军放心里咒骂的千霜此刻虚得不行。
      
      刚刚露的那一手实在耗人精力,她有些疲倦,想睡又不行。
      
      直到霸业号提醒千霜她的军队已经来敌营救她,千霜才堪堪放松一些,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停下。
      
      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在月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粼粼波光。
      
      美得像人鱼身上的鳞片。
      
      千霜把鱼抱过去,放在草地上,端详他身上零零碎碎的新鲜伤口,难得有点无处下手的感觉。
      
      千霜搓手手……算了,先捧点水把他那张神颜擦净吧。
      
      千霜把碍事的破烂袖子撕扯下来,正将手探进冰冷的水中,说时迟那时快,原本老实装晕的鱼突然诈尸,鱼尾往地上一拍,接力就往小溪里弹去!
      
      哟呵,还想跑?!
      
      千霜一个箭步上前,赶在人鱼全身入水的前一秒,两手拽住了那条鱼尾,脚下一蹬,把鱼往岸上拖。
      
      人鱼本就受了伤,哪有力气再扑腾,只能死死扒住岸边,看样子是跟千霜杠上了。
      
      千霜听着耳边叮叮咚咚的扣好感度的声音,几乎快要怀疑人生,这要刷到什么时候才能把好感度刷回0?
      
      这样下去不行,千霜一边拽着他尾巴,一边试图跟他沟通:“不是我不放你回去,你知道这里离东海多远吗?你以为你能游回去?不可能的,你在半路就会被人抓走,然后被生煎油炸清蒸,最好的下场就是被人献给皇族当成宠物。”
      
      “你跟我走,我保证一定把你送回东海。”
      
      千霜看他抵抗的力道小了点,再接再厉地哄:“你身上还有伤,一时半会好不了,你就这么走了,以后能保护好自己吗?路上生病了怎么办?”
      
      “我好不容易把你救出来,是为了吃你身上那几块肉吗?当然不是了!我这个人一向正直善良,见你太可怜才想帮一帮你。”
      
      “我承认,我喜欢漂亮的东西,所以之前忍不住摸了一下你的尾巴,但也仅此而已,你要是不相信……”
      
      千霜顿了顿,卸了手上的力道,人鱼马上回到水里,警惕地看着她。
      
      千霜笑了笑,摊手:“那我也没办法,我确实没资格管你。”
      
      【叮咚——好感度+10】
      继好感度疯狂下跌后,这条鱼终于对她有了一丢丢的好印象。
      
      啊,老父亲般的欣慰。
      
      千霜循循然善诱鱼:“我本想送鱼送到东的,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好人难当,你要走便走吧,救我的人也来了,我这就回去了。”
      
      人鱼冰蓝色的眼眸探究地打量着她,那眼神中蕴含着不易察觉的冰冷与厌恶。
      
      千霜不动如山,任他打量。
      
      良久,人鱼上了岸,鱼尾浸在溪水中,姿态仍然是戒备的。
      
      他下水的这点功夫,鱼尾上的血污已经清洗干净,深蓝色的鱼鳞被月光笼罩,隐隐萦绕着朦胧的光,像某种精致的艺术品。
      
      那个看上去很好摸的尾鳍像是被泡发了,大了许多倍,一片片褶皱轻柔地散开,柔软异常。
      
      千霜手痒得不行,又不能直接上手,只好难耐地忍着。
      
      她没话找话:“你叫什么名字?”
      
      “……”人鱼无动于衷。
      
      “你叫我千霜就行。”
      “你没名字吗?”
      
      “……”
      
      千霜又问了几个问题,结果都被这条人鱼通通无视。
      
      好感度倒是涨了5点,这条鱼并不像表面那样无动于衷。
      
      千霜有些怀疑,这条鱼这么美,应该不会是个哑巴吧?
      
      皇宫里养的人鱼会不会说话的?千霜一时半会想不起来,试探地问:“你看这月色这么好,你尾巴又这么好看,不然叫你蓝月吧。”
      
      夭折了,怎么回事,她为什么忍不住想到某洗衣液……
      
      淡定淡定,大佬从来波澜不惊:“那我叫你月月……”
      
      话没说完,就被人鱼凶狠地瞪了一眼。
      
      千霜这会儿明白了,顿时惋惜不已,扼腕长叹道:“你这么美,可惜是个哑巴……”
      
      人鱼:“……”
      
      他眼神更凶了。
      
      美人瞪人也好看,千霜被他这么瞪着,魂都有点飘了,嘴上开始不正经:“眼睛瞪那么大,看仔细没有,我漂不漂亮?”
      
      不要脸!
      
      鱼尾不耐烦地往水面上一拍,溅起的水珠扑了千霜一脸。
      
      “……”
      千霜擦了擦脸,沉默良久,惆怅开嗓,有感而发:“为什么最迷人的最危险……”
      
      人鱼:“……”
      
      唱得真不是一般的难听。
      现在去掐死她还来得及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