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踏月留香1 ...

  •   九月的天气,夜里已经很冷了。
      
      今日是十六,明亮的月光将破庙外的天空照的亮堂堂的,可白日里那些再熟悉不过的树桠,在朦胧的月光下,还是显得有些狰狞,尤其是当微风吹过,传来沙沙的声响时,总会令人以为有人或有动物在靠近。
      
      一过子时,微微的细风忽而变得翻脸无情,呼啸的怪风吹得破庙里那扇唯一还未掉落的窗,嘎吱嘎吱作响。
      
      小乞丐从梦中惊醒,他警醒的环视四周,见庙内没有旁人才松了一口气,放下一直握在手中的破镰刀,迅速将自己身下的稻草拢到一边,拖起地上那半扇充当床铺的破旧门板,顶在那扇看起来随时都要掉落的旧窗上。
      
      如果这扇窗也被风刮掉了,那等下雨时,他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了。
      
      门外的风更大了一些,吹得庙内的小乞丐站不稳脚跟,听着像是鬼哭狼嚎般呜呜作响的风声,小乞丐眯起了眼,按说,这个时节,晚上是不会起大风的。
      
      小乞丐的眼里透着些恐惧,这庙虽破败,但还有一扇窗,还有个破门板,这儿本该是乞丐们的安乐窝,可这儿不久前出过命案。在很久之前,就有人说这座庙里不干净。平安镖局的人不信邪,十多个镖师错过宿头,在这里歇脚,第二日一早,所有人都面带诡异微笑的死去,而他们护着的镖,却分纹未动。
      
      六扇门名捕头白衣神耳英万里亲来查探,竟也没能查出凶手,后来,这处破庙陆陆续续又死过几个人。官府的捕快也未能破案,自此后,再没人敢到这里来借宿。
      
      唯有他这个自外地流浪至此的小乞丐,受人排挤欺负,又无处可去,才冒着生命危险,跑到这里来睡觉。
      
      小乞丐穿着一身不知在哪里拣来的不合身的破烂青衣,腰上系着根麻绳,脚上穿着双不合脚的破草鞋,他弯着腰,微低着头,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小心翼翼绕过神像,自破庙另一边没了窗的窗口处,露出一只眼睛,微眯着看向庙外。
      
      破庙外空无一人,六七步外,有颗大柳树,树桠像是疯魔了的鬼怪,伴随着呜呜怪叫的风声,张牙舞爪的四处伸展着,狂舞着。
      
      这样的情形能吓哭小孩,小乞丐那双本来惊惧莫名的眼睛里,却不再那么惊惧,反而露出了一丝释然的表情。好像没有看到人,只是自然现象,他就不害怕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又惊惧地瞪大双眼,只因他突然发现更远处那棵歪脖子树的枝丫,竟只是微微晃动。好像那阵呜呜叫着的怪风,只吹着这座破庙和庙前的大柳树。
      
      他此时哪怕一直在心中提醒自己,这世上没有鬼怪,他的脑海里还是不断传来那些乞丐们的声音,那座庙有古怪,不想死的,都别去招惹那座庙……,不是庙有古怪,是那棵大柳树成精了,它会吸食人的精气……
      
      小乞丐转身就要逃,可这座小庙,并没有后门,庙外又是怪风大作,他微微侧身,没有月光照进的地方忽然亮如白昼,那面容狰狞的判官正怒目而视,他吓得又后退一步,躲在墙角处,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幸而此时,耳边传来炸雷声,他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是打雷了,刚刚那道白光一定是闪电。
      
      电闪雷鸣之中,瘦瘦小小的孩子站在墙角抱紧双臂,他很害怕,很想闭上双眼,捂住双耳,不去看,不去听。
      
      可是他知道,如果真出了意外,那样的他死的更快,甚至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他不想做个糊涂鬼。
      
      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来。自从记事起,他就是个要饭的小乞丐。两月前,他听乞丐里的老人说起江南富庶,松江府左家庄的左二爷,常常施粥舍药,救助穷人,是个大大的英雄人物。那人说松江府是如何的富裕……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本就是个流浪的小乞丐,本就受人排挤,在当地也只能勉强保证自己不饿死,从那时,他就起了些心思,将要来的饭菜省下一点点,一路乞讨走来了松江府。
      
      这儿是富庶,左二爷也的确仁义,这个月也的确让他吃了顿饱饭,他喝了两碗粥,吃了一个大馒头,本想等人少了,偷偷求那施粥的管事收下他,让他在左家庄做事,他不要工钱,只求有个落脚的地方,让他做苦工打杂跑腿都行,能给个温饱就好。
      
      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哪怕是乞丐,也有帮派,他不是丐帮的人,又不是本地的小叫花,自然就受到了排挤。左二爷家的粥再浓再香,他还是再没能喝到第三碗,就被一群叫花子,给连拉带拽的弄出了那条街,又送出了松江府,被恐吓一顿,不许他再入城要饭。
      
      幸而哪怕是乡下,此地百姓的生活也比他原来待的地方富庶许多,也幸好他年龄还不大,总有好心人愿意赠他一些衣食,他还能勉强混个肚饱。
      
      只是住处却太难找了,无论是桥洞下,还是破庙里,都早已被丐帮的人给占下了,可他并不想一辈子做乞丐,自然也不想加入丐帮。
      
      他年纪虽小,却一直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只以为那些人死在这处破庙全是人为,说不定就是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做下的案子。故而他壮着胆子,把这破庙当家来经营,这里的窗户他已加固过,门板也刷的干干净净,又拣来许多稻草干草,铺在那门板上,就怕被过路的乞丐看到,把门板给抬走,做了他们的高床。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小半个月,此前,他还在心中嘲笑那些乞丐们愚蠢。
      
      可眼前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认知,小乞丐悄悄扒在窗前,紧紧盯着庙前那颗张牙舞爪,活似鬼怪的大柳树。难道说,那大柳树真成了精,它这是要化成人形了么?
      
      在又一声闪电闷雷过后,呼啸的怪风忽然就停了,柳树的枝丫恢复正常,但小乞丐更害怕了。
      
      庙前的空地上,凭空就多出了一个女人和一条狗。那人一现身,身周华光溢彩,像是有一道冰蓝色的梦幻泡影,将她给包裹在其中,那一瞬间,小乞丐揉了揉眼,他只觉那人比那天上的月光还要明亮几分。
      
      虽然那棵大柳树还在,眼前的人应该不是树妖。那道蓝光在闪了一闪后就消失不见,但小乞丐还是被吓得惊叫出声,随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忙用颤抖的双手紧紧捂住嘴巴。
      
      虽然他的动作很快,可他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身形,那一人一狗都看了过来。
      
      小乞丐看着走过来的人和狗,吓得直往后退,可这座庙就这么大,他还能退到哪里去?
      
      女子和狗已走进庙中,那女子四处打量这里的环境。她有些迷茫,这是哪里?我怎么来到这里的?我是谁?
      
      女子沉思片刻,什么也没想起来,她好像是个失忆人士。
      
      她看向身边膘肥体壮的狗:“二……”二什么来着?二哈、二统,还是二狗子?咦,她怎么竟然想问这条狗‘这是哪里?’
      
      狗子冲她讨好的叫了两声,拿舌头舔了舔她的手。
      
      女子还有些发懵,只是这具身体好像还有记忆,她顺手给狗子顺了顺毛,挠了挠它脖子上浓密的毛发,狗子舒服的呼噜了两声,趴在地上,摇着尾巴,一双大大的狗眼,满脸期盼的看着它家主人,希望她能蹲下来,继续给它顺毛。这蠢样,看起来更像只懒猫。
      
      女子轻轻拍了拍狗头,不能指望一只狗回答她的问题,她看向现场唯一的人:“你是什么人,这是哪里?”
      
      小乞丐本来被他们的出现吓个半死,但见她和狗子的互动,又颇觉温馨,这狗体型虽大却不凶恶,甚至有几分可爱和蠢萌。
      
      这一会的功夫,小乞丐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眼前的人是神是妖,他自己是死是活,他都做不得主,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更何况,他总觉得能这样对待一条狗的人,不该是大恶人。
      
      小乞丐昂起头,紧紧盯着唐一菲的眼睛。他曾听人说过,看人先看眼,一个人是善是恶,都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
      
      他虽看不出眼前的人是神是妖,但他看到了一双灿若星辰的美眸,那眸底好像是清澈的潭水、远山的冰雪,但她看向她的目光并不寒冷疏离,也不高高在上,反而还带了三分笑意和几分疑惑。
      
      拥有这样漂亮眼睛的人,至少不该是个坏人!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新坑了,喜欢的小天使,记得收藏一下鸭。
    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