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青山有思(一) ...

  •   “让我们恭喜秦思筝,夺得本次拳王大赛的总冠军!这是我们华人第一次拿到总冠军!而且刷新了拳王的年龄!也预祝……”扬声器里传出主持人的声音,激动到几乎有哭腔。
      
      祝贺声和掌声源源不绝地从听筒里传出来,男人激动的循环播放好几遍还不能平复心情,拍着大腿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秦思筝眉骨上的伤痕一路绵延到眼角,将少年清冷的面容平添一分野性。
      
      他正低头看手机,男人凑头过来:“哎这个人名字跟你一样,该不会你粉丝给你写的同人文吧?”
      
      秦思筝举起手机给他看,“那我的粉丝可能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画面里正是他激情吃便当,死的那叫一个惨,往上一看还不到十章。
      
      凉得属实有点快了,炮灰也不过如此。
      
      这段时间正好是下班高峰,堵得厉害,他仰头看着林立的水泥森林,忽然感觉一阵震动。
      
      尖叫声透过车窗传来,很多人下了车往前跑,男人也落下车窗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前面出了车祸,一个油罐车跟半挂车相撞了,连带着几个小轿车追尾,好像有一个孩子困住了,不知道会不会爆炸!”
      
      男人呼吸一窒,刚想回头就见后座车门被拉开了,他一口气还没上来秦思筝已经跑出去了,“思筝!回来!”
      
      车堵得厉害,秦思筝撑着车身跑过去,油罐车正在往下滴油,还有一股刺鼻的气味,“滴答滴答”,仿佛是死亡倒计时。
      
      人群聚集但没有敢上前的,小孩儿在车底嚎哭,秦思筝拨开人群冲了进去,没有工具只好徒手打烂了车窗玻璃,终于把孩子拖出来的瞬间他听见了一声细微的火花“噼啪”一声。
      
      他下意识将孩子扔了出去,“接着!”
      
      “思筝!”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同时巨大的爆炸冲击和滚烫的火苗将他包围,秦思筝痛极却完全叫不出声,猛地惊醒了。
      
      他伸手揉揉几乎裂开的头,还没回过神就被手机铃声强行扯回思绪,晃晃脑袋接起电话,“喂。”
      
      “喂什么喂!你还知道接电话!我就三天没盯着你你就能给我搞出这么大的新闻!下一步是不是要上社会新闻了?”
      
      秦思筝听着对方陌生的声音,蹙眉问:“你是谁?”
      
      对方沉默了一会,估计去确认是否打错了,隔了几秒咆哮道:“少给我装失忆!你跟陆羡青到底有什么仇非要这么作!”
      
      陆羡青?
      
      秦思筝心里有个不祥预感。
      
      陆羡青这个名字他有印象,就是他前段时间看的一本耽美小说,里头那个厌世又阴郁,控制欲极强,需要进行心理干预才能勉强正常的疯批主角攻就叫“陆羡青”。
      
      等一下,他跟陆羡青有什么仇。
      
      意思是他穿书了?
      
      原主秦思筝模样绝美,在娱乐圈有个合照杀手的名号。
      
      一不小心容易把别人衬得土丑,通稿多半都是按照艳压的路线走,得罪了不少艺人。
      
      除此之外,扔粉丝礼物、公开diss粉圈诸如此类劣迹简直罄竹难书。
      
      粉丝熬夜接机却被他无视嫌恶,丢掉粉丝礼物被人扒出来,他反倒直接发微博:这些东西又没有质量检测,中毒怎么办?化妆品用了烂脸你赔?
      
      不光对粉丝,就连合作艺人也是,主持人吹捧合作演员又美了时候他甩出一句:“整容了能不美么。”
      
      某位歌手发新歌全网吹,他反手微博转发:“修音师涨价的台阶。”
      如果脑残有段位,原主可谓是个教科书般的脑残王者。
      
      原文他甚至都没能活到一万字就被影帝陆羡青疯狂打脸,搞得他疯了一样跑到顶楼拿刀抵着脖子让陆羡青去见他。
      
      陆羡青自然是没去,他威胁人也不够熟练,手一滑割穿大动脉。
      
      死了。
      
      秦思筝伸手摸摸脖子,不疼,看来目前还没有发展到割动脉。
      
      还好。
      
      秦思筝认命地打开灯准备起床,人当场裂开。
      
      满屋子全是陆羡青的海报!
      
      秦思筝见鬼一样爬起来,镜子里映出一张漂亮脸庞,他顾不上欣赏,视线就被柜子里的东西拉去了视线。
      
      一个个贴上标签的盒子,陆羡青电影道具拍卖、陆羡青穿过的西装……等。
      
      每一个都有日期。
      
      他颤着手打开其中一个盒子,一对像是戒指但又没有那么大尺寸的圆环,他疑惑地翻过来一看。
      
      乳、乳环?
      
      秦思筝“啪”的一声盖上盒子,一脸想死地低下头,眯细了眼睛,捻起衣领、小心翼翼揭开自己松垮的衬衫。
      
      两颗勉强算是愈合的伤口上挂着一对环扣,随着他的动作,颤了下。
      
      嘶,好痛。
      
      秦思筝沉默望天,这倒了血霉的倒霉蛋竟是我自己。
      
      不过“原主秦思筝”不是跟陆羡青是对家吗?这一屋子,他简直是个爱到骨子里的痴汉才对吧!
      
      还是陆羡青拍卖的耳钉道具改造的!
      
      毫不夸张,这里就像个扫黄打非重点关注机构,上社会新闻都要被打码。
      
      门铃响了,秦思筝几乎弹起来。
      
      跳起来迅速撕掉海报,连同柜子上的标签盒子一股脑塞进柜子,深吸了口气过去开门。
      
      经纪人徐钊铁青着脸站在门口,一看见他的样子就炸了。
      
      “你把裤子穿上!”
      
      秦思筝低头一看,耳朵瞬间红了。
      
      白衬衫勉强盖住屁股,露出两条修长白腿,随着他的动作欲盖弥彰,沙发还扔着几个电量不足,还在微弱震动的工具。
      
      徐钊气都上不了,“你就在家这么玩?”
      
      “我不……是。”秦思筝要昏过去了,他应该怎么解释他没用这些玩,是原主干的,和他无关。
      
      ……算了。
      
      秦思筝干笑着一把抓住玩具,结果震动换挡震得他手心发麻,尴尬得脸都要滴血了。
      
      徐钊觉得自己快猝死了,别过头眼不见为净。
      
      秦思筝回卧室迅速换完衣服,忍着痛把那两个乱晃的乳环摘掉,想扔进垃圾桶又怕有人翻。
      
      娱乐圈好像这样的事挺多的。
      
      他拉开抽屉,把那些玩具连同环扣一起扔了进去。
      
      徐钊等了半天,秦思筝才从卧室走出来。
      
      那张被上帝精心雕琢的漂亮脸庞略显苍白,漂亮唇形中间点缀了一颗唇珠,乍一看像是含了颗粉色珍珠。
      
      上下左右,怎么看怎么漂亮,可怎么就净不干人事!
      
      秦思筝被他盯得发毛,默默在心里回忆原著。
      
      这是唯一对他好的人,虽然很失望,但还是在他死的时候帮他办了后事。
      
      “徐哥,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徐钊被他这个委委屈屈的眼神和这个清清淡淡的嗓音叫愣了,就是这个小鹿一般干净的眼眸,一点儿不差!
      
      他当时就被这个眼神骗了,和这个小疯批签了十年合约,一心想捧红他。
      
      现在他简直想穿越回去掐死那个看脸的自己!
      
      “你还叫我哥?你干脆拿把刀杀了我算了。”
      
      徐钊絮絮叨叨骂了十几分钟,秦思筝大概也理清了目前的剧情进度。
      
      陆羡青刚拿了一个奖,全网祝贺歌舞升平,他忽然点草了陆羡青合作的女演员文栎。说她“绿茶”、“演技拉胯”,陆羡青晚节不保。
      
      文栎出道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有机会跟陆羡青合作,还拿了人生中第一个大奖,粉丝高兴都来不及了,听有人这么diss,直接炸了。
      
      秦思筝以前演戏的视频被发出来嘲,直接把他骂上了热搜第一。
      
      徐钊让他打开微博看看。
      
      秦思筝拿出手机,正想着怎么解锁,他总不能连自己手机密码都不记得。
      
      还好原主有指纹解锁。
      
      一打开微博就被数万个未读消息震懵了,清一色都在骂他:糊比、你怎么还不滚出娱乐圈、蹭热度会暴毙哦。
      
      秦思筝理了下时间线,他本就是个用来让影帝打脸增加爽感的炮灰反派,写多了爽感不足读者容易弃文,所以没活几章就匆匆下线了。
      
      主要还是陆羡青和主角受蒋臻的绝美爱情。
      
      原著里陆羡青俊美到过分,眼如点星眉如描墨,桃花瓣一样的双眼皮薄薄一层,和秦思筝的漂亮不一样,他的美是锋利的。
      
      充满侵略性和攻击性。
      
      那双眼里的阴郁厌世更是紧紧抓住了影迷的心,甘愿被他掌控,让人为他沉沦。
      
      书中写他十七岁就拿了影帝,因为那个角色太深入人心所以大家都称他一声四哥。
      
      每年只拍一部电影,但每一部都拿奖,有他在的影坛,几乎毫无悬念。
      
      不过这本书刚开坑不久,只写到秦思筝下线就坑掉了。
      
      现在蒋臻还没与陆羡青产生交集,但属于秦思筝的剧情已经走了一半,下一步就应该被陆羡青打脸悲惨下线。
      
      他才刚活过来,又要死?秦思筝已经想骂娘了,还想把这个坑爹作者拉出来揍一百遍,让他知道挖坑不填的下场。
      
      “难受了?从今天开始你把手机交上来,不要上微博了!”徐钊看他表情难看,骂他的话硬生生憋在了嗓子眼儿里。
      
      秦思筝立刻关掉手机给他,好像这手机里头藏了个洪水猛兽。
      
      徐钊反倒愣了。
      
      这么听话?
      
      徐钊接过手机,做好了长篇大论劝导秦思筝回归正途不要再作死的准备,没想到一开口就被他打断了。
      
      少年缓缓伸出三根手指,对着天,认真且诚挚。
      
      “我发誓,从今天开始远离陆羡青,专心搞事业。”
      
      徐钊怀疑自己听岔了。
      
      “你确定?”
      
      秦思筝无比真挚地重复:“我确定。”
      
      这个原主跟陆羡青这么不对付,要是被他的粉丝知道自己像个痴汉一样藏着他那么多东西,还打了乳环,还对着他的海报用那么多道具自己玩自己。
      
      他死定了!
      
      徐钊还是不太信,秦思筝抓了支笔刷刷写下:珍爱生命,远离陆羡青。
      
      他拿着纸放在胸前,“来,徐哥你拍张照,激励一下我自己。”
      
      徐钊让他逗笑,“行了,跟拍犯人似的。”嘴里这么说,还真拿手机拍了一张。
      
      秦思筝模样漂亮,弯着眼睛讨好的时候特别招人。
      
      徐钊说:“你才十八岁,现在知错还不晚。”
      
      话是这么说,但他现在已经黑到了谷底。
      
      电视剧找替身、真人秀不按剧本来,他把能刷新的下限都刷了一遍。
      
      秦思筝想杀人,作者有必要把这个角色写的这么招人恨吗?
      
      他自己都想掐死“秦思筝”了。
      
      “你也别难过,只要你改过自新还是有机会的。”徐钊看他眼睛通红一副想哭的样子,顿时也心软了,拍拍他的肩膀安慰。
      
      “回头我帮你发个声明跟文栎道歉。”
      
      秦思筝点头。
      
      他一反常态说什么都点头,乖得让徐钊有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他要搞什么大事。
      
      “我这边接到《带着萌娃去旅行》第二季的邀约,那边有意向找你,我还没答复,你要是想去我就帮你谈了。”
      
      徐钊怕他打人孩子,也没敢私下接。
      
      “还有,你要知道他们找你也是看在你的热度,拿你炒话题的,到时候评论不会好看你要做好准备,别难过知道吗?”
      
      他说完,屏气凝神等秦思筝突然反悔说不接,做好了准备跟他大干一架。
      
      “徐哥,我接。”
      
      徐钊一道热泪当场下来,拍着秦思筝的肩膀老泪纵横,“那你在节目里一定不能撒泼也不能说别人闲话,把那些八卦都给我忘掉!别把自己活的跟营销号一样,没人给你付钱!孩子不好带你也忍忍,千万不能打人孩子啊,知道吗?”
      
      “知道。”
      
      秦思筝眉角不由得跳了两下。
      
      他记得原著剧情里,“秦思筝”确实打孩子了,还因此上了热搜。
      
      秦思筝低下头,看着现在这个和他原先伤痕薄茧夹杂截然不同的细嫩双手,沉默了。
      
      他这个拳王要是动一下手。
      
      这萌娃综艺直接变身今日说法。
      
      

  • 作者有话要说:  排雷写在前面,攻是个疯批变态,真变态真疯批,在找个牢坐的边缘试探那种疯批,会好,被秦思筝治好。
    接受不了慎入,爱你们啵啵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