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分手 ...

  •   分手?
      
      曾时谙怔了怔,沉下脸,“你到香港约我出来就为了跟我谈这个?”
      
      温淇诚实地点头。
      
      服务生把温白开端上桌,明显感觉到这桌气氛的僵硬不合。
      
      等服务生离开,曾时谙皱眉:“你想好了?”
      
      他还是不了解温淇,没有想好的事,她绝对不会开口。
      
      他以为是异地,没有常常打电话关心她的缘故:“我工作很忙,你就不能理解一下我吗?”
      
      在温淇听来,“理解”是个贬义词。
      
      上次“理解”说的是什么呢?
      
      她转动玻璃杯,转到了刚交往一个月的某天晚上,他约她共进晚餐,吃完饭顺势把车开到他的公寓楼下。
      
      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她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反感,恐慌,不适···很糟糕的心情,至今仍不愿再回想。
      
      所以她拒绝了:“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曾时谙脸色不太好看,“一天还做不完?你比我还忙?”
      
      后半句是毫不掩饰的反讽。
      
      他想去拉她的手,还没碰到,温淇反射性躲开。
      
      曾时谙脸色愈发难看:“谁谈恋爱手都不能牵的?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你理解女朋友的义务吗?”
      
      最后,以他摔车上楼,她独自打车离开作为收尾。
      
      玻璃杯转了转,又转回原点。
      
      这段恋情,源于温母朋友介绍,温淇在长辈撮合,不算讨厌的前提下尝试交往,可是相处发现两人并不合适,她从来没有过心动的感觉。
      
      仔细探究这段感情,她一直处于抽离状态,从没有投入过,是她不对。
      
      再这样下去,两人都不会好过,对他也很不公平。
      
      “以后会有别的女孩理解你的。”
      
      这话基本定锤。
      
      曾时谙不想分,温淇长得漂亮又有气质,大大满足他男人的虚荣心和炫耀感,人又安静,他能省很多事。
      
      “阿姨知道吗?”他知道温母对他很满意。
      
      “跟她没关系,是我自己的事。”
      
      曾时谙不能理解,觉得她小题大做:“一点小事,你就要分手?”
      
      不是一点小事,可温淇不想细细举例,没必要也没意思。
      
      “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温淇果断做出结果:“不用了,你送我的东西,我会一件不落全部快递给你,就这样吧。”
      
      收银台旁的服务生看着年轻女郎从桌边起身,付完账离开了咖啡厅。
      
      这次香港行终于到了尾声。
      
      回酒店退了房,温淇拉着行李箱赶往国际机场。
      
      上飞机前,她把曾时谙的聊天记录,通话记录全部删除,拉进黑名单。
      
      随后走进登机口。
      
      三月的北京傍晚,仍带着刺骨寒意,走出机场,温淇身上多了件风衣。
      
      几分钟后,网约车停在她面前,目的地是梁诗居住的老小区。
      
      小区有些年头,墙体原本的浅咖色褪到很淡,因为有人看顾打理整体还算干净,没有想象中的脏旧不堪。周围交通便利,虽设施安保比不过公寓楼,但胜在租金低一些,不过仍是梁诗每月最大的开销负担。
      
      温淇提着行李箱爬上二楼,在花盆底下找到钥匙,打开进门。
      
      借着窗外投进的残余霞光,她从鞋柜找出拖鞋趿进去,找到墙上开关“啪”地打开灯。
      
      行李箱被滞留在玄关处,人进了狭小的客厅。与她不同,梁诗是个爱干净的人,所以沙发上从不会有乱丢的衣物,茶几上也不会有散落的零食垃圾碎屑。
      
      低头再看地板,一根头发丝也没有,这让温淇感到由衷敬佩。
      
      她扫视一圈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准备填填空荡荡的胃,谁知里面只有几颗番茄,一颗生菜,半把挂面,没有任何半成品或者速食品,她失望地关上冰箱门。
      
      最后只好把希望交给手机上的外卖软件。
      
      二十分钟后,她的手机响起,外卖到了门口。
      
      温淇接过外卖关上门,半跪在茶几边揭开她的清汤牛腩面,牛肉香气扑面而来,浓郁鲜香。
      据说这是北京做得最地道的一家。
      
      她迫不及待想要尝尝。
      
      温淇捞起一小口牛腩面,吹了吹放进嘴里,好吃是好吃,可惜不是期待中的味道,差了些什么。
      
      紧接着又喝了口汤,她放下筷子,感到无比失落。
      
      她以前没有这么挑嘴的,这要怪谁?
      
      好在店家贴心地赠送了几个芝麻饼,香甜可口,味道还不错。
      
      解决完晚餐,温淇把茶几收拾干净,从行李箱找出一套睡衣走进浴室。
      
      洗完澡刚出来,门外响起钥匙摸索声,门锁转动,梁诗回来了。
      
      刚进门,她就急冲冲问:“你手机怎么关机了?你妈电话打到我这,听起来火气不小呢!你小心点!”
      
      温淇这才想起手机,找到一看,“没电了。”
      
      梁诗拿着从零食柜翻出的Gokuri 西柚汁,拧开喝了几口,两手一摊仰躺在沙发上。
      
      温淇翻出充电器,连接上电源,手机得以重新开机,紧接着,几条未接来电提醒纷纷跳出,均来自温母。
      
      这么着急找她为了什么,答案不言而喻。
      
      梁诗忍着不提曾时谙,怕温淇听了会不高兴:“吃了吗?”
      
      “吃了,你呢?”
      
      “不吃,减肥。”
      
      温淇凝视手机屏幕上一格格增加的电量,忽然笑了:“我都不气,你气什么?”
      
      梁诗终于忍不住了:“曾时谙真不是个男人。”分手是两个人的事,他捅到长辈那算怎么回事?不就是想让温母当说客施压吗?
      
      一个男人,分手都这么不干脆。
      
      梁诗从沙发上坐起,看向抱膝蹲在插座旁等待充电的温淇,叹了口气:“真羡慕你的气量!”
      
      温淇下巴抵在膝盖上摇摇头,“不对,是因为我从没把他放心上过。”
      
      因为不在乎,所以没感觉。
      
      “我第一次见曾时谙的时候想:拒绝了这个,我妈还会介绍下一个,我对他的感观不好不坏,没什么感觉,是无所谓的。当时以为感情可以培养,或者感情这种东西真的不重要,因为你看,很多人都没有,他们也过了一辈子,我估计也不能免俗。可是慢慢的,我变得不开心,开始委屈自己,什么事都要听他决定,去哪儿都要告诉他,因为他是我的男朋友,所以我就不能有隐私,甚至连我的工作也成了可有可无,相反,他对我是防备且有所保留的,我可以感觉得到。”
      
      温淇只是在叙述一件过去的事,语气很平淡。
      
      “如果这是成年人的常态,那我宁愿这辈子一个人过也不想委屈自己。”
      
      梁诗听得很认真,接着跳下沙发,走过去给她一个安慰的抱抱。
      
      温淇收下,回抱她一下。
      
      “好了,我没事。”
      
      电量才充14%,一通电话打进来,毫不意外是温母。
      
      梁诗不打扰她了:“我去洗澡。”
      
      温淇点点头,拔下电源,去阳台接电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