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山羊第四 ...

  •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和出差国外真他妈犯冲。
      
      第一次出差回来,森鸥外首领死了;第二次出差回来,太宰治首领自杀了。
      
      望着棺材里蒙上了一层白布的尸体,中原中也跪在地上,地面上的灰尘弄脏了材质昂贵的宝蓝色西裤也不甚在意。他手抖了许久才费劲伸出去,掀掉了那层白布。
      
      太宰治躺在上面,闭着眼睛,摘掉了一侧绷带的容颜安静而漂亮,仿佛他只是陷入了沉睡,而不是死亡。
      
      真是奇怪,明明是从三十多层高空掉下来,躯体也破碎成一块块的了,可脸却奇迹般地没有受到影响,是上因为天垂怜他的容貌而不忍心破坏吗?
      
      “哈……”
      
      嘶哑的声音自喉咙里发出,中原中也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愤怒?悲伤?痛快?
      
      似乎都有,也似乎都没有。
      
      他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只能死死地瞪着通红的眼睛,紧攥着白布。从这满地的污浊中,他倏然感受到了一股悲伤。中原中也多么期望这只是太宰治的一个恶作剧,下一秒他就会从棺材中坐起来,对部下失态的行为发出嘲笑,就像以前的那样。
      
      可是没有。
      
      太宰治依旧安静地闭着眼,躺在棺材中,毫无呼吸起伏。
      
      恍惚间,中原中也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画面。十五岁的太宰治踩着摇晃的步伐走到了瓦砾中的他面前弯腰将脸贴近他,微笑着对他说:“我啊,稍微对黑手党的工作产生了兴趣。
      
      “在表面光明的世界里,死亡会被认为是不吉利的东西而从日常生活中被隐蔽起来。但是在黑手党的世界里却不是这样,死亡是在日常的延长线上的一部分。
      
      “而我大约是认为这边的生活才是正确的,因为‘死亡’不是‘生存’的反面,而仅仅只是组成了‘生存’的众多机能的其中一个。呼吸、吃饭、恋爱、死亡,如果不近距离观察死亡的话是无法掌握到生存这件事的全貌的。”
      
      那时候的太宰治第一次对活着产生了兴趣,一向漠然空洞的表情开始有了人类的气息。
      
      十八岁的太宰治坐在首领办公室里,抬头对刚出差回来的他微笑道:“欢迎回来,中也。”
      
      他第一次对这个前任搭档新任首领单膝跪地,宣誓效忠,从此以后其他暗杀者想要杀死太宰治就要先从他的尸体上踏过。
      
      二十二岁的太宰治站在横滨市的夜景上空,对他伸出手:“要不要和我一起殉情?”
      
      ……
      
      许久,那颗一直用额头抵住棺材边沿的头颅终于动了一下,中原中也缓缓抬起头来,他没有流下眼泪,但眼神却充满了无比的痛苦,他用一种似是恸哭的腔调朝棺材上的尸体大吼——
      
      “没有人会为你的死流下一滴眼泪,你这个混蛋——!!”
      
      ……
      
      港口黑手党首领的葬礼举办得低调且迅速,同时港口黑手党的势力也发生了一些洗牌。中原中也作为首领之下的二把手依旧坐镇在港口黑手党里,然而他却拒绝了成为首领的要求。
      
      “我只是一把港口黑手党的利剑而已,上前线厮杀敌人才是我最喜欢的战斗方式,终生被困在办公室里可不是我的风格。”
      
      于是,同为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尾崎红叶便不得不临危受命,成为了继太宰治以后的新任首领。
      
      而尾崎红叶成为首领后,原先的五大干部位置出现了一个空缺,于是身为黑蜥蜴百人长的广津柳浪就被提拔上来,成为了新的五大干部之一。
      
      一切人流变动尘埃落定之后,中原中也靠在自己的爱车旁,望着横滨的大海静静抽烟。
      
      香烟的牌子算不上名贵,甚至也不是他常抽的爱烟。Golden bat——金蝙蝠,产自上个世纪初的古老牌子,浓浓的焦油味不经滤嘴直达肺部,带着些许清酒的醺意,肺部一切空气都被挤压,只剩下了萦绕在心头上的浓云惨雾。
      
      中原中也厌恶这个味道,然而这却是太宰治喜爱的牌子。
      
      在首领办公室整理遗物时,尾崎红叶把这一盒未拆封的香烟交给了他,绿皮包装是上个世纪特有的老旧风格,上面画着两只张开翅膀的金色蝙蝠。尾崎红叶一贯使用烟斗,因此她说:“我不用这种香烟,你拿走吧,烧给他或者自己用都随你。”
      
      哈,他凭什么要把香烟烧给这个混帐,就该让那家伙下了地狱后一辈子抽不到烟才好——这样想着,中原中也恶狠狠地再次吸了一口,无嘴香烟的浓烈味道呛得他几乎流出了眼泪。
      
      烟波氤氲中,仿佛一切世间尘嚣都离他远去了,只有波光粼粼的平静海面仍陪伴着他。
      
      突然,最后一次会面时,太宰治的话语出现在了中原中也的脑海里——“有时间的话,回一趟你在郊区的那间小公寓吧”。
      
      中原中也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怎么就差点忘记了呢?太宰治既然会说出那种话,就说明他肯定在那间公寓里留下了什么东西。也许是遗物,也许是线索。总之,他现在必须要回去一趟。
      
      中原中也果断掐灭香烟钻进了车里,一路飚速。平日里要花一小时的路程半小时便到达了,也所幸现在的这个时刻还不是高峰期,路上没什么车辆。至于超速罚款?去他妈的吧。
      
      郊区的公寓比记忆中要陈旧了一些,风吹雨打,墙壁留下了被洇湿的痕迹。中原中也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锁。
      
      奇怪的是,屋内一片整洁,没有积灰的迹象。中原中也想,也许太宰治那家伙在之前曾好心帮他打扫过吧。但仍然还是难以置信。
      
      难以置信太宰治那种家伙居然会打扫家务。
      
      也难以置信……太宰治这种祸害会以这样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拥抱死亡。
      
      家具摆设没有任何变化,一同中原中也四年前从这个公寓里搬出来时的布局一样。
      
      他在这间公寓里四处翻找,最后在自己房间的衣柜里挂着的十五岁时常穿的墨绿色皮夹克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信封。
      
      信封外形相当素雅,然而纸质与手感却让中原中也一下子认出来——这是只有港口黑手党首领才会使用的名贵用纸。
      
      看来,这就是太宰治留给他的“遗物”了。
      
      中原中也从桌子抽屉里找到一把美工刀,沿着信封边沿裁开,里面掉出了一张纸。
      
      纸上的内容不是他想象中的诸如遗言一类的文字,上面只有用太宰治的笔迹写下的短短几个大字。
      
      “XX孤儿院”。
      
      中原中也对这个孤儿院的名字隐约有些印象。太宰治曾经对他说过,中岛敦小时候就生活在那里,后来因为自己的异能失控,杀了这家孤儿院的院长逃了出来,饥寒交迫濒临死亡之际被太宰治捡了回去。中岛敦听从太宰治的安排加入港口黑手党,被培养成了港口黑手党著名的“白色死神”。
      
      然而随着太宰治的死亡,中岛敦这个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从港口黑手党消失,至今下落不明。有部下报告说,中岛敦是在被太宰治生前解雇以后就失踪了。
      
      看来这家孤儿院也许是有什么秘密,否则太宰治也不可能会在信封里写下这种名字并留给他。
      
      中原中也按照部下发送过来的地图,驾车前往那家至今还在经营中的孤儿院。
      
      孤儿院规模不大,但胜在干净整洁,中原中也甚至还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小孩子的阵阵欢闹声。他在附近停好了车后,先是做了个深呼吸,而后才迈步朝孤儿院门口走去。
      
      孤儿院门口似乎靠着一个人,逆着光线,中原中也一开始并不能看清那个人的容貌。然而当越走越近时,中原中也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站在孤儿院门口的白长褂男子,赫然是本该在四年前就已经死去的港口黑手党前任首领——森鸥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