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老不死》mikoto_yu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1-10 09:54: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吃饭 ...

  •   木叶高层很快获悉了她失明的事实。
      转寝小春对她在木叶失事当晚失明这样的“巧合”持怀疑态度。这还是保守的说法,如果没有猿飞日斩拦着,她可能已经被小春和团藏监、禁起来了。
      
      她听着那个比她只大了九岁,重祚的火影那已经苍老如枯叶的声音向她保证会竭力为她治愈眼睛,心情有些复杂。
      
      “等你的眼睛好了,鸣人就拜托你了。”
      什么?
      
      “鸣人,是水门的孩子。那个孩子随他父亲金发,这两天睁开眼了,是和澄空一样干净的蓝色。”他嘬了一口烟斗,“那天是他的生日……按照水门和玖辛奈的遗愿将九尾封印在鸣人的身体里了。所以脸上还有狐狸的胡须。总之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你看到了一定会喜欢的。”
      
      还真把她当托儿所了。不过九尾吗……她要是能和九尾培养出感情,对父亲的计划很有用。
      
      向他应声后转身出门,在门快合上时猿飞日斩听不真切的声音猝不及防传入耳中。
      
      “这些年辛苦你了……”
      她毫不犹豫把接下来的话关在门后。
      
      ***
      
      “找到眼睛之前还是少来找我吧。”
      踮起脚准备够架子上盐罐的她被扶住,罐子也被戴着手套的温热手掌递来,“猿飞日斩说要给我治眼睛,在那之前你的队友会来照顾我。”
      
      “……卡卡西?”
      不知道是变声期还是刻意压低的声线,一点都不可爱。
      
      “对呀。不过估计也没那么快来。今天留下来吃饭吧。”她熟练地炒着菜,“你要不要我把你的左眼拿回来?”
      
      带土没说话,直到她再唤他名字才回过神,
      “不用了。我之后会看着办。是他正好,你可以随便使唤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每次看到他就来气。”
      她要把菜盛到盘子里,手中的锅铲就被带土抢走,“真是的,我是忍者诶?瞎了眼睛只是不能用瞳术而已,你没必要这样。”
      
      说归说,她还是乖乖去桌边坐下,等带土端上所有的菜之后给她盛饭,最后迟疑着把筷子给她。
      她忍不住想笑,这个孩子不会还想给她喂饭吧?
      她本来想叫他多吃点,毕竟两年没吃她做的菜了。又想到这两年从蛋糕开始不断消失的残食,换了个话头,“我治好眼睛之后要收养九尾,这是高层定下来的事了。”
      
      “水门老师的孩子吗?”在得到她的肯定后又陷入了沉默。
      
      虽然知道男孩子长大之后话会变少,她还是不大习惯,“放心吧带土,只有你是我宇智波琴的孩子。我永远都最喜欢你~”
      
      “……嗯。”她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瞎了,真想看看带土现在是什么表情。
      不对,带土带着那个审美奇特的面具,她就算眼睛是好的也看不见。
      也不对,现在在吃饭,带土应该把面具摘下来了。
      
      她没有打招呼,直接就上手摸了。她的手刚触上带土的皮肤就被猛地拍开,除了伊邪纳岐,没有能改变她碰到他这个事实的方法了。
      
      右手感受到的是紧致但是有点糙的正常皮肤,左手像是摸到了橘子皮一样。这样的皮肤,她只能想到村子里那几个比自己大的老不死的脸。
      带土的情况可能比他们还要严重得多。
      
      带土很快就小心翼翼帮她揉起手来,她其实并不疼。
      她想要尖叫,但想到可能对带土造成伤害忍住了。
      
      在她疯狂想转移话题的大脑快超荷负载时带土说话了:“你可别想着去屠尽岩隐。会对之后的计划造成影响。”
      
      他看着眼中闪着泪光表情异常凶狠,快要把牙咬碎了的她说不出别的话来,最后被小小的她一把按进怀里。
      
      ***
      
      “我好无聊,你念书给我听吧。”在卡卡西来之后她就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没等她提出什么要求很会看眼色,嗯,她的场合应该只是看表情,的卡卡西就会提前给她准备好,而且还很周到,害得她根本没什么机会折腾他。
      
      “好的。煌树阿姨,你想听哪本?”少年在书架前停住,用清冷的声音向她询问。
      
      “叫我姐姐。”
      
      “可是带土他……”也许是这几天对他还算配合,少年少见地回了嘴,还说了带土的名字。这让她一下火大起来。
      就是因为他们带土才会毁掉了半个身体,在昏暗无光的洞穴做复健做了那么久,没能将父亲带回来见她一面。
      她已经等了父亲34年了,接下来还不知道又要等多久。
      
      “带土现在比你小了。”她勾起唇角,恶意满满。空气一下坠入冰点,只有沉默在客厅回荡。她腻了,随便报了本言情小说的书名,少年从书架中抽出书,到她身边坐下。
      
      “从第二十章开始读吧。”
      
      少年的声音原本古井无波,不过他也就是个十六岁的纯情少年,在读到表白的时候舌头开始打结,“由美子、你、你愿、愿意和我……”
      
      她不满地跺跺脚,“翔太是这种扭扭捏捏的角色吗?”
      
      “由美子你愿意和我一起放弃做忍者去火之国的乡下远离战争你织布我种田最后生好多好多孩子吗。”也不是什么很羞耻的台词嘛。这孩子在害羞什么,还变成棒读了。算了,这里就放过他吧。
      毕竟下面肯定会很好玩。
      “…………‘要是你成了叛忍,我会第一个杀了你。别再让我听见这么软弱的话了。’在翔太看不见的背面,由美子泪流满面。傻瓜。他们都是傻瓜。在这个硝烟漫天的时代中竟然期盼着普通的生活。翔太握紧的拳头最终无力地松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嗯?原来是这样沉重的剧情吗?她记得这里应该开了一波车啊。
      
      “咳,读完了。”卡卡西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自在,但她没听出来,因为情节太没违和感了,她只觉得是自己记错了地方。
      
      “战争真是太讨厌了。上次的和平还没过三年就又开始了。然后我们带土一死就结束了,他的牺牲算什么啊?”她用牙签戳起卡卡西给切得水果拼盘,大概是个葡萄,“希望这一代的孩子们能享受久一点的和平。不要像我们这样除了仇恨和愧疚一无所有。”
      
      永远的和平,除了父亲没有人能实现。她的父亲果然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这么想着,她难得在卡卡西面前笑了起来。
      
      “今天我做饭,你留下来吃吧。做你讨……咳,做天妇罗给你吃。”
      说漏了嘴,能想到少年那双三白眼的抽搐。
      不过他没有拒绝,留下来吃了饭,给她收拾完碗筷才回去。
      
      ***
      
      美琴携夫带子来拜访那天,正好卡卡西去村外出任务了。
      
      美琴去了厨房做菜,剩下她和富岳还有两兄弟在客厅里。
      
      她朝鼬伸手,鼬很上道地将襁褓里的佐助递了过来,手把手帮她抱稳。
      
      佐助三个月多了,长得飞快,比上次抱他快重了一倍。听声音好像是伸出了小手在抓什么,她将脸凑过去。没有骨头似的软趴趴的小手在触及她眼睑时顿下,一边咯咯笑着一边细细抚摸起来。
      鼬搭上手要阻止,她说没关系。
      
      “琴……阿姨,你还是回来住吧。”在一边喝了很久茶的富岳说话了,“你知道在九尾事件之后族里和村子的关系……如果你回来了,可以避免很多无谓的伤亡。”
      
      她在鼬的提示下戳佐助玩儿,没有抬眼,说的话也不留情面,“宇智波在背叛了父亲之后就和我没关系了。要不是美琴你们也和我没关系。”
      
      富岳粗糙的指腹摩挲着杯身,最后叹了口气去厨房找美琴了。
      
      “煌树阿姨改名字了吗?”
      鼬拨开她快戳到佐助嘴里的手指,对刚才严肃的气氛好似一无所觉。
      
      “嗯,改回琴了。你们以后得叫我姐姐。”不用看就知道鼬的表情没有变化,但他肯定抱着疑问,又因为对她的思虑不好开口问,她就善解人意的继续说道,“我其实是个老不死,要掩藏身份,你回去查族谱就知道了。”
      
      “好。”佐助好像累了,笑声越来越小,最后大概是睡着了。
      鼬将佐助抱回去,厨房那里传来的是油焖茄子的味道。
      
      就在琴以为会那么一直等到美琴回来时鼬又说话了,“父亲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个。”
      为了不吵醒佐助,鼬的声音比平时更低更轻柔,“母亲在知道您失明之后就一直说要接您回去,说是外人到底不尽心。比如今天,负责照顾您的忍者就去出任务了。”
      
      “我也是个忍者好吧,只是看不见了,对生活没有影响的。”
      
      “我现在在忍校上学。母亲说她一个人在家里照顾佐助很没趣。”鼬思考了一下,“佐助也很喜欢您。”
      被这样劝她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没有父亲和带土的计划她可能就要答应了。
      
      鼬看她苦恼也没有逼她,“我们会一直等您的。”
      
      ***
      
      “带土。”
      身后的少年回应了她一声继续专注地帮她拆着早上拜托卡卡西临行前帮她绑的头发,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疼了她。她最近喜欢用繁复的编发折磨卡卡西,却忘了今天卡卡西不能帮她拆。
      
      “现在已经很幸福了的人们也要加入月之眼计划吗?”
      她想的是美琴一家。带土不说话,大概是想的是他老师曾经的家。或许是思绪太过紊乱,他手上的动作缓慢到要停滞下来。
      
      她搭上脑后他带着手套的手,半是嗔怪。
      “怎么能在这里迟疑啊!我活得久我说了算。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真的和平,人和人也不可能互相理解。现在这些人有多幸福,之后的落差只会让他们比常人更痛苦。”她闭上眼,像是说给带土,也是说给自己听,“我们做的事没有错。”
      
      “……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