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嘴遁 ...

  •   琴虽然知道带土一开始没打算让她进晓,所以诱导她以为晓的人都不是纯粹的坏来粉饰太平。然而在她出乎他预料地,在父亲和他之间选择了他,体现出对他的偏爱之后,带土打算全面信任她,如她所愿让她为自己分担。
      
      但他们也太变态了吧。飞段只是没有交钱,然后态度差了一点,有必要把手都拧下来吗……而且,居然没有人站在飞段的那边,替他讲两句……
      
      琴在看到之后大家陆陆续续走出开会的房间,没有人多问飞段状况时,突然想和带土说,自己还没有这里的人那么变态,怕是融入不进组织。可想起自己的初衷和计划,还有被她拉进来同样一脸懵懂的迪达拉,把这份冲动咽了下去。不过回去之后,她就不太敢从房门里出来了。
      
      其实她不从房门里出来还有一个理由——宇智波鼬。他从琴开会回房之后就一直跟着她,说要和她谈谈。她虽然在和带土想对策的时候款款而谈,但真到了这个时间点,她更想逃避,不去面对他。而且她还在生气呢。但鼬在她锁上房门之后也一直等在门外,直到十点多,让她完美的错过了每一顿饭。
      
      今天,他也早上大概八点开始就来了,留下一句我们需要谈谈,就干守在她门前。
      
      然后到了中午的饭点,躺在床上的琴听见来找自己吃饭的迪达拉问鼬呆在她门前干嘛。
      
      “有点私事。”
      
      “琴不肯出来说明她不想和你谈那些私事,我还找她吃饭呢,你让开点。”
      
      “哦,那就一起等吧。”鼬看起来完全不想识趣地离开。
      
      “喂,”迪达拉语气里开始带着恶意,言词激烈起来。“宇智波鼬,快点让开。”
      
      他们两个要是把基地打坏了,角都也会怒气冲冲地过来!
      
      琴这么想着连忙跳下床去开门,打算把迪达拉拉进来之后立即关门。然而事与愿违,迪达拉被鼬隔在另一边,而鼬看准她开门的瞬间将脚插进了门缝,她关也关不上。迪达拉已经把双手伸进两侧放置着粘土的腰包里,
      
      可鼬看都没看他一眼,把手也插进来巴着门想强行打开。她的脚都疼得不行了,真不知道鼬是怎么忍受的。
      
      “琴你别怕!”迪达拉手中放出一只只成型的白色蜘蛛,在落地后分散从不同方向逼近鼬。
      
      鼬终于将目光移向他,大概是开了万花筒施放幻术,那些本该缠上鼬的小蜘蛛着转方向,爬上了迪达拉的身体,将每一只脚牢牢扎根于迪达拉的身体。迪达拉已经结好印了,随时都可能起爆。
      
      这样下去不仅仅是基地,迪达拉都会变得缺胳膊少腿的!琴想开眼暂停时间,被鼬握住手臂阻止。
      “你最好看看清楚。”鼬解开幻术后,这么对迪达拉说道。
      
      而迪达拉在认识刚才发生的事情的始尾中,表情从震惊到恼怒,最后沉寂。他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冷清而不平地和琴说,一会儿见,然后转身离开。双手攥紧的拳头从未松开。
      
      看来迪达拉会维持这个状态很长一段时间……希望他能早点消气。
      
      鼬看她手上卸去了力道,一把拉开了房门,从容走进。他看她关好门后,直接向她低下了头道歉。这让打算采取第一种应对方法不理他的琴措手不及,毕竟连道歉都无视的话和一般的她相差太多可能会让鼬看出端倪。
      
      不过鼬没有在意她的反应,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我对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已经有所猜测。你放心,我不会阻碍你想做的事。”他语气中的胜券在握的余裕,让琴直觉到,他说的话并没有结束,而且接下来的话不会是她想听到的。
      
      “只要你离开佐助。”
      
      “不干。”她斩钉截铁地回答。
      
      “为什么?”鼬没有询问的意味,只是淡淡地陈述,“你和佐助生活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利益可图。而且从佐助的角度客观来看,你的存在对他的成长也没有用。他需要仇恨来变得强大。想必你也不是认为爱能解决一切之流。”
      
      琴舔舔嘴唇,斟酌着说,“先不说爱恨,首先你要明确一个事实。佐助是一个独立的人,不是你的一部分,所以,你不能擅自替他作主。”
      
      鼬表情不变,“他还太幼稚,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什么是正确?你做的决定就是正确的吗?”琴反诘,她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展开的问题,但鼬并没有就这一点回应她。
      
      “佐助会被仇恨驱使追求力量,等他成长到了我足以放心的地步,他会杀了劣迹斑斑的座位叛忍的我,然后在木叶成为英雄。”他简单地概括了他的安排,就好像琴听了之后会放弃对他计划的阻挠。因为那听起来的确不错,甚至能保障佐助剩余的人生可以幸福生活。
      
      但琴并不认同。
      
      “你就是让他成为火影都不会改变这件事的本质。重要的是佐助他想怎么做。所以,如果我和佐助分离,那只有一种情况,就是佐助他主动离开我。”
      
      “你不明白,”鼬摇头,脸上是无奈和怜悯。
      
      琴看到这个表情,火气一下就冲上头。但她咬紧牙关,强压下怒火,因为那不仅会让她看起来很蠢,还会将她陷于这场对峙的下风。
      
      她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镇定,“你根本就不爱佐助。”
      
      鼬从踏进这个房间起第一次对她产生了疑问。
      
      “爱一个人的话,首先会尊重对方是一个独立的人,会尊重他的发展,并引导他向好的方向前进。”琴觉得自己应该先从什么是爱开始说起,但说完这一段她感觉自己其实也没有完全抓住爱的概念,至少还不能明确地表现出来。她打算先放过这个基础,反正她知道,鼬正在做的事根本和正确的爱挨不上边。
      
      “我有在这么做。”果然,鼬根本没有理解到她想说的点。所以琴打算直接说了。
      
      “你没有。”
      “你以为你安排一切,甚至为了佐助把自己的死都安排上,就是爱了?你只是控制欲作祟。”话开了头,就很难收住了,“鼬,你的确是个天才。但你凭什么这么高高在上呢?你看谁都是愚昧的存在,即使是实力比你强大的人。鼬,你想控制所有的事情的发展,可就是这样的性格缺陷会让你的算盘落空。”最后一句话只是臆测,不过她确信肯定会有鼬算不到的事。他有实力,但是过于自负。
      
      鼬看她的眼神瞬间失去了温度,就像是在看一个死物一般。
      
      毕竟她说出这些话就代表她不在他的掌控下了。琴不怀疑鼬会想要除掉她。
      
      她深呼一口气,感觉肺部灼痒起来,还是继续说道,“你也别想用这个要挟我,不然我就把你灭族的真相告诉佐助给你和佐助重聚的大团圆结局。”
      
      鼬明显被气到了,琴按耐不住咳嗽,当着他的面吐出一口血来。鼬皱起眉头,像是抓住了一丝违和感。
      
      虽然吐血的是她,但这次论战明显是她赢了,想想一个月前她还被说哭了,真是成长明显。琴一边擦着嘴边的血,一边忍不住自得。
      她居然能把鼬说闭嘴,真的,太爽了。她好像隐隐找到了自己发展的方向。
      
      知道再争吵下去也没有意义,鼬径自离开了她的房间。琴终于完全放松下来,准备休整休整去迪达拉那儿。
      
      ***
      
      迪达拉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想什么,看到她来了,神情有些尴尬。毕竟他在援助琴的时候被完虐了。他把面前的饭团全推给了她。
      
      “午饭只有这个?”这也太寒酸了吧。
      
      “嗯,这儿负责做饭的忍者大概只会捏饭团,昨天的三餐只有饭里包的东西不一样。”迪达拉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说完之后又陷入了沉默,也不看她。
      
      琴扒拉着饭团,她已经饿了两天了,但实在对白饭包的饭团打不起兴趣。这个饭团包的很有水平,不是平时吃的那种外面包着海苔的,就是一个白色的圆球,饭摸起来也很硬,她都不想知道里面包的是什么。
      
      “应该是轮流做的,我之前吃过别的,还挺好吃。”迪达拉闻言只是点点头,也没有高兴起来。
      
      于是琴思考了一下,“宇智波鼬可真是个混蛋。”
      
      迪达拉终于抬起了头,像是惊讶于她这么评价自己的族人。她开始和迪达拉讲鼬的坏话泄愤,本来有些害怕鼬知道了会加快下手处理她,想到如果鼬还想被佐助了结的话她就不可能死,就开始放肆起来。基本上是刚才争吵的内容,略去了她说鼬的确实力很强的部分。
      
      迪达拉最初还有些跟不上节奏,很快就能和她同仇敌忾,叫起了鼬死面瘫。琴本来想说说鼬小时候的糗事来诋毁他,然而翻来覆去竟然想不到一件鼬的失败。于是这个话题作罢,还好迪达拉已经基本上恢复了。
      
      “琴,你知道那家伙的能力,告诉我。我一定要雪耻。”迪达拉的表情很严肃,可以看出他的决心。
      
      他说,他准备现在开始在左眼聚集查克拉,后天制造一个可以破解幻术的特殊瞳术。琴告诉他,鼬用的不是单纯的幻术,他的幻术可以影响时间和空间。
      
      他又陷入沉思,又提出要制造纳米级的炸弹,被她告知写轮眼可以察觉任何带有查克拉的物体,否决。
      
      不想看迪达拉放弃,琴提议说,可以在限制住鼬的写轮眼的情况下和他对战。
      
      虽然鼬没有写轮眼,一般的体术和忍术也很强,特别是他还拥有超绝的手里剑技巧。但迪达拉也不弱,同样没有血继的话迪达拉完全能赢。
      
      迪达拉拒否地很果决。
      
      “我要证明的是我的艺术凌驾于他的瞳术。”然后又开始凝练战略。
      
      琴觉得,她可能会越来越喜欢这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没想到,不想让大家等更新的通知能审到今天早上,结果还是让大家等了QuQ
    真的对不起……
    希望不会被喜欢鼬的人喷0- 0
    对于鼬我本人是真的这么想的,琴她嘴上这么说其实还是对鼬有照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