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老不死》mikoto_yu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11-17 16:53: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会计 ...

  •   回到基地把迪达拉交给正好在门口遇到的小南之后,琴打算回自己的房间整理一下一路旅行的特产。
      
      说起来迪达拉对于她竟然背后有一个叛忍组织的事实虽然有惊讶,但却没有追问她原因。只是高兴于她说以后每次出任务都会去组织的基地见他。
      
      她感觉迪达拉可能是因为第一次遇见无条件欣赏他艺术的人,所以对自己有些看重,也仅此而已。毕竟他看起来不像是在乎男女之情的人。并且在他毫无心理负担地和她睡了一张床,进了一个被窝,还早早入睡把她踢下床之后,她觉得对方可能连男女有别的意识都没有。
      
      她边走边想,以至于在自己房间门口不小心撞到一个人。她猝不及防望进对方青灰色的眼睛时全身的汗毛倒立,条件反射地开启了写轮眼。因为那个家伙眼白都是红色的,看起来极具恶意。
      
      对方本来就身着大约七十年前流行的忍者服饰,全身只露出手臂和眼睛的部分,穿上晓袍之后更是连手都看不见。而在透视下可以清晰看见,他脸上,身上充满了针线粗糙的缝合,从皮肤的密度和质感来推测,他的身体是由不同人的部分拼接而成的。最可怕的是他皮肤下的内里不是肌肉、骨骼、血液中的任何一种,而是像一个诅咒人偶似的随意塞满黑色的线。他胴体上还有五个突出身体的恶趣味的简笔画成的脸——脸下是以不同速率跳动的心脏。流出的查克拉属性也各不相同。这也是个手上有数不清人命的人。
      
      琴活了那么多年,生理上恶寒并且接受不能的人还是很少的。大蛇丸也能算一个,不过他和她来往时有很好的模糊那些部分。她马上移开了视线。
      
      琴可以确定对方年纪一定比自己大。除了幻术因为缺少资料难以评定外,光看都能知道对方估计可以说是一个全能的人。他有比她多的经验,五个心脏代表的全属性查克拉几乎是无解。再者这说明他有五条命,意味着琴就算偷袭成功一次也无法杀死他。
      
      他在这里埋伏她做什么?
      
      暂停的两秒很快就过去了,对方被她撞得向后退了两步,皱起眉头,眼睛还是瞪着她。
      “钱。”
      
      一样粗糙的声音,不知道他的声带是不是也是由线组成的。她没时间去看,而且对他说的简单的字节理解不能。
      “什么钱?”
      
      他看起来心情更糟了。语气中都是不耐烦。
      “就算是新人,怎么连这些都不懂。任务的钱要抽一半上交组织,我管钱,懂?”说着向她摊出了一只手。
      
      原来是这样。
      琴想,这个会计很有职业操守。自己刚回来没五分钟就上门讨钱,而且这样的态度,简直是讨债公司出来的。有这样的成员组织的资金运转不会有问题。
      
      角都看着她不敢怠慢地从数多卷轴中找出相应的卷轴,解压出一大摞钱、钱是从岩隐村那边拿来时就分好了的,一百张一扎。琴很快就数出了一半给他。角都在看到钱之后神情就缓和了很多。
      核对完数量后他心情更是变得愉悦起来,在离开前甚至还对她说,“你很不错。”
      
      看来只要不废话,乖乖给钱,他还是个很好沟通的人。
      
      正准备下楼的角都突然回身重新向她走来,她又紧张起来。对方那双眼睛就算只是普通的看人都带着一丝怨毒。他不会是想把自己解决掉拿剩下一半的钱吧?
      不过角都在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开始说。
      “还有伙食费和房间使用费,大概一万一个月。你先交一年的吧。”
      
      她松了一口气,听懂对方的意思后随即有点无语。
      我基本上不在这里住也不吃饭。琴想了想自己和眼前人的实力差距和对方刚才的暴躁,没有说出口,乖乖自己上前双手把钱递给了他。
      
      ***
      
      带土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差不多把卷轴里除了钱和回来路上入手的几个人头以外的所有东西都解封出来了。都堆在地上。于是他很自然地坐到了地上帮她整理。
      
      除了日用品和饼干糖果之类的普通土特产之外,还有一堆白色的意味不明的小土块。他本来以为是要丢掉的垃圾,仔细端详发现上面粘合的部分还残存着查克拉,看得出来做的很用心,虽然以他的水平还猜不出这是什么。带土打算先处理别的。
      
      这是上一次诘问之后他们第一次碰面。琴心中踌躇,觉得有些尴尬。
      
      但带土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兀自开口和她叨叨。
      “角都应该来找过你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关于钱的事那家伙跑得比谁都快,我来不及通知你。”
      
      琴点点头,“没事,我就是有点意外。不过组织能有这样可靠的会计真是太好了。”
      
      带土觉得琴那些天真的坚持好像消失了。不然她肯定会不满,然后问他为什么如此和他们理念不符,草菅人命之人都能和他们共事。看来她就算见到蝎或者佩恩也不会有过激的反应了……他语气有些微妙。
      “他只是喜欢钱而已。嗯,不管这些,我有些事要通知你。”
      
      带土说,迪达拉现在在长门那边接受审核。琴现在大概也知道了,带土表现出的什么这个组织对于人品也有要求之类的大概是假的。所以她一路上才很积极地把自己看不过眼的人都换成赏金,生怕和他们成为同事。总之因为迪达拉实力过硬,应该就是听听作为组织成员的任务需求,领一下晓袍就可以入晓了。
      
      然后最近有一次组织的例会,大部分的成员已经回基地了,她可能会在吃饭的时候遇到他们。例会的时候会介绍迪达拉和她,不过琴因为身份的特殊是得不到戒指成为正式成员的。
      
      带土特意强调了对上鼬的时候她应该有的态度。
      
      “组织里只有长门,小南,绝和鼬知道我的存在。而且他们现在都以为我是宇智波斑。所以我不会和你同时出现,特别是在鼬面前。要是让他察觉出了不对,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鼬一心向着木叶,而且还不满于你领养佐助。你呆在木叶还好,现在出现在了晓,他会怕你把佐助带坏,做出的事就无法预计了。”
      
      经过那次争吵她也明白了鼬的强硬。强硬地安排,而且对于偏离自己的安排的事情会恼怒,不修正不罢休。从他上次对自己说的话来看,在佐助面前她和鼬的情分都不值一提,自己会被修正是毫无疑问的事。
      
      琴斟酌着慢慢说,“我之前和他吵架了,平时不去理睬他是很正常的反应。他要是逼问我,我就装可怜和他说我两边都放不下——在鸣人的话题上和他哭一哭之类的。”
      
      “能打起来最好,只要我输给了他就行。鼬会觉得我易于掌控……不过他都知道我换眼睛了,肯定已经猜到了我成了永恒万花筒。要那样都能输就太废物了,”她从水桶里喝了口水,“我可以是看在和他的情面上下不去手然后放弃抵抗,这样更自然。”
      
      带土对她最近可以自己独立思考已经习惯了,只是点了点头。不过他觉得,她说的都是本来就会有的反应,不是假装。
      
      他从一堆奇形怪状的白色物体中举起两个上了色的人偶问她,“这是什么?”
      
      琴也把视线投向那两个土偶,神情中露出羞赧。
      “这是我和迪达拉呀。他捏了送给我的。”
      
      带土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琴露出和外表一致的怀春少女的神情,有些接受不能。他缓了一下评论道,“还不错,看来你们在短短几天内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琴本来不打算说的,但听到带土的肯定,她忍不住弯起眉眼,“我感觉我恋爱了!”
      如果琴用写轮眼,她就能看到带土面具下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荒诞表情,不过就算看到了,应该也止不住想要继续说的热情,“他在路上一直在教我做造型艺术,从来都没有嫌过我的手笨!而且在我们见面的第一天,他就说他认同我,还要带我私奔!”
      
      带土怎么说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虽然心里还是震惊于琴居然会对男人产生兴趣,而且还推测出了地上躺着的那些是琴用黏土捏出来的作品。以琴的性格推断里面会有一个他自己。他表面上还是镇定了下来。不过说出来的话不怎么讨喜。
      “他不适合你。”看着琴瞬间拉下来的脸,他让自己的语气温和起来,像是循循善诱,“我是说,他长着一张早死的脸,而且追求的生活和你应该背道而驰吧?”
      
      这些她当然知道。可她明明是在和他分享喜悦,他怎么说也该恭喜她一下吧?哪有一上来就泼冷水的。
      “你还学会看面相啦?”
      
      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小子。带土有些无奈,换了个方向进攻。
      “而且他才九岁。他知道你的……身份吗?”带土本来想说年龄,但是太直接可能会伤害到琴。虽然是事实。
      
      可这还是戳到了琴的痛点。她想起了自己的刻意隐瞒,耳根烧了起来。
      “他会知道的……等有了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他的。”况且迪达拉对她没超出同伴的那个意思,就算知道了也应该会是她对角都刚才的反应,只会感叹对方的强大而并不会有恶感。想到这里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底气,“而且他脑子里只有艺术,根本放不进这些男男女女的。我单恋也不行吗?”
      况且她就是想表白也会等到他十四……不,十六岁的。
      
      “……你开心就好。”带土看她抢过自己手中的土偶后放上床头柜,也放弃了劝说。他本想带她先去见一下佩恩听听组织明面上的理念和规章,她却开始咳嗽起来,唇边溢出血丝。
      等给她拍完背顺气之后,他还是紧紧钳住她的手臂。
      
      “琴,你生病了?”
      
      “你还会生病?”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只说蝎和佩恩——因为他们两个用写轮眼一看就知道是变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