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最后一次说分手 ...

  •   这是谭宗明第三次见到万玲。
      真是一次比一次漂亮。
      谭宗明厚着脸皮(所剩无几的?)在何茹男那里要到了万玲的微信,立刻约饭。
      万玲则十分顺手地get到了免费豪车接送和大餐服务。
      于是谭宗明再一次成为了万玲的工具人——负责接送服务以及奢华版镀金饭票。
      万玲最后一套衣服的拍摄是在室外。
      是以谭宗明得见万玲工作时候魅力全开的模样——虽然她平时已经很有魅力了。
      
      灯光打在她细致无暇的肌肤上,睫毛的影子隐隐绰绰,神情依旧妩媚动人,但眼眸深处却无情到极点。那饱满的双唇颜色靓丽而浓烈,是一种不可亵玩的高贵。
      远处的天色昏暗,地平线上的夕阳缓缓沉落。
      破碎的暮光粘黏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
      晚风裹挟着秋凉,募地在谭宗明心底吹起一片乱红。
      那是一片无声的枫叶红。
      很寂寞,也很美。
      
      枫叶红。
      谭宗明心里似乎是有一些很久远的记忆被触发了。
      但是隐隐约约,不甚明朗。
      
      再回过神来,站在面前的万玲已经是平时的万玲了。
      她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
      “谭先生。”万玲抬起手俏皮地在他面前晃了晃:“看呆了?”她叉着腰,露出了个无比自恋的表情:“果然,没有人能拒绝粉红姐姐万人迷的诱惑~”
      谭宗明忍俊不禁:“是。”他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态:“粉红姐姐?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外号?”他似乎是用脑子咀嚼了一下这个名词:“这个外号比‘万人迷’更有亲和力一些。”
      更可爱。
      “是啊,我以前做情感电视节目的时候就叫这个艺名。”
      万玲转身对自己一脸懵逼的经纪人刘姐say了个拜拜,躬身钻进了谭宗明的豪车。
      这辆高级跑车甚得她心意。
      低调奢华有内涵。
      还贵。
      死贵的那种。
      “去哪儿吃?”谭宗明握着方向盘,将车顶打开。
      “既然是谭先生约的我,那就谭先生做主吧。”
      谭宗明看了看万玲,她此时正张开双手沉浸在敞篷车的“上半身自由感”当中。
      “叫我老谭或者谭宗明。”
      万玲没有回答,不羁的风将她的长发吹得有些凌乱。
      谭宗明甚至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
      居然是花果香。
      出人意料的少女气息。
      万玲却好像是与谭宗明心有灵犀了一般,露出一个狡黠调皮的笑来。
      “巴宝莉的红粉恋歌,价格不入您的眼,但我很喜欢。”
      她好像是在对后视镜的自己说话。
      谭宗明笑出了声。
      “恭敬不如从命。”谭宗明一踩油门,车子在空旷的高速公路上一路狂飙,惹得万玲是又叫又笑。
      
      谭宗明本来的确想和万玲直接去私人山庄共进晚餐,可是无奈于孟姜明的夺命连环call,万玲必须要回电台取一份关于节目更新的文件。
      于是他们中途不得不折返去了电视台。
      万玲拿着文件,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跑向谭宗明——的豪车的时候,她在不远处的电线杆后面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一人一狗。
      她的脸色微变。
      
      谭宗明顺着万玲的视线望去。
      哦,是上次万玲的粉丝和那条哈士奇啊。
      
      【杜甫:喵喵喵????】
      
      李白怔怔地望着万玲、谭宗明和那辆超级跑车。
      他仿佛变回了当初那个一见到万人迷连话都说不明白的铁憨憨了。
      “汪~!”杜甫欣喜地摇着尾巴,把李白拖到了万玲面前。
      他甚至都没有力气挣扎。
      “李白。”万玲把一缕发丝掠到耳后。“好久不见。”
      深呼吸了半天的李白脸色有些苍白,他干涩着嗓子开口:“其实……我经常见到你……”
      “我知道。”
      谭宗明第一次觉得万玲的笑容并不那么真实。
      “我……我……”李白结巴的毛病彻底卷土重来了。
      万玲有种回到一年前的错觉。
      “李白。”她走上前去,蹲下身,摸了摸杜甫毛茸茸的脑袋。
      杜甫非常给面子地仰面躺倒肚皮朝天。
      万玲这次是真的笑了出来。
      “李白。”她再次开口:“我们真的已经结束了。”
      她温柔的笑颜并不是对着自己的。
      李白想着。
      心里却是嫉妒起杜甫。
      狗比人会幸福。
      只要想着一味顺从,就会有绝对的快乐。
      因为它的使命是忠诚。
      而人并不是。
      李白不是狗,万玲也做不来主。
      人的想法太多了,心有灵犀的人却太少了。
      一瞬间的动心是美好但脆弱的。
      一辈子的贴心是可遇不可求的。
      他们并不合适,他再挣扎都是无用功罢了。
      想着想着,李白只觉得眼泪都要落下来。
      
      万玲眼神闪闪,抬头望天,直到感觉鼻头的酸涩好了一些。
      “杜甫~”她垂头点点杜甫毛绒绒的额头:“以后要好好照顾李白哦。下次帮李白……帮李白追女孩子的时候,要有准头一些哦。”说完,她自己倒是呵呵笑了起来。
      她的后脑勺被一个温暖的大手掌摸了摸。
      谭宗明沉静如水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夜风大,进车里坐吧。”
      
      万玲没有像言情小说的女主角那样从善如流,而是默默挣开了谭宗明的爱护。
      谭宗明因为手心里骤然消失的温度感到有些小失落。
      
      “我万玲说分手从来不需要别人帮忙。”那带些许孩子气的发言令谭宗明莞尔。
      “李白,你走吧,我看着你走。”她挺起胸膛。
      这出人意外的执拗让李白一时之间手足无措。
      以前每次约会,总是李白目送万玲的窈窕背影离开。
      或上车,或上楼,或消失在街边拐角。
      如此都能牵动他的心弦。
      “每一个我万玲真心喜欢过的人,我都会亲眼目送他离开。”万玲终于忍不住飞快地抹了抹脸颊:“李白,我是认真喜欢过你的。”
      万玲的喜欢,从来不会吝啬于表达。不喜欢了,也不屑于掩饰。
      李白深深望着万玲梨花带雨的脸庞,狠狠地擦了下脸,猛地转过身去:“杜甫!”他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我们走……”看似鼓足勇气,尾音却终是暴露了情绪。
      杜甫无辜又迷茫地回头看看万玲,又抬头望了望他的主人。
      不得要领。
      这世界上所有的不开心,摸摸肚皮就解决了。
      不然,一个肉包子也行啊。
      人类可真难懂。
      
      一人一狗的身影就这么渐渐被灯光交织的夜幕吞没。
      
      万玲觉得有些冷。
      下一刻,肩膀一重,凄清的夜风被一件男士西装外套尽数挡去。
      “万玲,风大。”
      谭宗明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像是一个重低音音箱在万玲的耳边回荡曲调。
      “老谭。”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万玲已经收拾好心情,“吃饭去。”
      就好像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真是绝情。
      谭宗明这样想到。
      “好。”他回答。
      
      然后,他就在万玲的带领下,驱车到了……一个馄饨摊附近。
      一辆迈巴赫在夜色的掩护下就这么大剌剌地停在了垃圾桶边。
      还是在有害垃圾桶旁边。
      EMMMMMM……很别致。
      “不好意思哦老谭,这里难停车。”
      要不是你在笑,我都快相信你是真的不好意思了。谭宗明内心呵呵。
      “晚些还有节目要录,算了算时间,还是在单位附近凑合凑合。”万玲接过摊主送上来的一碗热气腾腾的三鲜馄饨,低头闻了闻:“闻着就香,老谭,你这样的高端人士很少出来吃这种平民食物吧。”
      话音刚落,万玲就被摊主瞬间打脸。
      “谭老板,老规矩,您的河虾馄饨面不放葱花。”
      一碗清汤面叠着几只白胖白胖的馄饨,薄皮里头还透着新鲜河虾的粉嫩颜色。
      “???”万玲瞪大眼睛望着谭宗明,他熟门熟路地拿起一旁的一次性筷子,往台面上一戳,那层塑料外壳顺从地滑落了下来。又“啪嗒”一声,他力道适当地把筷子完美分成了两根,笑得得意洋洋。
      老狐狸。
      万玲默默吐槽。
      “没想到谭大鳄那么关心基层百姓的生活啊。”万玲也不觉得丢面,咬着勺子稍显夸张又不讨人厌地笑:“真是太让我感动啦~”
      谭宗明笑眯眯,给了万玲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淘气。”
      接下去,两人不言不语就这么把碗里的食物吃了个一干二净。
      “我一直以为美女总是挑晚上减肥。”谭宗明撇了一眼万玲面前光溜溜的碗底。
      “失恋的美女总是挑晚上发泄自己饕餮般的食欲。”万玲满不在意地翻了个白眼,抬起小手挥挥,“老板,再来一碗,荠菜馅儿的!”
      那生动的小表情简直让谭宗明移不开眼。
      真是讨人喜欢。谭宗明不吝于赞美地心里评价着。
      “小心积食。”虽然看万玲像只小仓鼠一样鼓着腮帮子吃吃吃的情景很美妙,但是出于关心,也出于一个绅士的礼貌,谭宗明忍不住提醒。
      “吃饱了才能把不开心的事情压在肚子里去工作啊。”万玲笑嘻嘻,跺了跺桌子底下穿着小皮靴的脚。
      “不开心可以不用笑。”谭宗明面色不变,但眼里竟有一丝几不可见的疼惜。
      万玲一怔,单手撑着脸颊给了谭宗明一记飞刀白眼。
      “多嘴,真没意思。”
      嘴上这么说着,万玲有点被揭穿的尴尬……还有一点点奇妙的小窝心。
      
      此时已经将近十一点。
      夜深了,上海静安区的街道上并不冷清,偶尔还能看见一群群年轻的男男女女或簇拥或成双成对地走过。
      谭宗明正坐在车里,光打落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脸上淡淡的纹路几乎看不见了,眼底沉沉的他在思索着什么。
      他不年轻了,但习惯了熬夜倒也不觉得累。
      今天他的确有些不同寻常。
      指尖在方向盘上点点,谭宗明脑海中闪过万玲美丽的脸庞。
      不,刨去那张完美无缺的脸蛋,留下的是无比灵动的神情。
      像是一只扑扇着翅膀的粉蝴蝶,停在了午夜灯火阑珊处,最出人意料的角落。
      他静默已久的心田忽然被注入一股久违的活力。
      曾几何时,他也体会过这样的时刻,但那已经很遥远了,遥远到只剩下模糊的影子。
      哎……倒是把今天约姑娘出来的目的给忘得一干二净。
      着实失策了。
      
      车外是广播电台大楼,车里电台传出的是万玲温柔如低语般的声音。
      “最后这首老歌,献给我的朋友。”她的声音透过电台,仿佛情人般亲密又真诚。“他们今天都失恋了。”话筒里传出善意的轻笑:“听众们也替他们分担一下忧伤啦~”
      张国荣那满腹愁肠都浪漫的醇厚低音缓缓响起。
      是一首配合得天衣无缝的男女合唱。
      “真是很老的歌了。”谭宗明有些意外。
      
      “我们都太骄傲
      太在乎谁重要
      比较那付出
      只有加添了煎熬
      我往那里找
      像你这么好
      爱要慢慢嚼
      慢慢嚼
      慢慢嚼
      当真就好。”
      
      最后一句歌词落幕前,谭宗明终于不由自主地跟唱了一句。
      说是跟唱,倒不如说是呢喃。
      “《当真就好》。”
      他重复咀嚼着,像是要把这几个字研究出花儿来。
      “这何尝不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慢一点,不能心急。
      他想着。
      停在鳄鱼额上的蝴蝶娇贵得很,可别被吓跑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