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迟望惊得双手撑着桌沿站了起来。
      “你疯了吗?”他转头去看启明晨。

      “没疯。”启明晨神色坦然,答得很快。
      迟望更确定,启明晨就是疯了。

      “你喜欢男的吗?”迟望一口气没停地问了下去,“你凑什么热闹啊?是我爷爷让我结婚,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当这是在玩儿吗?”
      问完最后一个问题,迟望深呼吸了两秒。

      是的,玩儿。
      在启明晨眼里,可能跟他们高一那年玩儿的一样吧。

      “是,我喜欢男的。”启明晨深深看他一眼,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迟望张口结舌,这是风水轮流转吗?

      四年前启明晨帮他出柜,现在轮到他帮启明晨出柜了?

      *
      迟望二十岁生日那天,迟家在五星酒店包下了一整层,请了许多亲朋好友到场。
      启家大大小小一家子人自然也在邀请之列。

      当时启明晨的妹妹启明悦才十六岁,在给迟望说生日贺词时,忽然加了一句:“迟望哥哥,你没有忘记我去年许的愿吧?我将来要嫁给你的,你可要等我呀!”

      在座的亲朋好友都只觉得这是小女孩的一句玩笑话,成功被逗乐。
      连迟望也被逗笑了,借着微醺的酒意靠在餐桌旁笑了许久。

      只有启明晨面无表情地当了真,并且把启明悦拉过去,一字一顿严厉地说:“你不能嫁给迟望哥哥,迟望哥哥也不会娶你。”
      小女孩当时十分委屈,泪眼汪汪地问:“为什么不能呀?”

      “因为迟望应该不喜欢女人。”启明晨淡淡看迟望一眼,低声说。

      当时迟望和启明晨已经鲜少有联系,迟望给启明晨写的情书也一封都没能成功送到启明晨手里,启明晨这句话听在迟望耳朵里无疑是晴天霹雳。
      他顾不上其他人的反应,满脑子都是,启明晨是怎么知道的?

      启明悦和启明晨的对话就在他面前猝不及防地发生,启明晨的声音不大,但仍然让一些长辈听了去。

      原本应当是替迟望解围的一句话,却让迟望陷入了另一个难题。
      迟望二十岁的生日会莫名变成了解释大会。

      迟望念高二的时候已经成立了同性婚姻法,大家对同性之间会产生恋情有了一定的心理支撑。
      但在迟家和启家两个庞大的家族里,喜欢同性的还真就只有迟望这一个。

      现在,启明晨是第二个喜欢同性的了?
      迟望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那年他顺着启明晨的话干脆出了柜。
      他记得当时启明晨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迟望看到启明晨的表情,启明晨微皱着眉头,像是并不满意。
      他至今也不知道启明晨为什么不满意。

      迟望更不知道,启明晨什么时候开始知道了他喜欢男人这件事。
      作为回报,迟望也隐瞒至今,他喜欢的人就是启明晨。

      从那天开始,迟望每年的生日启明晨都有公事在身无法到场,只通过微信发一句留言,仿佛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歉意。

      如今他放弃已久的人提出要跟他交往,迟望多少觉得对方应该是发了疯。

      迟望坐了下去,靠着椅背久久也没说出话来。
      他现在根本就来不及思考老爸和启明晨共同做的那个决定。
      他满脑子都是——启明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男的了?
      他喜欢的人是谁?

      而且——
      既然启明晨喜欢男人,为什么不能喜欢他?
      迟望把这股不爽强行压了下去。

      “有喜欢的人,你还打算当我男朋友,疯了吧你。”迟望回过神来了,忍不住低喃了一句。
      启明晨闻言挑了挑眉。

      迟文钦和启向川对视一眼,眼底有难以掩饰的喜悦。
      在他们看来,两个孩子从小就关系亲近,互有好感,虽然之前发生过一些误会,但根本影响不了两个孩子的感情。

      现在更是已经到了情投意合的阶段了。
      迟望这反应也根本不是排斥,分明是在害羞嘛。

      虽然大家都心照不宣了,迟文钦还是觉得应当尊重自己儿子的意愿。
      所以他象征性地问了句:“小望,你接受这个提议吗?”

      迟望心想真是撞了邪,除了他竟然没人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靠谱。

      “你们是认真的?”他认真地问。
      “自然是认真的,”迟文钦说,“你到这里之前,我们已经向明晨了解清楚了,他也做出一些承诺,成功说服了我和你川叔。”

      承诺?
      迟望越听就越觉得心里直发毛。
      启明晨这是在下一盘多大的棋?

      一周之前他还听说启明晨在跟他们的高中同学夏滟逛街,而他和启明晨私底下的联系还停留在去年七月。
      对比惨烈,让他不得不彻底死心的情况下,启明晨突然来这一出,未免太过于诡异。

      依照启明晨的个性,陪人逛街既耗时耗力又并没有实际收获,他去陪夏滟逛街不可能是为了做慈善。
      这会儿他牺牲自己要和他结婚,总该不会是大发慈悲吧?

      记忆在他脑海里拔出萝卜又带出了泥,迟望迅速回想起他和启明晨在高中阶段逐渐疏离,启明晨被保送去了京市的大学,回锦城一趟参加他的生日会,却给他一锤定音出了柜。
      启明晨和小时候完全判若两人,他永远不知道启明晨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他又转头看了启明晨一眼。
      好家伙,启明晨比刚才看上去还要放松,活像被推入火坑的不是他本人。
      既然如此,他还担心什么。

      迟望看向对面坐着的两位长辈,双手放在桌面上,如同在谈判桌上敲定了某项决议,掷地有声:“好,那我就也同意了。”

      十年暗恋没有结果,高三那年写的情书还被夏滟销毁,仿佛等的就是这一天来逆风翻盘。
      迟望觉得,他是时候狠心一把。

      想要跟他交往是吧?他完全可以答应了启明晨再把启明晨甩了,让启明晨也尝一尝希望落空的滋味。

      走出酒店时迟望还感觉有点像在做梦。
      回头一看,启明晨已经坐上了那台大奔,张扬地一个摆尾扬长而去。

      冷风轻轻拍在迟望的脸上。
      刚才还斗志昂扬的迟望瞬间清醒。

      他想,果然是做梦。
      交往第一天就要面临被分手的节奏。

      真要玩,他恐怕是玩不过启明晨。

  • 作者有话要说:  设定是同性可婚背景,出柜算是没有那么严重,但启明晨帮迟望出柜还是该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