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女鬼不了解阴司,她们是滞留人间的厉鬼,只道听途说阴司有什么司,什么谁也没说过,阴司的后勤部门都有哪些啊……
      
      不过。
      
      她看着这个无常的眼神,觉得对方好真诚啊。
      
      兰菏已经展开了自己的表演:“我脸上的面具就是防飞沫喷溅的,你知道京城鹿苑酒店吗?我死之前是那里的行政总厨,我们主要做淮扬菜,也炖药膳,因为上头的喜好,还学了茶点。我一般是不出来的,但你也知道阴间的风气,这不是有菜色要用金箔做点缀,还让我自己出金箔。其实金箔对味道有影响吗?一点也没有,只是提升一下价值而已。我又穷死了,到处找一下有没有哪个鬼有金子,我好……那个一下。”
      
      当初上学的时候,他即兴表演就一直很拿手。而且他还真演过厨子,又参考了一下老白的贪财形象,演起来十分饱满。
      
      这一刻,观众是鬼没关系,停车场就是他的舞台。
      
      小红小绿看着兰菏,更加觉得他没说谎了。
      
      可能原意真的是,嗅到了鬼味儿,想来勒索一下的?
      
      她们用自己不多的理智分析了一下,既然对方不是来管闲事的,那也没必要对他不依不饶,就算炊事班,好歹也是阴差。
      
      “好了,这厨子啰嗦得很。”小绿借邻居的口不耐烦地道,“快滚吧,对你做什么,也算我们以多欺少了。”
      
      邻居已经失去战斗力了,她们两个,兰菏一个,可不是以多欺少。
      
      兰菏摊了摊手,“回见,祝你们早登九泉。”
      
      他退了几步,冷不丁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纸牛纸马抛出去。
      
      “牛马识途赴阴城,永辞山岳洞幽冥。纸墨难言参阎君,日月无光眼睛明。”
      
      纸牛纸马迎风就长,眨眼间牛马成群,头尾一摆,活了过来,一下隔开了小红和被附身的邻居。
      
      ——阴间阳间本就有部分重叠,只是彼此看不见。鬼要使用纸扎,得另一个世界得人捎(烧)去,而兰菏自己把它们带到魂魄的世界,自然省去了捎这个动作,只需为其开光。
      
      兰菏右手向下,绕在手腕上的锁链也落了下来。
      
      看到在阵势,小红和小绿还能不明白被骗了么,一个厨子随身带什么勾魂索。
      
      小红暴露,身上的红色就更加鲜艳了,血一般,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只听得一声“哞”,一声“希律律”,牛马群扬蹄狂奔,把她撞倒后原地又犁了十来遍。
      
      以多欺少?这才是以多欺少。
      
      兰菏这厢,则是将勾魂索一抛,套在“邻居”身上。
      
      “邻居”一下大受刺激,尖叫着仰倒在地,翻滚了好几下,不愿离体。
      
      兰菏把着锁链上前,看到他身体抽搐着,显出了重叠的绿色身影。
      
      “邻居”忽然暴起,两只手都透出了青黑色,想去掐兰菏。
      
      兰菏偏头,一拳用力砸在了“邻居”脸上。
      
      他看着白嫩甚至偏瘦,但绝不是干瘦,经常锻炼,没个好身体怎么撑得起熬夜拍戏啊。
      
      这一拳堪称物理勾魂,“邻居”鼻血狂飙,往后倒了下去,而绿色的鬼影还坐在原处,压根没跟得上身体的动静。
      
      “来!”兰菏顺势将锁链一扯,小绿就彻底脱离了邻居的身体,被兰菏拖了起来,犹自挣扎着想拳打脚踢兰菏。
      
      邻居还瘫在原地,人事不省。
      
      那边,踩踏正激烈,小红已经快被犁平了,挣扎着爬起来一声尖啸。
      
      停车场的灯随着啸声齐齐闪烁数下,她指甲爆涨,狂挠那些牛马,毕竟是纸质的,也有几头被她挠得破损了,低吟几声,走到一旁伏地而死,化为纸屑。
      
      兰菏把剩下的纸牛和纸马也扔了出来,其实现在他腾得出手,也可以选择用勾魂索,但是他还是第一次真实看到自己的折纸化为真实,不免觉得稀奇,想再看看。
      
      小红见兰菏已经把小绿锁住了,更是气急,狂躁地撕扯着面前的一切。
      
      勾魂索死克阴魂,虽然是黑白无常手里锁链的打板货,要制住她们也够了。
      
      小绿觉得只怕不妙,哀求兰菏道:“大人,我有金箔,是之前要害的人烧给我的,足足一捧,我都给你,你收了那些牛马吧,她受不住了。”
      
      下头条件不怎么样,阴差贪墨情况很严重,但所有鬼收到的金银成色也就那样,剔除破钱,所剩不多。
      
      她觉得即便兰菏不是厨子,也不至于不要金子吧。
      
      兰菏还未说什么,又是一道锁链飞来,把小红给捆得结结实实。
      
      兰菏回头一看,却是一个穿着同款制服的阴差,手里也提着灯笼,写的是“阴曹地府”,高帽子上写的则是“天下太平”。
      
      这阴差也是一张青灰的死人脸,眼睛细细长长,对兰菏一笑:“鄙人严三,你捎的信老白已收到了,只是他手头有事,把你给的金山分了半座,叫我来搭把手。”
      
      小绿:“…………”
      
      小红愤愤道:“你根本就不是炊事班的!”
      
      严三瞅着她们,阴惨惨地笑了两声,“阴司啥时候有这编制了,炊事班你们都信?”
      
      他可是看到了这小红的凄惨模样,那些纸牛纸马形神俱备,甚至精妙绝伦,姿态之凶猛,胜过他见过的几乎所有纸扎。难怪,能叠出成色那般好的元宝。
      
      小红和小绿沉默一下,然后大骂起兰菏来。
      
      兰菏振振有词地道:“我是搞后勤的,专门提供钱和装备,工种差不多!”
      
      小绿狂呸,差多了好么!
      
      兰菏只觉得那充满怨气的情感,又随着锁链传导而来了,不过除了所包含的情绪不同之外,也没有之前感受到的那样澎湃。
      
      这倒是意外所得,兰菏还想让老白带他去看恶鬼,取一下材,这就亲身体会小绿的情绪了。
      
      兰菏:“咦,你还能不能更恶毒一点了?”
      
      小绿:“………………”
      
      小绿被气得翻白眼,她第一次遇到有人说她一个厉鬼不够恶毒!!他这是看不起她,她不恶毒那个人是怎么躺在那儿的?
      
      这到底什么臭流氓啊!
      
      被兰菏这么一激,岂止是怨气,恨意也涌上来了。
      
      小绿两只眼睛都流出了血,恶狠狠盯着兰菏,兰菏则品味了一下那种情绪,恶意,怨毒,还有因为不得超度的阴寒痛苦……
      
      严三喃喃道:“什么爱好……”
      
      老白还说他新召的那个生无常心肠特别软,而且很好说话,就是有时候腹黑一点。现在看来,宣传和实物根本不符吧。
      
      兰菏抽离了情绪,对小绿诚恳地道:“谢谢。”
      
      小绿:“呸。”
      
      严三掂了一下鬼魂,“对了,看样子你们鬼龄应该不足三年吧,横死鬼捉替身也需满三年,你们是怎么偷学到捉生之术的?快把前因后果,给爷细细道来!”
      
      小红和小绿一下沉默了。
      
      兰菏不知道这规矩,他单纯同为人类,帮了邻居一把,本来捉替身这种事就是各凭本事。
      
      他只从邻居的通话中隐约了解,小红小绿应该是缠上了一个人,那人就去找了邻居帮忙,过程非常简单。可没想到,小红和小绿还是违规操作。
      
      小红和小绿不说话,严三只冷笑了两声,“罢了,这时节,真是什么妖邪都出来了……”
      
      什么时节,清明节么?兰菏以为严三说的是这个,“现在该怎么办,把她们带去东岳阴司审判吗?”
      
      “哈哈哈,她们这般横死厉鬼,可不是随便能去阴司的,而且她们坏了规矩,就算有高人给超度,洗脱冤孽,也且等着呢……再者,就算能带去,我也没法带她们去东岳阴司啊。”严三示意兰菏看自己的灯笼,上头写的是阴曹地府。
      
      “这阴司……不是只有一个吗?”兰菏之前也看到了灯笼上的字,但他以为是同一个地方的不同表述,有些困惑地道。
      
      “阴司当然只有一个了,但有好几个老板啊,你我虽然算得上同僚,但我不能去向你老板汇报工作吧。”严三悠悠然,“简单说吧,神赖人灵!往前这东岳阴司信的人最多,府君便为阴间之主。后来信阎罗王的也多了,便分了权,府君也多了个职称:十殿阎罗中的‘泰山王’。大家职能都健全的同时,却也各有倚重,或主断案,或主收狱。”
      
      兰菏也没有系统了解过阴间系统,听他一说,这阴间和阳间果然是脱不了干系,还经历过权力更迭。
      
      而且他自己也领悟到了严三没说出来的意思:阎罗是佛教的概念,泰山王则出自道教神灵系统,信阎罗的多了,就是佛教传入华夏,两教在这方面更进行了相互融合,最后形成这样现在的格局。
      
      “多谢了。我也不会超度,该拿她们怎么办?”兰菏觉得不大好办啊,总不能放生了吧,谁来保证她们以后不会再做什么。
      
      “这有什么的,送去给人超度就是了。这里可是京城,全华夏骗子最多的地方,也是高人最密集的地方。”严三满不在乎地道。
      
      兰菏:“……”
      
      他无语,但一想还真是,毕竟是首都,就算高人自己不往高处走,也可能被请到这儿来。
      
      严三细眼睛一眯,数了起来,“和尚,道士,看风水的,顶仙儿的……平摊下来,每个小区都能分到一两个吃阴间饭的,总有那种心肠好的,会搞无偿超度。”
      
      “看来你很有经验,该把她们送到哪儿?”兰菏想到了自己的邻居,他不就是一个蛊师。
      
      “这等事,我们无常寻常是不管的,但都是同僚,你开口了……”严三说着就顿住了。
      
      “金山一座。”兰菏已经很熟练了,内心暗想,只当不孝子的后进生朋友来家玩了。
      
      果然,严三立刻爽快地道:“那就去觉慧寺,那里的和尚最爱搞这些!”
      
      兰菏也听过觉慧寺,这地方很有名,有数百年历史,曾经是皇室祈福的地方,寺内还有一座巨大的佛钟,明朝造的文物了,足有几十吨,号称钟王。据说这里香火灵验,在京城很有名,圈内一些明星也爱去。
      
      ……
      
      “死不了,走吧!”
      
      走之前,兰菏还想查看那邻居的伤势,就听到严三催促自己。他在想如果以人身来搀扶邻居,救他,要怎么解释。而严三,则俨然是想让他弃之不顾。
      
      要是换了人说这个话,他肯定觉得对方太冷漠,但严三这么说……就是大实话,对方真的阳寿未尽,管不管都没事。
      
      “那好吧。”
      
      他们走的阴路,一路也会遇到三三两两的鬼魂,有的还未能去黄泉,有的则无法去黄泉,自愿有,无奈亦有。
      
      严三提着灯笼,孤魂野鬼远远一见到,就主动躲开了。
      
      唯独有个例外,到一个十字路口时,见到一男子,坐在路边大石头上,见了他们来也不闪不避。他长至耳下的短发,发尾微微打卷,身着黑衣,眼眸也和墨玉一样漆黑幽深,是一种带着骄矜之气的俊美。
      
      这人领口处还露出一截淡色的木质念珠,念珠绕至颈后时便露了出来,丝绦长长坠下一枚金色莲花形状的背鱼儿,将略宽大的衣袍压住,别有风骨。
      
      兰菏不禁多看了两眼,疑惑对方为什么不跑,而且他好像没闻到纸灰气啊……
      
      严三打断了他的想法:“嗯,还有一截就到觉慧寺了,到时把她们放在门口,敲了门,躲起来,等僧人出来捡便是……”
      
      兰菏:“……”听起来怪怪的。
      
      小红和小绿听了却是大骂,她们倒不是对去处有多大的意见,单纯想骂兰菏。
      
      “无常鬼,王八蛋!”
      
      “别让我们再见到你!”
      
      “流氓,不要脸,骗我们是炊事班的!”
      
      回想起来,坏事就坏事在被狗无常那句“炊事班”骗了。
      
      声音尖利刺耳,连路边那原本不为所动的男子也看过来一眼。
      
      兰菏骂了回去:“你们坏规矩害人,你们才流氓,不要脸。”
      
      这个勾魂索的功能以后应该改进一下,被勾住的鬼魂不可以再说话了。
      
      兰菏和严三将她们带到觉慧寺门口,依严三之言,兰菏在她们脖子后面插了纸条,敲门后躲起来,僧人就算看不到鬼魂,也能看到纸条。就这样目睹她们被僧人接收了。
      
      “如此一来,超度后,就会有城隍那边接引了。”严三道,“咱们也完事儿了,这个,小来啊,你自己可会回去?”
      
      小来是谁?兰菏反应了一会儿,才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帽子上的字……
      
      因为兰菏不露姓名,老白虽然不孝,拿了钱嘴巴却很紧,连同行都没告诉,严三就这么瞎称呼一气。
      
      “会的,多谢前辈,今天麻烦你了。”兰菏也道谢。行吧,小来。
      
      “哈哈,小事,小事。”拿人手短啊,严三一摆手,就提着灯笼远去了。
      
      ……
      
      兰菏原路返回,路过那个十字路口时,只见那黑衣男子还坐在原处,他也是好奇,是鬼怎会没有味道。岸上死的鬼是纸灰味,水里死的鬼带着腥臊味,厉鬼又多了血腥味……但这黑衣男子半点味道也没有。
      
      兰菏停下来盯着看了两眼,甚至觉得这人有一点点眼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漂亮的人总有相似之处。
      
      他忍不住搭话问道:“朋友,你怎么死的?”
      
      宋浮檀抬眼看这个阴差,他只露出了两只眼睛,眼皮很薄,眼瞳是温暖的棕褐色,没有寻常鬼神那样的死气或者煞气。头上高帽子上,还写着“来都来了”,倒是从未见过,先前还和鬼魂吵架呢,少见阴差这么有活力。
      
      宋浮檀通常不喜欢和鬼打交道——或者说连人他也不太乐意打交道,但眼前这个主动搭话的阴差,他倒莫名有点愿意搭理了。
      
      “我没死。”
      
      居然是生魂?兰菏以为他是鬼,主要是因为普通人生魂离体,不可能这么淡定啊,一般都和程海东一样。
      
      “你是吃阴间饭的?”兰菏问。
      
      “你是做阴间饭的?”宋浮檀反问了一句,他之前听到小红小绿说炊事班了。
      
      兰菏:“我不做饭啊。”
      
      宋浮檀:“我也不吃饭。”
      
      两人对话十分流畅,说罢一时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兰菏哈哈笑了起来,觉得和对方脑电波迷之对上了,怎么还有点点默契。
      
      宋浮檀眼里也有了点笑意。
      
      他踟蹰片刻,竟还解释道:“我魂魄不慎离体走失,就待在交通便利的地方,等家人叫魂,引我回去。”
      
      兰菏惊了,真有这么淡定的人么?都离魂了,还知道自己坐在路口等家人叫魂,连阴差也不怕?
      
      那也可能和他一样,虽然自己不是,却耳濡目染吧……
      
      兰菏一想,那就助人为乐一回,“好吧,相逢是缘,本无常快马加鞭,送你回去!”
      
      兰菏在怀里摸了摸,拿出来最后一只折纸,往地上一抛。他技能不是特别熟练,也不知道对方身躯多远,所以谨慎地选择了交通工具。
      
      只是那折纸变大,却是化作了一头小毛驴。
      
      宋浮檀陷入了沉思,快马加鞭?
      
      “咦,只剩驴了啊。”兰菏摸了摸驴头,“没事,一样的,上去吧?”
      
      宋浮檀没动。
      
      驴子见他不动,还拿头来拱他。
      
      宋浮檀露出了嫌弃的神情,闪身躲开。
      
      “你看,多可爱啊,你将就一下吧!”兰菏看着宋浮檀道,他比宋浮檀要矮一截,看过去时还得微微抬头。
      
      多可爱啊……
      
      宋浮檀眼神闪烁,还真突破心理底线,骑上了小毛驴,小毛驴立刻精神抖擞地甩了甩头。
      
      宋浮檀:“你——”
      
      宋浮檀正在迟疑间,兰菏已经把扇子抽出来,展开朝着纸驴用力一扇,“不用谢了,回去吧!!”
      
      小毛驴“昂昂”叫了两声,便甩蹄子狂奔起来了。
      
      速度还真快,蹄下生风,只是身形忽上忽下,极其颠簸。宋浮檀低头一看,一只后蹄分明是伤的,这是头瘸驴!
      
      宋浮檀:“????”
      
      兰菏也看到驴子跑起来的姿势了,连带那哥们儿也颠得不像样儿,猛回头瞪自己。
      
      他愣了一下,这才回想起来,折这只纸驴时,后腿好像泡烂了。
      
      驴子已经滴滴答答跑远了,虽瘸但快,兰菏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兄弟,骑都骑了,忍一忍——”
      
      ……
      
      “浮檀?你醒了?”
      
      宋浮檀缓缓转醒,看到母亲关切的面孔。他撑着床坐了起来。
      
      宋母担心地道:“感觉怎么样?我刚给你爸打了电话,他还在片场拍大夜,明早赶回来。”
      
      宋浮檀摇头,“不用,我没事。”
      
      “……唉,好吧。”宋母叹气,孩子都要习惯了啊,但她还有些疑问,“怎么这一次,也没叫魂,你就回来了?”
      
      回魂之初记忆还有些模糊,宋浮檀怔怔想了一会儿,才想起那个蒙着脸,只露出一双暖褐色眼睛的阴差……还有因为一路颠簸,这次回魂醒来好像格外晕。
      
      宋浮檀手指动了动,这才察觉有东西,将手一抬摊开。
      
      宋母奇怪地道:“这是什么?哪里来的?”
      
      只见宋浮檀掌心赫然躺着一只黄纸折成的小毛驴,右后腿微微破掉。
      

  • 作者有话要说:  来都来了,留个评好吗!(疯狂撅尾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