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9、校霸(1) ...

  •   “老大!你上学了?”小胖子揉了揉眼睛,仍然不敢相信仰靠在椅子上,双手环抱,眼帘微阖,满脸不爽的叛逆少女的出现。
      
      秦凰抬眼看了看小胖子,那股火爆的起床气还没消散,甚至不断堆积膨胀。
      阴冷道:“怎么?不喜欢看到我?”
      
      小胖子后背一阵瑟缩,想到少女打架时的阴狠凶残,不禁咽了咽唾沫,连忙道:“不是不是,我自然是天天都希望老大你出现,我一个人坐太孤单了,除了你也没人愿意跟我做同桌。”
      
      秦凰收起视线,似乎满意了她的回答,掀唇轻笑,“呵——”
      
      小胖子回忆着她上次来学校的日子,好像是寒假开学,已经过去了几个月。
      
      “老大,你几个月没来,我太想你了。”
      
      这句是真心话,班里的人都认为秦凰是个不好惹的刺头,但胖子觉得她是个很好的人,为数不多对她好的人。
      
      秦凰不在意她的马屁,她甚至都记不住小胖子的名字,但这并不重要。
      
      盯着前桌束起的长发,乖顺严谨,一丝不苟,心中的不快愈来愈烈。
      “怎么几个月了我们都还没换位置?”
      
      小胖子早就习惯了同桌的火爆脾气,谄媚道:“换了换了!我们从第一组换到了第三组,从倒数第一排换到倒数第二排。”
      
      秦凰不满轻啧,伸手打了她一脑袋,力气不重,“你是傻x吗?”
      
      小胖子抓了抓脑袋,不疼,痒痒的,她好几天没洗头了,但不敢说,怕被少女嫌弃。
      
      小胖子从小就被欺负惯了,因为长得胖、长得不好看,巴掌脚印挨了不少,跟以前欺负她、排挤她的人相比,秦凰这个戾气少女对她可温柔多了。
      
      她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到秦凰的模样。
      
      高一开学,她被之前的初中同学霸凌,她以为努力的升入高中就可以摆脱这些人,却没想到她们都进了同一所高中。
      
      鼻血流进嘴里,眼睛肿得都快睁不开了。
      
      有不少学生经过那个安全楼道,推开门就可以救她,可没一个脚步是停留的,都是匆匆跑过。
      
      她被打的意识模糊,听不到任何声音,眼睛肿成了一条缝,看到一个冷艳却狠厉的少女把这些人通通打趴下,好似救美的英雄,被赐予了神圣的光辉。
      
      可是仅仅一秒,她便打消了这可笑的念头,她不是“英雄的美人”,而是令人生厌鄙夷的丑陋胖子。
      
      所以这个人不是来救她的,应该是她们的仇人,碰巧打上了。
      
      小胖子觉得这才是“合理”的,少女打的很凶残,她怕受到牵连,再一次被打,肉身子一缩,悄悄溜走了。
      
      再次养好伤回到学校,已经是一周后,打人的少女成了她的同桌,并且愤怒暴躁道:“我是来救你的,你踏马跑个屁啊!”
      
      这不能怪秦凰的无理取闹,因为小胖子这么一跑,给她带来了很多麻烦,她居然成为了霸凌者。
      
      是的,她被教导主任抓了个正着,因为她染发、着装不伦不类、以及拳头脏话,还有小胖子这个唯一一个证人的消失,她差点成为学校最恶劣的霸凌者,退学处罚都起好稿了。
      
      最终,是季月明给她解决了这件事,她做了证明,亲眼看到那些人在殴打小胖子,她们才是施暴者,而秦凰只是路见不平,还以其人之道。
      
      这样的证明,教导主任是不接受的,但季月明托了关系,校领导施压才草草了事。
      
      秦凰跟教导主任结下了仇怨。
      
      在主任眼中,秦凰就是个无母无父无教养的小刺头,不值得花时间培养,留下来就是浪费教育资源。
      
      那段时间,父亲跟秦臻分居,父亲经历了背叛,心里并不好受。
      
      秦凰不想让父亲担心,便逞强着不把学校的事告诉他。
      
      她更不想让秦臻插手自己的事,虽然市长的女儿能让她横行霸道,可她太年轻了,心里恨得要死,对外就说她妈死了。
      
      季月明给她解围是意料之外,别扭却有点不爽道:“你既然看到了,那主任抓到我的时候,干嘛不第一时间出来作证?害我受了那么多罪?”
      
      跟她道谢是件很别扭的事,毕竟都绝交了。
      
      “让你吃点苦头挺好的。”季月明仰头笑了笑,好似嘲讽,“你就不会冲动做事了,拳头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她的样子真的很欠揍,以前怎么没发现?
      
      “那不然呢?”秦凰喘着怒气,“等人被打死了,我再慢悠悠的跟什么狗屁主任报告吗?”
      
      季月明抿唇,眼里一抹幽深的情绪,她意识到十六岁的秦凰是痛苦的,没有人面对破裂的家庭、背叛的友谊、虚无的梦想还能保持清醒和冷静的,她的冷傲矜贵通通化为了轻易点燃的怒火。
      
      她变了,只有暴戾和嘶吼才能让那个曾经握着她的手,义无反顾拥护她梦想的温柔少女找到生活的支撑,也不复存在。
      
      季月明悲哀的发现是她自己把她们的关系一步一步推远,她很自私,也无能为力。
      
      “你在可怜我吗?”秦凰上前一步,眼眸森森,双手攒动,似乎下一秒就能拽死领子挥拳,“我踏马不需要你可怜。”
      
      “没有。”季月明冷着双眼,露出毫无温度的笑容,“我干嘛要可怜一个打过我的人呀?”
      
      “你别那么欠!我就不打你。”
      
      这件事得回到开学第一天,秦凰高高兴兴上高中,满怀期待的来到新的班级、新的生活。
      
      却发现坐在她前面的居然是季月明,心情一下子就落到低谷,怎么还跟这个“叛徒”在一个班?
      
      更该死的是,季月明笑容满面的跟她打招呼,好似她们和好了一般,“秦凰,真高兴我们还是一个班,你要不要跟我做同桌?”
      
      “你是谁?我跟你很熟吗?”她当着全班的面,故意这么说,很不给她面子。
      
      季月明没有受挫,她的招牌笑容能感染每一个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之后就是混乱,秦凰打了她一拳,新课本洒了满地。
      那一刻,她成了老师同学眼里的坏学生,一辈子都摆脱不掉。
      
      秦凰觉得这是季月明的阴谋,很好,她成功了,也更讨厌她了。
      
      “你差点把那些同学打死了。”季月明脸上的冷静宛如一块毫无感情的冰,“你也有错。”
      
      “她们就该死!”秦凰的心态快爆炸了,在少女的世界里,世界不就是非黑即白的吗?错了就要受到惩罚,正义怎么可能会错?
      
      当秦凰长大了,就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非黑即白”那是幼稚无知!
      
      “你要加入学生会吗?”季月明莫名转移话题,“竞选学生会会长,你就可以改变规则。”
      
      “有病。”她看到教导主任都不想来学校了,还竞选什么傻x会长?还要听主任的指挥命令?她得吐!
      
      小胖子得知秦凰是救自己的时候,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假装感动的跟自己的校霸同桌道谢讨好。
      
      受欺负惯了,谁知道是不是逃出狼窝,掉入虎穴的事,毕竟她的同桌一副不好惹的模样,小心翼翼总没有坏处。
      
      可相处久了,小胖子发现她的同桌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凶恶但不坏。
      受到同学的欺辱,被秦凰看到,总是第一个为她出头。
      
      她不会像以前的同学一样,乱画乱撕她的课本,反而会撕下自己课本的空白页给她画头像,乐呵呵的笑骂她,“小胖子,快减肥吧,你看我都快把你画成猪了。”
      
      话说的虽然很难听,但小胖子听过更难听更恶毒的话。
      
      她画的每一幅画都很好看,连丑陋的自己在她笔下都可以显得可爱。
      
      也不会抢她的零花钱,收保护费,反而下课放学还会拐着她请她吃零食、喝奶茶。
      
      更不用帮她写作业、当走狗、跑腿……她很少在学校,甚至可以肆无忌惮的霸占她的书桌和凳子。
      
      认秦凰做自己的老大更是好处多多,没人再敢欺负她,她可以正常的上课读书生活,找到自己适合的圈子和宅女朋友分享秘密。
      
      人人都怕秦凰,不喜欢她,但她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校霸、坏学生,可班里也没人愿意听小胖子的正言和愿意去接触秦凰。
      
      风言风语,秦凰也不在意,她不喜欢学校的一切,从开学那天起,一切的美好期待都毁了。
      
      小胖子知道老大讨厌季月明,那双愤恨的眼睛可以把季月明的后脑勺看上一整天,恨不得看出一个血洞来。
      
      “我踏马不是让你跟班主任说换位置吗?”秦凰踢了踢她的凳脚,“坐哪里都行,别坐她后面!”
      
      胖子偷偷看了看认真早读的季月明,她家世好,模样好,成绩好,性格好,也是最近竞选成功的学生会会长,她们班级的骄傲,大众女神啊!
      
      没有一个人不想成为季月明这样完美的人。
      
      “老大,老班不喜欢你,也不喜欢我呀。”胖子小声的摸了摸干枯的头发,“我跟他说换位置,他都不理我……”
      
      “艹!都是王八蛋!”秦凰狠踹了一脚桌子,桌子顶到季月明的后背,朗读声中隐隐听到她一声轻哼,但她没有回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小胖子在这个时候才能发现老大的“坏”,她不会欺负霸凌别人,除了季月明。
      
      挺让小胖子纳闷的,甚至为季月明感到一丝丝可怜,她这样完美无缺的人受到老大的欺负辱骂却选择默默忍受或者无动于衷,真的让人无法理解。
      
      那份微薄的怜悯在脑海里闪过便无影无踪了。
      
      很奇怪,她这样从小就受尽欺负的小胖子干嘛要操心人家天之骄女的事?不可笑吗?
      
      “老大,别生气。”小胖子的表情丰富起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嗯?”
      
      “看了,能让人心情舒缓,解压的。”小胖子摸出手机,贡献出自己珍藏多年的“成人片”。
      
      在她们那个年纪的女生,看片是正常操作,能缓解青春的躁动,朋友之间的分享更是起码的礼仪。
      
      “哦。”秦凰半吊着兴趣道。
      
      小胖子以为秦凰懂她的暗示,毕竟她这样的不良少女,不可能没看过,“实战”过了也不一定。
      
      秦凰看着她熟练的点开影片,抬头看了看走进教室讲课,一股老气秋横的数学老师,戴上一只耳机,低下头,耐心的看着那小小的屏幕。
      
      秦凰以为是一部喜剧片之类的电影,没想到带了“颜色”,当女男主把衣服彻底脱光了之后,秦凰被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老大,这部你看过没,仓净空老师的经典之作。”小胖子小声的顶了顶秦凰的肩膀。
      
      见她不出声,歪过头一瞧,竟然看到这个暴躁少女脸颊微微泛红,似乎还冒着薄薄热气,竟显得十分可爱。
      
      “可爱”这个词用在她身上是诡异的。
      
      小胖子有些愕然,老大长得不比季月明差,但她身上的戾气和凶狠总是遮盖掉一切,让人不敢直视。
      
      “老...大,你不会...没看过吧?”
      
      秦凰突然抬起眼瞪她,像是被踩着尾巴的毒蛇。
      她不会承认的,因为这会让她很没面子。
      
      “你觉得呢?”她的声线慢而缓,隐藏着危险。
      
      小胖子立刻发怂,扭过头,缩着身子,话都说不清楚,“那肯定……老大英明威武,肯定干过不少男生,像我都没碰过男生的手指头……”
      
      听着她如此粗俗直白的话,秦凰抿了抿唇,倒没说话,她总不能反驳吧!没有男人缘真的是她极其不爽的一件事。
      
      嗓子有点痒,直起腰,瞥见前面的季月明撩起鬓角的碎发随意的别在耳后,随后低下头,写着笔记。
      
      小胖子还在喋喋不休说着有的没的,秦凰皱眉,伸手碰了碰她的手臂,“小声点。”
      
      “好。”小胖子立刻收声,安静的等待片子的最gao潮。
      
      可有人不想让她们安静,她们忘记了,她们不是坐在最后一排。
      
      “你们真恶心!在课堂上你们居然看——”
      
      秦凰下意识回头,后面坐着还是两男生,一瘦一黑,都叫不出名字,陌生得很。
      
      在这个班快一年多,秦凰连小胖子都叫不出名字。
      
      两个男生见恶名远扬的校霸突然转头,愣了愣,像是惊吓到了一般,低下头或者连忙转移视线,可无一例外,都红透了脸颊。
      
      秦凰直女的认为,他们是不小心看到胖子手机屏幕里的情se画面羞耻的。
      
      小胖子也是女屌丝界的扛把子,直接毫不客气的怼后面的男生,“关你们什么事,烦人!多管闲事!”
      
      “死胖子,你——真恶心!”稍黑一些的男生差点气哭了,想着下课就报告给班主任听。
      
      秦凰没有接触过什么小男生,但看见他哭,心里就有点不舒服,总会想到父亲一个人在房间里偷偷抹眼泪的模样,觉得自己很无能、没用,保护不了父亲。
      
      “关掉吧。”秦凰摘下耳朵里的一只耳机,扔在小胖子身上,垂眼命令。
      
      小胖子也没再跟男生争执,动作迅速的收起手机,一只眼睛瞄到秦凰居然从书包里摸出一条巧克力扔给后面的男生。
      
      不仅是小胖子愣住了,连红眼欲哭的男生盯着那条巧克力,也不明所以。
      
      秦凰想酷酷的说一句,“别哭了。”
      但转头一想,觉得很智障,嗓子又痒了,咳了几声道:“我不喜欢吃,送给你们了。”
      
      说完,秦凰就后悔了,这句话更白痴智障。
      
      男生在一瞬间打消了报告给班主任的念头,他不知道原来校霸是可以这么的吸引少年的心,想要跟她道谢,却没了机会,她已经趴在桌子上,把脸藏进挽臂里,疏离而颓废。
      
      小胖子缩成一团,撕着手指上的死皮,有点担心老大的审美观,那两男生又不好看,可千万别对上眼了,她才不想喊他们其中一个叫“姐夫”。
      
      老大,你能不能别再盯季月明的后脑勺了,看看我前面那一位,季月明的同桌,学校里最好看的男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