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8、杯弓蛇影 ...

  •   “回来了?”秦凰听见门口传来的声音,搅拌自制沙拉的手停了停,动作迅速的关掉手机里定位显示,侧过脸寻找他的身影。
      
      他放下东西,头微微垂着,好似没有听到,静静地越过她到洗手间。
      
      “你是打车回来的?”秦凰吃下一勺沙拉,已经不期待他的回应了,直女开始想着今晚该点什么外卖。
      
      “兰薄阿姨送我回来的。”
      
      他的声音像是猛然舔舐在耳后根上,刹那间又惊又痒。
      秦凰不自觉得缩了缩脖子,微微瞥眼,对他突然出现在身后吓人表示不满,盯着他的脸维持不了几秒,眉头便立刻舒展开来,眼里含着喜悦,男孩的冷战似乎很快结束了。
      
      “以后还是我来接送你,老麻烦人家不好。”她已经给足了台阶让他下了,之前的不愉快就这样翻篇吧,最好谁也不要再提了。
      
      苏懦笙没有很快回应她,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看她的勺子一下一下搅拌玻璃碗的水果沙拉。
      
      “要吃吗?我做的。”她的姿态是难得的放低,虽然是不那么明显。
      
      “要。”苏懦笙头倾向她,准备张口让她喂食,她却歪过头把玻璃碗推给他。
      
      “自己来。”
      
      苏懦笙垂下眼,无言的捧着碗,勺子是铁制的,与玻璃碰撞的声响足够让人烦扰。
      
      “不想吃吗?”秦凰的手撑着脖子,慵懒的嗓音制止了他看似无意的敲打,乖乖的吃下满是白色乳酱的果肉。
      
      时针一秒一秒的流逝,沉静也在时间中永恒。
      
      秦凰点了两人份的外卖便要起身看新闻联播。
      
      “你——”
      
      “什么?”秦凰站起身,往前迈的脚步没有收回,头只是微微瞥看他的发旋。
      
      “你知道路特斯吗?”他抬起头看她,眼眸清澈,沾上嘴巴的沙拉酱被他舔舐的干干净净,晕染出亮晶晶的红唇。
      
      “跑车。”
      “不是,是一个……”
      
      秦凰皱眉打断他的话,“我知道,谁告诉你的?”
      
      “你手机上有下载吗?”
      苏懦笙发誓,他问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他需要路特斯看空间。
      可这个软件挺奇怪的,要下载必须要得到好友认证,也就是下载过一年以上的人主动邀请才能下载。
      
      秦凰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生硬道:“没有。”
      
      她像是需要网恋约//炮乱搞的人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他要交友网恋?谁教他的?活得不耐烦吗?
      
      “我跟你讲一个事。”苏懦笙紧了紧手指,忧伤从睫毛根淡出,“我学长的。”
      
      秦凰坐回椅子上,凝视他的每一个表情,“你说。”
      
      “他名字叫陈新裕。”
      
      “哦——”
      
      “你认识?”
      
      “文艺汇演我翻墙进学校,墙上有贴他的照片。”
      
      秦凰印象特别深,因为那个优秀学生榜还有苏懦笙的照片,她特地停留了一会儿欣赏,对比了其他入榜的学生,还是她的懦懦最合眼。
      
      “长得挺好。”
      
      苏懦笙没有秦凰设想的醋意横生,反而淡然的点头,“他的确很好,优秀温柔,聪明知性。”
      
      秦凰沉默,印象中他很少点评别人,对很多事情都一副漠不关心,更何况给予一个不甚亲近的人如此高的评价。
      
      “他曾经跟我说,他要考b大。”他亲眼在小树林看到谭佳佳给陈新裕那张黑卡片。
      
      因为那张黑卡片,陈新裕不惜夜晚来他家拿,生怕被别人知道什么秘密,之后……
      
      “后来……他在高考前……”口袋里的卡片贴着他的肌肤,隐匿的不适,“zi
      杀了。”
      
      他想把卡片拿出来,让她知道,他也不准备遵守与周二子的约定,甚至期待她能惩罚那个卑劣恶心的人。
      
      “苏懦笙。”
      
      女人冷酷的声音打断他手指摸索卡片的动作,她怎么突然喊他全名了?
      
      “够了。”
      
      “什么?”她的语气好像是他犯了什么罪?
      
      “你必须读b大,死也得去。”
      
      苏懦笙眼神放空的看着她的面无表情,她没有生气,似乎是在挣扎中对他说出这番严厉的话。
      
      慢慢的意识到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说学长的事并不是预示自己的反抗,也不是威胁她会像学长一样在高考前自sha。
      
      也不能怪她这样误解,她对一切关于“死”都异样的敏感。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
      
      她的手指压着他的唇瓣,堵住了所有的话语,一只手从他的发丝滑落在他的脸颊,满手都是顺滑软绵的触感,就像随时随地都会从手心里滑走。
      
      “就听我最后一次话。”成长为大人唯一不好的就是苛求自己过分的理性,“你只是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到了另外一座城市,到了b大,你就会发现更多优秀的年轻人,尊重你,并且爱护你。”
      
      她的话很有道理,人有千百万种可能的配对,最合适的人不一定在眼前。
      
      “我不会离开你。”她又说,“不过我只能作为长辈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
      
      “所以……”
      
      所以未来有一天,他要带着一个女人走到她面前跟她介绍这是自己的终身伴侣,并且得到她的祝福?或者他会参加她的婚礼,再一次看着她跟其他男人交换戒指,还要乖巧地向那个男人喊继父?
      
      多么可怕的事情呀!最恐怖的梦魇也不过如此了。
      
      “所以——”他说不下去,逞强抿嘴浅笑,“以后再说这些事吧,我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秦凰的手指毫无留恋的离开了他,冷漠的撇过头,“你答应我一定去b大,我就听你说别的。”
      
      她一定要他一个答案和承诺,不想整日的惊慌失措担心他的一举一动。
      
      苏懦笙怔了怔,失去了光彩,他肯定给不了她想要的回答。
      
      黑卡片压在口袋深处,唇瓣被牙齿咬得发白,委屈一瞬间爆发。
      
      “秦凰,你是笨蛋!”
      
      秦凰回过神来,苏懦笙已经起身跑走了。
      
      “苏懦笙!你有出息了,敢骂你养母了!”
      
      秦凰恼火的看着他的背影,回应她的只有少年一声轻笑和甩门的声响。
      
      秦凰气得扶腰,她终于体会到了老母亲的艰辛,难怪以前老爸总劝她不要气秦臻,真的会气死人。
      
      苏懦笙躲进房间,把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里,深深的闭上双眼。
      
      他突然怀念以前爸爸在的日子,苏浅是她的丈夫,但永远不会给她温情,两人永远隔着很远很远,而他却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秦凰的宠爱,不让任何人靠近。
      
      可现在他做不到了。
      
      空气一点一点吸尽,在濒临窒息的那一刻翻过身,眼角微红,用力的呼吸,清新的空气仿佛能扫去烦恼。
      
      打开手机给绵羊发信息,他有下载过路特斯,只能通过他认证邀请自己,自己下载一个看看。
      
      绵羊回复的很快,他的确是满一年以上的用户,但手机端被他前段时间卸载了,他已经不需要这个了,但pc端他还没来得及卸。
      
      收到他的邀请码和下载链接,立刻爬起来找出笔记本电脑。
      
      电脑上还连着手绘板,是前几天周末秦凰把自己的电脑本忘在公司,她便借了一次苏懦笙的电脑画图。
      
      电脑一直没关机,打开还显示着她的图稿,未填充颜色的图稿画的不是“月皇”,而是“六皇子”,他的脸赫然是仿着苏懦笙的样子画的,在画笔的添加勾勒,一副祸国殃民的容貌栩栩如生。
      
      可这幅未完成的画被秦凰备注着:“弃稿。”
      
      她没有保存,以为电脑关机就不会被苏懦笙看到,可她忘记关机了。
      
      苏懦笙小心翼翼的保存了这张图,在文件夹里发现了秦凰保存下来的六皇子完成稿,一个令她满意的画稿。
      
      画的人不是苏懦笙,一个也很漂亮的皇子,却不及那张未完成草稿的一半。
      
      回忆着秦凰所有前男友的样貌,发现每个人都跟这幅画有点像,心情一时五味杂陈。
      
      “笨蛋!傻子!”
      
      苏懦笙低声骂着,似乎这样就能解开所有的怒气和委屈。
      
      顺利下载到路特斯,第一个注册指令是设置脸部识别,不禁心疑,哪有信息都没填就强制用户设置脸部识别的软件?
      
      第二个指令便是性别选择,因为已经脸部识别了,苏懦笙也不好弄假,选择了男性。
      
      他不知道,绵羊也不知道,若是他们选择“女性”选项,会直接跳过所有信息的填写,女性用户不会暴露任何私人信息,只有一条识别代码,而注册过的男性用户会被暗中贴上“标签”,一一展示在精美的“橱窗”上。
      
      苏懦笙留了心眼并没有把所有信息真实填写,手机号码填的也是秦凰的一张备用电话卡。
      
      好不容易注册成功,看到干净清新、毫无广告的界面,却发现没有手机端,扫不了莲花维码。
      
      难怪这款软件知名度不高,不说它下载难,单单是注册步骤就劝退了许多人。
      
      苏懦笙看着指间的黑色卡片,暗色的一串乱码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些字母符号不可能没有意义。
      
      找到搜索框,搜索的一般是用户名及账号。
      
      苏懦笙尝试着把乱码输入进去,试了好几次,界面都显示着“不存在该用户”,卡片颜色太暗,又是印刷字体,有几个字母识别不出是什么。
      
      又改了一次,把其中的字母“C”改成“G”,回车。
      
      苏懦笙的脸一瞬间倒映出屏幕里的暗色,界面变成如漆墨一般的黑色,右上角写着“25431xxxxxx号空间”,里面都是影片,标记着各种直白恶俗污秽的名称。
      
      苏懦笙下意识闭上眼睛,盖住电脑,仿佛看到了天底下最肮脏的东西,有些侮辱至极的词语他简直闻所未闻,更别说做出来,拍出来,然后让人看。
      
      心脏“咚咚咚”跳的很用力,脸上莫明流下浅泪。他在想,新裕学长是不是被谭佳佳威胁,被拍了这样东西,才…才zi杀的?
      
      他到底经历了多少绝望,才会这样做?
      
      没一会儿,抹去眼泪,又重新打开电脑,手指颤抖的点开其中一个影片,几乎不用下载,就可以直接观看。
      
      在一个宾馆里,非常简陋的房间,一个酒醉的男人被人甩在床上,镜头随后出现了几个女人。
      
      肆无忌惮的yin笑逼得苏懦笙把声音调得很低,还没播几分钟,便立刻关掉换下一个。
      
      所有的片子都不是单一的,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情愿或者不情愿,摆拍或者偷拍,五花八门。
      
      拍摄也非常有技巧,很难看清施虐者的脸,根本就认不出来是不是周二子她们?
      
      而片子里的男人每处地方都清清楚楚的暴露在镜头里,有些人他甚至在酒吧见过,可以想象的出周二子那些人是如何下手。
      
      绵羊也有一部,不过是以偷拍的方式,画质模糊,主题名称标的是“同性の愛”,是绵羊和一个陌生男人的,苏懦笙认出了人便关掉没再看了。
      
      敲门声陡然响起。
      
      “喂!出来吃饭。”
      
      苏懦笙吓了一跳,想到自己已经锁上门,提上来的心又放下来,别扭又纠结的开口应她,“等……”
      
      “快点!”门外的女人用力拍打紧锁的门,通过声音就能感受到她有多么不耐烦,“把饭吃了,然后自己去吃药,别逼我亲自动手。”
      
      “我不吃药!”苏懦笙收起迈下床的脚,倔强的咬唇,决定反抗到底,“我什么都不吃,你走开!”
      
      门外的声音静了静。
      
      “你确定?”她的声音没有半点怒火,正常的过分。
      
      “确定。”饿一晚上也没什么。
      
      门外彻底没了声响,苏懦笙松了口气,探到电脑前,准备把绵羊那段影片发给他,让他去报警,不管能不能将周二子她们绳之以法,也不能再让她们肆无忌惮。
      
      “嘭——”
      
      苏懦笙转过身,呆呆的看着秦凰一脚把门踹开,这个场面并不陌生,在之前那个家上演过很多次。
      
      “你干嘛?”苏懦笙碰巧点开了下一部片子,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见,连忙盖上电脑,用自己的身子压住,强装恼怒的冲她道:“我需要隐私的。”
      
      “跟我谈隐私?”秦凰面色阴暗的把刚拿到的外卖和两瓶药一起扔在一旁的桌上,“你有屁隐私!”
      
      苏懦笙听到药片的声音,全身上下都是抗拒,不禁揪起身下的床单,却没注意到秦凰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起来。”
      
      “我都说不吃!”
      
      大腿被他的脚轻踹了两下,秦凰碰不到他的上身,顺势抓住他光洁的脚踝,银色的脚链被手指勒紧,白皙的肌肤瞬间勒出一条细细的红痕。
      
      “再说一遍?”她的忍耐几乎快被他一一耗尽。
      
      苏懦笙心底里是敬畏她的,如孩子般惧怕她的责备。
      
      “我...不想吃药。”男孩可怜低语,嗓音掺杂着嘶哑,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秦凰松开他的脚踝,表情一瞬间柔和,“那就不吃了。”
      
      “真的?”
      
      “嗯。”
      
      “以后都不吃?”
      
      “不吃。”
      
      像是给他证明,秦凰把桌子上的药扔出门外,关上了门。
      
      苏懦笙心里高兴,没了警惕,人就被秦凰拉进怀里,她的一只手打开了电脑。
      
      “躲在房间看什么?”
      
      “没什么!”苏懦笙要阻止,双手被秦凰牢牢攥紧。
      
      秦凰没说话,颇有耐心的等屏幕亮起,苏懦笙把脸撇向另一边,羞得耳尖发红,想把自己藏进地洞里。
      
      幸好他把声音调得很小很小,不至于让他立刻羞得毫无立锥之地。
      
      她应该是看到了,耳边听见她的轻笑。
      
      “苏懦笙,你真行!”
      
      头抵着她肩窝,埋得很深。
      
      秦凰强迫他看着自己,手劲一点没松,“骂我、冲我吼、不尊重抚养你的母亲,这些就算了。你现在还学坏?苏懦笙,你真有出息了!”
      
      “我……没有……”苏懦笙眼里升起氤氲,委屈的能立刻滴出水。
      
      秦凰无视他的楚楚可怜,心态都快炸了,“这些片谁给你的?”
      
      “是……”
      
      “绵羊吧,我看也是他会做的事,以后你别跟他来往了。”
      
      苏懦笙皱眉挣扎,“我长大了!我看又有什么错?难道你没看过?难道这只能女人看,男人看就是该羞耻吗?”
      
      秦凰瞬间就被他的话彻底噎住了,她的恼怒只是一直把懦懦当成那个永远单纯听话的孩子,当他渐渐远离自己的依赖,她便如杯弓蛇影般惊慌失措。
      
      她根本就适应不了没有他的日子,她总要停下脚步,低头看看他小小的身影。
      
      祈求着他不要长大,祈求着他不要厌弃自己,祈求着他不要对自己说:“我长大了,我发现我对你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我并不爱你……”
      
      “对不起。”
      
      她松开他的手,那双桀骜不逊的双眸微垂,失去了所有凛冽锋芒。
      
      苏懦笙一动不动的看着她,迷失在她的道歉里,很突然,想不明白。
      
      “你的确长大了,看这些并不羞耻。”她微微一笑,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坐着。
      
      苏懦笙立马扭身去关掉电脑里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秦凰拉住他的手,歪头好似单纯的疑惑,“干嘛关?”
      
      苏懦笙觉得她的手掌格外的烫人,红霞刹那间布满整张脸,“我不想看……”
      
      “看,为什么不看?”秦凰像是要故意折磨他似的,把他整个手包裹在掌心里,若无其事却又义正言辞道:“别让人家以为我们家没有xing教育,思想老旧古板。”
      “你是学霸、好学生,把你教好是我应尽的义务。”
      
      她在胡说八道,可苏懦笙无法反驳。
      
      “我不想跟你看。”
      
      “那你想跟谁看?”秦凰眼睛微眯看着他羞红的侧脸,他恼怒的说不出话,像只眼睛通红的兔子。
      
      “知道未满十八岁看片是要在家长的陪同下观看吗?”
      
      “我...快了!”苏懦笙羞赧的冲她喊,这太丢人了。
      
      “还没成年,就需要我陪着。”秦凰一把搂住他的腰,让他贴近自己怀里。
      
      苏懦笙下意识就要脱逃。
      
      “再乱动,等会儿你就会知道女人看这东西会有多兴奋了。”
      
      “别……”
      
      苏懦笙彻底不敢动了,头垂得低低的,把下摆的衣服往下扯了扯,她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腰腹实在是太过炙热。
      
      秦凰发现他的动作,没有说话,眼睛看着电脑,神态认真的就像在看一部电影。
      
      “你看过几次?”
      
      “嗯?”苏懦笙像只鸵鸟一般藏着,心里祈祷着快点结局,“第,第一次。”
      
      “哦?然后就被我发现了?”她饶有兴趣道。
      
      “是...的。”
      
      “呵~”
      她的笑声摩擦着他的耳膜,稀碎而酥麻。
      
      “你别说话了!不然就别看了!”苏懦笙身体动了动,耍起了脾气。
      
      秦凰的手掌摁住他,呼吸重了重,“不说话,我怕我会做别的事。”
      
      苏懦笙僵住身子,并不觉得她是开玩笑,“那…你说吧。”
      
      “你猜我第一次看片是什么时候?”
      
      “不猜。”他才不想知道这个,太羞人了。
      
      “高中。”
      
      “啊?”苏懦笙发出的声音很小,但她还是听到了。
      
      “很难相信吗?”秦凰想笑,青春年少的自己迟钝的像块未开化的石头。
      在其他女生情动萌发,探索女男之间的秘密花园时,她在玩音乐画画,对其他一切事物毫无兴趣。
      
      “第一次也是跟别人一起看。”
      
      苏懦笙看向她,没了刚刚的羞涩,微眯着眼,透露出淡淡的醋意。
      
      “不是和男的。”秦凰抓了抓他的头发,立马向他解释,“我高中的同桌,一死胖子。”
      
      “哦。”苏懦笙不自在的撇头,他才不是...要她的解释。
      
      秦凰笑笑,屏幕里激烈的动作□□完全吸引不了她,她所有的注意力全在怀里的人,柔软、温暖……手臂一点点收紧。
      
      “干...嘛?”男孩的侧脸粉嫩的让人想狠咬一口。
      
      “没事。”她一本正经道,“抱抱。”
      
      “抱就抱……别……”
      
      “嗯。”她敷衍点头。
      
      “你……”
      
      “我保证不……”
      
      “……骗子!”
      
      苏懦笙用力咬她脖子上的肌肤,直到留下一个难以消磨的红印。
      
      “疼呐……”
      
      “活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