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给我钱! ...

  •   秦凰的电话响了,她又坐在小吧台上,看着玻璃杯里泡的香烟水,有点恶心,接了电话。
      
      “喂?”
      
      “秦凰,你踏马不用上班啊?翘了一天的班,给你打电话又不接,死人了哈?”一中气十足的男声吼了出来。
      
      “我失恋了。”秦凰冷淡的说了句。
      
      “失恋了不起哈,我上周还离婚呢!还不是照常上班。”
      
      秦凰有点烦躁,心里骂着这死马脸老板,“我最近也没啥工作呀,那图我早发给客户了。”
      
      “人家甲方爸爸不满意呀,叫你改图干嘛不改?”
      
      一说这个,秦凰就来气。
      
      “我怎么改?字体要不大不小,样式要耳目一新又不能太过夸张,低调中带点奢华,色调要五彩斑斓的黑?有病吧?老板你教教我怎么改?”
      
      “怎么改?按字面上的意思改呀!要我教?我雇你干嘛?我这里是公司,不是学校!你今天没来,又没请假,扣你五百块钱工资,赶紧把图改了,以后你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就要开除你了。”
      
      秦凰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居然是人话,忍住不爆粗口,“你开除我吧,一个月挣你那点工资还不够泡吧的,真的是心疼我自己。”
      
      老板没想到她突然来这招,愣了一下,但气势一点都没虚道:“秦凰你要想清楚哦,我们公司这个岗位竞争是很激烈的,你不要为了一时的一点儿不爽快就毁了自己的前程……”
      
      “我不稀罕!”秦凰不想听他啰嗦了,“前程个屁,一小破公司还上天了?把前程交给你,还真是一辈子的不幸,难怪你老婆要跟你离婚,离得好!天天对着张死马脸,在床上兴奋都兴奋不起来,没准早就出轨了!”
      
      “你——”老板在电话里气得说不出话,好半天才说了句,“你被开除了。”
      “谢谢,把这个月工资结给我。”
      
      “写个辞职信发给财务,财务会给你结的。”老板在挂断电话之前,也狠狠的说了句,“你失恋,失得好!”
      
      “嘿!”什么人嘛?秦凰看着黑屏的手机,陷入沉思。
      
      “妈,你没工作了?”苏懦笙已经吃完饭,收拾着桌子,看见她在发呆,轻声的问了一句。
      
      “嗯。”秦凰回过神,低着头,有些怒气的沉声道:“别叫我妈!”
      
      苏懦笙好像说了句话,声音很小,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就端着盘子碗筷进了厨房。
      
      秦凰根本不想理他,甚至非常非常迫切他像空气一样立马彻底的消失掉。
      
      点开手机屏幕,屏幕上的裂痕很明显,从中间裂开了一个八字形,两个月前才新买的手机,又要换屏了,烦!
      
      面无表情的发了个朋友圈,文案是这样的:失恋又被开除,又是被上天眷顾的一天[微笑]
      
      整了整头发,开了前置摄像头,眯眼勾唇微微一个高傲的昂头弧度,拍了个照,看看还行,不丑,便按了个发送。
      
      她三教九流的朋友有很多,认识不认识的,加了一堆,一下子就有十多个人给她点赞留言。
      
      正经的留言没几条,都是发/骚的,什么“凰帝酷炸了啊啊!!约吗?”,“姐姐好酷,想×”,“跪××舔…”,“求约…”,“养你××”……
      
      唯一正常的就是兰薄的一大串“哈哈哈哈哈哈”,她马上回复了句,“哈个屁!”
      
      苏懦笙开着凉水洗刷着碗,流水一遍一遍的冲刷着他手腕上浅浅的疤痕,直到那密密麻麻的疤痕有点淡淡的粉白色。
      
      每天回家都是这样的,他习惯了,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甚至有点开心,只要她…每天在家就好了。
      
      不过这段时间她会留在家里的,她又没了工作,虽然苏懦笙不太清楚她做什么工作,常常换职业,一会儿是当保镖,一会儿又去做文职,一会儿又去教画画…她好像什么都会,但却没有自己喜欢的事。
      
      “苏懦笙,我眼镜去哪了?”秦凰在喊他。
      
      苏懦笙赶紧把洗干净的碗放好,擦了擦湿手,走去找她,“在你房间柜子下,第二个格子里。”
      
      “哦。”她在房间的电脑桌前。
      “找得到吗?”苏懦笙站在她房间门口。
      
      “找到了。”秦凰不近视,只是操作电脑的时候,习惯戴平光眼镜。
      
      苏懦笙看见她打开了Word文档,打了几个字“辞职信”,她写过无数次辞职信,辞职的理由永远都是相同的。
      
      “继承家里十栋大楼,回去当包租婆。”
      
      苏懦笙低头笑了笑,“我去写作业了。”
      
      秦凰没应他,快速的点击鼠标,发送邮件。
      
      苏懦笙回到自己房间,拿出英语试卷的时候,看了一下手机,他本来是不玩朋友圈的,直到他通过兰薄阿姨终于加到了秦凰的社交账号,他就会莫名时常的去看秦凰有没有更新动态。
      
      她发了自拍,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有点邪魅可爱,按下了保存键,便把手机关了。
      
      也幸好他只看到了一条兰薄“哈哈哈哈哈哈”的留言,没有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骚/话,否则一晚上他都会不高兴的。
      
      苏懦笙不会关自己房间的门,他想听隔壁秦凰的声音,她在打游戏,很大声,时不时会冒出一两句粗口。
      
      苏懦笙不觉得吵,甚至还能一心二用,一边写着试卷,一边听着她的声音…
      
      等把一张英语卷子和两张数学卷子写完以后,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半了,隔壁的游戏声音早就停了,有抽屉柜子翻倒的声音,她在找东西。
      
      苏懦笙收拾好书包,秦凰就站在他门口了,怀里抱着两件衣服,口气凶恶道:“给我钱!”
      
      苏懦笙看着她,摇了摇头,“不行。”
      
      “哈?你敢——”威胁的气息很浓,像一只能立刻撕碎人骨的利爪悬在脖颈上。
      
      “那是我上大学的钱。”苏懦笙抿了抿唇。
      
      “你那什么大学?要这么多钱吗?随便读个便宜一点的行不行?”秦凰狂躁不已,她没读过大学,也不了解行情,不知道读大学要花多少钱。
      
      “我…可能会出国留学呢?所以需要存很多钱,要省着用。”苏懦笙犹豫地编说道。
      
      他不怕撒谎,因为秦凰总会相信他的。
      
      “留学呀?”
      
      秦凰突然没那么生气了,想了一下,他好像高二了?是吧?不太清楚,一直都是兰薄去他学校参加家长会的,她从来不管,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哪个班?读文读理?有什么同学朋友的?通通不知道。
      
      管他呢!反正终于快要摆脱他了,扔下了怀里的衣服,“早点留学,早点走,看到你在,我就烦死了。”
      
      “洗澡吗?”苏懦笙问她。
      
      “嗯。”秦凰不快的走回房间。
      
      “我帮你放水。”苏懦笙捡起扔在地上的衣服,她应该是想去兰薄阿姨的“兰色”酒吧,才问他要钱的吧,她好面子,身上没钱,她是不会去的。
      
      放好她的衣服,把小吧台泡着香烟的玻璃杯水倒进了厕所里,杯子也扔了。
      
      浴室很大,有面巨大的玻璃和洗漱台,放满了化妆品护肤用具,有秦凰的也有苏懦笙的,但大部分都是秦凰的。
      
      她只有泡吧的时候才会化下妆,很多化妆品都是没拆没用过的,挨到过期了。她花钱从来都是大手大脚惯了,不考虑实际用处,只凭自己一时喜欢和冲动。
      
      爷爷说过她很多坏习惯,她是独生,母家那边又是从政的,奶奶是个大官,自然从小就被宠坏了。
      
      不过很久以前奶奶外遇后,爷爷就带着年少的秦凰毅然决然的离婚了,秦凰也渐渐跟母家断绝了关系。
      
      在浴缸里放了热水,扔进了一个泡泡球,她喜欢泡澡。
      
      “妈,你可以去洗澡了。”
      
      “别叫我妈。”秦凰再次更正他。
      
      “那叫什么?”苏懦笙看着她脱掉裤子,就只剩条内裤。
      
      “什么都别叫,就当我死了。”秦凰扔下裤子,进了浴室。
      
      苏懦笙站在外面,听见她进了浴缸,拉上了浴帘,才走进去捡起她扔在地砖上的内衣内裤。
      
      “有没有人…叫你小秦?”
      
      “你想挨揍是吧?”秦凰的声音隐怒。
      
      “那…秦儿呢?”苏懦笙把她的内衣裤放进了脸盆里,开了水龙头的水,浸泡了一下。
      
      “滚!”秦凰从帘子里扔出了一只小黄鸭,砸中了他的后背,留下了一块湿漉漉的水印。
      
      苏懦笙抿着笑,捡起了鸭子。
      
      “后天是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的日子。”苏懦笙撕掉手指上的创可贴,早就进了水,也不在意伤口,直接把手伸进凉水里帮她洗内衣裤。
      
      “哦。”秦凰从来都不关心他的学习,她从小连自己的学习都不会在意,还会有闲情关心别人的吗?
      
      “你…”苏懦笙突然有些羞涩,脸红了红,“你答应过…”
      
      “忘记了。”她讨厌苏懦笙,越长大越讨厌。
      
      苏懦笙没说话,仍然是心情愉悦的,他总有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的。
      
      洗好内衣裤便拿去阳台晾了,顺便收拾了一下家里的卫生,身上出了汗,坐了一下,看了看钟,快凌晨一点了。
      
      秦凰包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打了个哈欠,便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苏懦笙想给她说句晚安的,但她没给机会,匆匆淋了个浴,把衣服扔进洗衣机,让它自己洗,就去睡了。
      
      他不喜欢关门,封闭的世界,他不喜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