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破碎的照片 ...

  •   秦凰没理兰薄,而是眯着眼看苏懦笙,冷声道:“你最好别管我。”
      
      苏懦笙垂着眼,咬了咬唇,也不在意,伸手把小吧台上的香烟盒抓在手里,秦凰盯着他的动作,攥紧了拳头。
      
      苏懦笙也不怕,甚至把烟盒藏进了自己的校服里,在口袋摸到了什么,突然像个七八岁的小孩一样,一脸惊喜的掏出来给秦凰看。
      
      “我有口香糖,你可以吃这个。”苏懦笙低头拆开口香糖的金色锡软纸,额前的刘海软软的垂下,细细密密的,诱的人直想伸手去摸。
      
      “呐。”苏懦笙把米白色扁形的口香糖递到她嘴边,很自然,像似讨好,又像似哄骗。
      
      兰薄还在电话里骂她,秦凰眼神怪异的咬下口香糖,撇过头,嚼了嚼,嘴里的辛苦便立刻被甜味和清凉占据。
      
      “我挂电话了。”秦凰闷闷的对着电话里兰薄道。
      
      “我还没骂够,你就挂?刚你骂得我有多惨啊,我都没挂你电话,你敢挂我跟你没完啊!”兰薄威胁道。
      
      “我认错了行吧!兰大妈!我不该打苏懦笙的,要不要写个检讨啊?”秦凰不会喊他小名的,更不会叫他儿子,能叫他个全名算是好的了。
      
      “这个不用,你开外放,我要听听笙笙的声音,看你把他虐待成什么样子了?”
      
      “虐待个屁!”秦凰还是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台上。
      
      苏懦笙立马意会到,轻快的喊道:“兰薄阿姨,我没事,我妈没怎么打我,也不疼,你别怪她。”
      
      “笙笙,你别怕,兰阿姨护着你,别怕威胁,有什么就跟我说,你妈要是再敢打你,我就帮你打她。”
      
      秦凰面色不好看,嘴角扬起嘲讽,“兰薄你打得过我吗?我格斗冠军可不是好惹的。”
      
      “人渣!”兰薄也不知道是不是恼羞成怒,又骂了一句。
      
      苏懦笙笑了笑,退后了几步道:“兰薄阿姨你和我妈聊吧,我去做饭了。”
      
      “好,好,笙笙真乖。”兰薄一阵感慨,“秦凰,你哪来的好运能有这样的儿子?别这么不得劲,对孩子好一点。”
      
      秦凰看着苏懦笙进了卫生间,不用想,他是要把藏起来的香烟冲进厕所里,每次他都这么干,生怕这个家里有半根烟丝。
      
      “我把这绿帽子好运传给你好不好?”秦凰大声讽刺道,“他要真是我亲生的,我保证把他当成王子一样宠到天上去!”
      
      兰薄不吭声,她跟秦凰是战友,兵队里认识的,十多年的交情了,知道一些秦凰与苏懦笙父亲的事,很复杂,她也没敢问太深。
      
      七八年前吧,见过苏浅一次,长得很好看,与苏懦笙有七分相像,就是在秦凰的婚礼上,众目睽睽之下与一个斯文淡雅的女人逃走了。
      
      那一天是秦凰一生的耻辱。
      
      苏懦笙从厕所出来,像是没有听到秦凰的话,泰然自若的走进厨房。
      
      打开冰箱,空了一半,看来周末要去采购了,思忖了一下,便决定好做什么菜了,拿出了西红柿和鸡蛋放到流理台上。
      
      厨房是半开放式的,有一半是连接着饭厅,他能很清楚的听见秦凰的声音。
      
      “…哎!小凰,我把真相告诉你吧,你别生气就行。”兰薄阿姨的声音有点小。
      
      “什么真相?”秦凰的声音有点爆破,好像接受不了“真相”这两个字,她八年前就被所谓的“真相”给吓怕了。
      
      “米尔出轨的真相。”
      
      “他还有真相?怎么?出轨还有隐情呢!”
      
      “听不听?”
      “听。”秦凰找了垃圾桶,吐掉了嘴里没味的口香糖。
      
      兰薄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说,你——不行。”
      
      “哈?”房子好像震了一下,“我不行?真是搞笑!”
      
      “你别这么大声呀!外放都被你吓了一跳。”
      
      秦凰不管,怒气冲天道:“你让他过来,我让他试试我到底行不行!”
      
      “得了,人家都找到下家了,你就别再纠缠了。”
      
      “我纠缠个屁,谁爱缠他,送给我都不要了,我还嫌他身上有病!”秦凰暴跳如雷,赤足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那就行了,忘了他,下一个更好。”兰薄在电话里敷衍道。
      
      “把他现在的电话号码给我。”秦凰突然冷静下来。
      
      “你要干嘛?”兰薄疑惑了,秦凰这烂人还真的对米尔动心了?
      
      “讨债。”秦凰理所当然道,“我给他买的花的付的那么多钱,怎么的也得讨点回来吧?花我的钱还出轨,世上哪有这么美的事?”
      
      兰薄哭笑不得,吐了一句,“你丫的真抠!”
      
      “抠个屁!我又不是富二代,钱是大风刮来的呀?都是自己一手一脚挣得血汗钱,我在你酒吧里欠的钱都还不起了!”
      
      秦凰拿着手机走到客厅,放在桌上,瘫在沙发,摸到了陷入沙发下的遥控器,一按,墙壁突然上下分开,浮出了一个巨大的电视机,调到一台,正好赶上新闻联播,声音放的很小。
      
      “秦大小姐你也可以不工作呀,说得这么可怜,是不想还我钱吧?”
      
      “嗯,是呀。”秦凰眼睛盯着电视机,坦然道。
      
      兰薄一时语塞,“大小姐,你在我哪儿也不喝酒,一点水费服务费也不给吗?”
      
      “对,不给。”秦凰突然幼稚起来,喊道。
      
      “嘿!别逼着我骂你哈!”兰薄也跟着较起劲,其实也不在乎那点钱秦凰还不还了。
      
      “兰博基尼,我要挂电话了。”秦凰骂着她的花名,摸到手机,正要挂断。
      
      “秦皇帝,你这个绿帽王——”
      
      电话挂了,秦凰手一使劲,把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喘了喘气,怒骂了一声,“靠!”
      
      兰薄真狠,明明知道这个词一定会让秦凰彻底炸灭的。
      
      新闻联播看到一半,可秦凰却越来越难受,尤其是电视旁有一个展示柜,里面有一个相框,像个黑洞一般吸食着她的快乐。
      
      她努力的不朝那边去看,可没办法,那种羞辱和愤怒无法磨灭,让她的四肢不禁颤抖起来。
      
      以前与战友格斗的时候,被打趴到地上都没有这种感觉。
      
      站起来,走到那个精致的展示柜里,相框被摆放的很好,照片里是她和苏浅的婚纱照。
      
      她退出兵队的时候拍的,是与苏浅唯一的一张合照,苏懦笙也在里面,九岁,小小软软的,很可爱,笑得灿烂,就靠在她的怀里。
      
      她那时很疼爱苏懦笙,恨不得天天抱在身上。
      
      苏浅有点冷漠,一张照片上,既不靠近秦凰,也不亲近苏懦笙,把他这个人剪去,才和谐一些,不会那么别扭。
      
      把相框拿出来,手指摸了摸苏浅的脸,眼神愈来愈冰冷,手一放,相框摔在地上,一瞬间四分五裂。
      
      苏懦笙听见了声音,把炒好的菜端了出来,淡淡的看过去,对上了秦凰的眼睛,笑了一下,“吃饭了。”
      
      “嗯。”秦凰低头去找自己摔出去的手机,手机裂屏了,打开手机,试了试功能,还能用。
      
      苏懦笙找工具收拾破碎的相框,这种工作,他做惯了。
      
      蹲下身子,手指捡起布满碎片的照片,没注意,扎了一下,手指头立刻流了血,下意识抬起头看秦凰。
      
      秦凰就站在他旁边,她似乎也看到了血,但很快就转移视线,什么话也没说,就走到饭厅吃饭去了。
      
      苏懦笙也没觉得低落,用纸巾随便包了一下伤口,便赶快把地上的碎片清理干净。
      
      他拉开了一个大柜子,里面有几十个一模一样的相框,还有个盒子,装有几百张一模一样的照片,都是他买的,他在这个柜子上了锁,秦凰是开不了、也摔不了。
      
      熟练的拿出一个相框、一张照片,安装了进去,很完美的“一家三口”。
      
      苏懦笙最喜欢这张照片了,他几乎没有见过秦凰穿过裙子,她一直都是很混混不良叛逆的打扮,但这张照片里有她穿婚纱裙的模样,笑得很开怀幸福,很美…
      
      把相框细致的放进展示柜里,看着苏浅冷漠的脸,小声的说了句,“爸爸。”
      
      等苏懦笙处理好自己的伤口,贴了片创可贴,秦凰就吃完饭了,她还带着兵队里的习惯,吃饭很快。
      
      苏懦笙拿起筷子,咽下了口白饭,秦凰没有剩很多菜给他。
      
      爷爷死了以后,苏懦笙就自己学做菜了,因为秦凰不会给他做菜的,会经常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他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等他会做菜了,做得很好吃,她就时常回家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