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0、校霸(2) ...

  •   “走。”秦凰站起身,指尖点了点胖子的肩头,“上厕所。”
      
      胖子看着数学老师离开教室,连忙把数学书扔进书桌里,挺着自己的肉肚子起来。
      
      下课了,班里像没关紧水阀的流水,发出时而大时而小的喧哗。
      
      秦凰刚走出一步,就差点撞到季月明身上,她也离开了座位。
      
      没说一句话,厌恶的皱眉,抬眼看她。
      
      眼神还没交锋,季月明自己就先让步了,退了回去,让她先走。
      
      她的举动莫名让秦凰心里很舒服,嘲讽似冷笑,迈腿走了。
      
      胖子知道秦凰说的“上厕所”才不是单纯的上厕所,女生是没有结伴同行的习惯。
      
      她只是烟瘾犯了,想找个人打掩护。
      
      胖子已经熟悉了跟老大逃课,躲在厕所里吸烟的套路。
      
      胖子不吸烟,她一般都是坐在隔间的马桶上,刷着后宫番剧,闻着老大的二手烟。
      
      上课铃又响了,秦凰才刚点起烟头,马桶让给胖子坐了,自己也不怕脏,倚靠在洗手台。
      
      秦凰偶尔也会画画经典漫画人物,但对动漫不感兴趣,根本不懂胖子为什么对着构画简单的纸片人能如此狂热。
      
      半根烟入肺,精神提上来了一些,摸出手机看了看短信,她的素描老师身体不舒服,秦凰就没去她的工作室练画了,没地方去,只能来学校。
      
      发了一条信息问候素描老师的身体,没有回复,应该是在静养休息。
      
      退出聊天框,发现兰潇凌晨发的一条信息给她,说是要请她喝酒,今晚兰色酒吧见。
      
      “凰月”解散了,梦也破碎了,但秦凰跟兰潇这个“识马的伯乐”却成为了还不错的朋友。
      
      她不打架子鼓了,但聊音乐,还是相当乐意的。
      
      【又想灌醉我?我喝不了酒。】
      
      兰潇回复的很快,好像不用睡觉一样。
      【小屁孩,你都不用灌,一杯倒(坏笑)】
      
      【啧!】
      秦凰不爽了,什么语气?兰潇二十来岁,也大她不了多少。
      
      【酒量是要练的,喝多了就能喝了。今晚早点来,c-k乐队是我好不容易从外省邀请来酒吧驻唱的,你可千万别错过了。】
      
      【OK。】
      
      秦凰懒洋洋的吐出一口烟雾,看来今晚又得醉死在酒吧里。
      
      一支烟早抽完了,看时间应该过去了半节课。
      无聊的抬眼看了看胖子,她沉迷于番剧的表情可丰富了,时而露牙痴笑,时而拍腿大笑,一张胖脸跟个喜人的肉包子似的。
      
      被人盯着,总会察觉。胖子抬头看老大抽完了烟,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眨眼道:“老大,看不?”
      
      秦凰摇头,有些嫌弃,“我不看你那些后宫漫。”
      
      “不是。”胖子退出自己的番剧,“看片子,把剩下的看完。”
      
      秦凰是个年轻气盛的少女,刚刚迈进“性”的大门,不可能临阵脱逃,转身就把门锁死,她又不是xing冷淡,自然跟普通少女一样好奇伊甸园里的秘密。
      
      “看!”秦凰长腿迈进厕所隔间里,空间不小,足够两个人伸展。
      
      胖子想把唯一的马桶给老大坐,秦凰摸出烟盒把玩,摇了摇头,“你坐,等会我要抽烟。”
      
      “老大。”胖子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我忘记带耳机了。”
      
      “外放啊,又没人听!”她才不要在厕所里跟胖子共用一条耳机。
      
      胖子突然嘿嘿笑了起来,样子要多猥琐有多猥琐,“有点刺激,你说会不会有人进到厕所,以为我们在搞/男人?”
      
      秦凰觉得她的想法很搞笑,眼眉弯起,失去暴戾的笑容倒有些勾人,“傻X。”
      
      片子的确很经典,让秦凰这个懵懂少女气息都紊乱了好几次,因为快下课了,秦凰用脚尖关上了厕所门,摸出打火机,慢吞吞的吞云吐雾起来。
      
      男主角一声似痛苦似舒服的尖叫之后,胖子绞着一双胖腿,秦凰微眯着眼抿唇,手指上掉下一截烟灰。
      
      在她们沉浸在各自的幻想世界里,厕所门突然被人踹开,“美梦”被踢爆了。
      
      “靠!季月明你踏马有病啊!”秦凰最先反应过来,半截烟早被吓得掉在地上。
      
      胖子彻底被吓萎靡了,感觉自己已经有了阴影。
      
      季月明站在门口,一寸不落的看着她们,眼神里的紧张愤怒似乎慢慢平息,她这幅模样与平常的温文尔雅大相径庭,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失态。
      
      不知道是不是小胖子的错觉,她总觉得季月明十分厌恶自己,这种感觉不是在这一刻才有的,而是一开学成为了老大的同桌就有了。
      
      可她跟季月明都没讲过几句话,更别说得罪她,像她这样高岭之花,小胖子走到她面前都需要勇气。
      
      感叹命运不公的同时,嫉妒和愤慨已经无能为力了,小胖子只想抱紧自己,从纸片人身上寻找慰藉。
      
      幸好老大“解救”了她,挡在她面前,一只手把季月明用力的推了出去。
      
      不像小胖子这么矮矮胖胖,她们的身高几乎一样,高挑颀长,气场还是老大强一些,像只嗅过蔷薇的猛虎一步一步逼近季月明。
      
      “你故意的是不是?”秦凰的厌恶全摆在了脸上,“这么多空厕所不上,专门来挑事?”
      
      季月明站住了脚,如一株不屈的松柏直视着秦凰的眼睛,结了一层冰,昂扬而无情。
      
      “逃课、在校抽烟、观看yin秽视频,你们违反了学校的规定,严重破坏了学校的纪律,去班主任那里接受处罚。”
      
      “关你什么事?”秦凰深深皱眉,“马上转身走,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别再多管闲事,否则——”
      
      季月明的眼神没有一丝变化,她一点都不害怕秦凰的威胁,从来没害怕过,“关我的事,我是学校的学生会会长,学生的事都是我的事。”
      
      “哈?”秦凰咽了咽发痒的嗓子,一声嗤笑,“你还真成了那什么狗屁会长?”
      
      “你应该庆幸我没让你去主任那里受罚。”
      
      “呵~”秦凰微微撇头,“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呀?”
      
      “应该。”她漫不经心道。
      
      “找揍呢?”秦凰说的很慢,像是从牙缝间一个个钻出来,眼睛看向门口,门外有很多女生憋着尿,不敢进,伸长着脖子看热闹。
      
      一个校霸,一个学生会会长,应该是学校最不能惹的两个人吧。
      
      秦凰像是看到了结果,季月明打不过她,也绝对不会让步,一遍又一遍,没意思。
      
      “走吧。”她妥协了。
      
      季月明并没有感觉到胜利,眼睛轻轻一瞥几乎要缩进马桶里的胖子,“还有你,一起去班主任办公室。”
      
      胖子跟着老大亦步亦趋的走在季月明身后,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走廊,经过的男生都会把目光若有若无的投向季月明身上,也有投向老大的。
      
      但老大是个大神经,不把“喜欢你”这三个字直白的说出来,老大能无视所有的暧昧和欢喜,她的迟钝应该是地球的直径。
      
      胖子想不明白老大怎么就轻易的向讨厌的人妥协呢?
      私心下,真希望老大能把季月明好好收拾一顿,她不想被班主任叫家长,更...不喜欢季月明那种蔑视的眼神。
      
      秦凰垂首看着季月明的鞋后跟,思绪却跑去了爪哇岛,居然还记得起下节课是英语课,上英语课的老师是个尖酸刻薄又虚荣自大的老男人,跟主任有的一拼。
      
      这么一想,被叫去办公室也不算坏。
      
      季月明的脚步停了停,很突兀,秦凰莫名收回意识,便听到一个悦耳的男声。
      
      “月明,你去哪儿?”
      
      季月明没有很快回答,而是顿了几秒,很轻薄的嗓音,“办公室。”
      
      秦凰从某种意义上是很了解季月明的,就像了解音乐,一个音符,一个音调,一首歌就不一样了。
      
      季月明也是,一个眼神,一个声腔,就能感受到她的不一样。
      
      “好。”男生没有再说更多的话了。
      
      秦凰抬起眼看那个让季月明“不一样”的男生,就是这么一看,她开始惊叹造物主的奇妙,从来不知道有那么一张脸可以集中她所有的审美喜好。
      
      男生无视她炙热的眼神,擦过她的肩,越走越远,心中的彷徨和遗憾陡然放大,好像失去了一副宝贵的美人画。
      
      “胖子,那个人是谁?”
      
      “哪个人?”
      
      “跟季月明讲话的那个。”
      
      胖子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苏浅呀。”
      
      “啊?”酥什么鸭?
      
      “老大,你真的不知道他?”胖子都无语了。
      
      “谁踏马知道——”
      
      “进办公室。”季月明突然打断她们的对话,声音很冷,“快点。”
      
      要是两分钟前,季月明敢这样讲话,秦凰绝对跟她没完,但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张自己喜欢的脸,迷迷糊糊,也不做计较了。
      
      季月明不温不火简单几句描述两人违纪行为,班主任只看了一眼秦凰,皱眉。
      这个一个月都不一定见得到几次面的学生,家长不管,学校不管,他哪里还管的着?便只要她站在墙角。
      
      对着胖子倒是严厉的批评了一番,明天叫家长来,现在还要写3000字的检讨书才能回课室。
      
      季月明早就回去上课了,老大靠着墙歪身站,眼睛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胖子惨兮兮的拿着纸和笔坐在秦凰旁边一套小旧的桌椅,歪歪斜斜的写着三个大字“检讨书”。
      
      她不恨老师对自己和秦凰的区别对待,她要是老师,她也不会去理会秦凰,她现在倒是恨上季月明了。
      
      手上的力气不自觉加重,纸划出几乎裂开的部首。
      
      “喂!”秦凰瞧见班主任在低头整理资料,踢了踢小胖子,“他叫什么?”
      
      小胖子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又重复了之前的话,“老大,你真的不知道他?”
      
      “知道我还问你干嘛?”秦凰急躁的瞪她。
      
      小胖子叹气,“我们班同学呀,就坐在你前面,看不到吗?”
      
      坐面前……不就季月明?
      
      “季月明的同桌,苏浅。”
      
      “这样啊……”秦凰默默有些走神,她才发现这一刻她的视野好像从前桌的季月明和同桌的胖子一下子扩宽到无限,看到了许多东西。
      
      “既然是同班同学,那他干嘛不跟我们打招呼,就只跟季月明?”
      苏浅可能认识自己这个认知让她有点开心,但他只跟季月明打招呼,又让她隐隐不爽了。
      
      小胖子胆大的白她一眼,“老大,你是校霸,我是叼丝,人家苏浅年级第一男神,会瞧得上我们吗?”
      
      “他年级第一呀...”秦凰有点错愕季月明居然不是第一,初中为了跟季月明争第一,她不知付出了多少,连画都不碰了。
      
      “嗯,不过他有点高冷。”话是这么说,但胖子还是陷入了臆想,“他真的好看的整个学校都找不出一个能跟他比较的。”
      
      胖子倾了倾身,表情渐渐扭曲丑陋,隐秘道:“我看片,代入的男人都是他的模样。”
      
      秦凰有点反胃,感觉一副完美的画受到了污浊一般,没有说话,带着敷衍一笑。
      
      “你想追他?”秦凰垂眼看着胖子慢慢吞吞才写了几行字。
      
      “不想。”胖子回答的很果断,她知道她再努力也是男神的工具人,连备胎都不配,“老大你想追吧?”
      
      秦凰想了想,自信道:“我配得上他。”
      
      胖子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扫看了秦凰一遍,单看脸是没问题的,绝对配得上,但…但……
      
      “怎么?”秦凰挑眉看她,好像有点明白,“他不喜欢我这种打扮?”
      
      “也……”胖子吞吞吐吐道,“也不是吧。”
      
      “他不喜欢成绩差的?逃课的?”
      
      “他喜欢季月明。”胖子耸耸肉肩,“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季月明。”
      
      秦凰把头贴着墙,耳边听到老师批改作业的细碎纸张声和风扇叶的旋转声。
      
      他喜欢季月明,季月明也应该喜欢他,是秦凰自己也会喜欢他的。
      
      记忆回到了深处,在那个满是唱片和乐器的地下室里,她们说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有了喜欢的人,好朋友一定要当最强助攻,帮对方得到喜欢的人。
      
      约好一起结婚,一起有个宝宝。
      宝宝最好一个生男孩,一个生女孩,这样就能结娃娃亲了,成为最亲密的亲家。
      
      挺可笑的愿望不是吗?
      
      她以前执着的跟季月明说,以后一定要成为亲家。
      
      季月明只是低头拨弄自己的吉他,“傻呀。”
      
      “不好吗?快答应!”
      
      季月明把手指用力的按着琴弦,很痛,“好...”
      
      ……
      
      “老大?”胖子担心的喊了一声,不会是男神心有所属,让老大深受打击了吧?
      
      秦凰看向她,明亮而平静。
      “嗯?”
      
      “老大,你也别灰心,她们也不是情侣关系,还有机会的。”
      毕竟关系再暧昧,再喜欢,季月明也不敢顶着学生会会长的头衔去早恋。
      
      “我知道。”秦凰突然笑了笑,季月明这样的人,连朋友都要慎重的选择,更何况是未来的伴侣?
      
      仿佛看到了结尾,悲悯一切。
      
      胖子不知道老大在想什么,心肠里酝酿着小小的黑暗。
      
      “老大,你既然讨厌季月明,那不如撬她墙角,把苏浅抢过来,报复她。”
      
      秦凰微仰着头,看不清情绪。
      
      胖子在忐忑间,听到她的回答,“好像...挺不错的主意。”
      
      刚好下课,秦凰没等胖子写完检讨书就自己走出办公室,回教室。
      
      她路过一台老式的饮料售货机,正好看到季月明投币买了一瓶蜂蜜水,又正好诡异的对视。
      
      秦凰觉得自己应该淡定的转移视线,拽酷的走开,互不相扰。
      却怎么也没想到,季月明把蜂蜜水扔给她,秦凰条件反射般的稳稳接住,仿佛训练了千万遍的默契。
      
      季月明没有走来,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你嗓子痒,就多喝点这个。”
      
      她没动,秦凰也没动,握着蜂蜜水的手绷紧着肌肉,不明显。
      
      秦凰感到愤怒,她这算什么?她做这些要干什么?
      
      季月明走了,走在她前面,很慢,随即又转过头道:“不要抽烟了。”
      
      “关你屁事。”秦凰没有发出愤怒,唇瓣上下轻触着。
      
      她把蜂蜜水喝光,一滴不剩的丢进垃圾桶,跟在慢悠悠进教室的老师屁股后面。
      
      “快进去坐好,上课了,像什么话!”老师催促。
      
      秦凰难得乖巧的听老师的话,迅速坐回位置,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出自己崭新无比的课本。
      
      她的目光不再盯着季月明的后脑勺,而是她旁边的人儿,一副精美绝伦的画。
      
      你说爱“他”吗?又好像不是,“欣赏”似乎更恰当。
      
      苏浅感受到浓烈的目光,回过头,这个学校里出了名的校霸,他也从来没接触过,却报以最厌恶的眼神。
      
      是的,他不喜欢秦凰。
      
      秦凰也感受到了这种厌恶,很莫名其妙,难道又是秦楚毓留下的风流债?靠!这个该死的人渣。
      
      可又有些奇怪,苏浅的眼神不是那种被渣女所骗的因爱生恨,而是像被人夺去了什么珍贵物品的怨恨……
      
      季月明似乎比秦凰想象的更在乎苏浅,她也回过头,余光轻轻看向秦凰,脸却面向苏浅,她的神态是担心。
      
      “上课吧。”苏浅很快收回视线,对着季月明温柔笑道。
      
      这是秦凰第一次见到他笑,跟想象的一样那么美,不过之后她很难看到了,因为苏浅只对季月明笑。
      
      “撬季月明的墙角”,这一次,她放弃了这个计划,这是季月明喜欢的人,她曾经说要做好朋友的最强助攻。
      
      现在,助攻是做不了了,也没有夺人所爱的癖好,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如果秦凰能这么一直想,也许就没有后面的所以然了。
      
      第二天,胖子没有等来老大上课,随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来了,她好像忘记了学校里的胖子,季月明,还有苏浅。
      
      c-k乐队在舞台上疯狂摇滚,兰潇又倒了一杯度数极低的果酒给秦凰,“再来一杯。”
      
      “不来...了。”秦凰醉醺醺的推了推酒杯,兰潇的□□在眼前重叠摇晃。
      
      “小屁孩,你有喜欢的人吗?”
      
      秦凰想的很认真,到最后竟傻气道:“喜欢是什么?我好像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
      
      兰潇哑然失笑,“怎么会不知道?就是...像你喜欢画画,喜欢音乐的感觉。”
      
      “那不一样吧。”秦凰睁大着眼睛,里面盛满了水,“画画,音乐,我都放弃过,很轻易就可以放弃了,但‘喜欢一个人’是不可以放弃的……”
      “我从来没有体验过‘不可以放弃的喜欢’。”
      
      兰潇不知道醉酒的小屁孩还能讲出这样的道理,摸了摸她的发顶,“也许,你还没有遇到真正喜欢到死的人吧。”
      
      “你呢?”秦凰挥开她乱弄的手,“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兰潇摇头。
      
      “去谈一个鸭(呀)!”秦凰醉得有点大舌头。
      
      “不谈,我要努力挣钱。”
      
      “钱,钱,肤浅!音乐人不该那么贪财!”不知肉糜的富家大小姐指责道。
      
      兰潇被逗笑了,想到了什么,眼里一抹温柔,“我有个妹妹,跟你差不多大。”
      
      “你说过。”
      
      “她从小就喜欢上隔壁邻居家的孩子,一个大她几岁的小哥哥,妹妹虽然不说,但我知道她想娶她的小哥哥。”
      
      母亲从军,家里也不富有,兰潇不爱读书,早早的就走入社会,吃了很多苦头才跟别人合伙开起一间酒吧。
      
      妹妹从小就没有母亲和姐姐的关爱,她很懂事,一个人在老家照顾父亲,但兰潇始终觉得亏欠了。
      
      “邻居一家贪财爱钱,没有钱是不会嫁儿子的,我要帮我妹妹存够彩礼,让她风风光光,高高兴兴娶喜欢的人。”
      兰潇笑着说出自己最温暖的愿望,她知道醉酒的小屁孩第二天就会忘记了。
      
      谁都没有料想到后来,后来的几年又几年,兰潇死了,妹妹兰薄失去了所有最爱的人。
      
      “你是个很好的姐姐。”秦凰已经看不清兰潇的脸,趴在吧台上无意识道。
      
      “你要是有个妹妹,也会是很好的姐姐。”兰潇含着笑逗她,这小屁孩表面张牙舞爪的很,其实心里有多温软,她自己都不知道。
      
      “有个屁,她们,她们都离婚了,哪来的妹妹?”秦凰把眼睛藏进挽臂里。
      
      兰潇愣了愣,用手温暖秦凰的发丝,“如果有选择,你想要个妹妹陪伴你吗?”
      
      “想……”
      她听不太懂兰潇的话,只是胡乱应道。
      
      她醉了。
      她的母亲,她最好的朋友一个个都不见了。
      她在梦里希望有个人永远都不会离开她。
      永远……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