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蜡像馆5 ...

  •   第五章
      
      漆黑黑的房间,万籁寂静。
      
      陈采星不由自主的放轻了呼吸,丁点声音在耳边放大,更别提门外的东西动静并不小。视线适应了漆黑环境,陈采星望着门口。
      
      薄薄窄窄的门总有种如同虚设的错觉。
      
      ‘咚’、‘咚’、‘咚’。
      
      声音越来越清晰,陈采星心跳加速,因为那东西过来了,越来越近……
      
      ‘咚’!
      
      我艹。
      
      陈采星心里骂了句脏话,心跳一瞬间的停止,呼吸屏住,因为外头的东西就停在他们门口。
      
      一片安静。
      
      但陈采星知道东西还在,站在他们房间门口,明明隔着一扇门,但总有种外头的东西穿过门板准确无误盯着他的错觉。
      
      ‘咔咔’细微的声响起,而后越来越响,有种什么东西挣脱开来,关节一点点正位,‘啪’最后一声,像是脑袋扳回原位——
      
      陈采星脑补的画面过分详细,手里搂紧了元九万。
      
      ‘咚咚’——
      
      薄薄的门板敲响。
      
      “你要做蜡像吗?”
      
      外头响起僵硬的男声,像是许久没出声,声音滞涩机械,穿透门板直达房间内人的耳朵,幽幽的冷冰冰的带着诡异的味道。
      
      竟然说话了。
      
      根据王潇潇的描述,昨天凌晨之后只有咚咚声,像是木桶碰触地板的声。今天东西却出来了,陈采星脑中想到卫生间的两具尸体,难不成因为杀了人所以被封闭的东西能力增强可以出来了?
      
      豪斯先生一直叮嘱他们千万别凌晨出门,因为这个吧?
      
      陈采星瞬间将线索拼凑起来,可此刻没什么卵用,门外东西没走,很倔强的又敲了下门。这次声音要大了几分。
      
      “你要做蜡像吗?”
      
      我做你的头!陈采星心里骂脏话,但却有种做个蜡像不错的想法,等他察觉到门外声音有蛊惑的能力后,将被子盖过脑袋,还没忘替怀里元九万捂着耳朵。
      
      外面的东西不肯离去,还会继续问的。
      
      陈采星手脚冰凉,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住蛊惑。
      
      怀里的元九万身子小小的,脑袋刚刚抵在陈采星胸口,这会微微抬着脑袋看到陈采星苍白的脸色,耳朵是陈采星冷冰冰的指尖。
      
      “你要做——”
      
      元九万眉目光冰冷,瞳仁隐隐殷红,不善锋利的望着门口。
      
      外面的东西话语戛然而止,许久,又响起声音,不过这次是拖着东西还有脚步离开声。
      
      “哥哥,走啦。”元九万嘴巴贴着陈采星的下巴小声说着。
      
      小孩的声音软软的,因为压低了声,气流弄的陈采星下巴痒痒的,他才从短暂又漫长的恐惧感回过神,刚才他以为自己要死了。
      
      “对,没事了……”
      
      陈采星脑子短暂空白,过了好一会才找回理智。很显然门外的鬼怪能力增强了,时间流速又快,今晚要是死人,鬼怪能力又会大增,明晚肯定更危险,还有后院的胡桃树……
      
      豪斯会给胡桃树提供血肉,明显是供养,却叮嘱他们戒备凌晨后出来的东西。
      
      这个游戏起码有两个鬼怪。
      
      陈采星可不信喜欢血肉的胡桃树坟包下是什么正派好鬼。
      
      脑袋里乱七八糟想着,他以为会睡不着,结果没一会就困得睁不开眼,鼻尖是小弟有点香香的味道,小孩子身体暖烘烘的,驱散了刚才的冰冷。
      
      有人却没陈采星这么‘好运’。
      
      鬼怪拖着木桶停在了一扇门前。
      
      重复着刚才的话。
      
      ……
      
      半夜陈采星被冻醒的,怀里空空的,他反应了一秒,往里侧看了眼,元九万没在。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坐起身便看到门口旁有个矮矮小小的影子。
      
      “小九?”
      
      元九万快速将手里的蜡皮丢进花瓶里,转过身,像是做错了什么事,嗓音软软的带着不好意思,说:“哥哥,我想尿尿。”
      
      “你吓死我了。”
      
      陈采星松了口气,没敢拉灯,怕亮光吸引了外头东西。隐约看到小弟怀里抱了个花瓶,估计是小孩磨磨蹭蹭的想尿花瓶里不好意思,不由笑了起来,低声说:“尿吧,上完赶紧睡。”
      
      元九万站在原地没动。
      
      “行行行,我不看。”小孩还知道害臊。
      
      陈采星真转过身,没有看到元九万一张装乖的脸僵硬了秒。过了几秒,陈采星没听到水声,便问:“怎么了?”
      
      “上不出来,哥哥。”
      
      小弟声音又软又可怜,不会是被他刚才吓得尿憋回去了吧?
      
      “那先上床,等你想上了再说。外头冷嚯嚯的。”陈采星揭开被子让小弟进来。
      
      元九万将花瓶放在矮柜上,乖乖钻进了被窝。
      
      一股冷气,陈采星打了个哆嗦,将被子掖好,又开始犯困,说:“睡吧。”
      
      元九万闭着眼,想着床底下他第一天晚上褪下的蜡皮都装进了花瓶,明天一定要抢在哥哥前头倒掉,就说他后来又尿了就好……
      
      早上。
      
      陈采星醒来发现小弟不见了,想到晚上的情况,他看了眼门口矮柜上——花瓶果然不见了。小孩是害羞倒‘东西’去了吧。
      
      等他穿好外套出去,正好撞见小弟拿着花瓶回来。
      
      “哥哥。”元九万脸上露出害臊的表情,还将花瓶往背后藏了藏。
      
      陈采星目光如炬的看到花瓶被清洗过,心照不宣的笑了下,拍了下小弟脑袋,“放东西下楼——”
      
      话还没说完,外头响起尖叫声。
      
      陈采星笑容收住,快步往外头走去。
      
      声音从一楼传来的。
      
      是暴躁男之前的女同伴叫的,陈采星不知道女人叫什么名字。被声音吸引下来的还有其他人,但客厅地面干干净净,并没有众人想象中血迹死人的样子。
      
      猴子骂道:“大早上的发什么疯?”
      
      女人站在那儿,指着一角瑟瑟发抖说不出话。陈采星随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心往下坠一片冰冷。
      
      其他人也看到了。
      
      整个客厅霎时安静。许久。
      
      “那、那是赵、赵哥?”猴子的声不可置信。
      
      客厅偏僻的角落多了三座真人蜡像,血肉模糊面目狰狞的一对男女,看穿着打扮赫然是昨天死在卫生间的新手男女,还有一座体体面面的男蜡像,面带微笑,很开心的模样。
      
      是和金哥同屋的老手赵哥。
      
      众人都认出来了。
      
      死新手的时候,老手们无所谓的态度,毕竟新手没经验没道具,死太正常了。
      
      他们是猎金者,专门刷中低等游戏获取金币道具,游戏里新人越多,按照以往经验难度就不会太高,低等游戏的概率最大。
      
      中低等游戏是随机选择的。
      
      这明明不是高级困难模式的,可现在赵哥竟然死了。其他人不知道,但三个老手心知肚明,四人中猴子刚刚开启高级模式,金、王、赵完成过两次高级游戏,但王、赵每次刷中低等游戏等级评分都是B级,算是高的评价了。
      
      尤其各自手里还握着道具。
      
      死谁都不可能是老手会死的。这是四人的信心,但今天打破了。
      
      “怎么会是赵哥死——”猴子颤抖着声不敢再说下去了。赵哥都会死,那不如赵哥的他呢?
      
      “金海你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和老赵同屋,他为什么会死?”姓王的语气凛然逼着金海。
      
      金海面色铁青,进游戏以来第一次露出惧意。
      
      晚上发生了什么,赵哥怎么会出去他都不知道。
      
      陈采星才知道金哥的全名,不过现在没功夫管这个。客厅起了争执,他立刻转身往楼上去,元九万跟在后头。
      
      “小九,你别上去,就站在这儿。”陈采星跑到二楼口,望着三楼方向。
      
      第一次死的新人男女,尸体放了半天,今天才被做成蜡像,但凌晨之后赵哥死了,早上直接就是蜡像了。
      
      鬼怪能力增强了。
      
      再不找线索,陈采星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了。
      
      “哥哥,我会乖乖的,我跟你一起去。”元九万睁大了眼,牵着陈采星的手不松开,“我怕,哥哥。”
      
      再耽搁下去,豪斯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
      
      陈采星咬咬牙,说:“一起走吧。”
      
      这王八蛋游戏,连小学生都不放过。他能保护小弟一场游戏,接下来呢?他又不能和小弟一直在一起。
      
      楼梯是木质的,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泛着年龄感。
      
      不像二楼一排客房,三楼只有三扇门,半个小阳台,方向正好对着后院的胡桃树,摆放着白色的圆桌椅子,圆桌上有支细花瓶,插了只鲜花,花开的娇艳欲滴。
      
      一看就有人定期更换。这‘人’自然是豪斯先生。
      
      陈采星没敢走过去,时间紧迫,随手拧起一扇门。
      
      还好,门没锁。
      
      这间房很大,布置的很美式风,碎花壁纸,高床幔帐,柜子梳妆台等等,竟然是主卧。
      
      “小九,你搜梳妆台。”陈采星直奔高点的五斗柜。
      
      抽屉里放着袜子内衣杂物等等,并没有什么可疑的线索,唯一更确定的信息就是这栋房子确实是有女主人,只是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他扫了眼,小弟正仔仔细细找梳妆台,便转向衣柜。
      
      四扇门的衣柜挂着裙装,还有男款衣服。
      
      很有年代感。
      
      陈采星快速翻了翻,翻到一条女士裙子口袋时察觉到有东西,掏了出来。
      
      泛黄折叠的纸。
      
      看样子写着字,他还没打开,突然听到大声说话的声。
      
      “……豪斯先生,我有事情要问你,我们的汽车零件……”
      
      是王潇潇的声。
      
      陈采星忙将纸张装进口袋,不敢再停留下去,豪斯先生竟然到了。
      
      “小九快走。”陈采星拉着元九万的手飞快往下撤。
      
      等他们刚下了三楼到达二楼时,正好对上豪斯先生的身影,王潇潇跟在后头一头冷汗,焦急的神色见到他们略微松了口气。
      
      不过还没到能松气的时候。
      
      豪斯先生用浑浊阴冷的眼审视着陈采星,看的人头皮发麻,陈采星能感受到对方一定是知道他刚才上去过,抄在羽绒服口袋的手摸了下信纸,面上不动声色笑了下,说:“豪斯先生有事吗?”
      
      对方没说话,目光像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陈采星。
      
      陈采星心跳如擂,咚咚咚的,但面上装的很镇定,对视回去。
      
      许久。
      
      豪斯先生冷冰冰的开口:“午餐时间到了,可以用餐了。”
      
      “谢谢,我正好饿了,午安豪斯先生。”陈采星笑笑,拉着元九万的手镇定的跟豪斯先生擦肩而过,去了一楼。
      
      呼。
      
      陈采星听到自己缓缓的呼出一口气。
      
      呜呜呜,真的好吓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晚上写也好怕_(:з」∠)_
    我要啾你们吸吸阳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