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风云初涌 ...

  •   漆门一下被人拉开,自门外传入一阵微风。屋中有一青年,一袭青衫,俊朗明净。他从容不迫地起身,却并不去迎接。
      梁容溪进门,毫不拘束地寻了一处软席坐下,漫不经心地开口。
      “穆三殿下,您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梁容溪语调微延,神色略有些轻慢,目光肆意打量着眼前的青年,“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堂堂一国皇子,竟甘心委身于一个世家做一介客卿?”
      “何来的穆三殿下。”楼慕群淡笑一下,“穆熙之主早已亡于阁下之手。”
      若不是她手下留情,留下他一个无才无能的深宫皇子,穆群早已在那场屠杀中尸骨无存。
      “可若不是我保下你,你今日又如何能处心积虑断我生路?”她嗤笑一声。
      楼慕群垂眸,似是心虚要避开梁容溪的视线,吐出言辞却锋利无比,“阁下做事全凭喜好,在下亦不记恩情,您又何必以此相胁。”
      “穆殿下当真是薄情寡义之人,”梁容溪饶有兴味地说着,“若是易家知晓穆熙的亡国皇子竟藏匿于新招揽的客卿之中,不知他们是否有气力护你周全?”
      语罢,她忍不住讽笑一声。
      楼慕群闻言,不疾不徐地道:“阁下若是执意如此,在下也无法阻拦,复仇一事,本就各凭本事。”
      他将一切身份背景准备完善,易家固然多疑,却也不会更信任她梁树清。
      梁容溪收起张扬的神色,定定地注视着他。
      那日他躲在深宫中狼狈不堪,目中尽是惊惧,不想他有朝一日也能谈笑于刀光剑影。
      果然,妇人之仁要不得。
      不多时,她起身一笑,“如此,日后便要与楼公子共事一主了,容溪多有冒犯,还请公子海涵。”
      ……
      易玦今日早早地到了书房,易温和易桓都还未到。他静静地在院中等着,仔细想着目前的局势。
      大伯想谋反,这是肯定的。易桓支持他的父亲,这也是肯定的。大伯父子对他的态度捉摸不定,似乎想让他参与,又不表现地十分明显。至于母亲,在易府一定还有眼线……
      易玦只觉得头疼,他对搅弄风云毫无兴趣,若非继承父志,他连战场都不愿上,潇潇洒洒仗剑走天涯岂不更好。
      思绪飘转间,易温带着易桓已经进来了。
      “景明,这么早啊。”易温仿佛没想到他会来这么早。
      易景明微微点头,笑道:“大伯早。”
      “与衡,看来还是得你亲自请景明来,否则景明可是请不来的。”易温看向易桓,“二弟肯来就好。”易桓轻笑了一声。
      易玦拿不准他们的心思,当下也不多言,随他们一起进去。
      等踏入书房,易温胡乱问了两句易玦近来的事务,易玦听得出他意不在此。果然,易温说到正题:“今日,叫你们来,是想与你们引荐几位朋友。”易玦猜到易温在招募客卿,易桓更是一脸了然。
      “请进来。”易温对外面的侍卫说。
      只见有三人从外面进来,为首的是一位女子,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未因身在易府这样的高门而显露什么。身后还跟着两人,均是翩翩公子,眉眼间未瞧出工于心计的样子。
      易玦觉得这三人必定有什么过人的地方,虽然面上都像是纯善之人,但单纯之人又怎会十分精于谋术。
      深藏不露呵。
      “这是我家两位小辈,均在朝谋事。”易温对那三人说。三人见礼。为首的女子开口:“梁树清。”
      “楼慕群见过公子。”
      “何旭见过公子。” 三人均的自报姓名,却不多言。
      易玦起身还礼,易桓只是点头笑了笑,端的一副主人的样子。
      易温开口说道:“诸位皆是经过层层选拔,难得一遇的贤才志士,不知各位来我易府有何抱负?”
      何旭道:“自是为国为民,效忠于国君。”易温不语,只是浅笑,一旁易桓的表情与他父亲如出一辙。
      楼慕群道:“在下以为,为臣则忠君,为士则忠理,为辅翊之人则忠其主。如此,一人之抱负亦可实现。”易温笑意更深,却还是不说话。
      梁树清的语气不卑不亢:“树清无人可忠,势单力薄,却不甘碌碌此生,只愿追随大人,不枉此生。”易温听完这话,别有深意地向梁树清望了一眼
      易桓笑道:“三位都是心怀大志的人,想来往后都是人中龙凤,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易温同样点头道:“景明?”
      易玦见大伯叫到自己,愣了愣神,不知方才那两个男子说了什么,只依稀记得梁树清言要追随易府,便道:“哦。梁姑娘才是心怀大志之人。”
      易温又问:“景明,还有什么看法么?”
      易玦便又道:“何公子定是一位为国为民的好官。楼公子想来也是很有抱负的。至于梁姑娘,”他转向易温,“更是胸有沟壑。”
      “嗯。”易温略点点头,目光扫过堂下三人,只在梁树清身上稍稍停留。随即便转过眼去,梁树清察觉了那道目光的片刻停留,但未做出反应。只听见易温又开口:“与衡,你带三位客人下去,招待好了。”
      “是,父亲放心。”说着易桓便退出了书房。
      “景明,以后议事你也应来,毕竟,你在朝谋事,又自是易家之人。”易温温和地对易玦说。
      易玦知道他话里有话,左不过是说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
      “知道了,大伯。”易玦走出书房,天上几只鸿雁展翅飞过,与清晨的日光很是相衬。
      易玦知道大伯绝不肯止步于此,易桓也渴望更高的功名。他们想要带着他,不过是因为皇家看重他的父亲,也对他在战场上的杀伐果断颇有赞赏。
      易玦想若是大伯能够成事,他便做一个自在闲人,若是不成,他也要尽力保住易家。可这谈何容易,大伯一旦出手,只有成王败寇,不死不休……
      易玦已走到自己院子,他有这心事,这一路倒是走得很慢。眼前忽地有一个人影,他抬首望进一双明眸。
      是梁树清。
      “梁姑娘。”易玦微拱手,并不打算多言。
      他正要离开,梁树清却不着痕迹地拦住了他,她笑道:“容溪初来乍到,有很多事宜想向公子请教。”
      她笑容谦逊有礼又不失分寸,注视着易玦。易玦回道:“姑娘有礼,若是朝堂之事,问大哥更好些。”
      梁树清目光流转,并不意外,只道:“听闻公子战场率兵势如破竹,今日又见公子果然一表人才。容溪一介儒士,却慕公子骁勇于疆场,易家有公子一人,甚是大幸。”
      这人倒是有几分像他的大哥,弯来绕去,引人疑惑。
      易玦不欲多言,扯出一丝笑容便想离去。
      无奈梁容溪毫无让路之意,易玦暗自奇怪,却又向梁树清这般拐弯抹角,便一不做二不休,坦白言道:“梁姑娘,你可能负起易家的重望?”
      ……
      这位易家小公子竟如此单纯?
      梁树清不动声色,心中却早已失笑。
      易家的重望?
      易家已夺至上权力,爵位世袭,家财万贯,除了天下,还有什么厚望呢?
      一介臣子欲凌于君王的野心,早已昭然若揭。
      可多年来,她从未听过这样的发问,一时竟也有些词穷。
      在易玦看来,梁树清仿佛是在思虑什么,不肯回答。他便只好转身沿原道回去,暗自疑惑。
      梁树清方才在书房说自己效忠易家,可现在却又犹豫不决,瞻前顾后,倒真是奇怪。
      看着易玦远去的背影,梁树清回神,收起那副翩翩君子的模样,眼角轻佻,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这天下的权臣,高坐的君王,深沉的贵族,市井的小民,为欲望所驱,为乱世所迫,早已练就精明和算计,谁想此处竟能见到如此坦然明朗之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