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者归来[星际]》怪人二十面相 ^第31章^ 最新更新:2019-11-19 08:48: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第三十章幕后真凶 ...

  •   
      “怎么啦,安然,一大早上就发呆。”
      
      坐在旁边的兰迪尔一喊,安然才猛然抬起头来。
      
      “没事了,只是有些睡眠不足。”
      
      “嗯……好啦,没事就好。赶紧打起精神来,这节课可是霍普老师的课啊!”
      
      而在另一栋楼的魔武系教室。
      
      “莱尔,早啊。”莫里斯跟莱尔打了一下招呼就坐下了。
      
      莫里斯坐到自己的位置时,一旁的莱尔正在看一封信。
      
       “啊,噢,早啊。”莱尔很自然地将信收了起来,然后转脸跟莫里斯打招呼。
      
      “你怎么了,谁给你的信啊,情书吗?”边说着莫里斯边呵呵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大家通通坐好!要点名啦!”莫里斯虽然还想问他,但这时班主任却杀气腾腾地进入教室,这样莫里斯也没办法再继续问了。
      
      这节课莱尔看上去似乎在认真听课但其实整个人心神不定的,思绪还停留在那封信上了。
      
      放学后莫里斯想叫莱尔一起去食堂吃饭,但莱尔跟莫里斯说了一声抱歉后就直接起身离开了。“咦?好吧,再见。”
      
      “呃。”安然看了一眼手环后有些疑惑。
      
      “怎么了?”兰迪尔边收拾书包边问到。
      
      “莱尔说他有点事就不跟我一起回宿舍了。”
      
      “不回就不回啊,走,咱俩去食堂吃饭去。”
      
      “你自己先去吧,我有点事要去找学生会长。”
      
      “哦,好吧,那再见了。”
      
      “拜拜。”虽然有点在意莱尔,但是得先将自己的推测向安琦姐报告才行,如果凶手真的是那个人那交给安琦姐处理会方便的多。
      
      “哦,安然呀,怎么了吗?”
      
      进入办公室后,安琦放下了手中的课本抬头向安然打招呼。
      
      “昨天又有人来找碴了。”
      
      “嗯,我有听到这个消息。这次似乎找来了开发区的那些不良少年。”
      
      “不愧是姐姐啊,还有一件事,我似乎对犯人是谁有个大概的猜想了。”
      
      这句话让安琦也略感惊讶,因为据她调查这两次的事件应该不是同一个犯人。
      
      “真的吗?”  
      
      “嗯,我想应该不会错。”安然以耳语悄悄告诉她自己的根据。
      
      安琦听完后短暂思考了一番:“原来如此……我知道了,那我这边也展开调查吧,要是能顺利解决就好了。”安琦的神色还是有点担忧,因为如果真是安然想的那样,那这件事牵扯就大了。
      
      “莱尔也察觉到这件事了吗?”
      
      “嗯,他知道,那还是我们两个一起设下的局呢。”
      
      “那么莱尔现在人在哪里?”
      
      “他说他有点事,不回宿舍了……糟了!”
      
      安然这才想到,依照莱尔那高傲的个性,一旦掌握到犯人是谁,怎么可能会假手他人呢。
      
      “看来这下子有点麻烦了。”
      
      “可是难道要直接质问对方吗?我们现在没有证据,对方肯定会抵死不认的。”
      
      “不,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对方也无法再继续隐瞒了吧。估计他应该会想尽办法封口,甚至有可能主动接触莱尔。”
      
      安琦常年在军队任职,这种事情她也清楚,对方在察觉己方的行动后肯定会想办法封莱尔的口或者尽快行动以达到目的。
      
      “咦!难道他今天不跟我一起回宿舍就是因为对方主动联系了他!”
      
      “很有可能,得尽快找到他,如果对方真的是冲他来的那肯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莱尔会有危险的。”
      
      “姐姐,用一下你的电脑。”
      
      “哦好,给你,你要干什么。”安琦给安然让出了位置,站在一旁好奇的问到。
      
      “看好吧!”只见安然的手指飞快的敲击起键盘,那速度一般人的眼睛都跟不上。
      
      几秒钟之后学校和附近的监控录像都出现在了电脑上。
      
      “哟,臭小子挺厉害啊,三秒就黑了学校的监控,但是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学生会长办公室,你姐姐我是学生会长。”当着学生会长的面公然黑入学校的监控,这种行为可不太好。
      
      “特事特办,原谅我这一次吧姐姐!我看看,哦在这,这里是?”
      
      “再开发区,那附近没什么监控,想确定具体位置可不太容易,呶给你地图。”
      
      “没事,只要知道大概位置就行,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拿到安琦给的再开发区地图后安然立刻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了办公室。
      
      与此同时安琦拨通了一个电话,“已经知道是谁了,我先动手了,之后再联系你们。”
      
      ……
      
      同一时间,莱尔来到了再开发区的一栋废弃大楼前。
      
      这附近都是正在进行拆除工程的大楼,此时正值黄昏,所有的一切都被阴暗笼罩着。
      
      大楼内的一部分墙壁和地板都已拆除,这里看起来很宽敞,但四处堆积的废弃材料却形成不少死角。
      
      不过莱尔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就毫不犹豫的进入了大楼内部。日落西山的阳光形成诡异的阴影,莱尔神色平静的默默走着。
      
      就在莱尔刚踏进最深处的区域时,他头顶的天花板突然碎裂,巨大的石板瞄准莱尔掉了下来。这石板足以将一个成年人压成肉饼,不过莱尔却是头也不抬,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同时他低喃道。
      
      “炎魔的巨腕。”同时出现的两只由火焰构成巨型手腕像保护莱尔般的撑在头顶,将所有坠落的石板全部推到了一边,就好像守护在周围的炎之巨人。
      
      “你不会以为这种雕虫小技对我会有用吧?劝你最好起快现身吧——利比亚斯托乐。”
      
      月亮微微浮现在直通屋顶的天花板彼端的天空上。
      
      被弹开的强化石板插在地板上。坠落的石板扬起蒙蒙灰尘,在灰尘和月光的掩衬下一名少年缓缓现身。
      
      “真是失敬啊,这只是我设计的余兴节目,看来不太和你的口味啊。”高瘦的少年——利比亚斯假惺惺地低头说到。
      
      “不过这可真令人惊讶啊,我设计的如此严密,想不到竟然还是被你发现了。”
      
      “因为你昨天说溜嘴了。”
      
      “昨天?哎呀,我哪里说溜嘴了?”利比亚斯歪着头问到。
      
      “昨天在商业区碰面时,安然不是挑衅沃克吗?当时你为了劝阻沃克,脱口说出[你们昨天一直待在学校里从未去过商业街]吧。”
      
      “那又怎么样?”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是在商业街遇袭的,这点新闻根本没有报导呢。”
      
      “不过袭击不是有在学校新闻网报出来吗?我的确有看到呀,再说我就不能从其他去过商业街的同学那里听到吗。”
      
      “没错,新闻的确有报导。但是所有新闻都只报导我们在去拍卖会的时候遇到了袭击,根本没有提商业街这三个字,而且那天因为特殊原因整条商业街除了我和安然跟两名袭击者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在。”
      
      利比亚斯以深不可测的眼神盯着莱尔看。
      
      “懂了没?新闻根本没有报导具体的遇袭场所,而且我们遇袭的时候周围根本没有其他人。所以能断言在商业街的人,若不是亲眼目睹,就是有人告知现场的情况——无论如何,你一定跟此次事件有关。”
      
      “哎呀呀……想不到我这么粗心大意。这么说,当时他挑衅沃克是故意的?”
      
      “当然。安然的智商可不是你能比拟的。”安然骄傲地挺起了胸膛,好像夸的是他一样。
      
      “嗯……这么说来,将袭击目标改成他果然是对的,要偷袭你的话,他的确很碍事。”
      
      “你敢!你要是敢动安然一根毫毛我就把你烤成焦尸”
      
      “哈哈哈,果然你跟他的关系不一般啊,用他当引子果然管用啊,一叫你就来了。”
      
      今天早上,塞在莱尔抽屉里的信上写着[接下来我要攻击你身边的那个安然。不希望我动手的话,就来到下面指示的地点]。
      
      “有什么废话就赶紧说吧。”
      
      “哎哟,别那么着急嘛。对我而言,如果能和平沟通的话当然更好啊。特地找你出来也是希望能沟通呢。”
      
      “你还要睁眼说瞎话多久,到这节骨眼了还鬼扯什么?”
      
      “不不不,我是说真的。我也极力避免与你正面冲突啊,利亚德家族可不是一般家族啊。”利比亚斯极力辩解,但从容的态度依旧不变。
      
      在来之前,莱尔也曾稍微调查过。利比亚斯不仅在从未出现在龙王榜上,也完全没有参加排名战的经历,他的实力一直是无人知晓。
      
      而且还有之前的那两个袭击者,难道他们真是一起的?。
      
      “既然你不想跟我正面冲突那你能听我问几句话吗?”
      
      “行啊,问吧。”
      
      “你跟那次袭击我们的人有关系吗?”
      
      “哈哈哈,当然了,知不知道,那个黑桃A可是我精心制作的人偶哦,就像这几个一样。”说着突然从空中跳下了一个黑衣壮汉。
      
      之后利比亚斯的再次打了个响指,紧接着壮汉之后,又出现了两名全身黑衣的男子。
      
      “他们都是我可爱到不行的人偶啦,这几个是特质的,完全拟人哦。”
      
      “这难道是战斗用魔偶,还是完全拟人型。”莱尔的语气略有些震惊。
      
      虽然遥控操纵的魔偶在战场上已经投入使用了,但是要运用这项技术,照理需要专门设施,而且这种技术不是军方才有吗?
      
      “我的人偶可不是那种单纯的机械性步兵,他们没有任何机械装置。”
      
      可是这些人偶活动非常流畅,不可能没有机械装置啊。
      
      “原来如此,这才是你真正的能力吗?”
      
      利比亚斯夸张地耸了耸肩后说道:“没错,我擅长的魔法是随意控制被精神魔法阵刻印的物体。只要是无机物,就算结构和这尊人偶一样复杂,也可以任意操纵。当然,这所学校里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是吗,那你实力不低啊,竟然能制造出媲美大魔导师的人偶。”
      
      “是啊,我知道自己蛮强的,对了,干脆让你直观的试验一下吧!”说着利比亚斯指挥着身旁的两个人偶冲向了莱尔。
      
      黑色的人影拿着纯白的光剑向莱尔砍去,当然莱尔一个后倾就躲开了攻击,他随即拿出了极光开始跟两人打斗,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偶就被砍得七零八落鲜血横流。
      
      看着被自己砍断的人偶莱尔脸上流露出疑惑的神情,“你说过黑桃A是你的人偶是吧,跟这几个一样是吗?”
      
      “没错,不过黑桃A更精细一点。”
      
      “是吗,那我就想明白了,原来你只是一个爱慕虚荣满口谎言的可怜虫罢了。”
      
      “你说什么!”
      
      “我对我的剑法十分自信,就在刚才我清楚的感觉到了砍这几个人偶和砍黑桃A在手感上的区别,而且砍这几个人偶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砍碎某种魔法阵的感觉但是砍黑桃A的时候却没有,还有级别差太多了,如果黑桃A真是你的人偶,那就算这几个比不上它可也不能这么弱吧,所以事实证明你跟那两个人不是一伙的。”
      
      听完莱尔的话利比亚斯的脸色开始变得铁青,随后他又召出了五具人偶袭击莱尔,这几具人偶不再是人类的模样了,而是变成了脸上只有像是眼睛的凹洞,没有鼻子和嘴巴。关节以球体连结,全身上下颇为光滑,十分接近人体模型但外观却诡异的不得了的黑色人偶。看样子利比亚斯已经不想再兜圈子了。
      
      说实话人偶的实力不错,光剑与粒子□□配合的天衣无缝,一般人肯定几招之内就被拿下了,但莱尔显然不是一般人。
      
      莱尔在应付人偶之余还抽空告诉了利比亚斯几件事情,“其实我们老早就怀疑你了,你擅长黑客技术是吧,而且对自己的技术还十分自信,但是实话告诉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知不知道,在战斗开始之前安然就已经把监控黑掉了,你之所以能再次入侵那是因为安然提前埋入了一个子程序,一但之后有人想要入侵监控子程序就会启动,它会逆向探查入侵的地点,同时给对方营造监控毫无问题的假象。”
      
      躲开来这背后的枪击后莱尔继续说道:“之后它查到了落星高校的冥想楼,因为冥想楼的特殊性,所以只能查到是在冥想楼入侵的,不过好在那天在那个时间段进入冥想楼的人不多,经过筛选最后只有五个人嫌疑最大,然后这五个人里面只有你说出了我们遇袭的真正地点。”
      
      “你说安然一早便黑了监控,那怎么可能,我可是丝毫都没发现被黑的痕迹啊!”
      
      “所以我说了,你不要太自大,比你强的人可大有人在哦,安然的入侵可不是单单夺走控制权那么简单。”
      
      莱尔的话深深的刺激到了利比亚斯,他一直引以为豪的黑客技术如今也被人否定了。
      
      “等等,听你这么一说,你们根本没实质性的证据是吗?”
      
      “确实,不过证据早晚会有的。”
      
      “那我只要再这里把你处理了就行了,学校里现在有我的模拟人偶在代替我上学,这就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现在只要我在这里你把你杀了,再回学校换回我的人偶就可以了,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会操纵人偶。”
      
      确实有这种能力制造不在场证明当然是不费吹灰之力。虽然不知道能力的有效距离是多少,但只要能确认情况,就不需要亲自到现场。通过人偶的摄像功能也能看得到现场情况。
      
      “别傻了,你有那个本事吗!”
      
      “有没有本事你自己看啊。”,说着又有十具人偶自阴影中出现,它们全部都是耐热型人偶而且是由最坚硬的合金乌金制做的,是专门为莱尔准备的。
      
      “这些孩子手上都有水龙炮,正好克制你。”水龙炮——吸收空气中的水系魔力因子再以炮弹的形式发射出去,是一种拥有近乎无限弹药的武器。
      
      十具人偶把莱尔围在中间,举起来手中的蓝色大炮,空气中的蓝色魔力因子向它们聚集,下一秒十条水龙射向了莱尔,面对这些攻击莱尔没有躲避,他想用魔力无效化直接消除攻击。
      
      就在莱尔想要动用魔力无效化的那一刻,莱尔周围的空间突然起了纹状的波动,下一秒他就消失在了原地。
      
      “吓死我了,差一点就让你使出魔力无效化的力量了。”安然心有余悸的看向转移到身旁的莱尔。
      
      “安然,你怎么来了?”
      
      “我来当然是为了帮你啊,你知不知道,从你踏进大楼的那一刻光网上就开始了你们的这场战斗的现场直播,他的目的就是让你动用魔力无效化的力量然后通过直播让大家都知道你的力量,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还好我刚到的时候就把直播黑掉了。”
      
      “让魔法界的民众知道堂堂利亚德家族竟然窝藏禁忌之子,堂堂帝国议长竟然包庇自己身为禁忌之子的儿子,这对利亚德家族来说肯定是个不小的打击,毕竟数十年前的禁忌之子给人民制造的恐惧仍留在他们心中,而这就是你的真正目的吧,梦魔伽玛蒂亚的儿子利比亚斯蒂亚。”
      
      这句话一出利比亚斯立刻就呆住了,只听见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他隐藏的很深啊。
      
      “只是略微调查而已,你应该是为父亲报仇吧,毕竟你父亲就是被他父亲杀掉的。”为了查清这件事安然甚至黑了帝国最大的监狱——死域的系统。
      
      梦魔一族只有两个修炼的方法,一天个是为别人编织美梦,吸取别人的快乐,还有一种就是编织噩梦,吸取别人的痛苦,甚至吸收被噩梦吓死的人都死亡能量,当然第二种方法进步最快,利比亚斯的父亲就是用的第二种方法,在它修炼期间吓死了不止一人,所以才被莱尔的父亲杀掉了。
      
      “没错,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想隐瞒了,我就是为了给父亲报仇,别废话了,我原本打算计划成功之后再回学校的,现在计划落空了,既然学校也回不去了,那我干脆把你们两个都杀了吧!孩子们上!”
      
      随着利比亚斯一声令下,只见一具又一具的人偶,从天花板接二连三跳下来。
      
      安然露出不屑的神情看着眼前的景象,然后表情慢慢变为紧张,最后变成惊愕。
      
      眼前人偶的数量岂止十几二十具。
      
      “以你们两人的实力几具人偶根本没用,那好啊,我能同时操纵的最大数量,是一百二十八具人偶,咱们看看这人偶对你们是否有效呢?”
      
      利比亚斯极速的提高着自身的魔力,渐渐的他的额头长出了黑色的犄角,眼睛变成了深红色,背后出现了漆黑的双翼和一条尖锐的尾巴,这是他的梦魔形态,随着这一形态的出现利比亚斯背后的人偶逐渐开始活动,它们的胸口依次亮起了红光。
      
      他的手一挥,所有的人偶便一起朝两人冲了过去。
      
      每一具人偶其实并不算强,彼此却合作无间,想要突围并不容易。
      
      莱尔立刻冲了上去,而安然则是转移到了利比亚斯身后,他立刻放出了银色锁链想要封住利比亚斯的魔力,但是被他躲开了,躲闪之余他扔给了安然一颗空间震荡弹。
      
      看着扔过来的炸弹安然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他想直接靠空间移动躲开,但是下一秒安然竟发现他没法使用空间移动了,紧接着他召出了轮法王击飞了炸弹。
      
      “为什么不能用空间移动了?”这种情况安然还是第一次遇到。
      
      “哈哈,我的人偶里放有空间力场干扰器,有它在你是使不出空间移动的,哈哈哈。”看到安然使不出空间魔法利比亚斯有些兴奋的笑了出来。
      
      看着在天上飞舞的利比亚斯,安然咬牙切齿的说道:“行啊,咒锁解放!”
      
      数根巨大的金色锚链飞向了利比亚斯,就在锚链即将碰到他的那一刻,两个飞行的大块头人偶替他挡住了锁链。
      
      再看看另一边的战场,一开始莱尔就说让他去对方大部分人偶,而利比亚斯则交给安然对付。
      
      “飞舞吧——!暴怒炎龙!”
      
      只见莱尔用极光描绘的轨道浮现出了红色的魔法阵,再从魔法阵迸发出猛烈的热浪。紧接着出现了一只彷佛要突破魔法阵般的巨大炎龙。
      
      跟安然对战之余利比亚斯回头看了一眼莱尔那边的情况,他略带佩服地低声说道:“哦,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招呢。”这也难怪,这是莱尔的必杀王牌之一,不可能轻易让别人看见,这一招与其他招数最大的区别就是这招赋予了炎龙以力量而不只是温度。 
      
      “别东张西望的,接招!”数条锁链从利比亚斯的死角袭来打断利比亚斯。
      
      炎龙的吼叫连四周的空气都为之震动,随即以龙颚咬碎了挡住尤莉丝去路的人偶。纵使特制人偶提高了耐热极限,但在压倒性的破坏力下也束手无策。
      
      不过人偶的数量还是太多了,这时五具人偶钻过焰龙的下颚,再度包围莱尔展开攻击。
      
      在控制炎龙之余莱尔再次挥舞极光迎战,他尽力挡住了砍向自己的光剑。武器之间激烈交锋,迸发出发出刺眼的火花。随即莱尔用力踢向人偶腹部将它踹飞,回头弹开绕到自己身后的人偶手上的武器,同时刺穿了人偶。
      
      “这样下去太麻烦了,干脆用那招吧!”说罢莱尔将极光横向放在了自己胸前,在躲避敌人攻击的同时他伸出左手的食指中指,自刀刃根部慢慢抹向了刀尖,只见刀身慢慢由白色转为红色又转为黑色。
      
      这时仿佛是为了阻止莱尔,剩下的人偶里拿着枪支的人偶同时举起了枪。
      
      莱尔立即将炎龙召唤过来防御攻击。
      
      攻击成功被阻,紧接着莱尔从炎龙中冲了出来,这时他手中的极光已经由纯白变为了纯黑,这时极光的温度已经可以媲美太阳了,纵使再耐热,这些人偶遇上太阳还是会融化的。
      
      随意挥了挥极光,下一瞬间,莱尔的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紧接着袭击绫斗的人偶跟着四分五裂。那切面与其说是被剑刃劈开,不如说是被超高温斩断般红热。
      
      在天空上看到这一幕的利比亚斯似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表情呆滞地杵在原地,眼神只能盯着刚才莱尔站立的位置看,这些人偶还是得靠他来控制,可是他的控制根本跟不上莱尔的速度。
      
      “咦!怎、怎么可能?难道真是太阳的温度!”随即恢复神志的塞拉斯,慌忙环顾四周确认情况。“消、消失到哪里去了?”
      
      “在这里。”莱尔跳到了利比亚斯背后的墙上,然后一脚把他踹到了地上,而那两个飞天型人偶也被安然趁其不注意找准机会封印了。
      
      “唔……咳咳咳!似、似乎还有两下子嘛,不过你可别太小看我!”看来那一脚着实不轻,爬起来之后利比亚斯还吐了几口血。利比亚斯似乎努力想保持刚才的冷静,但从语气上仍明显看得出此刻他十分紧张。
      
      “接下来我要认真发挥全力了!”
      
      刚才还杂乱无章的人偶,现在开始整齐地组队列阵,前卫是持□□和战斧等长柄武器,后卫是枪械或十字弓,中间以持剑和手斧的人偶填补空隙,最后列则由利比亚斯亲自督军。
      
      负责前卫的人偶猛然发动了突袭。莱尔虽然跳起来躲过一同刺向自己的枪尖,不过后卫的人偶早就早就瞄准莱尔发射了。
      
      莱尔以极光的剑身防御后,这次改换持剑的人偶朝莱尔着地的破绽袭来。
      
      “嘿哟!”但莱尔一弯腰就轻巧地躲过了人偶的攻击,随即用力往后一跃拉开距离。
      
      “哼、哼哼不错嘛,真亏你躲得掉啊。不过你难道只会躲躲藏藏吗?”
      
      看到莱尔不断防守毫无进攻的余力,利比亚斯似乎终于稍微恢复从容,露出挑衅的笑容,莱尔的表现似乎让利比亚斯恢复了对杀掉两人的信心。
      
      “刚才我可不是为了防守,通过刚才的试探我已经明白了,你的力量能单独驱动的人偶,顶多只有六种而已吧?”
      
      听到这利比亚斯惊讶地皱起眉头。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你的眼睛有问题啊?看不到吗?我现在可正驱使着一百多具人偶呢!”
      
      “看就知道啦。能完全自由活动的只有六种,其他的只能做出一定程度的模式化动作,但顶多也就十六具左右。剩下的人偶通通只会做扣扳机啦,挥挥手腕啦之类简单的动作而已。”
      
      “这招顶多用来虚张声势吧。你这可远远比不上你爸爸啊,不过我也彻底明白了,你背后的势力究竟是什么,是军方异人派的人吧!”
      
      利比亚斯脸色铁青地微微颤抖,他的反应清楚表明了莱尔这番话句句正中要害。
      
      “就你这实力,是怎么考进落星高校的啊。”
      
      “你这混蛋!”涨红着脸的利比亚斯使劲大吼,“干掉他!给我干掉他!”
      
      前卫的人偶再度发动攻击,不过莱尔却连躲也不躲。只见莱尔走向黑压压的人偶大军,随意挥舞着手中的极光,光是随意一挥,三具手持□□冲过来的人偶就几乎同时被劈成两半。
      
      莱尔以令人震惊的剑速,有如斩除杂草一般,只见人偶都一一倒下了。
      
      “没用的。更何况这些人偶自身本来就不怎么强,只要掌握了它的行动模式,这些人偶兵器也就只是普通的木偶而已。”莱尔随意挥舞着漆黑的利剑,只见人偶全都彷佛飞蛾扑火般自投罗网,伴随着嘶嘶的声音融化,显然莱尔完全掌握了人偶的行动模式。  
      
      “好啦——差不多该结束了。”莱尔的话才刚说完,就立刻冲进了人偶大军的核心中。每当极光一闪,人偶的数量就不断减少。 
      
      有几具人偶试图防御莱尔的攻击,但完全是异想天开。极光此时的温度太高 ,那达到太阳的温度普通武器根本无法与之交锋,碰到的瞬间就连光刃都会断成两截。  
      
      躲在柱子或是瓦砾后方准备狙击的人偶,也在快如黑色疾风的速度下,连同遮蔽物一起像切奶油一样被斩断。
      
      面对这压倒性的力量,安然不禁感到震惊,他吃惊的想到:“这简直就是完全无视防御啊!”
      
      纵使不碰到剑刃就可以避开,但莱尔的剑速实在太快,根本躲不开。这才时间还不到三分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利比亚斯的一百多具人偶已经全部变成残骸,这才是莱尔真正的实力,或者说是他真正的剑术。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不可能……这不可能……”看到眼前这幅光景,利比亚斯完全茫然若失,莱尔的剑一指向他,利比亚斯立刻惨叫了一声,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游戏结束了,利比亚斯,你的父亲被我父亲杀了,这次你又被我打败了,这还真是因果轮回啊。”
      
      “还、还没完!我还有最后的王牌!”说着利比亚斯按响了了一直放在口袋中的□□,立刻爆炸声在大楼四处响起,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成片的墙壁天花板接连不断地坍塌,碎裂的钢筋混凝土如同流星雨般纷纷坠落,大楼的外墙出现了深而宽的裂痕。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就跟我一起埋在这片废墟里面吧,哈哈哈。”紧接着掉落的混凝土砸在了利比亚斯的身上,他的笑声彻底停止了。
      
      “该死的,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一手呢!,安然,你能用空间移动吗?”
      
      “还不行,刚才那个干扰装置的影响还没结束!”大门已经被堵死了,大楼也马上就要塌了,再不逃就没机会了。
      
      “好吧,安然抱住我的腰,伸展吧——炎之翼!”一双火焰构成的红色羽翼出现在莱尔背后,下一秒他就抱着安然向上冲了出去,沿着那个贯穿大楼的破洞两人一路向上飞去,几秒钟后便冲出了大楼屋顶。
      
      稍微稳定身形后安然看向下方彻底坍塌的大楼,他有些惋惜的说道:“这下子是必死无疑了吧。”
      
      “是啊,必死无疑啊。”
      
      莱尔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发生了许多事,不过暂时告一段落了,呼啸而过的强风感觉很舒畅。
      
      “好漂亮的景色啊。”
      
      听到安然的低喃,莱尔睁开眼睛,再度眺望了一番。  
      
      “没错,的确是绝景呢。”逐渐西下的夕阳,染红了整座城市。街道,天空和湖面,都是一片嫣红。莱尔和安然一边展着炎之翼,同时在空中静静地望着对方微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