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今天,他接到了原主父母的电话,说是去医院取体检报告,顺便想见见他。
      
      沈宴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二老从医院走出来,破产对两人来说是不小的打击,与记忆中相比,二老瘦了不少。
      
      沈宴有些僵硬,嘴唇蠕动了半天也没称呼出来,他六岁时父母车祸去世,他们只存在他遥远的记忆里,爸妈更是他二十几年没叫过的称呼。
      所以感觉很陌生,此时见到原主的父母,更是有些不知所措,即使原主的记忆烙在脑子里,但这并不属于他,其他都能欣然接受,自然的融合。
      唯独这至亲之人,他表现不出自然的亲近,肢体形态本能的有些僵硬,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相处。
      
      “宴宝。”沈母叫他,这是沈宴的小名,记忆中他原名是叫沈宴宝,上初中的时候自觉名字太土气,硬是叫父母给改成了沈宴。
      但这个小名,父母却一直叫到现在。
      
      沈宴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个名字,一听就能感受到父母对她的宠爱。
      
      沈母一身淡黄色连衣裙,看上去气色不错。见到他欣喜的上前挽他的手臂,目光看到他小指的夹板时立即皱起眉,“哎呀!手怎么弄的!”
      
      “不小心碰的,没事。”面对沈母的关切沈宴有些不适应,有些紧张。
      
      “怎么这么不小心....”沈母嘟囔着,看着他的手甚是心疼。
      
      “这么的大人了,还让我们不放心。”沈父板着脸,此时的精神状态虽不如从前,但穿着依然得体讲究。
      
      沈宴说不出自己什么感觉,心中有种莫名的酸涩感,涨的满满的,他笑了笑,“没什么大事。”
      
      沈宴拿过二老的体检单看了看,确定真没事之后才放下心,之后递过一个袋子到沈父的手里,“这些钱你拿着。”
      
      沈父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有十几沓钱,立即严肃起来,“又哪弄来这么多钱。”
      
      “不是跟你们说过么,之前朋友创业投了点钱,现在公司做好了,这是分红。”按着记忆,沈宴的回答也算自如。
      
      “宴宝,你可别做什么不道德或者违法的事。”沈母语重心长。
      
      沈宴轻笑着摇头,“你们放心吧,家里不是打算东山再起么,我也是为家里的事业出份力。”
      
      其实原主在外捞的奢侈品大多都转手贩卖掉了,然后转身将钱交给了他父亲,抛开获得这些钱的手段不说,他集犯贱恶毒于一身,但对父母确是尤其的孝顺。
      小说中他是个纸片人般性格单薄的恶毒反派,但他成了沈宴后,才发现这是个多么鲜活的人。
      
      “宴宝,不用总给我们拿钱,现在不缺钱哈。”沈母看着他哄道,“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就跟爸妈讲。”
      
      沈宴一直点头,果然最亲近的人总会第一时间发现端倪,他在沈父沈母面前的表现相比于原主太反常了。
      
      沈宴有些不敢直视沈母关切的眼神。
      
      “一起去吃饭吧。”沈父说。
      
      “不了。”沈宴看着他们,嘴唇和舌头打颤,“爸..爸妈,我等会还有事,得先走了。”
      
      当那两个字说出口,沈宴顿感轻松了许多。
      
      “有什么事跟爸妈说啊。”沈母在他身后喊道。
      
      沈宴走的很急,绷着的心松懈下来,心中蔓出些温情,嘴角不自觉带了点笑。
      
      -
      
      沈宴想买把琴,一时不知道哪有乐器行,便去了附近的商场逛了逛,此时正在搞什么周年庆,到还挺热闹。
      
      正逛着,忽然有人拍了他一下,沈宴回头,看到人后颇为惊讶。
      
      因为这人就是他刚穿过来时第一眼见到的,名叫周瑾,这人存在原主记忆里,书中到从未出现过这号人物。
      
      他穿着一身高定西服,身材长相不错,穿着也华贵,但就是感觉气场有些发虚,不似秦家两兄弟气质那么纯粹,一看就是富贵窝里被钱滋养出来的。
      
      “好巧。”沈宴笑着打了声招呼。
      
      对方直接自然的揽过他的肩膀,“来购物?”
      
      沈宴:“.....”
      这麻烦要怎么解决?
      
      记忆中,周瑾是两年前一个朋友拉入圈的,他们这圈子多是一些游手好闲的富二代。常在一起玩的大多都知道彼此的家世背景,但周瑾却很少透露,只是表现的很大方,好面子。
      
      而原主在家里破产后就很少在圈里混了,一是混这个圈子很烧钱,二是当身份不对等时曾经的朋友就会表露出一些真面目,除了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其他人几乎让他心凉了半截。
      
      这周瑾便是其中一个,家里破产后他就表露出了真面目,不说已平等的恋爱方式追他,而是已高姿态拿钱砸他,想直接睡他。
      
      当初原主还拿他当颇为要好的朋友,却没想到他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
      不过后来也将他列为了暧昧对象,没了情意,时常从他身上捞点好处。
      
      “你已经很久没来找我了。”周瑾抱怨说。
      
      沈宴:“....”
      卧槽,他应该怎么办???
      如何摆脱他们之间捞与被捞的关系?
      
      沉默片刻,沈宴镇定开口,“这段时间有些忙,等会还有些事,我过后在联系你。”
      他没处理过这种情况,但原主有,那些后期被他榨干,经济能力有限的男人,都被他采用了冷处理的方式,逐渐不联系了。  
      他还算自然的拉开与周瑾的暧昧姿势,沈宴感觉他应该表现的冷淡点。
      
      “沈宴,你这样就太没意思了。”周瑾的面色落了下来,“你不会是还做着跟秦氏总裁在一起的美梦吧。”
      
      沈宴看着他,有些违心的点头,“嗯....我爱他。”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他跟秦简的关系,那还全要归功于原主,在外彰显的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攀上了秦简。
      
      话落,周瑾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醒醒吧,人家只是玩玩而已。”
      上一秒目光戏谑,下一秒便转为严肃,“你只不过是另一个人的替身,他出现后你随时都会被抛弃。”
      
      沈宴不为所动,“我愿意。”
      
      周瑾:“.....”
      
      沈宴看着他目光转向别处深吸了口气,随即又看着他极为专注,凑近了他一些,“没有人会甘愿做另一个人的替身,你应该认真的看看我,我才是真心会对你好的。”
      
      这小子应该去演戏啊。
      
      沈宴有些受不了他故作情深的模样,披了层情深的壳包了个人渣的核,简直让他起鸡皮疙瘩。
      
      “这种事不能勉强,我想我们还是做朋友吧。”沈宴有些无力的解决着这段捞与被捞的关系,说的干巴巴的。
      毕竟是原主留下来的烂摊子,之前表现的还颇为热情,如今想彻底撇清,他也想不出能更让人舒服的拒绝理由了。
      
      “这样吧,之前你送我的东西我都还给你,就算两清了吧。”沈宴说。
      
      谁知道,周瑾听了后就像是受了奇耻大辱般,“你以为我会在乎那点东西!?我周瑾送出去的东西还从来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沈宴点点头,也不勉强他,“那好吧,你不要我就留下了,那些东西都挺值钱的。”
      
      周瑾的脸都被气扭曲了,“沈宴,我现在好声好气的跟你说,你别给脸不要脸,怎么?你都能跟别人玩就不能跟我玩?”周瑾笑了下,“亏我们还做了两年的朋友呢,别不识抬举。”
      
      卧槽,这种话你都说的出口。
      沈宴现在浑身难受,想给他两拳。
      
      “我的脸面还用不到周大少爷来给。”沈宴在心里告诉自己稳住,“要那么多脸面做什么,秦总一人赏脸就够了。”
      
      说完沈宴心中暗爽,按脑中的记忆与小说情节,这是原主的说话风格,好贱啊....
      说起来好有感觉。
      
      周瑾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拽起他的手腕就往前拖,咬牙切齿,“你怎么这么贱!”
      “看来要找个地方跟你好好聊聊了!”
      
      “卧槽,你给我撒开!”沈宴另一只手指着他,“我让你撒开你听到没有!”
      
      “撒开!”沈宴嗷一嗓子。
      
      周瑾都吓了一跳,路人纷纷侧目。
      
      “小兔崽子!”沈宴上前给了周瑾膝盖一脚,直踹的他向前踉跄了几步。
      
      “欠揍是不是!”
      
      周瑾愣住了,油头粉面的一张脸,凶神恶煞的表情,让他不禁瑟缩了下,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沈宴瞪着他,恶狠狠的,“滚!”
      
      周瑾在众人目光下狼狈的跑了。
      
      -
      
      商场做的周年庆颇为大气,一楼大厅搭建了巨大的舞台,此时几个美丽的少女正表演着爵士舞。
      
      随着曼妙的腰身弯下行礼谢幕,吵闹的背景音乐戛然而止,舞台下的不远处,光洁的大理石上映着一身穿长裙的女人,他将小提琴搭在肩上。
      
      人群慢慢的围上她,她开始拉动琴弦。
      
      热烈的音乐中,沈宴也沉浸其中,女人的技术很娴熟,带着对音乐的激情很容易牵动人的情绪。
      
      一曲终了,沈宴面容温和的上前搭讪。
      
      女人到很友善健谈,也是他虽化着颇为油腻的妆,但即便这样,也是个十足的大帅哥,无论在哪,长得漂亮些受到的善意也会多些。
      
      最终沈宴得知他叫白雪,是城西crysta音乐俱乐部的。
      
      沈宴要了俱乐部的名片并加了他微信,表现的很有意向加入俱乐部,白雪也十分大方的表示愿意帮忙引荐。
      
      没想到糟心的插曲过后还有意外收获,沈宴心情这才愉悦了些,出了商场,悠悠散散的吹着口哨。
      
      目光东看西看,玻璃窗上映着他轻快的身影。
      
      正无所目的向前走的身影忽然折回,看着玻璃窗倒退几步。
      
      随即进了门店,看着一件件陈列在实木架上的乐器,他手轻轻的抚摸着。
      
      目光一一略过他们的年份、来历和价格,从前他的那把旧琴就像是命一样,这些昂贵的乐器店他是从不进来的。
      
      如今不同了,他从兜中掏出那张秦简给的黑卡,“老板,这把小提琴我要了。”
      
      既然接下来是由我来承担被包养的时光。
      
      那这把琴,就当做是我的报酬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啦~(≧▽≦)/~
    小天使要爱我哟,比心╭(╯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