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呃,你也下来烧水吗?”纪明夏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道:“我这一大桶水,还好好一会儿呢……你要烧的话,可能要再等等。”
      
      说完,纪明夏又担心虞宁真站在这,和他一起等水,那一会儿计划可就没办法进行了。
      
      纪明夏连忙又道:“要不你去宿舍等也行,我烧好了后,上楼叫你?”
      
      虞宁虽然没回答,但纪明夏看过小说,根据他对虞宁性格的了解,在可以的情况下,虞宁其实也不大喜欢和不熟悉的人相处。
      
      于是,纪明夏疯狂找话,努力给虞宁离开的台阶:“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雨这么大,宿舍里还好,一楼真是冷得要命。”
      
      “你也穿短袖下来了啊?有没有觉得现在不像是夏天,倒像是冬天哈哈。”
      
      “要不是等水烧开,我早上楼回宿舍了,你看我冷的都起鸡皮疙瘩了……”
      
      虞宁听到这一句,突然动了一下,他的目光缓缓下移,落到了纪明夏的胳膊上。
      
      纪明夏是南方人,一米七八的身高,放北方比较普通,在南方有时候还挺高,所以才被安排在教室倒数第三的位置。
      
      但和虞宁站在一起的时候,还是略略显得矮一些。
      
      刚成年的男孩子,还带着少年的清瘦,纪明夏的长相随了妈妈,比较清隽温秀。皮肤虽然比不得虞宁的惨白,但倒也比一般男孩子要白净细腻些,因此皮肤表层发生变化,也一目了然。
      
      原本这情况是纪明夏随口胡诌的,结果被虞宁这么一看,倒真是汗毛都立起来,整只手都快僵硬了。
      
      他不自然地飞速把手缩了回来,刚想再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忽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紧接着,一道人影冲了下来,,探出了个胖胖的脸:“明夏,明夏哥!”
      
      来人是纪明夏与虞宁的同班同学,名叫朱铭。
      
      当看到纪明夏和虞宁站在一起,那朱铭有一瞬间的迟疑,但最终还是跑到了纪明夏的面前。
      
      他直接忽视了虞宁的存在,对纪明夏道:“明夏哥,我听陈振他们说你已经洗过澡了,这桶热水今晚借我用好不好?”
      
      “啊?”纪明夏愣愣地看着他,没想到一桶热水而已,还能有人半路截胡。
      
      “我今天回来晚了,没热水洗澡,好冷啊,感觉我快鼻塞了,想早点洗完澡睡觉。快高考了,就怕感冒啊。”朱铭恳求道,“这桶借我,明天晚上我尽量早点回来,也帮你烧一桶,成不?”
      
      “呃,这……”
      
      “赵卓越说你这桶热水是备用的,难道你还要再洗一次啊?”朱铭见纪明夏迟疑,又问道。
      
      “那倒不是。”纪明夏道。
      
      他本来想偷偷烧水给虞宁用的,做个不留姓名的活雷锋。
      
      但此刻虞宁近在咫尺,为了不给自己加戏,他肯定不能说实话。
      
      见朱铭还杵在旁边等候,纪明夏只好道:“那你先拿去用吧。”
      
      “谢谢明夏哥!”朱铭高兴地道,当即弯下腰试试水温。
      
      这一桶水虽然没烧开,但因为水量够多的缘故,也不用加冷水,这温度直接够他洗澡的了。
      
      朱铭冻得不行,他吸了吸鼻子,迅速将电热棒拔掉,然后拎起一桶水就朝楼上走去。
      
      走出几步后,朱铭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过身看了虞宁一眼,别有深意地对纪明夏道:“明夏哥,走啊,上去了,晚上别在这里瞎晃悠,对运气不好。”
      
      在朱铭看来,他是好心提醒纪明夏。
      
      反正虞宁扫把星的事情,全县都传遍了,大家都是这么对待他的,高考在即,没人肯触霉头。
      
      朱铭拿了纪明夏一桶热水,帮纪明夏脱离苦海,是分内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纪明夏的错觉,朱铭这句话出口后,四周的温度似乎更凉了一些。
      
      纪明夏有些尴尬地看了虞宁一眼,见虞宁依旧站在那儿,至始至终都没变化,似乎根本不在意他和朱铭的存在。
      
      纪明夏稍稍安心,为了维持他的配角人设,没再和虞宁说话,快步跟上朱铭的步伐。
      
      一边走,朱铭一边还小声地劝纪明夏,以后离虞宁远一点,顺道给纪明夏科普了关于虞宁的各种传闻。
      
      这些纪明夏在小说里早就看过了,虽然知道朱铭是好心,但他还是不大想听。
      
      不过为了维持人设,纪明夏倒也没有打断朱铭的话。
      
      一边“嗯嗯,懂了,明白”地附和着朱铭,纪明夏一边走,一边努力在脑内思考办法。
      
      虞宁没有桶,就只有个水盆,即便他把水盆的水,都烧开了,也就堪堪凑够个温水澡而已。
      
      他刚淋了雨回来,头发全湿了,为了稳妥起见,必须要用热水。
      
      纪明夏辛辛苦苦烧的一桶水,此刻正被朱铭抱在怀里,那么唯一的办法,只有用校园卡买热水了。
      
      朱铭的寝室在一楼拐角尽头,二人很快分道扬镳。
      
      在等候朱铭开宿舍门的这会儿时间,纪明夏忽然注意到,另一个方向上,来自宿舍阿姨厨房窗户透出来的灯光。
      
      从走道绕过去,可以来到宿舍阿姨的厨房窗前,同时,这个位置是烧水处的死角,虞宁根本看不到他在做什么。
      
      纪明夏心中有了主意。
      
      --
      
      虞宁站在原地,听着朱铭对纪明夏说着他的那些“往事”,二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期间虽然被什么事情耽搁了片刻,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两人各自回到了寝室中。
      
      高三学生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格外珍贵的,此刻夜已深,大多数人都已经沉沉睡去。
      
      伴随着纪明夏和朱铭的离开,整条走道恢复了寂静,只剩下虞宁一个人,独身站在灯光下。
      
      他握着水盆边缘的指节,不自觉收了收,摁出了青白的痕迹,不过很快,虞宁就克制地放开了,脸上渐渐恢复淡漠的表情。
      
      一直到确认没人了,虞宁才转过身。
      
      他早就习惯别人对他的排斥,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一直以来,都是独来独往。
      
      从不主动找人,不主动开口说话,不与人正面对视。
      
      今天是次例外。
      
      可惜结果并不意外,一切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
      
      这时,原本在厨房洗碗的舍管阿姨走了出来。
      
      见走道上冷冷清清,只剩下虞宁一个人,舍管阿姨对虞宁道:“这么晚了,别烧水洗澡了,我都准备睡了,高三生还不睡,不要命啦?”
      
      虞宁点了点头,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
      
      舍管阿姨见状,又道:“哎,等等,这么凉的天,洗冷水澡会死人的,这个卡拿去,赶紧洗完澡睡觉吧。”
      
      舍管阿姨说着,拿了张校园卡,不容分说地塞进虞宁手中。
      
      虞宁没想到舍管阿姨会做这个举动,看着眼前的校园卡一愣:“不用了,谢谢阿姨。”
      
      “给你你就拿去,快走快走,我要关门了。”舍管阿姨说着,收起电热棒,以免深夜发生意外。
      
      虞宁心中阵阵暖意,但还是固执地将卡还了回去。
      
      舍管阿姨都准备将房门关上了,虞宁不肯收卡,二人顿时僵持了下来。
      
      走道上静悄悄的,就剩下舍管阿姨和虞宁两个人。
      
      虞宁虽然长得好看,但容貌实在是过于怪异,舍管阿姨年岁不小,对于那些事情最为忌讳,此刻恨不得关上门,彻底和虞宁隔绝才好。
      
      无奈之下,舍管阿姨只好道:“你现在还给我也没用,这不是我的卡,阿姨和你实话实说了吧,这是你同学拜托我借给你洗的。”
      
      “同学?”虞宁讶异地看着舍管阿姨。
      
      他这低着头还好,头一抬,灯光下那一对异瞳,映得一清二楚。
      
      舍管阿姨浑身汗毛都快竖起来了:“对对对,你赶紧上去洗个热水澡,明天把卡还给他就是了。”
      
      说着,想到纪明夏那乖巧明朗的模样,舍管阿姨还是忍不住叮嘱道:“也别洗太久啊,你同学也不容易,自己都下来烧水洗澡呢,还顾着照顾你。大晚上的,别再打扰别人了,赶紧洗完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呢。”
      
      说完,趁着虞宁走神,舍管阿姨飞速把大门给关上了。
      
      留下虞宁一个人站在原地,手握着一张校园卡。
      
      校园卡两面有轻微磨损,看得出它的主人经常使用,正反两面没有任何特殊的记号,也没有写名字。
      
      虞宁握着校园卡回到了寝室。
      
      此时已经快十二点,宿舍的灯早就关了,宿舍静悄悄的,大家都戴着耳机,一边听单词一边酝酿睡意。
      
      虞宁摸黑走进宿舍,快速冲了个冷水澡。
      
      等他出来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已经睡熟,赵卓越等人,甚至打起了呼噜。
      
      虞宁走到自己的床前,往旁边看了一眼,纪明夏果然也睡着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纪明夏的某些举动,此时此刻,虞宁一定不会怀疑到纪明夏的身上。
      
      因为纪明夏表现得,实在是太淡定了。
      
      他是从小见到大,对那些神秘事件,逐渐免疫,但纪明夏不同,根据计划本推测,他应该是近期才突然拥有这个能力的。
      
      可是不论是昨天晚上,还是今天傍晚,纪明夏在事后,简直就和没事人似的。
      
      该吃吃,该睡睡,半点没耽误自己。
      
      校园卡还握在手上,虞宁对纪明夏产生了一丝好奇。
      
      窗外路灯透着一丝光亮进来,让昏暗的男生寝室内,勉强可以视物。
      
      隐约间,虞宁看到纪明夏平躺在床上,睡衣的衣角因为睡姿而卷起,露出一截腰腹的肌肤。
      
      腰侧的位置,比别的地方要黑一些,乍一看上去,像是阴影,但仔细一瞧,却是淡淡的伤痕。
      
      虞宁想到纪明夏今天在教室里摔的那一跤。
      
      那一下确实摔得很重,不仅把他惊醒,连鬼影都被吓跑了。
      
      难道受伤流血了?
      
      晚上温度比白天还要低一些,虞宁看着纪明夏袒露的腰腹,迟疑地伸出手,想要帮他把被子盖上。
      
      快碰到被子的时候,虞宁不知想到什么,手又停在了半空中。
      
      他握紧校园卡,过了一会儿,又抬起手。
      
      就在他即将碰到纪明夏被子的时候,突然,一阵凉风从窗外吹来。
      
      正熟睡的纪明夏感觉到一阵凉意,忽然翻了个身,抱紧小被子继续睡。
      
      虞宁几乎是“倏地”一下,飞速地将手缩了回来,转过身背对着纪明夏。
      
      暴雨下的校园,深夜里透着瑟瑟的寒意,雨声,落叶声,室友的呼噜声,各种声音交织。
      
      在虞宁的耳中,那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只有自己胸腔里,清晰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剧烈地跳动着。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24 20:19:47~2020-07-25 20:19: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人甲 5个;飞儿飞儿飞、99 3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