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 5】 ...

  •   在凛都这样寸土寸金的地儿,春家便是无冕之王。单纯靠着笔杆子称王称霸的年代早就过去,有权有势有远见卓识的家族,无论何时都能屹立不倒。
      
      对上正儿八经的一流世家,便是眼睛长到天上去的厉家也得学会俯首。
      
      很快,春大少爷的话传了出去。
      
      百货大楼门外恢复了令人满意的安宁。
      
      厉少爷受伤了,大腿被人戳了个窟窿,惨白着脸被下人急哄哄送去就近的医院。伤了又如何,便是死了,春少爷觉得吵了,他们照样也得捏着鼻子退去。
      
      更衣室,听着外面趋于平静的声音,至秀悬在额头的冷汗吧嗒落下来。
      
      汗水顺着下颌砸在地上,砸开小拇指甲盖大小的水渍。
      
      逃过一劫了吗?
      
      方才说话的,是春家少爷吗?
      
      隐约听到有人喊春少爷。
      
      脑子乱糟糟的,一片混沌。
      
      她伤了厉云生,再怎么说也留了厉云生性命,可她伤了厉云生,反过头来,厉云生想要她的命。
      
      她不后悔对厉云生痛下狠手,只是今日侥幸借着春少爷的势逃过一劫,明日呢?
      
      找不到她,厉家迟早会对至夫人下手。或许现在已经下手了。
      
      至秀拧着眉,神思急转——不能坐以待毙,得想办法。
      
      “春少爷?”大楼负责人茫然地杵在那,灿笑:“春少爷看什么呢?”
      
      长相阴柔的春少爷玩味地歪过头:“想知道?”
      
      充满戏谑的眼神看得负责人心底一凉,往往性情孤僻的权贵都不喜人多嘴多舌,反应过来他连连赔笑:“不、不想知道。春少爷随意。”
      
      春承侧身微动,轻薄的镜片反着光,看了眼更衣室方向:“喏,那里有人吗?”
      
      “没人。知道春少爷要来,特意检查过的。”
      
      “哦?没人?”春承笑意更甚,提了看得过眼的新衣,抱着药罐子,长袍下两条腿从容迈开。
      
      随从作势要跟,被他淡淡地看了眼,当即止步。
      
      像是玩闹一样,更衣室的门一间间被推开,越来越近的动静听得至秀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要被发现了吗?
      
      最里间的更衣室,门忽然敞开。吱呀一声响,至秀屏住呼吸,心弦绷紧。
      
      门开了又合,隔着一道帘子,望不见人影,闻着空气里淡淡的香味,春承确定里面藏着人。
      
      “咦?别怕。”
      
      这话来得太突兀,没有起到安抚效果,反而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至秀躲在角落不敢吱声。
      
      世家出来的子弟,好的太好,坏的太坏,她不敢考验人性善恶,在那道帘子未被挑开前,她能做的,只有假装不存在。太过慌乱的心绪,以至于令她忽视了那道嗓音其实有种陌生的熟悉。
      
      看不到人,春承笑得却比往日都要开心。这伤了厉云生的女子,怪可爱的。不吱声、不冒头,就以为能瞒过去?
      
      掩耳盗铃,又如惊弓之鸟。
      
      春承上前一步,修长苍白的手指轻轻挑开帘子,声音愉悦:“那我进来了?”
      
      “……”
      
      “真要进来了?”
      
      “别!”
      
      春承笑得肆无忌惮,果断收手,退出两步:“哦,舍得理我了?”
      
      怎么听都有股调戏人的韵味。
      
      至秀大着胆子抬起头,唇瓣咬得失了血色,她死死盯着几步开外那道绣着虫鸟的布帘,只看得见一双低调奢华的靴子,柔声恳求道:“你、你能走开吗?”
      
      “走开?”春少爷慢条斯理地抚弄衣袖:“不是很厉害嘛?敢刺伤厉云生,怎这会不敢见人了?”
      
      “蓬头垢面,不敢唐突春少爷。”
      
      “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凛都有谁不知义薄云天春少爷?”
      
      这高帽子给戴的。难道不是病病歪歪春少爷?
      
      春承单手抱着玉质的猫耳小药罐,手指百无聊赖地从那猫耳朵揪了揪,且听着小姑娘喉咙处的颤声,这才惊觉做的有些过了。
      
      他笑了笑:“嗯。那我走了?”
      
      至秀眨眨眼,顿时萌生柳暗花明的幻觉:“恭送春少爷。”
      
      “春少爷?”春承眯着眼睛,指节弯曲敲在玉质的小药罐发出清脆细响:“喊春少爷多无趣?我也算救了你,作为对救命恩人的回馈,你喊声兄长,不为过吧?”
      
      更衣室陷入短暂的寂静沉默。
      
      至秀耐着羞恼微微抿唇:“兄…兄长慢走。”
      
      “……”怪好听的。
      
      半晌听不到脚步声,至秀放松的心再次提起来。
      
      空气里传来一声轻叹,春承揉了揉眉心:“你这姑娘啊。罢了,看在喊我兄长的份上,怎么着也得护一护你。”
      
      作为防护的帘子骤然被掀开!至秀惊得急急垂头,借以衣袖遮脸。
      
      美色可惑人,可乱人,尤其在这样无人搅扰的私密之地,她不能对春少爷动手,唯一能做的,只有护住自己这张脸——看不到那张脸,或许眼前人还能持守君子之道。
      
      春承根本没想到,就这低头抬头的功夫她能想这么多。
      
      好在他不知道,更没有去看眼前之人,好似并不在乎那张脸美或不美。
      
      他从脖颈取下红绳系着的古玉,放在里间的红木凳。
      
      “我这人,不喜欢吃亏,也不喜没本事的人,玉留给你,想清楚再来找我。我帮你摆平厉家,你拿我看得上的东西来换。我只给你三天时间。”
      
      人翩然离去,确定不会再返回,至秀抬头,果然看到红木凳上留下的一枚白玉。
      
      红绳软玉,玉质上乘,触手甚至还带着余温。
      
      正中心,刻着一个‘春’字。
      
      至秀的心跟着滚了一分烫。感动之余,更多的是突如其来的委屈。若春承尚在,若那与她拜过堂成过亲的春大小姐还在,谁又能欺负她呢?
      
      ……
      
      踏出更衣室的门,春少爷恢复了一贯的桀骜冷漠,大楼负责人热情迎过去:“怎么样?春少爷可满意?”
      
      想到在更衣室遇见的小惊喜,春承唇畔扬起微不可查的弧度:“满意。”
      
      衣服被妥善包起来,走之前春大少爷神神秘秘地对随从嘱咐几句,但见随从讶然地朝着更衣室投去隐晦的视线:“少爷请放心,人保管毫发无伤。”
      
      “那样最好。”
      
      病弱的春大少爷抱着药罐子离开,百货大楼重新恢复了它的忙碌热闹。
      
      趁无人注意,至秀从更衣室偷偷溜出,没防备被春家随从逮了个正着。
      
      随从阿喻笑着表明身份,捞出木质的腰牌给人看:“小姐,是少爷命我们护送您回府的。他与您有三日之约,这总作不得假吧?”
      
      三日之约。
      
      知道这事的,只有她和春少爷两人。至秀攥着掌心的白玉,点头:“有劳了。”
      
      回府的路上,避过厉家搜捕,随从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漂亮小姐的话。
      
      待走到至家门口,至秀扭头问道:“也就是说,谁能治好春大少爷,谁就是春家的恩人了?”
      
      阿喻面色有些难看。大少爷的病是娘胎里带来的,生来体弱,寒冬腊月里一阵风都能吹倒,从小到大不知受了多少罪。
      
      春家就这么一根独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更何况春家的报恩?
      
      在凛都,凡是学医的都想治好少爷以此换取春家恩情。阿喻看了眼至府高悬的匾额,没料到这位大小姐对这事也存妄想。
      
      这些年春家碰到的庸医还少吗?年纪轻轻的至大小姐,站在这儿,本身便没有多少信服力。
      
      看在大小姐生得极美的份上,他缓了缓语气:“不错,只是想承春家恩情的人不少,但因此招了老爷怒火的更多。”
      
      得到他委婉的提醒,至秀心知自己退无可退,她语气坚定,眸光之中迸发出强烈的自信:“回去告诉你家少爷,就说我想好了,他助我摆平厉家,我还他一副康健身子。别人治不好,但我能。因为我已经无路可走了。”
      
      没在意随从质疑的神色,至秀当着他的面将刻有‘春’字的古玉收入怀中。
      
      作为少爷身边的人,阿喻自然识得那玉。玉乃春家世代相传象征嫡系身份的信物,没想到会在至大小姐这儿。
      
      那么,这位大小姐,和少爷会是哪种关系?念头闪过,再次对着眼前女子,收了轻视之意。
      
      “好,阿喻这就去禀明少爷,这几日不太平,春家自有人护卫小姐安危。”
      
      至秀同他点头示意,转身一脚踏进门,书墨哭着跌跌撞撞地跑来:“小姐?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夫人…夫人被厉家的打手带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8 02:32:48~2019-11-22 22:12: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北冥、516794919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冥 23瓶;野渡 20瓶;路人辛、沉迷吸猫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