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贺彦往女宾方向而去,自己去还不够,还使了力气拽着傅今弦一块去。
      他一个人出现,怕是脸都没露就被贺瓷赶走了,更别提能和容恬搭得上话。但拉着个傅今弦就不同了,贺瓷怕是巴不得把他留下说上三天三夜的话才好。
      
      如此一来,他不仅成全了贺瓷,也成全了自个儿。不仅当了个“好哥哥”,卖了个人情,也能和容恬说上话了。
      贺彦的算盘打得极响。
      
      钟家的这个酒会场地很大,贺彦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了贺瓷所在地。一如既往,被一群富家千金围绕在中间,如众星捧月。
      
      贺家在圈子里地位是偏上的,能和贺家相提并论甚至比得上贺家的世家寥寥无几。再加上贺瓷从小到大的优秀耀眼,她在千金之中可以说是带头的。千金们以她为首,日常的服饰穿搭更是向她看齐,一度形成一股风气,直到后来她进了娱乐圈没什么时间和千金们交际了,很少出席各种活动了,这股风气才渐渐淡了。
      
      贺彦冲那边抬了下下巴,对傅今弦说:“陪我过去,今晚你就是我的僚机,我能不能把人哄回来还是得靠你啊。”
      
      “不去。”
      
      “那不行!”贺彦瞪他,“你闲着也是闲着,何不帮我一把?再说了,就你这样的,你也不怕单身一辈子。”
      
      “我可没人催。”傅今弦可是记得贺彦被他母亲日常催三次的画面。
      
      “你这可不厚道,落井下石啊?”贺彦见实在劝不动他,往那边着急地望了又望,突然道:“傅承予老婆也在,你的小情人也在。别的不说,你不怕小情人被欺负了?”
      
      傅今弦看了过去,还真是。许兰轻和季嘉嘉都在。
      
      很明显,因为其她千金的气质和她们俩有明显的区别,就算是站位也有明显区分出来的阵营。一眼看过去就看到了许兰轻和季嘉嘉。
      
      傅今弦没说话,贺彦再次上手拉人——一拉就动了。
      
      得,提一百遍贺瓷还不如提一次季嘉嘉的。
      
      贺彦虽然带动了人,却高兴不太起来。就这副架势,贺瓷猴年马月能追到人?
      再者,他作为贺瓷的哥哥,是一点都不希望傅今弦成为自己的妹夫,一点都不希望贺瓷追得到人。
      
      傅今弦心里有季嘉嘉,就这一点,就够他否定了。不止他,整个贺家都会否定。
      
      宁可贺瓷找一个她不爱的,也不想她找一个不爱她的。那样的人生太委屈,也太辛苦。
      
      他们贺家的小公主,捧在手心里宠着爱着,一点委屈都舍不得给受,怎么会愿意她受这天大的委屈?
      可是好话坏话都说尽了,她就是听不进去。非傅今弦不嫁。
      
      追人已经追得人尽皆知。
      
      贺瓷的家世在娱乐圈是隐瞒的,所以她在娱乐圈的传闻就是:想爬人家的床一举登天,却爬不上。
      
      名声都给坏了。
      
      可贺彦除了在心里默默叹气,也没法做什么。
      
      贺彦和傅今弦一来,叶悠荷就轻轻戳了下贺瓷和容恬。
      
      贺瓷还没看过去呢,就被容恬拉着走,娇娇糯糯的声音响起:“干嘛呀?”
      
      紧接着容恬就被贺彦拉住,“躲什么?”
      
      徒留贺瓷一脸懵,倒是季嘉嘉,已经和傅今弦搭上话:“阿弦,你怎么来了?”
      
      她一脸欣喜,仿若是来了一座天大的靠山。
      
      倒是叶悠荷和沈恩葭,深感无趣,又不想留着贺瓷在这里堵心,两人半架着人走了。
      
      贺瓷:“?”
      
      傅今弦往她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旋即跟季嘉嘉说:“那里有几个合作伙伴,我先过去,你玩你的。”
      他也准备离开。本来就是被贺彦拉来的,他没准备在这里做什么。
      
      季嘉嘉好几日不曾见到他,本就想多和他说说话,更遑论是这样需要他撑面子的场合,她提着曳地的裙摆小心翼翼地问:“我能和你一起过去吗?”
      
      傅今弦没有明确回答:“那些人你不认识。”
      
      季嘉嘉一直是个很有分寸的,闻言,扬起善解人意的笑,娇娇柔柔,带着三分弱,“嗯,那你去吧,我和芊意一起呢,不用担心我。”
      
      傅今弦没有多留,抬步离开。
      
      贺瓷被拉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不过她视力好,把一切都收入眼底,跟叶悠荷几个笑说:“你们瞧,他没和季嘉嘉说几句话就走了。”
      倾城绝代的脸上是明艳动人的满分笑意。
      
      这也值得开心成这样?
      
      叶悠荷她们很不可思议,就差上手摸摸她的额头看看是不是病的不轻。
      这孩子是栽成什么样了才会说出这样神志不清的话来?
      
      其实贺瓷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理,但是看到他没多理季嘉嘉就是很开心呐。
      
      容恬还在被纠缠,她也没去打扰,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身边名媛们聊天,一边目光追寻着傅今弦,看看他在做什么。
      也不是为了看他在做什么,就是为了看看他。
      这么养眼,不看白不看。
      
      容恬快被贺彦烦死了,想和贺瓷求救,可错眼一看,贺瓷那个死丫头满眼都是傅今弦,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容恬咬牙切齿的,这对兄妹,是两种不同的讨厌,反正都很讨厌。
      贺瓷就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她早就知道的。
      
      她复又瞪向贺彦:“你别烦我了!”
      
      所谓的杀伤力在贺彦眼里却不值一提,他很厚脸皮地赖上来:“你先把我拉出来。”
      
      “哟,多新鲜,我可没那本事把你这么大个人拉出来。”她挂上一副恶心兮兮的表情。
      
      贺彦秒懂她的意思,见自己被比喻成了某脏秽之物,他脸色一黑,“容恬——”
      
      “干嘛?大庭广众你还想打我不成?”她有恃无恐,拎着裙子就跑。
      
      贺彦眼疾手快地把人拉住,“不就是毁了你一个小约会吗?至于记恨那么久?”
      
      “贺二少爷,你有没有搞清楚,我近乎完美的形象被你在陈时澍面前毁得一干二净,这不值得我记恨那么久吗?......我告诉你,还不止呢,我还能继续记恨下去,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非君子!”
      
      陈时澍,刚从海外留学回来的陈家继承人,各个方面都符合南城少女心目中追求的白马王子的形象,容恬和容太太对他都很满意。容恬想过,如果嫁给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天是个商业约会,谈点生意上的事,容恬本打算借机好好表现一下,表示一下自己的意思。毕竟他们这圈子的适龄结婚的人大多都有联姻的需求,如果他也愿意那再好不过。
      没想到被贺彦毁了个干净。
      
      容恬哪能不气?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个合适的联姻对象,眼看着就没了可能。
      
      至于贺彦?
      呵,她才没想过。
      要是嫁给陈时澍,她能不悲不喜地过日子,要是嫁给贺彦,她怕是没两年就被气死了。
      
      一想到错过了陈时澍,容恬就恨不得掐死贺彦。她一定会找个机会报复回来的。
      
      “陈时澍到底有什么好的?你这么惦记?”贺彦这么想都想不通眼高于顶的容恬这么就偏偏看上了陈家那个家伙!
      
      两人的争吵声越来越大,贺瓷这才慢悠悠地出现,把容恬拉了过来,警告贺彦:“你收着点,这里是钟家不是贺家,你在这里丢脸,信不信我去爷爷那里告状?”
      
      “我在追你嫂子。”他理直气壮。
      
      容恬的脸瞬间涨红,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话:“贺彦!你再胡说八道一个字试试?”
      
      贺瓷很无奈地带着容恬走了,顺便张牙舞爪地威胁贺彦不许跟上来。她有经验了,把两人分开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傅今弦和一个生意伙伴刚说完话,转身离开之际,就正好看见了贺瓷的“张牙舞爪”,微微愣神,脑子没反应过来这是贺瓷。反应过来后不由失笑。
      
      平时的她跟戴着个面具似的,这才是真的。
      
      又不是刚认识的,他们从小就认识,他哪里不知道她?还在他跟前装得有模有样的。
      
      傅今弦假装没看到,继续他的交际。
      
      容恬还在和贺瓷抱怨:“你都不知道,陈时澍有多帅,有多优秀,金融博士毕业,一回来就接手了个十个亿的案子。跟他联姻,好处数都数不过来。”
      
      “没事没事,毁了就毁了,说不定再等等你会遇到真命天子,不用联姻了也说不定。”
      
      “哪里那么好遇到?全世界几十亿人,就一个跟我匹配,这概率,比贺彦会上树的概率都低。我还不如联个姻,让我妈夸夸我呢。”容恬撇嘴。
      
      贺瓷没吱声。莫名相信贺彦是她的真命天子。可她不能说,说出来会被容恬当场拍死。
      
      也是贺彦太蠢,追人也没带这么个追法的,活该喜欢了十几二十几年都没追到人。
      ......算了,她也没资格说别人。
      
      酒会结束的时候,已然是深夜,钟家灯火璀璨,出了钟家则是寂静无人的柏油路。众人一边寒暄一边告辞离开。
      一个一个,陆陆续续地上了车,很平静的景象。
      
      可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欢笑喧闹的一幅画就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尖利地划破。
      
      故意落后了走的贺瓷懒懒地挂着笑,冲容恬抬了抬下巴,“瞧那儿。”
      
      她所指之处,正是尖叫声响起之处——
      是许芊意和季嘉嘉发出的声音。
      
      也并非发生什么大事,只是突然出现了几个媒体来采访而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