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寰星娱乐顶楼的灯光还亮着——这座地处这座城市的繁华中心的办公楼,占地极大,却只属于一家公司,也就是寰星。
      
      寰星是五年前刚刚崛起的娱乐公司,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短短五年就成了娱乐圈的龙头,影帝苏时洲、严煜,新晋小鲜肉季辰一,影后州绯,新晋流量小花贺瓷都是这家公司旗下的艺人。也不止他们,寰星旗下艺人数不胜数,在娱乐圈可是占据了小半壁江山。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明明每一个都有可以单独出去开工作室的能力,可是他们却甘心在这家公司手下干活,这是圈里最大的谜团。
      
      傅今弦还在看文件,宋特助在一边等他看完签字,目光不自觉地停在傅今弦的侧脸上。没有表情,冷漠如铁,可惜了这么一张鬼斧神工的脸。
      这张脸要是带点笑,分分钟能把苏时洲他们比下去。还捧什么人?自己就能在娱乐圈称霸。
      
      可惜了,这位从来只做幕后。
      但纵使只做幕后他亦是神话,从那个摇摇欲坠的家里出来,和贺家二少爷联手,开辟了一个行业的神话。
      贺二少主要出钱,经营方面重点还是交给傅今弦。可以说傅今弦是以一己之力,在短短五年就把这个行业曾经的龙头踩在了脚下,自己站在了巅峰。
      他的手段之狠厉,圈里人闻风丧胆。
      
      傅今弦签了最后一份文件,递给宋特助,声线平淡:“这个资源还可以,联系州绯,问她要不要。”
      
      州绯是当红影后,也可以说是寰星一姐。
      
      还没说完话,微信就开始不停震动。
      
      一看到显示是季嘉嘉,傅今弦眉心蹙得起了一道浅痕。看得宋特助很是稀奇,因为傅今弦是鲜少有表情的人。
      
      【阿弦,你快救救我,贺小姐她这是要封杀我!】
      
      【刘导打电话说不要我了,还有你给我的三个代言也都说不要我了】
      
      【呜呜呜阿弦,怎么办啊?我不能失去这些的】
      
      三两句话傅今弦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实即使季嘉嘉不说,他也知道是谁的手笔了。因为这样的事情太经常发生了。
      
      傅今弦嘴角勾起他都没有意识到的弧度。
      
      宋特助赶紧把头撇开。傅总敢笑他也不敢看。东西看多了,容易被灭口。
      
      季嘉嘉还在不停发消息,傅今弦堪堪被扯回神思,简要回了下:【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对方终于停止了长篇大论的轰炸,只贴心小意地回了一句【好,我相信你,阿弦。要早点睡哦,不要再加班熬夜啦。】
      
      傅今弦关掉手机,没再去理会。那个丫头还是那个样子,谁都不放在眼里,谁的面子都不给,恣意任性。
      
      换了别人在这个圈子里敢这样行事,早就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偏偏她是贺家的人,是贺家全家上下宠着的小公主,即使再嚣张三分,也无人能奈她何。
      
      傅今弦思考了下还是翻了翻手边的文件,从成山的文件中找出一份,递给宋特助:“这是樱桃台的新综艺,明天你亲自拿去给贺瓷。”
      
      宋特助不明所以,贺瓷那边一直是贺总管的,傅总几乎没过问过,这回怎么……?
      
      像是为了解答他的疑惑,傅今弦继续道:“好好说话哄她开心点,让她别整天把心思放在季嘉嘉身上欺负人。”
      
      宋特助可不敢这样说,真跟贺瓷这么说,死的可不会是傅总,死的肯定是他。他心下百转千回,对发生了什么心里也有了数。
      要他说,季嘉嘉也是活该,经纪人给安排的路不走,非要傅总亲自来安排,贺瓷吃醋出手也是意料之中。
      贺瓷的占有欲谁都知道,季嘉嘉非要上赶着挑衅,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贺瓷的行为当然是不对的,可是哪有人敢说她不对?哪有人敢教训她?躲着走才是王道。
      
      整个寰星也就只有季嘉嘉敢这么上赶着挑衅示威了,不管摔多少次跤都好像无所谓的样子。
      
      宋特助叹了口气,不免为自家总裁的情商堪忧。人家都吃醋了,你还护着季嘉嘉,这不是火上浇油吗?贺瓷一个不高兴真把季嘉嘉欺负死了。
      ......不过这不是傅今弦操心的,是他该操心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呐。这么高的年薪也不是白拿的。
      
      宋特助随手翻了翻,这一翻,还真不得了。
      本以为是什么普通的综艺,没想到傅总这一出手就是大手笔,竟然是樱桃台打着王牌综艺算盘出的新综艺。这是樱桃台一门心思奔着在综艺里称霸去的,在里面花费的心思可想而知,甚至已经未播先火,空缺的那两个名额不知道多少人抢破了头。
      
      傅总的心思,他是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贺瓷凌晨三点就起了,有一场日出的杂志封面要拍,那么早,困得她眼睛都睁不开。
      
      拍完日出等下一幕拍摄的时候,在旁边休息了一下,贝贝给拿着个电动的扇子吹。瞥了眼外头,她低声说:“瓷瓷,宋特助来了。”
      
      贺瓷闭目养神,眼睛都没睁,“让他过来。”
      
      宋特助瞟了眼这个环境,这位大小姐别的不说,敬业是真敬业。当演员后怕是把从小到大没吃过的苦都吃了个干净,高温之下竟然还能在这个棚里待得住。
      
      他一边扬起灿烂的笑一边心酸地想,身为傅总的特助,他也就对这位姑奶奶露出过这种表情了。
      
      “瓷姐!嗨呀可久没见了,我可真是太想您了!”他殷勤地献上一杯冰镇西瓜汁,“您瞧,知道这儿热,特地给您买来消暑的。”
      
      贺瓷瞥他一眼,不得不说这位宋特助实在太会揣摩人心太会奉承了,此时此刻金条在旁边都没这杯西瓜汁对她来得有吸引力。
      
      她伸手接过,“谢了。”
      顾忌着形象,她小口小口地喝着。——小口是小口,也一口气喝了小半杯,勉强缓了些滚滚而来的暑热。
      
      “你才没那么好心专门给我送喝的,说吧,干嘛来的?”贺瓷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宋特助,眼神不善。对于他所为何来,心里大概是有数的。
      
      面对这眼神,宋特助后背起了层薄薄的冷汗,突然就不想开口了。他有点害怕说完以后这位姑奶奶会把他剥了皮扔在门口任人围观。
      
      可是吧有些话不能不说,毕竟傅总才是那个给他发工资的人。
      宋特助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斟酌用词,跟摊饼一样摊了不知道多少遍,紧张得手心直冒虚汗。
      
      “瓷姐,傅总特地让我把樱桃台这未播先火的新综艺给您送来。”宋特助恭恭敬敬地呈上合同,着重吹了吹那档综艺,笑眯眯地说:“这个综艺请了圈里一大堆流量,还没播出话题量就不得了了,傅总真的是把您给挂在心上了,您瞅瞅这合同?不知道多少演员为了这个争的那叫一个头破血流欸!”
      
      这综艺贺瓷当然听过了,不过对于宋特助天花乱坠的一番话她采取保留态度,半信半不可信。
      纤长的玉指一把拿过合同翻了翻,嘴角半勾:“说吧,条件。”
      
      她的演艺之路一直由喻朝安排,资源由二哥来给,傅今弦不会无缘无故掺和的。
      
      这位姑奶奶说她脑子清楚吧,那为啥死活追着傅今弦不放弃?明明是座融化不了的冰山。说她脑子不清楚吧,看事情又永远那么透彻,一眼就能看穿任何人的心思,不会做这个年龄的女生常做的梦,很通透很清醒。
      
      宋特助蔫蔫地垂下了头,声音细若游丝:“傅总说,您别老是,那什么,就是,对季小姐不太友好……”
      
      “大声点,听不到。”贺瓷气定神闲地翻看着合同。
      
      宋特助快哭了,这里安安静静的,小风扇的声音都听得到,您哪能没听到我说话呢?明知道人家不敢说,还硬逼着人家说。
      
      宋特助深呼吸了一下又一下,鼓着胆子打算再说一遍,就见贺瓷摆了摆手:“可以滚了。”
      
      “……”四个字,宋特助就十分敏锐地体会到了贺瓷满腔的怒火。
      他差点蹦离这个祖宗身边,吓得心跳加速,他就说吧!
      肯定会生气的!!
      傅总,每回都让他来干这种事,哪一天他就死这儿了!
      
      宋特助呼吸紊乱,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他还是试图挽救一下:“哈哈哈瓷姐,这可是樱桃台倾尽全力打造的综艺,奔着成为台里的王牌去的,砸了不知道多少心血呢,你看傅总对你多好哈哈哈——”
      
      “对季嘉嘉也不错。”贺瓷落眸于手中的合同,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然把纸张给攥皱了,愣愣地松开了纤长莹白的手指。
      她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要不是为了季嘉嘉,他不会这么好的。
      
      宋特助一噎,又想起点什么,改口说:“当然不是了,您对他那么好,前两天您送去的那碗汤他全喝完了!”
      
      傅今弦胃不好,前两天又进了医院,贺瓷前脚刚知道后脚就让照顾自己很多年的保姆炖了对胃比较滋补的汤,亲自送过去了。
      
      她本打算去医院,没想到才一晚上他又出院去工作了,把她心疼坏了,直奔寰星,把汤给他,怕他不收,转身就走。
      
      却不知道他喝了没有。
      
      闻言,贺大小姐微勾红唇,“这还差不多。”
      
      “对啊对啊,傅总就是面冷心热,心里肯定感动坏了,这才让我把这个综艺给您送来!”
      他也不知道傅总心里想的什么,不过只要能哄好这位祖宗,让他说什么都行。——反正傅总也不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楠竹出来啦~~
    别误会男主渣噢宝贝们,给男主做个解释:
    男主对女主就只是像对一个幼稚至极的邻居家的妹妹一样,纵容、无奈、放任,毕竟不是自己亲妹妹,她想做什么就随她去。
    对季嘉嘉的好(?也不算多好)无关七情六欲,是有别的原因(利用)才对她好的。
    男主初期对任何事情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会去顾及任何人(包括女主),后期会慢慢地改变(所以他追妻火葬场追的有点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