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二十一天装A ...

  •   那口气吹得余茸心痒痒的,也吹烫了他的耳根,像是催眠的咒语,让他脑子一片混沌,踩着地的脚也软了下来。
      
      方天宇盯着余茸脸上的红晕,笑了笑,指向第二排的两个空位:“我猜你可能会来,特地帮你提前留了位置,坐在一群Omega之间还真有些尴尬,幸好你来了。”
      
      那个位置原本坐着的Omega,因遭不住某个O身上传来的螺蛳粉味信息素,提前溜了,正好腾出了一个位置。
      
      余茸看着那两个紧紧靠在一起的空位,心跳又是一阵加速:“可我……也是Omega。”
      
      “你和他们不一样。”方天宇抿着唇,笑得真诚。
      
      瞬间,余茸呼吸都乱了分寸。
      
      “咳咳——”
      
      远远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咳嗽,余茸循声看去,顾忱松正阴沉着一张脸幽怨而不满地瞪着他。
      
      余茸顿时清醒过来,他险些要把顾忱松忘了。
      
      就算他再想和方天宇在一起看比赛,也不能丢下他的小老师不管,这里人生地不熟的,顾忱松性子又内向,自己坐在后面该有多害怕啊……  
      
      “不好意思,我跟朋友一起来的,就不过去了。”余茸只能拒绝。
      
      见余茸要走,方天宇立刻拦在他身前:“没关系,我可以把你朋友安排在第一排,距离我们很近,那里视野可比后面可好多了。”
      
      第一排?
      
      余茸看向方天宇说得位置,目光又暗淡了下去。
      
      那是第一排的正中间,顾忱松长得那么高,真要是坐在那里,岂不是要挡住不少矮子小O的视线?
      
      到时候大家都要不喜欢顾忱松了……
      
      余茸有些难为情地再次拒绝:“谢谢天宇哥哥的好意,不用了,我们坐在后面就挺好的。”
      
      我们?
      
      方天宇很不喜欢余茸说这个字眼。
      
      “这是什么?软熊家的杨枝甘露吗?”方天宇蓦然指着余茸袋子中的饮料问。
      
      余茸憨憨一笑:“你看一眼就知道了?好厉害。”
      
      “嗯,我一直听别人说这款特别好喝,所以留意过。就是听说排队要很久,所以到现在也没尝到,是你给顾忱松买的吗?”说到这里,方天宇顿了顿,神情中带着几分不明显的羡慕与酸楚,“你对他可真好。”
      
      余茸听到这话,像心上被打了一拳,闷疼闷疼的。
      
      他一直依赖着方天宇,像哥哥那般依赖。
      
      从小到大,仿佛方天宇宠着他,护着他,都是理所当然的,可他又为方天宇做过什么呢?
      
      连杯饮料都没为方天宇买过……
      
      “天宇哥哥,这杯送你吧!”
      
      ***
      
      身边的人落座的那刻,顾忱松心中的大石也总算落了地。
      
      很好,他又笨又傻的小情敌并没有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半路拐跑。
      
      只是……
      
      “怎么就剩一杯了?”顾忱松拧着眉毛问。
      
      余茸有些心虚,连忙把饮料放到顾忱松手中:“我不喝,这杯是给你的!”
      
      顾忱松向前方第二排望去,方天宇也正回头盯着他,方天宇举着那杯和他同款的杨枝甘露,勾起嘴角,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  
      
      顾忱松咬着牙,只恨那天把这方天宇揍轻了。
      
      余茸见顾忱松冷着脸,一动不动,小心翼翼帮顾忱松插上吸管:“快喝吧,一会儿冰都化了。”
      
      顾忱松尝了一下,索然无味,他本就对这种饮料不感兴趣,每次只是为了不扫余茸的兴才喝的。
      
      “怎么这么苦?”顾忱松皱了皱眉。
      
      “苦?”余茸连忙拿过饮料,吸了一口,眨了眨眼,“不苦啊,就是平时的味道啊!”
      
      “我说苦就苦,你来替我喝。”顾忱松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
      
      余茸只能像完成任务一般,叼着吸管,垂着睫毛,认真地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然而快喝到杯底时,那杯饮料却又被顾忱松夺了回去。
      
      他看着余茸留在吸管的唇印,小心覆了上去,品了品。  
      
      这样还算甜些。
      
      ***
      
      顾忱松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连贺雪郁这种真假音过渡极其生硬的小细嗓,也会成为这一届比赛的夺冠热门。
      
      育O的参赛选手就没一个能打的,似乎但凡有点音乐细胞的Omega,都去了学费便宜一大半的艺高。
      
      面对这场来势浩荡的听觉炼狱,顾忱松只能戴上降噪耳机,低头看书,然而一阵霸道的噪音还是强行钻进了他的耳朵。
      
      是余茸的大白嗓。
      
      余茸此时正坐在台下跟着一起唱,把台上的人衬托得宛如歌后降世。
      
      他唱歌毫无技巧,乐感极其差劲,在跑调与没有调的边缘反复试探。
      
      只是那奶气又直白的噪音,却让顾忱松莫名听了还想听,他索性把耳机摘了,仍装作看书的模样,可余光却止不住地向一旁看去。
      
      余茸的小脸此时红彤彤的,兴致极高,他双手举着两根粗壮的荧光棒,踩不上拍地来回摇晃,活像买票进来的。
      
      土包子……顾忱松抿唇一笑。
      
      这时,一阵刺耳的尖叫震得顾忱松耳膜发疼,是贺雪郁的应援团。
      
      作为Omega自立协会的会长,贺雪郁姐妹遍天下,观众席右侧整整四排,都是他的人,不少还来自其他学校。
      
      贺雪郁一登场,整个体育馆有节奏地响彻了他的名字。
      
      “贺雪郁!贺雪郁!贺雪郁!”
      
      余茸也立刻站起身,举着贺雪郁的灯牌跟着高喊,软软的嗓子都要喊哑了。
      
      看着余茸如此投入地为贺雪郁应援,顾忱松心里却不由地有些发酸。
      
      那可是他的未婚妻,要应援也轮不到秦峥嵘吧?
      
      下一秒,顾忱松霸道地夺过余茸手中的灯牌,气沉丹田,三腔共鸣:“贺雪郁!贺雪郁!贺雪郁!”
      
      那声音震得台上正要开唱的贺雪郁词都忘了,这气势,不知道的还以为顾忱松与他有杀父之仇。
      
      余茸愣愣地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动容。
      
      明明平时顾忱松那么嫉妒有秦少爷宠爱的雪雪,可雪雪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挺身而出,可真是个好人呐……
      
      “怎么回事?校草在给贺雪郁应援?”
      
      “老秦还在旁边笑眯眯地看。”
      
      “啧啧,贵圈好乱。”
      
      即便贺雪郁开始时有些小失误,但这不妨碍他以成熟的唱功秒杀其他音渣,毫无悬念地夺得本次比赛的冠军。
      
      比赛比预想中进行得顺利,提前近一个小时结束,然而现场的观众却显然没有尽兴。
      
      办都办了,不High到底怎么行?
      
      育O学生会长笑着问台下:“有没有哪位同学还想上台唱歌给大家听?或者大家想听谁唱歌?”
      
      “方天宇!”不知谁在台下嚎了一嗓子,其他人也连连跟着起哄,“方天宇,来一个呗!”
      
      育O学生会长有些惊讶:“方天宇也在台下吗?那不上来唱首歌再走,说不过去吧?”
      
      方天宇倒不怯场,直接上了台,笑着说:“我唱得不好,大家别见笑。”
      
      方天宇确实没说假话,他唱歌十分普通,甚至在顾忱松耳朵里,跟声波污染没什么区别。
      
      只是方天宇选歌很有技巧,那是首简单而卖情怀的童谣,不需要什么唱功,就足以动人,他本身音色又低沉有磁性,听得那些Omega如痴如醉。
      
      顾忱松心中不屑极了,也就糊弄糊弄傻子。
      
      然而下一秒,他却发现坐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眼睛红了。
      
      余茸克制地忍着即将涌出的眼泪,他没想到,还能再听到方天宇唱这首歌,这首他最喜欢的歌。
      
      “小耳朵,你也会像歌中的小麻雀一样,长大了就飞走不再回来了吗?”当时的方天宇问。
      
      小余茸摇摇头:“不会的,我会永远跟着天宇哥哥!”
      
      在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中,方天宇结束了演唱,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退场,另一个人已经走上了台。
      
      “卧槽,顾忱松!”
      
      “校草也要唱吗?”
      
      “育A两大男神相继上麦,这是什么名场面?”
      
      顾忱松一句话不说,直接坐在舞台的钢琴前,按下了琴键。
      
      顷刻间,如月光流泄的旋律洒满了整间体育馆,前奏结束,顾忱松唱出了第一句。
      
      那是一句唱下后,是一秒足以能听到每个人心跳的安静,继而现场的尖叫险些掀翻体育馆棚顶,沸腾得几近疯狂。
      
      “这……这是顾忱松唱得?”
      
      “比原唱都好听!”
      
      “我要砸钱捧校草不出道!”
      
      “好走心啊,顾忱松该不是恋爱了吧?!”
      
      整个体育馆一时俨然成了顾忱松的演唱会,所有人都痴迷地望着台上那个弹钢琴的俊美Alpha,心潮激荡。
      
      弹着间奏的顾忱松,弯着嘴角,向台下望去,在人群中寻觅着余茸的身影。
      
      不知道那个小傻瓜,现在会是什么表情……
      
      嗯?
      
      余茸人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媳妇儿你快说,我俩谁唱得好,你快说啊!
    嗯?
    媳妇儿没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