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临近傍晚,太平镇炸了锅。
      镇东的孙老头家要修葺房子,帮工跟短工们忙碌了一整天,正快要休息了的时候,才修好的大照壁突然坍塌,从中间露出一样东西来。
      
      当时来帮工跟看热闹的人极多,大家先是不明所以地凑近观看,等看清之后又一呼而退,胆小的已经吓了个半死。
      
      原来那竟是一具血淋淋的尸首。
      
      有腿快的立刻报了官。
      
      捕头王鹏跟两个捕快才吃了几个热乎乎的肉包子,正拍着肚皮例行巡街,突然间听说出了这等大事,也吃惊不小。
      太平镇镇如其名,向来太平无事,数年间也不曾出过人命案子,王鹏一阵头皮发麻,急忙带了兄弟们如风似的赶到。
      
      孙老头年纪大了,受了这种刺激已经给扶到里屋休息,儿子儿媳立在院中,满脸苦色,不知如何是好。
      
      王鹏赶到现场,探头看了一眼那具尸体,胸口一阵翻涌,刚吃了的八个大肉馅包子在肚子里跳起舞来,似乎要夺路重生。
      
      众目睽睽之下,王捕头顾及自己的颜面,强忍着不适没有吐出来,但他两个跟班巡捕就没那么好面子了,唏哩哗啦地倒了个干净。
      
      周围许多百姓看着,王鹏觉着自己一定得撑住,不能给六扇门丢脸。
      捏着鼻子凑前,看到那尸首倒在墙里,看着还很新鲜,头上像是致命伤,血渍鲜明。
      
      他回头问:“叫了仵作没有?”
      
      两个巡捕已经退出一丈开外,其中一个身残志坚地回答:“捕头你莫不是给那东西冲了?咱们这小地方,又从来没人命官司,哪里养得起仵作?要用的话也得去百里外的府衙借请。”
      
      王鹏很无奈,只好自己动手,拿腰刀把将尸首戳了一下。
      那尸首跟活了似的慢慢歪倒,引发一众惊呼,但随着尸首的脸露出来,围观的百姓们更加惊叫连连。
      
      “是王二!他怎么死了!”
      “我的天,还以为他又勾引了哪家妇人去外地快活了,没想到竟然死在这里!”
      “他、他还欠着我的钱呢!”
      
      王鹏也认识死者,太平镇不大,王二也算是个有点名的小地痞,为人比较无赖,手不太干净,而且喜欢勾三搭四。
      
      算起来,王二失踪大概只有七八天左右,正是孙家起照壁的时候。
      
      王鹏皱着眉看向孙氏夫妇。
      
      围观人群中有个声音疑疑惑惑的:“这王二平日里勾勾搭搭,当初好像也跟孙娘子眉来眼去,是不是奸情暴露了……”
      
      孙老大大惊失色,孙娘子却又气又急地骂起来:“放你娘的屁!是谁说的?滚出来老娘撕了你的嘴!”
      人群中发出连串的笑,那人没有冒头。
      
      巡捕小李走到王鹏身边:“这王二是原屋主的侄子,本来好赌又好色,当初这捂住王伯年纪大了,王二还想把这屋子据为己有,后来这孙家要买,王二还不肯,那时候还把孙老大的头打破了,两家结了怨,后来又听说王二跟孙娘子不清不楚的……”
      
      照现在看来,这孙家两个的确是最大嫌疑人。
      
      王鹏见乱糟糟的,心想老杵在这里也不是了局,不如让捕快们先把孙家的人跟这具尸首先带回衙门,才要让人收拾,忽然听到有人说:“舒监造,您怎么也来了?”
      
      王鹏歪头一看,果然见人群中多了个白皙的太过分的面孔,正是本镇的监造舒阑珊。
      
      舒阑珊手里提着一个纸包,不用看也知道里头是两个肉馅包子,依旧的满面和气,对谁都笑眉笑眼的,像是一阵和暖的春风,人人爱。
      
      王鹏却一见舒阑珊就烦,虽然舒阑珊的人缘儿好的过分,但王鹏总有种说不出的抵触感,总觉着这个人……娘儿唧唧的。
      私下里那些捕快们议论起来,一是无可否认舒监造人好,皮相更好;二是认为舒阑珊之所以没有男子气概,多半是因为他是江南人士的缘故,听说江南那个地方风都是香的,男人们涂脂抹粉,跟娘们似的,舒阑珊虽然从不涂脂抹粉,但也没有丝毫男儿气,看着软绵绵的。
      
      王鹏觉着男人就得高大威猛,一顿吃八个包子抗两担麻包才是,长得那么白净秀气有个屁用,尤其是舒阑珊,那手指纤白的比女人还过分,肩膀挑不起一斗粮,腰更细的跟一折就断似的。
      
      王鹏曾暗中观察过舒阑珊吃饭,饭量也不大,跟喂鸟一样,可舒阑珊很爱吃,吃什么都透着一股欢喜劲儿,若吃到很好的美味,还会舒服的迷上眼睛,像是一只懒洋洋的猫。
      王鹏看不惯,但别人却喜欢,舒阑珊惹得衙门以及镇上的人爱心泛滥,总想时时刻刻的投食给舒监造。
      
      这个倒霉时候看到舒阑珊,王鹏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
      
      舒监造一手提着肉包子,一手有条不紊地向着大家打招呼:“王大娘,李叔,苏伯……钱老板,顺哥儿也在看热闹啊?乖,小孩子不能看这些,下学了吗?快回家去吧……”爱抚地摸了摸身前小孩子的头。
      
      王鹏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却听到舒阑珊咳嗽了声。
      
      他歇着眼睛看过去,疑心舒阑珊是因为看见这可怖的现场,也要效仿他那两个不成器的跟班,他很愿意看舒阑珊当面出糗。
      
      谁知舒阑珊并没有不适反应。
      打量过那具尸首后舒监造面不改色,甚至向着王鹏使了个眼色。
      
      刹那间王鹏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一直怀疑江南来的舒监造之所以这么娘唧唧的,会不会也拥有那个地方的特产,所谓“断袖之风”,如今见舒阑珊一个眼神飞的竟有些万种风情,吓得他整个人都缩小了几分。
      
      “你有屁就放!”王鹏粗声粗气的。
      
      舒阑珊又咳嗽了声,略凑近王鹏肩头:“王捕头,你怎么不问问是谁起的照壁?”
      
      王鹏正也想这件事,立刻呵斥:“不用你多嘴。我本来想回县衙再审的,毕竟还有县太爷在呢,老子又不负责审案,只负责捉人,何况现在天都黑了,也不好干事。”
      
      舒阑珊给他刚猛地喷了一脸,仍是很温和的笑:“可是捕头,您要离开了,这现场就破坏了。”
      “什么现场不现场的,这还不够破,还得怎么破?”一沾到舒阑珊王鹏就烦,恨不得这舒监造别在这里叽歪快点走开,总觉着此人身上还有点香气是怎么回事。
      
      舒阑珊见他软硬不吃,倒是有点为难。
      
      这时侯孙老大跟孙娘子两个似乎意识到什么,双双扑到跟前:“王捕头,当年因为买房子,的确跟王二起了争执,他还把我的头打破了,但是我没有杀人的胆子啊!”
      孙娘子不知所措,语无伦次地说:“这王二曾想调戏我,只是我没理他,还骂过他一顿,前儿几日他又来,当家的拿着刀出来吓唬他一顿,他就灰溜溜走了……我们也不敢杀人啊。”
      
      这简直越描越黑。
      
      王鹏扫了舒阑珊一眼,勉强问:“是谁起的照壁?”
      
      这人可就多了。
      
      这孙老大为人还不错,加上帮忙的足也有十几个,有几个是外地的,干完活就走了,还有几个留下来帮着修葺房子。
      王鹏头大:照常理推测,杀了人的话谁还敢留在原地,早一溜烟逃了。可要是罪犯在走了的那些人里,天南海北,这要排查到猴年马月。
      
      舒阑珊拉了拉他的袖子。
      
      王鹏正有些六神无主,竟没有抗拒,鬼使神差地跟着舒阑珊往旁边走了两步。
      背对着后面众人,舒监造一手提着包子,一手指着那王二的尸体,嘀嘀咕咕地跟王鹏说了几句话。
      看架势两个人似乎在商议什么,最后,王鹏抬头瞪着舒阑珊,干咽了好几口唾沫,他张了张嘴最终又没吱声,只转过身看着在场的这些干短工的人。
      
      那为首的工头见他眼神凌厉起来,苦笑说:“王捕头,怎么着难道我们也有嫌疑?我们可是凭力气吃饭,跟王二又无仇无怨,何况干活的时候大家都在一块儿,照壁也是咱们一砖一石砌起来的,谁还能在孙家人眼皮子底下杀了人藏了尸体不成?那可就神了!”
      
      “别着急,老子心里有数,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真凶。”王鹏笑了笑,心里有了底气,王捕头的笑也看着有几分锋利了,他扫了一眼在场众人:“大家伙都是来帮工的,都带着自己吃饭的家伙吧?”
      
      工头原本不明所以,听他这样说,立刻把自己的工具都拿了出来:“您说的是这个?”
      
      那是一把锋利的抹刀,上头有木柄把手,下面是弧形铁,因为天长日久的使用,边缘处已经磨的雪亮。
      干瓦工的基本都有这个,要用来砌墙,抹平,不可或缺。
      
      其他的瓦工见状,也都把自己的工具拿了出来,并排放在地上。
      
      王鹏一一看去,当看到其中一个瓦刀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又惊讶又惊喜的表情。
      
      飞快地看了眼旁边站着的舒阑珊,王鹏问:“这是你的瓦刀?”
      “……是。”瘦脸男人回答。
      “你叫什么?”
      那短工一颤:“我叫陈四郎。”
      “你好大的胆子,”王鹏冷笑着盯着陈四郎说:“杀了人,还敢大模大样的留在现场!”
      
      这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大家都震惊了。
      工头忙走过来分辩:“王捕头,别冤枉好人!你凭什么这么说四郎?”
      
      王鹏指着陈四郎的工具:“你看看他的刀。”
      
      工头低头看向那把瓦刀,看了半晌,眼中透出诧异之色,他皱着眉,不再言语。
      
      旁观的孙老大以及其他人却都不明白,那分明是一把很普通的瓦刀,也没有什么血迹之类的,为什么看一眼就要指认是杀人犯。
      
      王鹏见工头保持沉默脸色难看,心里更加有数了。
      
      “你们看仔细了!”王鹏指着地上瓦工们的工具,那些瓦刀,一概的都跟工头所用的一样,都是边缘给磨得雪亮而锋利,但是唯有一把,边缘仍旧是铁黑色,木柄也簇新,显然是新的。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普通外行当然不明白,对于瓦工而言,瓦刀是吃饭的工具,一个好的瓦工一定有一把十分衬手的瓦刀,而且是用了多年独一无二的,但是陈四郎的,却是一把簇新的,这本身已经极为反常。
      工头身为行家,经验丰富,不多会儿就看出了端倪,才不再做声的。
      
      王鹏看着陈四郎:“这不是你原来的那把瓦刀吧,说,你是为什么杀了陈四郎又是怎么把人放进照壁的!别再嘴硬,那凶器你还没有扔对不对?我派人一搜就能搜到!”
      
      陈四郎面如土色,被王鹏痛斥了这几句,再也撑不住了,摇摇晃晃软倒在地。
      
      这王二的确不是好东西,有一次遇到陈四郎的妻子,竟也上前调戏,还把反抗的陈四郎打了一顿,陈四郎从来胆小,又怕羞耻,不曾把这件事说出去。
      那天陈四郎收工后喝了点酒,无意中看见王二在孙家吵闹,他酒力发作,想起自己受的屈辱,趁着王二不备,一刀把他劈死。
      
      当时孙家因为修葺房子,墙边空着一个缺,陈四郎趁着夜深人静把尸体搬了进去,将白天砌好的墙砖轻轻揭下,把尸体放进去,又轻轻地把砖砌好,中间稍微搭了一层桥遮住,第二天早上他又第一个到了孙家,跟大家一起把剩下的工作完成,有他现场照应,大家也没发现地下的蹊跷。
      陈四郎本可以不来孙家了,可杀了人后心里一直不踏实,所以每天都来紧盯着。
      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道天网恢恢。
      
      “我不敢再用那把瓦刀,毕竟杀了人的,可又是跟了我多年的,我舍不得扔,现在包的好好的藏在家里炕洞里,”后悔也已经晚了,陈四郎喃喃地:“真没想到王捕头是这样仔细懂行的人。”
      
      王鹏干了如此漂亮的一件事,引得百姓们啧啧称奇,赞他英明神武,两个小弟亦趁机大拍马屁。
      
      这样大出风头的时刻,王捕头却难得地觉着脸孔发热。
      他自觉有点儿受之有愧,可回头看的时候,却并不见舒阑珊的身影了。
      
      这时侯的舒监造,提着自己那两个包子,正摇摇晃晃地往芝麻巷方向去。
      
      就在将到十字街的时候,有两个身形健硕着青缎衣裳的大汉拦住了舒阑珊的去路。
      
      舒阑珊后退一步,小心地打量着对方。
      
      这二人的打扮自然是侍卫一流人物,可身为下人,居然穿锦缎。
      
      不是什么好事儿。
      舒阑珊的眼皮挑了一下。
      
      其中一名侍卫板着脸:“请舒监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主人要见你。”
      舒监造在脸上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两位爷,不知你们主人是谁?”
      “你见了就知道了。”
      “那、我想大概不是本地人吧?远来就是客,还是贵客,”舒阑珊笑着后退,“我这衣衫褴褛的实在见不得人,请容我换一件像样的衣服再……”
      
      两名侍卫看舒监造软趴趴的样子,很想直接上前捏了此人。
      
      舒阑珊在考虑成功逃离的可能性。
      她向来很爱吃,这福记的包子更是最爱,如今却慷慨地想把包子扔出去,好给自己赢取珍贵的逃跑时间。
      
      谁知脚下才一动,有个声音从头顶响起:“聪明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带一点拒人千里的淡漠跟让人无法拒绝的矜贵威压,仿佛是大发慈悲从云端飘下来赏给凡人听的神音。
      
      舒阑珊抬头,对上一双眼尾略微上挑的丹凤眼,眸光清冷,像是九重天上的璨璨寒星。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文推荐:与花共眠,闺中记,大唐探幽录
    小甜文:七宝姻缘,姑姑在上,贤德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