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太极图?”通天还在继续撸,连脑袋和耳朵都不放过,气得涂兔想踹他一脚。
      
      “太极图有动静了傻蛋!还不赶紧把我变回来?”
      
      通天愣了一下,嘴角微微抽搐,兔子居然骂他是傻蛋?还用这种借口?
      
      他不高兴地说:“我不就撸了你一下嘛,你干嘛骂我?兔子,你自己说,三清里是不是我对你最好?你居然骂我……”
      
      涂兔简直要翻白眼,索性不理通天,仰着脖子尖叫道:“老子道友,太极图有动静了!”
      
      转瞬之间,老子与元始就出现在二人面前。
      
      看见通天把涂兔揉成一团,皆是一脸黑线。
      
      元始脸色黑沉黑沉的,厉声呵斥道:“通天,还不赶紧把她放下来?成何体统?”
      
      他最讨厌那些披毛戴角的妖怪了,这兔子赤红着一双眼睛,还是三瓣嘴,看着真丑!
      
      话说,原来这个涂兔真的是一只兔子啊。
      
      通天无辜又委屈,他不就是撸了一下兔子的毛嘛……
      
      手一松,涂兔就掉到了地上,差点摔了个四脚朝天。
      
      老子指尖弹出一道银光,涂兔总算变回了人形,狠狠瞪了通天好几眼。
      
      “兔子姑娘,你说太极图有动静了,可是真的?”老子半信半疑,他与太极图也算有缘,可方才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大哥你别听她的,她就是被我变回原形,所以撒谎找你们帮忙呢。”通天尴尬的挠了挠头。
      
      涂兔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无语地看着通天:“通天道友,你真会背锅啊。”
      
      “难道太极图真的有动静?”通天愣了一下,不会那么巧吧?
      
      涂兔摸了摸腹部,肃然道:“我是真的感觉到了动静。当时腹中胎儿颤动了两下,若非被变成兔子,我肯定感应的更加清晰。”
      
      老子的神色也严肃起来,还瞪了通天一眼,通天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我感觉是有人想动用太极图,具体地点不清楚,但应该在西边。”涂兔是真的感觉到了,而且那种感觉很奇怪,是直接窜入脑海之中。
      
      就好像,她本身就是太极图一般。
      
      “西边?”老子神色一动,当机立断说道:“兔子姑娘,是否越靠近太极图感应越清晰?”
      
      “应该是吧,我们要去西边看看吗?”涂兔这还是第一次感应到太极图的动静,所以具体如何也不清楚。
      
      “如此,我们就去西边看看。”老子却是有自己的想法。
      
      当初太极图的气息出现在西边,涂兔也是在西边带回来的,现在涂兔又是在西边感应到太极图,说不定太极图还没有被人夺走!
      
      当然,就算真的被人夺走,那人很可能就位于西方地界。
      
      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老子倏然打开大阵,一手抓住涂兔的手腕,瞬间消失在三清宫。
      
      元始与通天也赶紧跟上,一路往西方地界而去。
      
      飞了许久,涂兔的腹中忽然又是一阵颤动,她欣喜道:“又动了,果然是在西边,地点也更清晰了一些!”
      
      “具体在何处?”老子莫名振奋,这一次,说不定真的能把太极图弄到手。
      
      “反正你就一直往前飞吧,西方那么大,具体在哪里我也说不清啊。但我有一种感觉,距离那个卧龙湾不远!”
      
      那纯粹是一种感觉,具体让她说她也说不出来。
      
      当然,她要是真说出来了,三清才觉得不可信呢。
      
      “大哥二哥,太极图会不会还在那里,并没有被人夺走?”通天觉得这太巧了,若是已经被夺走,为何还会在那附近出现?
      
      “可那日我们诸多高手一起探查,都没有发现任何迹象。”元始微微蹙眉,余光瞥了前方的涂兔一眼。
      
      他其实是心存怀疑的,总觉得这个兔子在故意欺骗他们。但大哥说要去看看,他也只能跟着去看看。
      
      众人又往前飞了许久,飞的涂兔都打了几回瞌睡,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了,黑了又亮了……
      
      “又动了!”涂兔忽然惊醒,一手按住腹部,神色郑重地说:“就在前面了,我感觉有人正在使用太极图。”
      
      “我也感觉到了。”老子面色极为严肃,之前对涂兔的话一直半信半疑,可这一刻,当初呼唤他的感觉确实又出现了。
      
      是太极图!
      
      闻言,元始与通天都心生惊讶,兔子说的都是真的?
      
      又往前飞了一段,老子忽然在一座山头停了下来,抓住涂兔的手也松开了。
      
      “我感觉前方有危险,兔子姑娘,你实力太低,暂且留在此处。”
      
      涂兔却紧紧拽住了老子的袖袍,都给气笑了:“老子道友,我好心把你们带到这里来,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你们却要抛下我?”
      
      是不是待会儿取了太极图之后,就彻底把她给丢在这里了?
      
      都说过河拆桥,可这河还没过去呢,就打算把桥给拆了?
      
      老子赶忙解释道:“兔子姑娘你误会了,真的是前面有危险,你实力太低,容易受到伤害,所以才让你暂时留在这里。”
      
      “我实力低,可你们实力高啊,你们就分不出精力保护我?”涂兔是真的心凉了,枉她相信三清,结果竟然是这种人!
      
      她当初就算跟着接引准提走,也比跟着这三个强!
      
      老子哭笑不得,他真的没有这个意思,觉察道太极图的同时,他也感觉到前方有人在对战,而且实力不在他之下。
      
      涂兔实力那么弱,再靠近一些真的很危险。
      
      “罢了,通天,你留下来保护兔子。”无奈之下,老子只能留下了通天。
      
      “可是我也想去看看。”通天很不乐意。
      
      “让你留下就留下,啰嗦什么?等找到了太极图,你还愁看不见?”元始沉着脸教训了一句,偶尔间,他也能感应到灵力的波动了。
      
      通天翻了个白眼,那二哥怎么不留下?
      
      老子捋了捋胡须,叮嘱道:“通天,前方似乎有人对战,待会儿若是波及到此处,你立刻带兔子姑娘离开。”
      
      “知道了,大哥。”通天听老子这么说,就不敢再反抗了。
      
      涂兔也暗自皱眉,难道前方真的有危险?
      
      老子与元始对视一眼,瞬间消失在山顶,全力往灵力波动之处行去。
      
      “又动了。”涂兔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一手紧紧按住腹部,到底是谁在使用太极图?
      
      殊不知,就在数十万里之外,一紫一黑两道身影正打得天崩地裂!
      
      鸿钧受到天道指引,已经追踪罗睺数千年,两人交手十多次,却始终未分出胜负。
      
      两人一个是鸿蒙世界第一缕正气所化,一个是第一缕魔气所化,鸿钧与罗睺可谓是天生的敌人。
      
      盘古开天辟地后,几个好不容易活下来的混沌魔神皆是躲躲藏藏不敢露面,唯有罗睺大张旗鼓,总是在天道眼皮子底下溜达。
      
      这一次,鸿钧终于又在西方地界发现了罗睺的踪影,又正好想试试诞生了器灵的太极图的威力,因此就用太极图招呼上了。
      
      又一次被鸿钧扇飞,罗睺苍白的面容上露出个妖异的笑容,目光冷冷盯着他手中的太极图,意味不明。
      
      “没想到盘古斧都碎了,化成的宝贝还有这等威力。不过它在你的手上似乎没有发挥出全部力量,鸿钧,这宝贝根本不属于你。”
      
      鸿钧容颜清冷,一双黑眸深邃如清潭:“能对付你就够了。罗睺,你这次跑不掉了。”
      
      霎时间,太极图陡然升上半空,巴掌大的黑白双鱼图案瞬间暴涨,遮天蔽日,释放出强大的威压。
      
      罗睺面色一变,转身就想逃,却发现四面八方都被太极图的威压所笼罩,即便他准圣后期也难以突破。
      
      太极图的威力强大的超出了想象!
      
      “收!”鸿钧轻喝一声,太极图猛地朝罗睺压了下去。
      
      那一瞬间,仿佛半边天幕都塌陷了,罗睺张大眼睛,只能看见一张巨大的太极图当头压下,眼中瞬间失去了所有色彩。
      
      罗睺暴怒了,双眼蓦地血红一片:“鸿钧,休想镇压我!大不了与你同归于尽!”
      
      准圣后期的实力猛然爆发,罗睺这回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瞬间化作一团黑雾,朝着鸿钧激射而去。
      
      “轰隆隆!”
      
      双方灵力相撞,巨响声震耳欲聋,那一刻,似乎整个洪荒都颤抖了起来。
      
      方圆千里的一切瞬间被灵力波化为齑粉,然而灵力波还在不断往远处扩散,所过之处皆一片虚无,那是毁天灭地的力量!
      
      “轰!”又是一声巨响,太极图微光一闪,在最后关头将罗睺镇压住了。
      
      罗睺怒极,在太极图中横冲直撞,然而用出全部力量也无法打破,恨得咬牙切齿。
      
      “收。”又是一声轻喝响起,鸿钧袖袍轻扬,紫衣飘飞,太极图蓦地化为巴掌大小,落到了他的手心。
      
      “罗睺,你就在太极图里好好反思吧。”
      
      这一刻,鸿钧心情相当不错,最令他头疼的对手终于解决掉了。接下来,他就能在紫霄宫中安心参悟造化玉碟,准备成圣了。
      
      然而扫了一眼周围,发现西方的灵脉都被刚才那一击彻底打碎了,他又微微皱起眉头。
      
      这一次,造下的业力太多了,必须好好弥补才行。
      
      他却不知,就在太极图爆发威力镇压罗睺的那一刻,数十万里之外的涂兔猛地浑身冷汗,莫名心悸,仿佛发生了无比可怕的事情。
      
      “通天,不好了,太极图肯定被动用了。”她颤抖着蹲在地上,像是浑身的力量都被突然抽干,一时间竟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兔子,你怎么了?”通天吃了一惊,兔子怎么突然就出问题了?
      
      “我也不知道……”涂兔大口吸着气,难受的无以复加。
      
      “那可怎么办?大哥和二哥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兔子,要不我帮你看看?”通天心急火燎,探入了一道神识,结果发现涂兔的脉络十分紊乱,像是被人搅动了一般。
      
      他赶紧帮她运转周天,一点点理顺了,没想到还真有效,涂兔的症状很快减轻了不少。
      
      只是,偶尔身体却抽搐一下,像是被人打了一般,好在没有什么大碍。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通天道友,这次真的要谢谢你。”涂兔大大松了一口气,眉头却依然紧皱:“刚才不知道是不是老子道友与别人在争夺太极图,总觉得情况不太妙。”
      
      通天却莫名自信:“我大哥那么厉害,还有二哥相助,一定没有问题的。”
      
      “希望如此。”涂兔在草坪上坐了下来,继续与通天等待着。
      
      这一等,就是好久好久,按后世的时间,估摸着也得十天半个月了,老子和元始居然还没回来。
      
      “前面好像有动静。”就在此时,通天忽然站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像是有极强的灵力爆发,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哥他们。
      
      “兔子,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就回来。”他有些按捺不住,不过离开之前还是在涂兔身周布置了一道阵法保护。
      
      “那你小心点。”涂兔坐着懒得动弹,她修为太低,什么都没感觉到。
      
      “放心。”通天应了一声,瞬间消失在山顶。
      
      然而行径不过百里,忽见前方百里处沙尘滚滚,遮天蔽日,似有什么东西袭来。
      
      通天吃了一惊,顿时反应过来,那是至强者大战之后的灵力波!前方一定发生了可怕的打斗!
      
      他转身就往回飞,这灵力波极强,相隔上百里他都能听见巨大的轰鸣声。若是席卷到涂兔所在的山头,她就危险了。
      
      这一刻,他的速度爆发到了极致,谁知回到山顶一看,涂兔却不见了,他布下的阵法也被人强行破开了!
      
      兔子被人掳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我好勤奋,天天都是四千字的大章!
    大家就不打算收藏一下咩→_→
    晕哦,网站发公告,以后评论都被隐藏了,只能在作者后台看见,哭死,大家可不要因为这个就抛弃我了啊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