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玫瑰(修) ...

  •   近十二小时的飞机,卡尔薇与特里休两人好好地睡了一觉,抵达横滨时正是这边上午九点。
      
      横滨临海,正如太宰治短信所说,虽是夏末,在白天时温度依旧较高,不过风也大,下飞机时倒是不觉炎热。
      
      私人机停在事先与经纪人约好的地方,出于隐私保护的考虑,离预订的酒店有一段距离。卡尔薇两人先到酒店放好行李,经纪人与当地的投资方活动方一一取得联系,在等待的时候,两人已经换好了衣服。
      
      “古岛雄夫先生说他很欢迎你的到来,已经预订了今晚的晚饭,特里休小姐。”
      经纪人放下电话看过来。
      
      “我知道了。”
      特里休转头问卡尔薇:“时间还充足,你说的那家spa馆定好没有?”
      
      “当然。”
      
      卡尔薇定的那家spa美容馆在靠近市中心的位置,闹中取静,价格不菲,胜在内部环境与服务。她十分懂得享受,第一次来横滨出差时就在这家美容馆办了最高级别的卡。
      
      “给乔鲁诺打工可真好,”在车上时特里休感慨,“钱多待遇好,关键是他不像这世上79%的老板那么傻逼。
      
      卡尔薇想了一下passione里几个刚过三十岁,头上就被折腾得快地中海的干部,没接前半句,“你这个数据怎么说?”
      
      “还有1%是正常人。”
      
      “那剩下的20%?”
      
      “是傻逼中的傻逼。”
      
      好像挺有道理。
      卡尔薇看了特里休一眼,粉发女人的面容年轻姣好,如果换一身校服,和那些还在读书的女孩没有任何区别——然而事实是,她已经在最能见识人性的名利场里浸了好几年。
      
      就算被passione保护得再好,也不可避免地见到腌臜丑恶,因此她对特里休略粗的用词不意外——她们本就是可以直言直语的关系。
      
      卡尔薇凑近了些,“你见到过什么‘傻逼中的傻逼’?有那种人,你跟我说。”
      
      “不是我,是一些听说的事。”
      特里休的声音听不出情绪,“那些人不敢拿我怎么样。”
      
      听她这样说,卡尔薇打消了动手的心思。
      
      就在这时,手机传出轻震,是宫泽贤治打来的电话。
      
      “姐姐!你到横滨了吗?”
      “已经到了,刚在酒店安置好,准备去做个美容。”
      
      那边哦一声,像是反应了一下“美容”的含义,“那姐姐你先好好休息,有空了和我说,我带小牛去见你!”
      
      “贤治还没把小牛吃了吗?”
      卡尔薇轻笑。
      
      “没有!场主大叔说我要是吃了就不让我给牛接生了,我觉得还是看生命诞生比较有趣!”
      
      感谢农场主,他挽救了一个牛家庭。
      
      卡尔薇:“我最近应该都会比较忙,可能要下周…嗯,也可能下下周了,我尽量抽空。”
      宫泽贤治:“没事,那就以后再说!——啊啊我先去割草了,姐姐再见!要记得多吃点!”
      
      挂了电话,卡尔薇转过头,不意外看到特里休探究的眼神,她主动说明:“就是那个力气很大又很能吃的小孩,和你说过的。”
      
      特里休点点头,“听起来很精神,长什么样?”
      
      “看着是个帅哥底子,金发大眼。”
      
      “金发?乔鲁诺也是金发。”
      
      特里休一脸“你果然喜欢这样的”。
      
      卡尔薇:“……”
      
      特里休对于她和乔鲁诺之间的关系,似乎误会颇深。
      
      犹豫片刻,卡尔薇尝试解释:“贤治他才12岁,你也要看看比我小了多少。”
      
      就算是找替身情人,也要有道德底线啊!
      
      她都24了,怎么可能那么禽兽啊!
      
      特里休哦了一声,又道:“乔鲁诺也比你小,也是金发。你要是喜欢这样的,我工作圈中很多,可以给你介绍一车来。”
      
      卡尔薇捂住脸:“谢谢,我真感动……”
      
      -
      
      美容馆的更衣室内,冷气温度适宜。
      
      卡尔薇脱下外衣,换好吊带裙,抬手将一头长发挽起。
      
      暖光明亮,照得她皮肤莹白如凝脂,顺着优美颀长的脖颈往下,在肩胛骨附近的位置有一块暗红色的疤痕,就像一张上好的画布被人弄了块污渍,十分扎眼。
      
      卡尔薇侧着身往前方的镜子看,虽然已经过去了快五个月,这道伤疤也没淡,的确让人头疼。
      
      那是她刚“辞职”一个月,来日本旅游时,因为街头一场“怪人”无差别攻击事件所导致。
      
      现今社会,大多数人都拥有了特殊的能力,有人选择用它来保护世界,也有人选择用它来摧毁破坏。虽然经过了较长时间的过渡,目前,世界各地依然存在“超能力犯罪”的现象。
      
      卡尔薇是在制止一名怪人将攻击方向对准一名小男孩的过程中受伤的——并不是能力不足,虽然她的能力更适用于近身战,但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建立了一套自己的中长距离战斗方法。
      
      她是因为那个小男孩……长得实在有些像童年的乔鲁诺。
      因此,才会在那一瞬间走神,然后被罪犯从胸口装置发射出的炮火擦伤。
      
      是的,仅是擦伤,因为千钧一发之际,有一名英雄救下了她们。
      
      特里休换好衣服,一回头就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呼:“天,你这伤怎么回事?”
      
      卡尔薇笑着摇摇头:“是我自己不小心,虽然看着严重,其实没伤到什么。”
      
      特里休不放心,“可是这个……你有没有考虑过修复?”
      
      “实在不行就换皮,”卡尔薇无所谓,“而且我最近发现了一个新方法,用纹身贴。”
      
      她眨眨眼,“我定制了一些花纹装饰它,其实还挺好看的。”
      
      特里休:“……”
      
      行吧,是她低估了眼前女人在“爱美”一事上的造诣。
      
      几个小时的美容护理结束,两人将事先带来的礼服换好,特里休很快就见到了那纹身贴。
      
      的确非常契合伤疤形状的花纹,装饰好后,乍一看仿佛从肩胛骨中间绽放出一朵娇艳的玫瑰,红与白的对比极鲜明。
      
      而卡尔薇从罗马别墅里带来的礼服显然也是考虑到了这点,选的是丝缎面料,柔软贴肤,微妙地介于苍蓝与烟灰之间,款步缓缓间,那伤疤看起来就像绽放于荒原上、独此一朵的玫瑰。
      
      特里休看呆了,拿出手机喃喃道:“我要拍给乔鲁诺……”
      
      “不用,等我把定的纹身贴用完,不然这趟回去他绝对会用黄金体验把疤去掉,那样很浪费。”
      
      特里休:“……”
      到底是哪来这么多理由啊?!
      
      她咬咬牙,按了“发送”。
      
      -
      
      接风宴设在中心区一家酒店的最高等级包厢。
      
      一场演唱会要花费不少人力物力,除此之外,各方面的协调也尤为重要。特里休·乌纳身为世界级知名歌手,虽然她的成功被许多人认为有运气因素在,但并不妨碍歌迷的热情。
      
      因此这场举办于横滨的演唱会,场面一定会十分壮观。
      
      身着和服的服务员将一行人引至包间门口,关上门,特里休以及经纪人十分熟练地朝已经到场的两人问好。
      
      这次演唱会的本地赞助方之一,古岛雄夫,也是出资金额最多的男人,此时正坐在位置上,笑容满面地看着她们。
      
      卡尔薇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这名中年男人,他身上有着一切“成功的中年男人”具备的特质:大腹便便,油光满面。
      
      但还有一个地方,让她有些不适。
      那就是“眼神”。
      
      “这位是?”
      在最初的寒暄客套后,古岛雄夫将目光看向了卡尔薇。
      
      “是我的实习助理。”特里休率先开口,她看了卡尔薇一眼。
      
      酒桌上,总会有些上不得台面的“潜台词”,卡尔薇此次任务,对外身份是特里休的助理,而非保镖——更不要说,她长了一张怎么看都不像是保镖的脸。
      
      而类似于“女公关”“朋友”之类的词,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就会被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拿来做文章、动手脚。
      
      卡尔薇露出淡淡的笑容:“您好,古岛先生,我是特里休小姐的实习助理汐华清一。”
      
      男人目光暗了两分,“汐华小姐的日语说得很不错,名字也很好听。”
      
      “多谢夸奖。”
      “关键是……人也长得十分漂亮。”
      “您谬赞了。”
      
      没人注意的时候,特里休偷偷给卡尔薇比了两根手指。
      
      这就是那20%,“傻逼中的傻逼”。
      
      ……
      
      走廊外洗手间。
      
      酒过三巡,卡尔薇寻了个机会出来,包间内冲天的烟酒气息让她感到很不适——哪怕她既喜欢饮酒,也有抽烟的习惯,但那都仅限于独处的时候。
      
      这个习惯,可能来自于乔鲁诺·乔巴拿。
      
      想到那个人,卡尔薇摁开手机,看到之前未回复的消息:[你怎么又穿了这一件?]
      
      特里休这拍照发图的手也太快了。
      
      卡尔薇很确定自己只要回复——不管回的是什么,回去之后,各大品牌的新款高定就会堆满衣帽间的门口。
      
      明明这件礼服,她也只是短暂地穿过一次。男人的记性实在好得可怕。
      
      但想到目前两人是上下级的关系,一向公私分明的卡尔薇决定还是回复:[已阅。]
      
      ——不管怎么样,上司的信件是一定要回复的。
      
      只是这条消息刚发出去,那边已经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卡尔薇揉着额角接起:“Boss……”
      
      “——又见面了,汐华小姐。”
      身后传来的说话声,语气令她感到强烈不适。
      
      古岛雄夫在她离开后也跟了出来,此时正站在离卡尔薇不到两米的位置,笑得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缝:“真是缘分啊。”
      
      “我先回去了。”
      卡尔薇没搭腔,能开口说句话已经是她礼貌的极限——这还是建立在古岛雄夫是最大赞助商的前提下。
      
      古岛雄夫愣了一下,以他的身份地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冷淡的女性,但很快他又反应过来:玫瑰漂亮,但总带点刺。
      
      又比如,还有一个词叫做“欲拒还迎”。
      
      思及此,他毫不气馁,摇摇晃晃着微醉的身体跟上去,“我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你比那个假清高的女歌手漂亮多了,真的,只要你愿意跟着……”
      
      “——只要我愿意跟着你,你就让我过上好生活?”
      红发女人顿步回头,似笑非笑地看了过来。
      
      古岛雄夫一喜,连连点头,忙不迭上前两步:“那当然,我肯定会……”
      
      “就凭你?”卡尔薇已经失去了她为数不多的耐心,一双眼彻底冷下来,目光如刀般将男人从上到下刮过一遍,哂笑一声:“全身行头加起来还买不起我一个包,就凭你也配?”
      
      不待古岛雄夫反应,她又肃了神色,眼底仿佛有冰一寸寸结上来,“再让我听见你说特里休一句,我不介意让你感受一下舌头化为粉末的滋味。”
      
      说罢女人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细高跟踩在厚绒地毯上,没发出声响,却留下了一个个小坑,略长的裙摆拖曳在身后,就像一尾高傲的鱼。
      
      古岛雄夫用两秒钟时间咂摸出来她话中含义,两秒之后,炸了。
      
      他几乎是瞬间涨红了脸,猛地伸出一只油腻的手要去掐住女人的肩,肮脏的咒骂正要脱口而出:“你他妈的……”
      
      ——却在下一秒,伴随着筋骨关节错裂的声音,那只手在半空硬生生地扭到了一个离奇的角度,猛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将凄惨的嚎叫皆数堵在了口中。
      
      “管不好手的话,就不要了吧。”
      一道冷冷的女声突兀响起。
      
      卡尔薇循声回过头去。
      
      长廊尽头,一袭黑衣的女人双手抱臂靠着窗,绿色卷发正被微风拂动。
      
      

  • 作者有话要说:  卡尔薇: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爆豪胜己的感情线差点被改成了我和龙卷百合线(。)
    乔鲁诺听着电话那边的响动:……很热闹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