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我这次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田纳西。”被称为波本的男人按住了自己的肩膀,试图压制住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他靠在楼梯的墙壁上,黏腻的感觉顺着自己按住肩膀的手微微的向下滴落:“是贝尔摩德让我过来这里的,她随后就到。”
      
      “你受伤了?”几乎是波本一开口,夏有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女孩翻了个白眼,将自己方才上膛的枪上了保险,随手扣回了自己方才抽出来的地方:“我先警告你,别在我的地板上留下血迹,很难清理的。”
      
      “你还是一样冷血。”波本冷冷的开口,侧过身子让夏有从他身边走过:“就跟那个时候把苏格兰威士忌杀掉一样──他是你第一个上司吧?”
      “这是朗姆的指令...难道说,你会因为曾经的交情就放他走吗,波本?”夏有掩饰了一下眼睛里的波动,橄榄绿的双眼居高临下的望着站在楼梯口的波本:“只要你不背叛,我最起码能让你在我的店里养伤。”
      
      “至于苏格兰威士忌,他不过是咎由自取。”她冷冷的说道,停顿了两秒之后才冷笑着开口:“这就是黑麦威士忌跟你的区别,他从不手软。”
      
      “你──”波本看上去似乎是想掏枪了,然而刚动一下就死死的咬紧牙关,看上去竟是一步也走不了。夏有眯起眼睛,随手推开自己房间的门之后就快步的下楼走到了波本的身侧,用力的掰开了对方按住肩膀伤口的手腕:“别逞强了,贝尔摩德不会随便让你来我店里的──死哪一个都不划算。”
      
      贝尔摩德对于他们两个的恶劣关系早已耳闻,如果没有大事根本不可能让波本来自己的店里找她,否则波本的性命很大可能会交代在这里。
      毕竟田纳西威士忌──也就是卫宫夏有的代号──从来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就算是组织里的人也只是尽量忍着,惹到她了照样没好果子吃,核心干部也就算了,等级再稍微低一点的成员就算一枪崩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她是【兽】。
      是没有任何锁链拴着的、随心所欲的凶兽。
      
      被强行掰开的手腕下是鲜血淋漓的伤口,透过那个血洞几乎能够看见森森的白骨,伤口处的血肉像是被扁平的刀给刺入,然后旋转着拔出,将肌肉扭曲搅碎一般,整个肌理都被破坏了。
      夏有的双眼微微的眯起,抽出自己围裙里的一块白色手帕就重重地按压了上去,无视了波本的闷哼声,甚至还颇没有同情心的哼笑道:“原来你也会痛啊?我还以为波本你是个木头呢。”
      
      代号为波本的安室透咬紧了牙关,一点都不想跟这个女人说话,明明只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小女孩而已,行事却十分阴狠冷血,不论是当初狙击掉苏格兰威士忌时也好,还是现在看见这样狰狞的伤口却连眼角都没有丝毫的颤动也罢,组织里的传言向来不是空穴来风。
      
      ──田纳西威士忌,是个冷血的魔鬼。
      
      虽然干他们现在这一行的,就没有哪个是同情心旺盛的,但只要是人就应该会存在破绽,更何况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第一次从朗姆那里听见关于田纳西的消息时,他一直以为如果不是卧底,就是一个没有受过正常教育、被组织从小养大的杀手。
      
      但田纳西哪个都不是,她受过良好的教育,也录取了美国的知名大学,公安系统里也根本没有任何关于她的卧底资料,据说她是个孤儿,十五岁的时候在美国被贝尔摩德从当地黑帮的围困中就出来之后,就加入了组织。
      她晋升的速度很快,根本就没有任何跟外界联络的迹象,就算朗姆派出琴酒、库拉索或是贝尔摩德、龙舌兰等人,都从来没有看出任何卧底的迹象,而公安也试图联系过各国的情报机关,得到的无一不是相同的回答。
      
      田纳西威士忌不是卧底。
      
      “她如果不是卧底,那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之一。”苏格兰威士忌曾经这样跟他说过,而那之后没多久,他就被发现是卧底,然后死在了田纳西威士忌的狙击之下──就连那个FBI都没能来得及救下他。
      
      “你在磨蹭什么?”此刻正搅乱着安室透思绪的女孩皱了皱眉头,狠狠地按了一下对方的伤口,他咬紧牙关却还是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让夏有愉快的勾起了唇角,她稍稍的托住了波本的腰,手上用力,轻轻地扶住了对方。
      
      这种严重的伤夏有肯定是不会治的,不过刚刚波本说过贝尔摩德马上就来了,那个精通易容术的女人实际上缝针的手法也还挺不错的,因此夏有只是扶着波本在自己房中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拿过医药箱替他消毒之后就双手一摊,倚在自己的床头玩起手机来了。
      
      “对了,你应该不会饿吧?”晾了对方十多分钟之后,夏有忽然反应了过来,她放下手机冲着波本眨了眨眼睛,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今晚还没吃呢,如果你要吃我就一起煮了──先说好,你不准嫌弃我的手艺,我煮的没你好吃。”
      
      这样的对话似乎将他们拖回了四年多前,十五岁的小姑娘被苏格兰威士忌领回家,两个人携手来波本的家里蹭饭吃的画面中。
      那个时候的女孩还没有田纳西威士忌这样的代号,只是一个【被贝尔摩德带进组织的】女孩而已,除了某些底层成员之外,也没有人会因此高看她一分。
      
      她被分配到了苏格兰威士忌──诸伏景光──的手下,景光看上去跟安室透不一样,他是个就算对待下属都很温和的人,他们像是对待妹妹一般的照顾着这个仅仅十五岁就被卷进这片黑暗的孤女。
      但她最后亲手开枪杀掉了景光,没有留给景光任何辩驳的余地,一枪穿透了脑干,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瞬间毙命。
      
      “苏格兰!波本!快一点啊,红豆饼要卖光了啦!”
      咔嚓。
      
      ──那是记忆碎裂的声音。
      
      

  • 作者有话要说:  透子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啊((感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