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羽轻尘冷着脸,抱着那个孩子,御剑飞回了崖上。
      
      能救下一条鲜活的生命,固然使人欣喜,可那孩子昏迷前喃喃的“神仙姐姐”四个字,霎时令他的心情跌入谷底。
      
      任谁如羽轻尘一般,从小到大总是被人错认成姑娘,心情大概都不会美妙。
      
      每当他师父以此调笑他“哎呀,谁让轻尘你长得像你那天下第一美人的娘亲”的时候,羽轻尘冷冽的眼神就像淬了寒冰似的,利箭般往师父身上戳,奈何他师父天剑老人为老不尊,生平最大的乐趣就是逗弄他这个唯一的亲传弟子,以看他变脸为趣。一来二去,羽轻尘早就摸透了师父的脾气,对于这类调戏的话亦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完全无动于衷了。
      
      此次,羽轻尘随天剑老人来清微派拜访老友,是他筑基成功以后第一次下山。因为体内炼化储备的灵力不足,羽轻尘还不能像他师父一样,潇洒地御剑纵横三万里,而是每飞行一段时间,就必须停下路程,找地方打坐回复灵力,方能继续上路。
      
      天剑老人有意借此事磨炼他,故而一开始出发的时候,特地没提他御剑完全可以带着徒弟一齐飞的事实。羽轻尘性子亦是倔强,宁可自己一路打坐回气,也不愿开口求人,原本天剑老人几日就能飞驰完的路程,硬是生生让他因此拖延到一个月有余。天剑老人对此没置啄什么,只是传讯给老友说自己要晚些时候才会到达,可素来对自己要求甚高的羽轻尘因此十分闷闷不乐。
      
      师徒俩在清微派停留了大约半月多的时间。在此期间,天剑老人和好友吟风弄月,谈玄论道,身为徒弟的羽轻尘便时常与那位友人的大弟子韩清商切磋较量。虽然韩清商年龄较长,修为亦比羽轻尘高一线,可最终切磋的结果,却是羽轻尘胜多败少,倒是让羽轻尘重拾了自信,相信师父平素对他的肯定不是妄言了。
      
      回程的路上,羽轻尘明显感觉到,自己运行灵力时的消耗比过去要少许多,每次御剑的时间能坚持得更长久,这一段时间对灵力反复的消耗和提炼,让他对灵力的运用和把握更深刻和精准了。这次回山门后,羽轻尘便打算立即闭关修炼,将最近的修行成果巩固一番。
      
      结果离开清微派还没多久,师徒俩就因为羽轻尘停下来打坐,撞见了臭名远扬的魔修血修罗殷歧的行凶现场。天剑老人嫉恶如仇的暴脾气简直是一点就炸,抡起剑就上去砍砍砍。
      
      天剑老人与殷歧两者皆是化神期修为,打起来的动静,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道是天翻地覆也不为过。
      
      单论战力,殷歧自然不如单修剑道的天剑老人能打,但魔修心思深沉、诡计多端的特点在殷歧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保命逃命的技能一套一套的,多得数不胜数。两个人一个追砍一个招架,一个追杀一个逃命,战场从血案现场的小山村,在二三刻时间内,一路蔓延到几十里外的山上,只苦了羽轻尘这个筑基初期,既不能靠战场太近以免被波及,又不能不追赶导致完全被师父甩下。
      
      正是在追赶交战的二人时,羽轻尘无意中听到了山间仿佛有旁人的呼叫声,为了以防万一,他立即加速赶过去查明情况,这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坠崖的叶甜。
      
      羽轻尘将叶甜抱回了山上,在地势平缓的地方放下,因为刚才师父与殷歧的战斗,四周环境都遭受了极大的破坏,幸好二人主战场是在天上,若是在地面战斗,恐怕这一整个山头都不会留下。
      
      抱着叶甜时,羽轻尘自然瞧见了叶甜手中紧握的灵草,想来这孩子应当是来山间采药,无意中被师父他们战斗的余波波及,这才不幸坠崖,这般论起来,虽是他救了这孩子,但他此番灾祸本就是因他们师徒而生,因此算不得什么救命之恩。
      
      因救人耽搁了片刻,羽轻尘远远地感应到,师父那边打斗迁移得已距离他越来越远,若再不赶紧追上去,恐怕他就要跟丢了。
      
      可他甫一起身,就感觉衣袖猛然绷紧,回头一看,却是他救的那名孩童,昏迷中另一手仍紧紧抓住他袖口,丝毫不肯松手。羽轻尘用了些力气拉扯,可衣袖还是紧攥在那孩子手中,纹丝不动。
      
      可是羽轻尘完全没办法带着这孩子一同离开,以他筑基期初期的实力,御剑无法载动两个人,方才情急间救人,他已经是勉力而为了。
      
      无奈下,他只好俯下身来,轻轻拍了拍那孩子面颊,“醒醒,醒醒!”
      
      不知是因为连日辛劳,还是因为刚才受惊过度,叶甜睡得香沉,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
      
      羽轻尘望着这孩子的睡颜苦恼极了,又担心他是在刚才坠崖的过程中受了他所不知的暗伤,可他平素除了练剑,旁的什么都不会,更勿论疗伤救人这种高级操作了,只好握着叶甜的手给他输送灵气。
      
      灵气输送半天后,叶甜的脸色越见红润,却还是没有半点要醒来的样子,羽轻尘摸着他手上的脉搏,估摸着重伤之人脉搏应当不会如此强劲,方松了一口气。
      
      可他袖子还被叶甜紧抓着不松手,感应到师父的气息越渐远离,再经不起耽搁的羽轻尘一咬牙,狠心一剑将法袍袖子割裂成两截,同时,没有伤及拉着衣袖不放的叶甜分毫。
      
      羽轻尘将叶甜放置在树下,用剑在地面绕着他划了一道圈,这道剑痕残留了一丝他剑招的灵力,可以威慑山林中的动物不要靠近,以免这孩子在他走后再遭遇危险。
      
      做完这些防御措施,羽轻尘拔剑而起,转瞬间就飞离了此地。
      
      *
      
      羽轻尘自然不会知道,他好心给叶甜输送的灵气,反倒无意中促成了另一件妙事发生。
      
      几乎是在灵气入体的第一时间,叶甜识海里就响起了一道久违的声音——
      
      “嘀——感应到灵气,系统重新启动中……”
      
      因他输送的这道灵气,一直沉眠在叶甜体内的系统终于恢复了运转。
      
      “数据扫描完毕,系统已重新启动,世界补完计划系统,101号,竭诚为您服务!”
      
      “……神仙姐姐!”叶甜大喊着神仙姐姐蹦起来的时候,迷迷蒙蒙听到的就是脑海里系统的致辞。
      
      叶甜潜意识地忽略了系统的存在,毕竟都过了八年了,那破系统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声音说不定就是自己迷糊醒来时的幻听,是坠崖惊恐的后遗症。
      
      她四处张望了一番,没有见到刚刚救了自己的神仙姐姐,不由怀疑起她昏迷前看到的,也是一道幻影。
      
      “啊——!我的灵草!”
      
      后知后觉的叶甜,终于由坠崖回想到了此行的最初目的,她抬手一看,不禁大松了口气,那株她费尽心思采摘到的灵草,正好好握在她手中呢。
      
      且与此同时,与灵草一同入目的,是一块雪白无暇的布料残片,仔细瞧去,还能看清布料上漫布的银线暗纹,看起来就名贵非常。
      
      叶甜忍不住擦了擦眼睛,手中的布料并没有消失,这就意味着……
      
      “这肯定不是梦了……”她喃喃道。
      
      这样一块极高级的布料,别说叶甜这辈子八年来在小山村里没有见过,就是前世在现代社会二十多年,她同样也没见过能与之媲美的。
      
      这代表着真的有个神仙姐姐,在她之前遭遇生命危险的时候,及时从天而降救了她一命,还做好事不留名,挥挥衣袖就翩然离去了。
      
      完全没有将此“神仙姐姐”和原著中的“清泠仙子”羽轻尘的性转少年版本联系在一起的叶甜不由握拳,暗暗发誓她一定要报答神仙姐姐的救命之恩!
      
      叶甜珍之慎之地将布料碎片收入怀中,捧着灵草去寻自己带来的干粮和装备,先前下悬崖时,她都将多余的东西取下来放在一旁了,也不知山体震动的时候东西有没有受影响,现在还在不在原地。
      
      “世界补完计划系统,101号竭诚为您服务!”见叶甜一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系统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台词,提醒宿主自己的存在。
      
      “唉哟妈呀!”叶甜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清清醒醒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出声,还是在这荒山野岭突然蹦出来的,你说吓人不吓人,她按着胸膛平复自己急剧的呼吸,半晌方反应过来。
      
      “等等,你说你是什么来着?系统……?!”
      

  •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别看“神仙姐姐”羽轻尘已经筑基了,还一副很老成的样子,其实他今年才满十四岁=V=
    正当男女莫辨的年龄,不怪甜妹会认错=V=
    而且这里不仅甜妹认错了了羽轻尘的性别,羽轻尘同样以为甜妹是小男孩,所以从他视角出发的句子里,形容甜妹都是用的男“他”。
    *
    12.13下午稍微修改了一些语句
    *
    感谢在2019-12-12 07:21:33~2019-12-13 06:45: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遁世行 10瓶;无序子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