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颜值 ...

  •   第4章
      “我只尊敬值得……”
      
      傅家欢拍拍手,笑着打断纪然的话:“我们继续,来来来再走一遍。”
      他推着纪然,不断背着盛子柚给纪然打眼色。
      
      盛子柚再怎么样也是导师,又是很有名气的知名艺人,镜头还拍着呢。
      纪然公然叫板,万一播出去了,怕是会被盛子柚的粉丝攻击。
      
      纪然十九岁,到底还是太年轻了。
      
      “行吧,我离开。”盛子柚往门口走去。
      
      她的手拉开门,脚步停住,回头,嘴角微动——
      
      “作为导师,我还是要把我的忠告提出来。傅家欢你把C位给纪然没问题,但是纪然爆发力不够,你和景向磊舞蹈功底强,动作幅度大,看起来有些乱。路和,你后半段全程挡住了孙艺民,视线又总跟着傅家欢。”
      
      她顿了一下:“还有,你们很多小细节相当减分,根本不能拉近了看,也不会找镜头,你们给我的感觉是看着一个方向跳完全程,微表情和跟镜头的水平相当差。我建议找个摄像老师模拟舞台录制出来看看,免得舞台上变成车祸现场。”
      
      说完,盛子柚快步离开。
      
      她一走,刚刚还对她笑得甜甜的路和立刻说:“总算走了,她最后那话什么意思?”
      
      纪然微微皱眉,陷入沉思。
      
      傅家欢想了想,突然说:“我去找个摄像老师过来帮我们拍一下!”
      
      他人缘好,和摄像老师关系也都不错。
      
      他们又整体跳了一遍,摄像老师在前面全部拍了下来,模拟着舞台拍摄。
      
      六人围在一起,仔仔细细看效果。
      
      五分钟后,六人愣住。
      
      “她……还真没说假话……”
      
      整体看起来好像没问题,可拉近看个人的时候,暴露了无数的问题出来,不算太糟糕,但很影响整个舞蹈的完整性。
      而且他们确实很不会找镜头……
      
      可是这个花瓶盛子柚……竟然光看他们练习就能找到舞台问题?!
      
      这怎么可能?!
      
      -
      
      盛子柚可不管自己给一号练习室带去了多少震惊,她离开一号练习室后,直奔四号练习室。
      
      四号练习室人很少,总共只有三个人。
      
      一个在角落练习唱跳的顾予铮,角落里有个人带着帽子对着墙练歌。
      
      还有一个累到瘫在地上睡觉,对于她的到来无知无觉。
      
      盛子柚走进来,空荡荡的练习室进来一个人还是相当显眼的,更何况还是少见的女生。
      
      顾予铮看见盛子柚的一瞬间,几乎是下意识露出和纪然同款的皱眉。
      
      他要沉稳些,只淡淡一句:“盛老师好。”
      
      其实顾予铮心里并不平静,昨夜他和纪然带人冲去她的房间又什么也没抓到,她要是想整死他们,轻松的很。
      有人能注意到林倚东和盛子柚私下的交谈,就肯定有人能注意到他和纪然的动作,然后给盛子柚通风报信。
      
      他没有备用手机,也没用电脑上微博,不知道今天的热搜盛子柚有没有黑他们……
      
      他和纪然确实冲动了,他们都是很需要这次机会的人,却贸贸然犯了错。
      
      “顾予铮。”盛子柚缓缓张嘴。
      
      顾予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片刻,他闭麦低声说:“昨晚是我强制带着纪然去的,你要找就找我。”
      
      盛子柚愣了一下,突然笑了:“你倒是重情义!”
      
      顾予铮不懂她什么意思,这个女人从昨天开始,就让人有些不懂她的态度了。
      
      盛子柚慢慢走过去,在旁边席地而坐,挑眉道:“好吧,我以前都是和你们开玩笑,没想到林倚东这个小可爱竟然还当真了。放心吧,昨晚的事我不追究了,玩笑话以后也不说了。”
      
      原身留下的问题其实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学员好几十个,除非她令所有人都对自己改观,否则不可能堵住悠悠众口,她这辈子想要登顶,断不会把这样的炸.弹留着。
      
      那就只有洗白过去了。
      
      顾予铮一张英俊的帅脸板着,看起来很是冷漠,但眼神带着茫然和狐疑——
      “你是说真的?”
      
      他不相信盛子柚以前是玩笑,如果真是玩笑,就不会那么逼迫纪然了。
      但他想知道盛子柚是不是真的不计较昨晚的事。
      
      “当然是真的,我不想再开玩笑了。”她停顿一下,突然严肃说,“顾予铮,把你们小组所有人叫齐,我要看看你们效果如何了。”
      
      盛子柚表情严肃,她到底是导师,顾予铮纠结了两秒钟,去到隔壁把剩下两个人叫了过来。
      
      这组五个人,组长顾予铮,还有封元煊、唐严昊、贝逸凡,都是排名还不错的学员,也都是很厉害的vocal,唱歌水平都很厉害,各有特色。
      
      “盛老师好!”几人问好。
      
      盛子柚点点头,示意他们开始。
      此时,坐下角落的封元煊才慢慢爬起来,走到几人中间。
      
      这是盛子柚第一次见封元煊,但她看过初试视频之后,对这个人印象很深刻。
      
      他长相清秀,但这个团队里面长得顶好的少年太多,像路和那样的学员只要出现在镜头中,观众的视线就很难移开。封元煊的长相不出众,但却有一把得天独厚的好嗓子。
      
      开口跪,说得就是封元煊。
      
      而且这个少年相当佛系,几乎上很少见到他主动争什么抢什么。
      从来都一个人呆呆坐着,别人讲话就认真听着,没人讲话就发呆,但只要他张嘴唱歌,观众的视线就再移不开。
      
      他跳舞基础不行,好在天赋不错,目前没有翻车,再加上“佛系少年”这个形象也不错,进36的时候正好是第六名,卡在出道边缘。
      
      盛子柚没说什么,静静地看着他们表演。
      
      《升潮》这首歌比较抒情,他们组准备的是唱跳。
      
      第一句就是顾予铮开口,这个年纪的顾予铮比盛子柚记忆中声音浑厚度差了些,但也干净空灵了很多。
      他的声音一出来,盛子柚手指就在地面上微微敲打。
      
      在之后是唐严昊,他是接在顾予铮之后。
      盛子柚眉头顿时一紧,抬头深深看了他一眼。
      
      封元煊是高潮的时候声音才进来,空灵干净的嗓音一出来,整个练习室就只有他的声音死死吸引着人。
      尤其是最高的那一句,他不仅轻轻松松唱了上去,还游刃有余。
      
      一首歌很快结束,封元煊又开始发呆,顾予铮自顾自去旁边喝水,显然,他们都没指望盛子柚给什么意见。
      
      其他四人倒是看着盛子柚,到处都是镜头,这些少年的表现欲还是相当不错。
      估计也是因为镜头,封元煊和顾予铮才给盛子柚面子表演。
      
      盛子柚的声乐能力不是顶级的,但她的舞台经验极其丰富,鉴赏能力更是不差。
      
      “顾予铮是队长?”她问。
      
      唐严昊忙点头:“是的,铮哥是队长。”
      
      顾予铮放下水,看了过来,眼神带着不耐,仿佛在说——还有什么事?
      
      “你觉得你们整个表演有问题吗?”
      
      顾予铮微微皱眉,磁性沙哑的声音响起:“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和盛子柚印象中一样,低沉沙哑,但是好听得紧。
      
      盛子柚笑了:“所以队长是觉得没有问题呢?”
      
      “啊?盛老师,我们表演有什么问题吗?哦对了,还有一些舞蹈动作还没加进去,我们还在排练。”唐严昊再次回复。
      
      盛子柚摇摇头,看着他们说:“升潮是很抒情的歌,唱得好的能够把观众唱哭,封元煊刚刚表现就很好,顾予铮也还可以,但其他人就差了些。”
      
      顾予铮和封元煊抬头看着她,还是没什么表情,毕竟她说得这些话,依旧没有含金量。
      
      盛子柚不管他们怎么想,继续说:“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是声乐组,可不可只亮出最吸引人的的长处?没必要几头抓,到你们现在这个阶段,大家实力都不差,只有把某样做到极致,才能给人留下更深刻的记忆。”
      
      几人一愣。
      
      “你们自己跳舞可能没有发现,一跳动的时候声音立刻就有些变化,后半段气息完全稳不住,你们声音的魅力至少砍了一半。这还是练习室,上了舞台又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舞蹈上,声音还会更差。大家是男团,会唱跳确实是基础,我只是觉得难得一个团队都是很会唱歌的,又遇上这么好的歌,好好唱唱歌,没必要一直展现自己的短板——跳舞。”
      
      她站了起来:“毕竟不管如何,你们肯定不会有舞蹈组跳得好。另外,我建议唐严昊不要唱第二部分了,你的声音太急躁,我知道你这是急于表现自己,可是太用力结果很可怕的。你的部分再往后摞一些,摞到第四段吧,这儿可以稍稍用力,但注意,是稍稍用力,不是用力过猛。”
      
      盛子柚说完声音上的问题,拉着几人重新排了排站位。
      “别再加太多动作了,你们确实是参加男团的节目,对综合实力有要求,但现在,你们趁着这次声乐强强组合,把歌唱到极致就行。”
      
      她给他们简单排了一些动作,避免因为大动作导致的声音不稳定。
      
      起初,顾予铮和封元煊配合的并不情愿,但随着盛子柚的认真,他们也渐渐认真起来。
      甚至他们忘记了这是一个“花瓶”,这是自己不喜欢的一个人。
      
      排到最后收尾时,顾予铮甚至和盛子柚激烈讨论着动作和细节。
      
      “我觉得暂时先这样,你们可以完整来两遍,之后,最主要的就是声乐的情感表达,明白了吗?”
      
      “明白——”异口同声。
      
      盛子柚再次坐下,六人开始按照新的编排演唱。
      
      这时候,另一个女导师温珊珊推门进来。
      
      温珊珊是音乐界出身,也参加过好几个综艺节目,有了很高的人气。
      在这个男团节目开始之前,盛子柚的名气是比温珊珊大很多,但节目播了几期,现在被温珊珊圈粉的粉丝很多,反倒是盛子柚这边黑粉越来越多。
      
      也是,温珊珊会唱会跳,在这个节目中确实比盛子柚圈粉多了。
      
      把之前发生的事全部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做了好些年经纪人的盛子柚立刻发现——温珊珊在踩着她上位。
      
      从激她唱歌,到一直问她的意见,全部都是在让她出丑以衬托她自己。
      
      其他两个导师,一个是人气本来就比他们差的项原,没必要踩,一个是老牌天王冉友清,不敢踩。
      踩盛子柚,就是最合适的了!
      
      果然,温珊珊一坐下就笑道:“盛老师也在啊,你可是练习室的稀客啊!”
      
      盛子柚扭头,看着她笑了起来:“是呀,我以前不怎么来,但现在是关键了,再不来我这个导师就成摆设。我虽然长得美,但也不能让别人觉得我是个花瓶嘛。”
      
      温珊珊:“……”你还不是花瓶?!
      
      但说实话,温珊珊真的很不想和盛子柚同框!
      娱乐圈一直有个说法,再好看的美人和盛子柚同框,颜值立马下跌好几个度。
      
      想到现在的舆论风向,温珊珊又自信起来了。
      
      盛子柚,凉是早晚的事了,自己正好借个风。
      
      于是,她轻笑道:“盛老师,这一组唱得可真好,你看他们的表演完整度也已经非常棒了。这才刚开始,他们就已经快准备好了,真是我见过最高效的团队。”
      
      盛子柚淡笑,一张精致的脸上云淡风轻:“还不行,还要再磨一磨。”
      
      温珊珊表情立刻变得夸张:“盛老师!他们这么完整的表演竟然还不行?!您要求也太高了吧,而且你看他们的动作,简洁但不过于简单,让人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们的声音上面。还有他们配合的默契,开头和最后收尾的那个动作,都太完美了!”
      
      她心里大笑,盛子柚不懂行却要装逼,这不是等着打脸?
      
      这时候,几个唱完的学员乖乖喊道:“温老师好!”
      
      “你们好。”她点点头,刻意夸奖,“你们太棒了,尤其是动作改编之后,让你们的整个表演有了灵魂,和上次看进步了好多!很棒!对了,这是谁排的?”

  • 作者有话要说:  盛子柚:你爸爸我!
    收到了你们的催更申请,看在你们辛苦留评的爱上,兔崽双更!
    (————说完,兔崽捂着她岌岌可危的存稿箱心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