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花瓶 ...

  •   第2章
      与众人想象中两人滚在一起的画面不一样,此时,林倚东站在后面,盛子柚站在前面,他们对着镜像版舞蹈在练习跳舞。
      
      前面,盛子柚显然还没注意到他们进来,因此还在喊着——
      
      “左脚!右脚!弯腰——”
      
      站在门口的人有片刻的懵逼,这时候,盛子柚和林倚东也注意到了几人。
      
      林倚东有些脸红,白嫩的脸上带了红色,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眼神飘忽,不知道是害羞了还是跳舞热的。
      
      盛子柚相当冷静,取下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挑眉:“你们这是……”
      
      她毕竟是一二线级别的女明星,工作人员有些慌张:“那个……学员举报……”
      
      “举报什么?”她好奇走近,然后扭头看向林倚东,“你不是要努力吗?还不赶紧练,不许停!”
      
      “哦哦哦——”林倚东慌慌张张扭头,开始继续练习,只是因为紧张,手脚有些不听使唤,动作老是出错。
      
      这边,盛子柚看向站在门口的人,眼神渐渐带着犀利。
      
      光是对着她的眼睛,这些工作人员就又悔又怕。
      盛子柚确实很过分,可她到底是嘉宾、明星,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可以得罪的。
      
      工作人员:“……”
      他们有些慌张,但又不敢说自己是来“捉奸”的,只能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顾予铮和纪然要求的!”
      
      倒也有硬气的工作人员,下巴微抬:“盛老师,您这让学生来您房间是不是……”
      
      盛天柚比他还要硬气,声音冷了下来:“我记得我当众说过,想要指导的学员如果找不到我,就来我房间敲门。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想去练习室,让学员在我房间练习有问题吗?”
      
      主办方给她的房间是个套房,他们练舞就在客厅,卧室房门紧闭,确实没什么问题……
      
      至于盛子柚当初那话虽然是暗示,但到底这话是没问题的,不可能抓着不放。
      
      顾予铮和纪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们两人长得好有实力,都是深受盛子柚“骚扰”的,也因此,他们这次是下定决心才来逮盛子柚的,只是没想到……
      
      莫非她早有准备?
      
      工作人员心口一紧,忙说:“没问题没问题,很抱歉。”
      
      盛子柚看着他们,眼神一冷:“你们不用给我道歉,我会让我的经纪人和助理同你们负责人交涉的,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这些工作人员被吓得脸一白:“对不起!盛老师对不起!”
      
      盛子柚只是冷着脸看着他们,这些人只得慌慌张张离开。
      
      盛子柚不是要他们怎么样,但是这一次她如果不拿出态度,肯定会有人说她心虚。
      不借此立威,她接下来在这儿的两个月里,并不会轻松。
      
      她做练习生八年,又在娱乐圈台前幕后摸爬滚打十几年,对这里的规则再清楚不过了。
      
      工作人员走了,站在门口的只有顾予铮和纪然。
      
      盛天柚视线看了过去,眼神有些复杂。
      
      顾予铮和纪然都不是林倚东小奶狗的类型,顾予铮五官犀利,是一个很有型的男人,今年二十一。
      这样的人在男团中其实比较吃亏,但顾予铮有很强悍的实力,也吸了不少粉,她们愿意为他投票点赞、砸钱,使得这个人在前一轮的公演后排位第四。
      
      纪然是温文尔雅的类型,身形修长好看,宠溺地笑一笑时,粉丝都愿意把心捧出来送给他。而且他以吃播出道,有一定的人气,在前一轮的公演后排名第三。
      他恰好是盛子柚很喜欢的类型,今年十九岁,又正是恰好的年纪,所以受盛子柚的骚扰也最多。
      
      也因为他的脾气,使得有些粉丝对他的印象不好,排名从刚来的第一,掉到了第三,还在持续下降。
      
      在她的那个世界中,这两人都是顶级一线,顾予铮还是她亲手带出来的。
      她认识顾予铮的时候,对方已经二十四岁了,那时正在酒吧驻唱。
      
      彼时,她在酒吧一见到这人就知道,他会火,甚至会成为自己经纪人生涯的一个招牌。
      
      果然,他很快就在音乐界爆红,然后转型演艺界,和当年的她一个走法。
      非科班出身的他,在盛子柚出车祸的前一年,刚刚拿到了影帝大奖。
      
      这个世界中的他更加年轻,眉眼间比同龄人沉稳,但也还不如后来的冷静。
      
      纪然也是她很熟悉的人,认识纪然不是因为自己是他的经纪人,而是在她正当红的时候,提携过纪然。
      对方是个很记恩的人,哪怕是后来成为了当红炸子鸡,他对自己也是相当敬重的。
      
      对上两人怀疑、愤怒的眼睛,哪怕是知道他们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顾予铮和纪然,盛子柚还是有些头疼。
      
      她也不准备和这两个“老熟人”计较什么,声音有气无力:“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纪然温文尔雅的脸冷了下来,死死盯紧她,手拽紧:“你知道我们要过来所以早有准备?你别得意,这世界是有王法的!你不会有好下场!”
      
      到底还年轻,带着一股气什么话都敢说,不计后果,说完就愤怒地转身离开。
      
      顾予铮深深看了她一眼,虽然什么也没说,但眼神和纪然要表达的东西是一样的。
      
      盛子柚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盛老师……”背后,林倚东声音颤颤巍巍,“他们走了……”
      
      “所以?”盛子柚挑眉。
      
      林倚东一张好看的脸上满是迷茫,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她,好像在说——
      
      他们走了就不用装了吧?
      
      盛子柚瞪他一眼:“赶紧练!”
      
      “啊?”
      
      “你不是想要晋级吗?那肯定必须好好把公演的节目练好啊!赶紧的!”盛子柚声音变得严厉。
      
      “哦哦哦……”本来以为练习只是应付刚刚那些人的林倚东茫然地转身跟着屏幕动作。
      
      所以……来盛子柚房间就保自己晋级……原来不是潜规则,是给自己开小灶练习?
      
      可是……盛老师……有实力吗?
      
      花瓶盛子柚,这可是公认的呀。
      
      林倚东一脸的怀疑和不信任。
      
      盛子柚叹口气,往卧室走去,刚刚被打开的房门没有再关。
      虽然她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并且一地鸡毛,但是,这张脸可还是好好的!和原来的脸像了□□成,剩下的一两成是更加精致了。
      
      只是皮肤状态很差,眼下青黑。
      
      她进房间给自己敷了张天价面膜,然后拿着手机,毫不犹豫预定一大堆贵得要死的面霜、面膜和精华等,甚至连身体乳、精油等都预定了。
      她向来爱美,从头发丝到脚趾盖,她一点也舍不得委屈了。
      
      现在脸是好好的,并且又有机会站在人前,她愿意以盛子柚的身份,重新拿到盛子悠当初的荣光。
      
      -
      
      将盛子柚房间她看得上的护肤品用了一遍后,她洗干净手,然后回到客厅。
      
      客厅的少年还在认真练习,毕竟才十八岁,还正在长身体。因此个子不是很高,身形显得很瘦。
      他很白,又白又嫩,大大圆圆的眼睛,笑起来像是吃了一颗糖,甜甜蜜蜜。
      
      林倚东现在也有一些粉丝了,全都是妈妈粉,但战斗力远没有排名靠前的几个学员的粉丝强。
      尤其是目前有一个类型和他有些相似,长相上更加亮眼的男孩——路和。
      
      喜欢小奶狗的粉丝们目前来说显然更喜欢路和,疯了似的给他拉票。虽说林倚东实力比路和强一些,但和排名靠前的那些学员比起来,都是战斗力渣的。
      
      林倚东现在排名21,一个很危险的数字,毕竟下一次演出过后,最终只能晋级18人。
      
      少年练的很认真,额头汗如雨下,手脚还跟着屏幕拼命动作。
      
      他很认真。
      
      可是这个男团走到现在的学员有几个不认真?
      
      实力和性格,才是圈粉的法宝。
      
      “停!”盛子柚一张脸很严肃,走到林倚东旁边喊停。
      
      林倚东立刻停下,慌慌张张看向她。
      盛子柚现在的头发被梳了上去,穿着运动服,素净着一张脸,好看的五官令人迷醉。
      
      尤其是不知道为何,她的眼里没有以前的轻浮,竟然让那双眼睛变得深邃迷人。
      
      林倚东到底才十八岁,一双大眼睛乱瞟,不知道该放在哪儿,手脚无措。
      
      盛子柚倒是不怎么在意,这样的眼神在十年前她经历了太多,虽然有些阔别重逢的感慨,但被她掩了下去。
      
      她现在是导师盛子柚,为了不落到书中的下场,一定要做个严格又对学员有帮助的导师!
      
      盛子柚一旦认真起来就很认真的,一双眼睛直直盯着林倚东——
      “你知道你刚才的练习就是无用功吗?这样下去,下一场绝对不可能晋级,更不可能成为成团的六人之一!”
      是的,这次选秀出道六人,第一是C位,第二是副C,打破传统选秀规则。
      
      原本正在脸红害羞的林倚东突然愣住,傻傻看着盛子柚。
      在对上对方认真的双眼时,眼眶倏的红了,茫然又害怕。
      
      盛子柚没再说话,片刻,林倚东蹲下,将红彤彤的眼睛埋在臂弯。
      “我知道的……”
      
      他知道自己进不了,之前他们集中和家里人通话的时候,他爸说他的排名还在下降,别人在这个关键时期都在发力,只有他还下降了。
      
      他知道的,只是还不想接受现实,他舍不得那些对他喊着“儿子加油,麻麻爱你”的粉丝。
      那是他从未体会过的温暖,站在舞台上听着别人的欢呼,那又是他从未体会的辉煌。
      
      所以盛子柚递出了橄榄枝,哪怕他害怕极了,也咬着牙,像是握着救命稻草一样的过来了。
      
      这个希望……原也是奢望吗?
      
      盛子柚看着蹲着的少年,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个少年在原本的故事轨迹里,完完全全是一个被牺牲的炮灰。
      盛子柚对于他会得抑郁症一点也不怀疑,这孩子单纯极了,她说“来了就保他晋级”,他就信了。
      
      可是谁能保证她说真的?
      
      在盛子柚的计划中,睡过林倚东以后,下一场一定要把他淘汰掉,决不让他可能影响自己。
      
      自己穿来以后,告诉他自己不是要睡他,只是给他开小灶练习,他竟也信了。
      
      实在是……单纯到离谱。
      
      她现在身体二十五岁,但实际年龄已经三十了,够做这个十八岁少年的阿姨。
      
      既然说出了这话,就断不能骗他。
      
      盛子柚伸手,揉了揉少年的脑袋——
      
      “起来!我说过,你来了,我就会想办法让你晋级。”
      
      林倚东愣住,抬起红彤彤的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她,眼底,一点希望的火苗渐渐升起。
      
      “我不能干涉成绩,自然也不能给你买票,那些都是假粉,对你以后也没什么好处。”她重新播放镜像版舞蹈视频,“你这次选择的是《飞奔》这个劲爆型的舞蹈,舞蹈的好处是在短期内容易出成绩,而唱歌却不容易,除非你有封元煊那样得天独厚的嗓子。”
      
      林倚东认真听着,刚刚燃气希望的眼睛又变得有些丧气。
      是呀,他唱不过封元煊,跳不过纪然、关一柯。
      
      盛子柚话语不停:“《飞奔》不是你这个类型的舞蹈,这是你的弊端,但也是你晋级最大的机遇!”
      
      她的眼睛带着光亮,直直盯着屏幕编排出来的舞蹈。
      
      盛子柚是花瓶,但盛子悠,是天团C位出道,也是后来她们天团的编舞。
      
      “林倚东,这次是你让观众看到另一面的时候了,甜让人开心,但过度就会让人腻。你要让所有人看见,你不只可以萌,还可以性感迷人。”
      
      她嘴角带着那种自信的微笑,让林倚东不自觉相信了她说的话。
      
      “我我我……我应该怎么做?”
      
      盛子悠嘴角带笑:“林倚东,你没有太多的舞蹈基础,所以你的动作小而僵硬,这么短的七天我不能让你把别人几年的基础补上。但只要你放开,信任我,就够你在下一场演出的舞台上,有令人惊艳的表演!”
      
      林倚东看着她,他在对方自信的眼神里,忘记了她是个花瓶,忘记了她没有任何实力的记忆。
      
      这一刻,他只剩下信任。
      
      -
      
      凌晨一点,林倚东抖着腿离开盛子柚的房间。
      
      盛子柚不可能再带着他练习,已经一点了,这个时间已经很伤害她的脸。
      
      睡不了美容觉,至少也不能拖个毁容通宵。
      
      这两个小时,她对林倚东整个舞蹈的动作进行了改编。大改是不能的,他们是一个团队演出,不能瞎乱改一个人的动作,那么就只能从小细节和微表情做改变了。
      
      林倚东刚刚跟着她走了几遍,有了大概的认识,盛子柚就让他回去了。
      
      当然,他回了房间还有一个小时的加班训练。
      
      淘汰赛到了后期,有几个不是拼到没怎么睡觉?
      
      林倚东虚着腿回到房间,这时候,另一个学员胡长鸣挤眉弄眼笑道——
      “哟,林倚东这是被盛子柚榨干了呀?腿抖成这样?”
      
      他的声音是玩笑,但声音拔高,以至于宿舍几个人都听见了,带着嫌弃扭头看了过来。
      
      林倚东脸胀红,气道:“不要瞎说,盛老师是在帮我编排舞蹈,带我练习!”
      
      “嗤——”崔柏鑫一边看着歌词,一边忍不住讽刺,“咱们花瓶盛老师还有实力帮你编排舞蹈?林倚东,编瞎话也有个度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唔……男团的弟弟们渐渐出来啦!!
    话说你们追星不?有特别喜欢的小哥哥、小弟弟、儿子、老公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