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尺寸 ...

  •   小助理落荒而逃,门在面前“嘭”地一声关上。
      
      温寒深长地叹了口气,看向沙发,又无奈地闭了闭眼。
      
      沈繁星,我要打死你。
      
      平静下来之后,温寒用手机拍了张现场照片发给当事人。
      
      【温寒:图片.jpg】
      
      【沈繁星:我也不想的!】
      
      【沈繁星:公司临时有会议,我不来我爸会打死我,我哥会帮忙分尸的那种!!所以我没等到你就走了,我之前给你发了信息了的。】
      
      温寒把手机捏紧了一些,抬头看天花板同时抽了一口气。
      
      【温寒:这是你等没等到我的问题吗??】
      
      小助理走之前的那个目光还让温寒印象深刻,就靠着沙发上从里到外一应俱全的女士衣服,足够脑补出房间里有什么在等着他的偶像了,他还是个孩子,要尊重大人的生活。
      
      尤其是偶像的。
      
      温寒一想到以后这孩子再看到自己房里不光有女性的衣物,还有别的男人的衣服时,该是怎样一幅精彩万分的表情了。
      
      一时间,不知道该先同情对方,还是自己了。
      
      温寒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脚步沉重往房间里走。
      
      累了一天了刚才把这堆东西直接扔垃圾桶然后躺在床上睡觉不好吗?或者泡个热水澡解解乏不好吗?
      
      正犹豫着手机直接关机算了,捏在手里的手机又响了一声提示音。
      
      【沈繁星:那你发这个图片?这个图片上只有我临时换下来的衣服,我是在告诉你,我真的有来过等你的。】
      
      【沈繁星:会议还有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我马上去找你,你不用等我。】
      
      温寒轻轻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多说,简单收拾了下,躺床上就睡了。
      
      他是真的累了,本来的航班应该是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就到的,赶上当地的大暴雪,他接到消息以后,还是按原计划去了机场,送走慧姐他们以后,自己在机场等了好几个小时,一有回国的航班可以飞,他就回来了。
      
      睡得很沉,房里有人进来了都不知道。
      
      沈繁星V信里说的一个小时是最长时间,虽然他知道温寒很大概率不会等他回来,都是成熟男人了,在一起也这么多年了。
      
      天还没亮的时候,温寒搁在桌角的手机响了。惊醒了床上熟睡的两个人,温寒想伸手去够手机,才发现身上压着某人的胳膊。
      
      温寒给他挪开了,打开手机,看到助理的信息。
      
      【助理小丁:哥,你醒了的话想吃什么给我发信息,我给你买了带过去。】
      
      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六点。
      
      昨晚这孩子走的时候就快一点了吧,温寒视线停留在屏幕上,忽然觉得自己的肩膀上沉甸甸的。
      
      本来是打算看看这扰人的刁民是谁,继续躺回去睡觉的。看完之后,彻底醒了,温寒给人回了个信息。
      
      【温寒:我这里有饭,你直接过来吧。】
      
      信息已经发出去了,温寒想了想补充道。
      
      【温寒:七点半以后再过来。】
      
      温寒穿好衣服,看了眼还在睡的人,进了厨房,做了三人份的早餐。
      
      七点了,沈繁星才出现在餐桌上。吃饭的动作慢条斯理的,一顿早餐吃出了酒店豪华套餐的效果,主要是时间——
      
      温寒看了眼手机,过了二十分钟了,沈总裁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你不上班吗?”温寒问。
      
      “上啊,”沈繁星一脸得意,“作为老板,几点上班看我心情。”
      
      “哦,”温寒丝毫不配合,“昨晚必须要参加会议不然会被灭口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沈繁星一点也不觉得丢脸,事实上,他根本没有脸。他看着温寒,忽然话题一转:“我看了新闻,昨天那里大暴雪,为什么还一定要回来?”
      
      那么着急地回来。
      
      温寒没说话,进房间一会儿,把沈总上班要穿的衣服扔在沙发上,下逐客令:“你快走,我一会儿家里要来人。”
      
      于是沈总就这样被连人带手机赶了出来,领带都是在电梯里对着镜子打好的,电梯门一开,他要往外走,有个小男生模样的人往里走,沈繁星多看了两眼,看到这男生大衣背后的字。
      
      “我以为我住在月亮上,但其实你也没在星星里。——温寒《我们》”
      
      电梯门重新闭上之前,沈繁星最后看了眼刚进电梯的大男孩。
      
      沈总今天进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重新整理了下自己,然后抓住第一个敲门进办公室的女秘书问道:“我现在老了吗?”
      
      女秘书不懂今天的总裁抽了什么疯,但还是配合道:“怎么可能,你可是整个制造行业最年轻的总裁了。”
      
      “哦,”沈繁星不是很满意,“那跟二十岁的小伙子比呢?”
      
      女秘书真诚道:“您看着就是十八岁的小鲜肉。”
      
      沈繁星觉得自己可了,然后重新回到办公桌前,“希望我等下问的问题,你也能给我这样满意的答复。”
      
      女秘书:“……”这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温寒刚把沈繁星赶出去,碗筷放在餐桌上还没来得及收拾好,门铃又响了。他以为是沈繁星又拐回来了,刚打开门,脸上的表情都来得及掩饰,看到了门外的丁辰。
      
      丁辰看着自己偶像兼老板的表情,怀疑地看向自己的手,还以为是自己手欠按门铃太重了给按坏了,不然……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温寒一秒就换了个表情,让开门口,把助理带了进来。
      
      “你没吃早饭吧?”
      
      丁辰挠挠头,坚强道:“我吃过了。”
      
      事实上是温寒给他发信息过后,他心底一踏实,重新睡过去,也成功地睡过了,虽然温寒说七点半以后过来,但他觉得七点半是作为助理的底线和职业素养。
      
      温寒扭头看他一眼,心说你脸上还挂着眼屎呢你知道吗?
      
      直接去厨房把剩下的饭端了出来,“家里刚好多做了,过来吃吧。”
      
      丁辰眼神亮了,他颠颠地坐到餐桌旁,看到桌上的皮蛋瘦肉粥和葱花饼,“哇”了一声,“我嫂子这么心灵手巧!”
      
      他脸上写着“不愧是我嫂子”,让温寒一时间很想把饭撤下去,不给他吃了,就一定是嫂子做的吗,我就不能做吗?
      
      丁辰快吃完了,想起来问,“怎么刚好多了一份,哥你是知道我一定没吃早饭吗?”
      
      温寒:“直觉。”
      
      丁辰挠挠头,觉得是自己的能力没有完美体现出来的原因,秉着“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老板的饭更加不能白吃”的原则,准备一展身手帮温寒整理下房间。
      
      然后客厅里一尘不染,房间里整整齐齐,丁辰只好把沙发上的抱枕重新换了下位置。
      
      实在是无事可做,一扭头看到阳台上挂的衣服,“我去帮你收衣服。”
      
      温寒昨晚才回来的,没有洗衣服,那就应该是沈繁星的,一想到这里,温寒从厨房里出来阻止:“那个……”
      
      不等他说话,丁辰已经看到了不该看的,他盯着阳台上挂的几条四角男士内衣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回头看自己家老板,视线忍不住往下……
      
      对不起我不该耍流氓,但是这个尺寸……
      
      “别胡想,不是。”
      
      丁辰无辜又茫然地看着老板,心说我明明什么都没问。
      
      温寒面无表情地走过来,把丁辰从阳台拎去了厨房里,“把厨房收拾干净就行了。”这孩子真有的活看不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该多吃点核桃。
      
      温寒抬头看着晾衣架上的衣服,摇了摇头,看来某人在这里待了好几天的样子。
      
      把衣服收进衣柜里叠好,厨房里传来了碗摔碎的声音。
      
      温寒赶紧到厨房里一看,丁辰正一脸慌张地蹲在地上要去捡碎瓷片。
      
      “你起来,”温寒其实也不觉得意外,自己去拿了扫把清理干净,才回头看着不安的助理,平静问道:“以前没做过这些吧。”
      
      “去把衣服穿上,”温寒从房间里出来,招呼助理,“我们出去。”
      
      丁辰赶紧跟上,脸上一喜,“路哥给你接通告了?”
      
      温寒的经纪人姓路,路喆。
      
      “没有,”温寒说,“去给你买核桃。”
      
      丁辰:“……”
      
      丁辰错了,温寒回来,公司当然是知道的,但奇怪的是接连三天过去了,不光没有通告活动,经纪人甚至连面都没有露一下。
      
      晚上从温寒这里出去的时候,温寒也直接道:“这几天没有事,你不用天天来我家玩手机,有事我给你打电话再来。”
      
      丁辰看着他欲言又止。
      
      温寒还安慰他:“工资不会少发你的。”
      
      “不是……”丁辰一脸严肃,“你回来前路哥还跟我说过的,哥你这几年不容易,让我好好跟着你干,我知道了,可能就是最近太忙了,路哥现在手里好几个艺人,他空下来肯定会找哥的。”
      
      温寒未置可否,“嗯,天晚了回去早点休息吧。”
      
      结果快睡觉了,被公司夺命call醒了,但丁辰一点埋怨都没有还很高兴,乐颠颠地开车去接温寒回公司。
      
      在车上。
      
      丁辰轻轻哼着歌,扭头看了温寒一眼,但感觉到温寒并不是很高兴,表情收敛了下,“哥,公司肯定是给你有新安排了,你不高兴吗?”
      
      温寒往窗外看了一眼,“我只是单纯不喜欢在这个时间的安排。”
      
      丁辰表情滞了一下,看着似乎不想多说的温寒,他收回目光安静开车,但是心底里的很多个疑问不断涌上来,只觉得这趟路途的终点站,似乎隐藏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他有些不安。
      
      但温寒除了没怎么说话之外,又显得十分平静。
      
      夜色浓稠,像是一张网,吞噬了整个城市。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沈总,真的不是一般的扑棱蛾子。
    专栏预收文已经可以收藏了~哦~
    《考大学才能谈恋爱》
    最近,年级倒数第一的肖珩总喜欢去找倒数第二的祁墨,惊得其他人下巴都要掉了。
    肖珩:“你这么小不好好读书怎么行?”
    肖珩:“四书五经你都不会,跟我回去。”
    祁墨嘴里的烟都掉了:“吃你家大米了?”
    之后祁墨发现这小傻子有点意思。
    祁墨:“这么喜欢偷看我?”
    祁墨:“等什么呢?等我喜欢你?”
    祁墨:“就你身上这几两肉,摸起来……得硌手吧,嗯?”
    肖珩最近一直做梦,梦里他看到了另一个祁墨,几乎看完了他的一生,梦的最后,祁墨说:“我图你的身子,等着……我要你嫁给我。”
    而肖珩知道——这不是梦。
    在那个梦里,祁墨喊他——师父。
    你若还图我……我嫁。
    #倒数第一给倒数第二讲课,一个真敢讲一个真敢听啊#
    #我是怎么相信他是学渣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