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穿成不良少年之后 ...

  •   踩着上课铃声进入教室的纪衍被讲台上的班主任盯着走到了座位,随后而来的几个男生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直接被勒令站在门外。
      
      对于老班的不待见,几个男生早就习以为常,乐哈哈地在教室门口站成一排,挤眉弄眼,还在为认了个厉害的大哥而开心着。
      
      老班在教室里环顾一圈,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同学们,你们现在已经升高二了,所有人都应该将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面!有些差生,我说的是哪些人自己心里要清楚,不要因为你们自己考不上大学,就干扰其他同学正常上课...”
      
      纪衍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语,还有明目张胆盯着他的眼神,莫名不爽,他举起手示意有话要说,被老班无视之后,直接站了起来。
      
      “卢老师,我想问一下,什么叫差生就考不上大学呢?”
      
      被打断话的老班脸色转阴,“怎么,像你这种课都不听的差生,还想考上大学?呵呵,能拿到高中毕业证就不错了!”
      
      “您敢跟我打赌吗?就赌这次数学周考,您眼中的差生,能不能进入班级前三。”
      
      “呵,你还没睡醒是吧,给我出去!”
      
      “卢老师不敢赌吗?那这样吧,要是我这次没能进入前三,我自己申请退学,从您的眼中消失,如何?”
      
      纪衍的话让全班同学都惊呆了,林露露也有些慌张,纪衍这个学渣竟然敢这样说?他怕不是早就想退学吧!他要是退学,她以后再接近可就难了啊!
      
      “好!别说老师看不起你,我给你放宽一点,这次周考,你只要能进班里前五,我就跟你道歉!反之,你就早点回家去,反正这个学你上了也是白上!”
      
      “行。”纪衍点点头,正要坐下。
      
      “等等,知道什么叫课堂纪律吗?没有得到批准就公然打断老师讲课,站出去!”
      
      纪衍挑了挑眉,没有再反驳卢老师,好脾气地走了出去。
      
      当看到门外几个一脸钦佩的男生以后,他脚步一顿,不知道现在回去和卢老师道歉还来不来得及。
      
      “砰!”身后的教室门被用力关上,纪衍叹了口气,走到后门站定。下一刻,几个男生就悄悄地往这边挪了过来。
      
      “哎,老大,你可真有一手,有这个赌,到时候退学的理由也光明正大了!”
      
      “老大,你也给我支个招吧,这破学校我早不想读了,还不如直接去国外镀个金回来呢!”
      
      见纪衍沉默,几个男生也不意外,毕竟老大一向这么高贵冷艳。于是他们几个黏在纪衍周围,热烈讨论着老大这招的妙处。
      
      [好烦...]
      
      [万一没能考到前五呢?]
      
      脑海里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纪衍懵了一瞬,随即才反应过来这是凌九。
      
      [退学挣钱。]
      
      [...这时候不应该说没有万一吗?]
      
      [系统也有自己的思考能力?]
      
      [我可是有独立情感的高智能系统。]
      
      [哦。]听出凌九话里的骄傲后,纪衍并没有夸它,当初问重生条件的时候,它表现得可不像是有感情的。
      
      没有得到预期的夸赞,凌九大概有些失落,不再吭声。
      
      卢老师的课结束后,纪衍终于从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中解脱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书。
      
      “哎,你要不要这节课的笔记啊?”同桌李梁递过来一个本子,“虽然我记的也不全,但你,将就看看?”
      
      看着本子上歪歪扭扭的字体,纪衍思考了两秒,接了过来,“谢谢。”
      
      “不客气,你加油啊。”
      
      “嗯。”
      
      瞅着纪衍认真学习的样子,林露露有些懊恼,要说重生回来她最后悔的是什么,就是没有记住高中各大考试的题目了。就连高考她也只记得个作文题目,其余的?她连看都没看。
      
      要是能够记住题目,这时候她就可以透个题型给纪衍了。他要是真退学了,下一个容易接近的对象就是上辈子的富二代,林露露可不想再和那个渣男有纠葛,提起他都泛恶心。
      
      在大多数人的不相信和小弟们的支持下,纪衍等来了数学周考。
      
      为了不让卢老师有任何扣分的理由,纪衍答得很认真,每一个步骤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力求完美。
      
      老卢也紧盯着纪衍,要不是怕其余同学会明目张胆地作弊,他恨不得站在纪衍身边看着他答题。
      
      当天下午,老卢捧着一堆卷子进来,复杂地看着纪衍,然后他站到讲台上,一字一句地给纪衍道了歉。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纪衍点点头,算是原谅了他。
      
      “...”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老卢刚要发作,想想这次纪衍的考卷,硬是把气压了下来。
      
      “这次班里的数学周考,第一名是纪衍,”老卢有些感叹道,“每一题都找不到扣分点,很好,下课后同学们可以去看看,学习一下纪衍同学的解题思路。”
      
      “第二名是...”
      
      “叮铃铃——”下课铃声响起,小课间到了,教室里的同学们瞬间松了口气,尤其是那些退步明显的同学,悄悄把一直低垂的头稍微抬起了点。
      
      “纪衍,来我办公室一趟。”老卢留下一句话,施施然走出教室。
      
      几个小弟瞬间从各自座位上冲到纪衍桌前围住他,一脸崇拜。
      
      “大哥!你怎么作弊的?分享一下呗!”
      
      字正腔圆的一句话,吸引了全班同学的注意力。
      
      “...”纪衍反复做了几遍深呼吸,用多年修得的养气功夫平复了内心,才忍住没有对这个猪队友动手。
      
      他拨开挡路的男生,往老卢的办公室走去。
      
      几个男生看到班里同学各含意味的表情,才回过神来,说出这句话的男生被痛打了几下,像是欲盖弥彰。
      
      办公室内,纪衍正从容地站在办公桌面前接受老卢的打量。
      
      两分钟后,老卢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有这个脑子,之前为什么不好好学习?”
      
      “没有动力。”
      
      “...你知道考上一个好大学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以后的人生会有更多的机会,你会比大多数人更加容易地取得成功!”
      
      “哦。”
      
      老卢看到这个一贯以来的差生置若罔闻的样子,感觉有些棘手,纪衍的家庭情况他多少也知道一点,母亲改嫁,父亲酗酒,这种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对于未来可能确实没什么想法。
      
      不过,作为老师,看到学生有潜力能够考上好大学的时候,他还是得争取一下的。
      
      “我们这样,以后的数学周考,你每考进一次前五,那一周的数学作业你就不用做了,怎么样?”
      
      老卢殷切的眼神取悦到了纪衍,他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行。”
      
      “考不到还是要做的。”
      
      “嗯。”
      
      “好,就这样说定了,你回去准备上课吧。”
      
      老卢挥挥手,看到纪衍转头就走,又要发火,“你!”
      
      纪衍定住脚步,转头看向卢老师,面上一副疑惑。
      
      “唉,走吧走吧。”老卢压下心中的不舒服,叹了口气,这年头当老师也不容易啊。
      
      回到教室后,纪衍无视了李梁欲言又止的模样,拿出下节课的教科书,趴在桌子上等待上课铃响。
      
      “纪衍同学,可不可以,借你的数学试卷给我看一下?”弱弱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许久,纪衍一动不动,让林露露很是尴尬。
      
      她伸出手轻轻推了一下纪衍,“纪同学?”
      
      纪衍抬起头,有些烦躁,“不好意思,我的卷子已经借给蔡佐了。”
      
      被老大点名的蔡佐一脸懵逼,啥?老大给了他什么东西?
      
      骗人!林露露都不用看蔡佐的脸色就知道纪衍在说谎,但看他这副明目张胆的做派,再问下去也讨不了好。
      
      林露露红了一双眼眶,“对不起,纪同学,我不知道你借给别人了。”然后抽噎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看到班花被嫌弃,许多女生都对纪衍投来满意的眼神,她们早就看不惯班花动不动就哭的模样了,又不是人人皆她妈,哭给谁看呢!
      
      不过,总有一些嘴炮男生,想着替美人出头来引起注意。
      
      “还不知道成绩真的假的呢,就在那显摆,哼,班花想看你的试卷是给你面子!给脸不要脸。”
      
      “一个大男生,把一个女孩子弄哭,你好意思吗?”
      
      “喂!曹二,你说这句话就没意思了啊,你怎么不去给班花擦擦眼泪、哄哄她呢?”刚被老大点名的蔡佐呛声道,他现在也不顾什么班花了,老大才是指路明灯!跟老大作对的人就是跟他作对!
      
      班里一阵哄笑,被称曹二的男生涨红了脸,再说不出话来。
      
      一个嘴炮男倒下了,无数个嘴炮男又站了出来。
      
      都用不着纪衍说话,小弟们自发分配,舌战群儒。
      
      纪衍重新趴在桌上,第一次不觉得这群小弟们的叽叽喳喳烦人。
      
      而林露露则低着头,没管那些愚蠢又没用的暗恋者们,心里琢磨纪衍是不是有着青春期男孩的通病:越喜欢的越要欺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