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成不良少年之后 ...

  •   “苏瑶,你和我分手就是为了和这个富二代在一起?”
      
      “纪衍,对不起,他真的很爱我!”
      
      .......
      
      “....这就是你和苏瑶上辈子的画面。”刻板冷硬的声音传来,纪衍狠狠地闭了下眼睛,捂着心口急促喘息,不敢相信妻子在他面前的温柔善良都是假象。
      
      什么她最喜欢的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什么贫穷也能拥有幸福,都是假的!她的一切屈就都建立在早知道他是个有钱人的基础上,亏他还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爱!
      
      “为,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
      
      “你想不想拥有一次全新的人生?”
      
      纪衍看着这个漂浮在半空中的球状物体,想到它刚才使出的手段,沉默了好久才缓缓问道,“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再过几分钟这具身体就会崩溃了,你想要拥有一次全新的人生吗?”
      
      “...想。”
      
      “嘀——灵魂绑定中...”
      
      下一秒,纪衍感觉自己的灵魂轻松了许多,充满着生机活力。
      
      还没来得及询问重生的条件,纪衍的眼前一黑,再醒来时身上传来一阵钝痛。
      
      “老子养你有什么用!废物!混蛋玩意!...”纪衍摇了摇有些晕乎的脑袋,看向面前这个正在殴打他的醉酒男人。
      
      纪衍皱眉,躲过男人踢向腹部的脚,反手一拉,将他狠狠地摔倒在地。
      
      感受到痛意,男人的视线变得清明了些。
      
      “小兔崽子!你一天天地不学好是不是,老子让你去上学你就学会打架了?啊?看我不打死你!”
      
      纪衍站起来又是一脚踹过去,将男人踢晕。他环顾了下四周,破旧、脏乱,满屋子的酒瓶。
      
      找了一根带子将男人的双手捆住后,纪衍走进唯一的房间锁上了门。
      
      他躺到床上,等着身上的疼痛感减轻。
      
      自称是凌九的系统,灵魂穿越,都给纪衍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重生是为了给人以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有的人却只想着抱金大腿。为了给这些人以惩罚,你必须让她们受到比上一世还要凄惨的下场。]
      
      凌九的话在脑海中响起,纪衍闭上眼,静静地等待记忆导入。
      
      原主的母亲改嫁,父亲酗酒,从小在暴力中长大,身上一直带着伤,在学校也经常挑事斗殴。如果没有意外,他日后会因为打架凶狠被黑帮看上,逐步成为大佬的左膀右臂。不说生死无忧,至少能够活到半百。
      
      林露露长得清纯,家境平凡,是不少男生的暗恋对象。她与原主的交集仅仅是同班同学,甚至林露露还有些瞧不起原主。
      
      后来,林露露勾搭了个有婚约在身的富二代,并凭借一身演技挤掉了富二代的未婚妻,如愿嫁进豪门。最终,富二代早死后,她被私生子扔进养老院度过了下半辈子。
      
      就在这个暑假,林露露重生了,回到了高二开学前夕。她的目标就是让原主爱上她然后借此机会攀上黑帮大佬。
      
      纪衍慢慢地消化着脑中的记忆,默问:[让她惨死就行?]
      
      [因为某些原因,你不能对重生女造成直接的物理伤害。]
      
      [间接就可以?比如安排一群小混混?]
      
      [在我的程序设定中,直接死亡并不凄惨。所以,你这样做有极大可能会被判失败。]
      
      [失败了会有什么后果?]
      
      [超过一次失败,你将无法拥有全新的人生。]
      
      [那每通过一个世界,我会有什么奖励吗?]
      
      [等通过一定数量的世界,你就会拥有全新的人生。]
      
      [...没有什么别的?]
      
      [没有。]
      
      [...好吧。]有一个全新的人生他也该知足了。
      
      半晌,纪衍起身到外面的柜子里找出一小瓶红花油,回到房间给自己的伤口上药。
      
      暑假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
      
      早上,纪衍被一阵踢门声吵醒,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背部,在屋内翻找起来。
      
      纪勇用力踹着房门,宿醉之后,他的神志还有些不清醒,连手上的带子都没有挣开。
      
      一脚踹空,纪勇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看着门口手拿木棒的儿子,骂骂咧咧,“还不赶紧扶我起来!看什么?看我一会儿不揍死你!”
      
      “啊!”一棍落下,纪勇发出一声惨叫,他破口大骂,“畜生,敢打老子,你不要命了!”
      
      回应他的是不断落在腿弯的棍棒,一声声惨叫从屋里发出,这个老旧的居民小楼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有些感叹今天纪衍竟然叫出声了。
      
      两腿打断之后,纪衍扔掉木棒,拍了拍手,将纪勇拖到破损的沙发上,把他的双手捆于背后。
      
      “你的钱在哪?”
      
      纪勇冷汗涔涔,眼中满是恨意,嘴里不住地喃喃,“贱人,畜生,不得好死....”
      
      “不说的话就把你手也打断。”纪衍冷眼看着他,要不是现在杀了他会有麻烦,这种家暴男直接弄死也不为过。
      
      “你!我是你爸爸!你良心被狗吃了!快送我去医院!”纪勇啐了一口。
      
      见他仍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处境,纪衍上前一把按在了断腿处,“钱在哪?”
      
      “啊!”疼痛再次唤醒了纪勇的神志,他吸了几口凉气,恨恨地说道,“我没钱!”
      
      “啊!”
      
      “说。”
      
      “...在,在我烟盒的夹层里面。”
      
      “还有呢?”像这种酒鬼,为了防止喝醉后被人摸走身上的钱,都不会把钱放在一个地方。
      
      见他又要按下去,纪勇咬牙憋出一句,“柜子底下。”
      
      “银行卡在哪?”
      
      “我银行卡里没钱。”
      
      “在哪?”
      
      “柜子里。”
      
      得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后,纪衍用毛巾压着纪勇的舌头塞了进去,把两处的钱和银行卡都找了出来,只有一万多元。
      
      虽然钱有点少,但应该也够买一手了。
      
      用纪勇的手机搜索了一下最近的证券交易所后,纪衍走出了门,用零钱在附近买了点吃的填饱肚子,然后骑上自行车往车站而去。
      
      即使是最近的交易所离纪衍也有不远的距离,得坐两个多小时的跨市公交才能抵达。
      
      到了证券交易市场后,纪衍先是花了点钱找中介托办了一个账户,然后坐在大厅内听着大爷大妈们的讨论。
      
      几天时间足够让纪衍了解这个交易所的行情了,于是,他花几千元试着买了第一手股。
      
      一段时间后,这支二十元的股涨到了六十。纪衍脱手卖掉,赚了四千。兴许是运气好,后来他花六千元买的另一支股,脱手卖掉后也赚了几千。
      
      这样买脱几次后,纪衍一共赚了将近六万元。
      
      但他不准备继续泡在这里了,毕竟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来回跑太耗时耗力。而且,靠买脱股票赚差价虽然能够挣钱,但基础资金太少,赚到的也有限。
      
      不过,本着能赚多少赚多少的想法,纪衍还是买了部手机,用纪勇的身份证去网吧注册了一个股票咨询公司,印了一些传单在交易所里发放。
      
      纪衍这段时间卖股赚到的钱大爷们都有目共睹,也觉得这个孩子背后肯定有高人在指导,纷纷表示会去公司咨询。反正,几百块钱的咨询费对于他们动辄上万的花费来说也不值一提。
      
      一切安排就绪后,纪衍回到家,拿掉纪勇嘴里的毛巾,将带回来的食物喂给了他,然后掏出手机查看自己的余额。
      
      这些钱应该足够应付几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了,纪衍呼出一口气,这段时间内,慢慢积累出他需要的创业资金不难。
      
      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顺便应付应付重生女了。
      
      还有两天了,纪衍看着手机上的日历,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
      
      [你的暑假作业还没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