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过分美(重生)》旬梓均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18 23:54: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因果 ...

  •   江府后门,两个身着蓝衫的家丁拿着长矛站着,晓晴猫着腰站在不远处的凉亭后面等着。
      
      “走了,该换班了。”一家丁不复刚才神光熠熠的模样,哈欠连天对一旁的人说。
      “去后厨再吃点宵夜去。”
      “被李管家抓到了,罚不死你……”
      两人说笑着走远了,晓晴赶紧跑上去,轻轻地取下门栓,她探出头望了望,轻喊道:“小姐……小姐……”
      
      后门外有一排高大的树木,树干粗壮。
      一听晓晴的声音,江元依才从树干后门钻出来,快跑进府内,帮着晓晴放上门栓后,抄了无人的小道往闺房去。
      
      晓晴第一次干这样刺激惊险的事儿,惊得小脸煞白,冒着冷汗:“小姐…再,再来一次,晓晴可就受不了了,太刺激了。”
      
      “是吗?”江元依取下帷帽递给晓晴。她皮肤白中透着微微的粉色,嘴角带着笑意,一双水波粼粼的眼眸仿佛闪着光,“今天我走后,可有人来找过我?”
      
      晓晴点头如捣蒜:“大小姐来找过,像是有急事的样子,不过我告知她你已经歇息了。”
      
      江元依接过晓晴递来的衣服穿上,秀美微蹙。
      晓晴察言观色,建议道:“……要不小姐您现在去找找大小姐?”
      
      江元依摇了摇头:“不可。”
      晓晴有些疑惑:“为何?”
      
      江元依指了指油灯,晓晴过去熄了。江元依轻声道:“你已告知姐姐我歇息了,这时再去不妥。已是亥时,姐姐也歇息了。明早我们早些去找她。”
      晓晴点头答应:“是。”
      
      江元依递出些银子给晓晴:“明日再去趟柳街,查一查最近跟姚康有关事情。还有,关于高明轩的调查,你每三天要替我拿回些资料来,以备不时只需。”
      
      “是。”晓晴答应道,然后缓缓退出房门。
      
      照萧拓的性格,江元依实在无法确定他会怎样处理这件事。而姚康也是仗着萧拓本就名声不好,即使被泼了脏水也百口莫辩才如此嚣张。
      
      他上面有楚桓罩着,只要不要捅了天大的篓子,就不妨事。不然,他一个小小五品官员家的公子,怎敢招惹英国公家的嫡子。
      
      江元依满足地闭上眼睛,这辈子,我也要尽力,让你少受些委屈。
      
      你可是未来为国征战,受苦受累的大将军啊。
      
      一念及此,江元依又猛地坐起。
      
      难得这一世萧拓还是要年纪轻轻便战死沙场吗?
      江元依眼眶顿时湿了,藏在被窝里的拳头缓缓攥紧,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
      
      翌日清晨,江熙容刚走出自己小院的门,就见江元依已经等在不远处的柳树下。
      
      柳枝冒出了细小的嫩芽,少女身着浅蓝色华衣,外面套着一件白色的轻纱,纱衣上绣着淡粉色的百合花,花朵从含苞待放到盛放,每一朵都绣工精巧。
      
      少女亭亭而立,融在初春清晨的雾里面,将这普通的走道变成了入画的景致。
      
      江熙容惊喜地走过去,轻轻牵起妹妹的手:“怎么这么早来等姐姐了?”
      
      江熙容秀美的水眸中满是疼爱,江元依心里暖暖地,翻手覆住江熙容的手,有些撒娇地道:“想姐姐你了。”
      
      江熙容宠溺地勾了勾她的翘鼻,两姐妹牵着手,亲密地往前厅去了。
      
      路过荷塘时,江元依侧身问道:“姐姐昨晚找我有何事?”
      
      江熙容一听,语气轻快极了,眼睛眉梢皆是喜意:“昨晚家齐就派人给我回了信,说他与他娘亲商量好了,等科举金榜题名之后,就来提亲。”
      
      江熙容觉得元家齐定是十拿九稳了,毕竟殿试落榜的人很少,元家齐又才华出众,定然不会落榜。
      
      江元依一怔,上一世,元家齐此次科考并未高中,具体原因江元依也不知晓。就在发榜之后,姐姐不到一月就嫁给了高明轩。
      
      江熙容没注意到元依的异样,自顾自地说道:“这下就好了,只要家齐能高中,母亲肯定不会阻拦。我相信家齐的能力。”
      
      江元依回神,笑着对姐姐说:“要是家齐兄落榜了呢?”
      
      江熙容像是没想过这个结果似得,一听元依的话就愣住了,几秒后才回答:“家齐才高八斗,怎会落榜?”
      江元依仍一副说着玩笑话的样子:“万一呢?家姐可愿等他一年?”
      
      江熙容如今已经十六岁,再等一年便是十七。宁安国十七岁还未出嫁的女子,那可就是老姑娘了。会被人笑话的。
      
      江熙容有些迷茫地看着前方,随着江元依的步调慢慢走着。
      
      穿过走廊,再走过一个假山,过去便是前厅。
      
      江熙容忽然顿住,看向江元依,眸光坚定:“我愿意等。”
      江元依拍拍姐姐的手,说:“家齐兄一定会高中的。”
      
      身后传来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江元依回过头,就见江如潮身着白色锦缎制成的长袍,眸光温和地看向两个妹妹:“今日怎么来这么早?父亲母亲到了吗?”
      江熙容柔声道:“没呢。”
      
      江如潮走上台阶,转身对侍女说:“先将饭菜拿上来吧,等父母亲到了,刚好可以用饭了。”
      “是。”侍女低头行礼,转身通知厨房去了。
      
      兄长长相俊逸出尘,身姿挺拔,十分有精气神。想来是很有把握。可江元依脑中浮现的,却是兄长阴郁颓丧的模样。
      
      江元依忽然想起江如潮上一世发榜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跟姚康有关。
      
      上世兄长本是金榜题名,赐进士出身。可放榜之时却被划掉名字,改成姚康。
      
      姚康家不过一个五品官员,要办成这件事背后肯定是楚家在撑腰,可科举如此重要的考试,楚家究竟是为何要冒这么天大的风险去帮一个区区五品官员的嫡子呢?
      
      上一世,父亲请惠亲王做了主,才调查出背后缘由,姚家被狠狠处置,姚康被勒令永世不准参加科考。
      但背后真正做了手脚的人物,却撇得干干净净。
      
      这事当时闹得轰轰烈烈,江家也出了名,在百姓中拥有了声望,却得罪了不少世家大族,江如潮也因此仕途不顺。
      
      江元依此时才突然意识到,江如潮沉寂五年之后突然仕途亨畅,是不是因为那时就搭上了三皇子,参与了夺嫡。
      
      江父和江母走了进来,坐到凳上。江如潮和江熙容依次坐下,唯有江元依站在一旁。
      
      江南生朝江元依一招手:“依儿,怎么了?”
      江元依回神,看向父亲笑容宠溺的脸。
      忽然全部想通了。
      
      上一世,江如潮满腔热血地踏入仕途,誓要为百姓为国家做出贡献。
      
      但江家没权无势,而且之前闹大的放榜替名事件也让江如潮一直受到冷落和排挤。江南生看着儿子越发郁郁寡欢,来到宰相府找江元依,希望楚桓能帮忙。
      
      江家家大业大,财富充足,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么肥嫩的香饽饽谁都盯着,一旦啃了,就意味着皇帝知道了。
      
      江家跟了谁,就代表哪个皇子在暗暗笼络人心,积累财富,争夺太子之位。
      楚桓毫不留情地拒绝。
      
      而正是拒绝之后的半年里,江如潮突然连升两级。从此官运畅通。
      
      上一世,是江父替江如潮搭上的关系。使江家无意间卷入深不可测地夺嫡之争,家破人亡。
      
      江元依只觉得食不知味,用完早饭走回闺房。
      晓晴觑着江元依凝重的神色,纠结了好半晌,才开口:“小姐……是今日早饭不合胃口吗?”
      江元依摇了摇头。
      
      她以为目前紧要的事情就是姐姐的婚事,没曾想兄长科举的事牵连到了后面的夺嫡之争。
      
      上一世知道江家参与夺嫡之争时,江元依就十分奇怪。
      
      他父兄都不是喜欢钻营、玩弄权术之人,为何会参与夺嫡。
      
      ……原来,这一切的因,早就种下了。
      
      江元依走到罗汉床旁坐下,接过晓晴递来的茶。门突然被扣响,传来侍女通报的声音:“小姐,前院的钱升找您。”
      江元依:“让他进来。”
      
      晓晴红着脸往一旁站,又抬起眼小心翼翼地觑着自己的心上人。
      
      钱升拱手作礼,不敢直视小姐尊荣,埋着头走进,递上一纸:“小姐,探子送来的。请过目。”
      
      晓晴走上前拿过,递到江元依手里。
      
      江元依拆开信封,打开一看。
      果真如她所料。
      
      京郊有一片马场,专供贵族子弟们玩乐。
      
      七日之前,楚桓姚康一行人到京郊马场狩猎,休息时,姚康调戏前来送水的侍女,侍女不从,姚康恼羞成怒,要将她绑回家去。
      
      开国候云麾大将军之子林铮宇看到,指给萧拓看,萧拓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将姚康踹翻在地。讽刺姚康楚桓一行人几句,结下了梁子。
      
      萧拓与林铮宇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和楚桓一伙那是相互看不起。
      
      两伙人的仇从小到大不知道结了多少次了,见一次掐一次。
      
      那日在酒馆,去云盛阁买酒的萧拓遇到了姚康,两人发生口角,不知谁先动手,将云盛阁砸得稀巴烂。
      
      江元依将纸折起来,递给晓晴:“烧了。”
      
      **
      
      沁蕊阁是京城有名的青楼,此时楼外,身着薄纱,袒露出雪乳的姑娘们,声音娇软地招呼着客人。
      
      沁蕊阁后门,一道娇小的黑影步履轻快地走着,像是无比熟悉这里的格局。
      
      沁蕊阁二楼,身着红衣的舞女不过十六岁,面容稚嫩,但身姿曼妙。舞女戴好头饰和面纱,正准备下楼,就听见门被人打开的声音,她以为是妈妈,回过身,却见一道戴着黑色帷帽的娇小女子。
      
      雪纱蓦得蹙起眉:“谁?!”
      
      江元依淡声道:“可以将你赎出来的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