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过分美(重生)》旬梓均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02 09:02: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萧拓 ...

  •   到了酉时,江父江南生和大哥江如潮才一起从外面回来。
      
      江元依将一个绣工精美的锦囊递到晓晴手里:“找最好的探子。”说完,又招来在前院看守的护卫钱升:“钱升,你陪晓晴一同前去,照顾好她。”
      
      晓晴脸红得像刚摘下来的水蜜桃,声音比平时小了大半:“谢谢小姐。”
      
      钱升拱手作礼,微微鞠躬:“是!小姐。”
      江元依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微微勾唇。
      
      前世的自己可真蠢啊,居然没看出来,晓晴早有了爱慕之人。
      
      江元依走去前厅,正巧遇到了来唤自己去前厅吃饭的李嬷嬷。
      
      李嬷嬷为人宽厚,是照顾母亲长大的奶娘。
      
      一见回廊尽头出那道娉娉婷婷的身影,立马高兴的叫道:“小姐,老爷和少爷都回来了。正叫你呢!”
      
      江元依小跑了几步走到李嬷嬷身边:“嬷嬷,怎么是你来叫我?您年纪大了,好好休息便是。”
      
      李嬷嬷笑着牵过江元依的手:“你父亲母亲正跟大小姐谈论婚事呢,你啊,好好劝劝大小姐,别再犟了。”
      
      江元依笑道:“嬷嬷这是被母亲派来做说客的吗?”
      
      李嬷嬷看了看围墙外的天,像是看到了多年前还在江南时的江家:“二小姐,柳姨生前对你母亲有大恩啊……若不给熙容小姐找个好归宿,怎么对得起柳姑娘啊。”
      
      江氏十六岁那年嫁给江南生,三年未孕,江家母亲着急万分,就从外面讨了柳姨。江南生怕江氏生气,从柳姨进府时便冷落了她,而江氏对柳姨自然更没什么好脸色。
      
      江家财力雄厚,找了无数名医来治,也未见成效。
      是柳姨,花了一年的时间调理好了江氏的身体,等江氏诞下江家的长子之后,才与江南生同房,生下了江熙容。
      
      在江熙容9岁,江元依7岁那年,往京城运送茶叶时,被江上的打劫的推入水里淹死了。
      
      江氏一直牢记柳姨对她的恩情,因此对江熙容百般照顾,视若己出。
      而前世,正是这份疼爱,将熙容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惨死在产房里。
      
      江元依微垂下眼睫,叹了口气,扶着李嬷嬷慢慢往前厅走。
      
      江元依乖巧行礼:“父亲、母亲、大哥、阿姐。”然后走到饭桌旁坐下。
      
      江南生眉眼含笑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将桌上一个精巧而昂贵的小盒子推到江元依面前:“依儿,你及笄的礼物,打开看看。”
      
      那个木盒不过巴掌大小,盒盖是镂空的牡丹图案,做工精美。
      
      上一世和这一世的画面重叠起来,让人恍惚。江元依怔愣住,一时忘了动作。
      
      木盒里面装着一个做工精美的步摇。纯金的簪挺,簪头是玉质细腻,纯净剔透的红玉,微闪的流苏从簪头坠下。随着走路的步伐,会碰撞出轻细和脆亮的响声。
      
      前世,她及笄时候佩戴过,因红玉极其稀少,宫廷中都罕有,在京城大出了风头。她成亲时带过,楚桓赞她戴着美艳无双,却转手送给了他的正妻。
      
      一想到楚桓,江元依的瞬间僵直了身体,目光冰冷。
      
      江熙容轻轻推了推她:“依儿,快打开,父亲等着急了呢。”
      
      江元依缓过神,抬头对父亲甜甜一笑:“谢谢父亲。”
      
      她接过木盒,扣开镶了金的开关,缓缓打开,就见红色的丝绸上面静躺着的步摇。
      
      她眼眸含泪地将它拿起来:“真漂亮。”
      
      江父一见她这么喜欢的样子,心里也高兴,笑着对三兄妹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啊。三月十五就是殿试了,如潮准备了这么久,也该金榜题名,为我江家争几分光了。”
      
      江如潮放下碗筷,郑重对父亲点头:“定不负父亲所望。”
      
      江父欣慰地点点头,看着已经模样端庄的三个儿女,笑道眼角的纹路一根根的皱了起来:“你们都长大了啊。依儿再过两月便是及笄之礼,蓉儿也要嫁人了。”
      
      江母眼角有些湿润,笑着说:“快吃饭,做了你们三最爱吃的菜。”
      
      江元依看着圆桌上其乐融融的五个人,默默地垂下头,抹了眼角的泪。
      
      到了戌时,晓晴才从外面赶回来。
      
      “小姐,”晓晴将剩下的银子轻放到桌上,轻声说:“办妥啦。钱升哥他懂这方面的道行,跟那儿的老板也有几分交道。老板说了,小姐随时想要都可以。”
      
      江元依合上步摇的盖子,将银子推到晓晴手里:“你拿着吧。”
      
      晓晴连连摆手拒绝:“这怎么能行呢……”
      江元依玉手撑着下巴,微仰起头看着晓晴,打趣道:“给你当嫁妆用。”
      
      晓晴脸彻底红了:“小姐,您尽拿我打趣。等您、您有了好归宿之后,晓晴才……才……”
      
      江元依站起身,将步摇放到自己的枕头边上:“好啦,不逗你了。”
      
      等过了害臊劲儿,晓晴话就多了起来。加上这是她第一次没跟江家的大队伍出门,可以自己乱跑,兴奋得不行。
      
      “小姐,你知道吗?里街街头上那家做灯笼的,又做了好多漂亮的灯笼。下次灯会,我们就在那里买吧。”
      
      江元依拿出一本曲谱看着,静静地听晓晴说着。
      
      “还有啊,云盛阁最近生意可好了。酒楼门口排了好长的队伍,听说是出了新的菜品呢。”
      
      江元依应道:“明日让下人买些回来吧。”
      
      “对了!”晓晴声音忽然大了起来,眼睛放光地走到江元依身边蹲下。
      
      江元依看着书,笑着问她:“怎么了?”
      “小姐,您可知道英国公家的萧拓公子?”
      
      江元依手里的书一下砸在了桌上,晓晴埋下头:“怎么了?”
      
      江元依将书捡起来,拿在手里,看着谱子,却无论如何也看不进去。
      
      晓晴说着站了起来,绘声绘色道:“我今日从云盛阁过,正准备排队给小姐带几个菜回来呢。
      里面忽然传出来好大的声响,噼里啪啦地响了好长一阵,然后我就挤进去瞧了瞧,就见萧公子一把抓起一个人从楼梯上丢了下来,力气可大了。”
      
      “小姐,京城中总传闻楚家公子楚桓俊逸无双,可我今日瞧见这萧公子也是生了一幅好模样啊。”
      
      “可听闻这萧公子品性不佳啊,今日起冲突,好像是萧公子调戏女子不成,恼羞成怒来着。”
      
      小姐脾性一向很好,听人说话总是温和又耐心的样子。
      可这次,头埋着,半天也没回一个字。晓晴蹲到江元依身边:“小姐……你是不是不喜欢听这些啊,不喜欢的话,晓晴再也不说了。”
      
      自重生第一日起,便心心念念着他。此时骤然听人提起,江元依却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但有一个念头她很清楚,她想见见他。
      
      上一世,他为国征战,倒在了厚厚的雪里,而元依还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
      
      江元依起身,看向晓晴:“帮我准备一套合身的粗布衣服,我出去一趟。”
      
      已近黄昏,再过一个时辰便有宵禁,一个黄花大闺女此刻出门,多危险呐。而且,江元依一向性子静,不大喜欢往外跑动,怎么……
      
      晓晴说道:“小姐,天都快黑了,您独自出门太危险了。”
      
      江元依取了头发上的装饰,一头乌黑柔顺的发丝贴着莹白如玉的面颊。江元依笑着说:“都知道时辰不早了,好不快去帮我准备衣服。”
      
      她虽是笑着,但却是一股子不容拒绝的气势。晓晴叹了口气,跑去自己的房间,找了一套衣裳出来。
      
      她回到房间时,江元依已经梳好男子的发髻,更显露出她精致秀美的五官和一双明亮的眼眸。
      
      晓晴过去服侍她穿好衣裳,还是不放心的嘱咐:“小姐……你非要出去的话,带个前院的家丁吧,您独自一人出去,我、我如何能放心啊。”
      
      江元依戴上帷帽,黑色的面纱遮住她的脸。元依拍拍她的脑袋,轻声说:“这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若是有人来找,就说我身体不适已经歇息了。
      亥时一刻是家丁轮班的时间,我会到后门,你记得帮我开门。”
      
      晓晴只得答应:“好。”
      
      江元依很快找了没人的小径溜到了后门,等着家丁轮班的时候,打开后门偷偷钻了出去。
      晓晴快速将门扣上门栓,左右瞧了瞧,赶紧回屋了。
      
      京城里,要说那条街最繁华,里街是当之无愧。
      
      已是日暮,天地昏黄。但一盏盏样式各异的灯笼从街头亮到街尾,往来人流涌动,好不嘈杂。这是至和二十四年,宁安国正值盛世。
      
      江元依沿着街边一路朝云盛阁而去,还没到,就见云盛阁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许多人。
      
      “这萧拓真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简直辱没了英国公家的名声!”
      
      “是啊!英国公一家,除了萧拓,哪个不是为国征战,铁骨铮铮的好儿郎!就英国公家唯一的女儿萧庭意,年芳也不过二十,就已经军功累累,加官进爵了。偏生这个最小的嫡子,整日烟花柳巷度日,简直烂泥扶不上墙!”
      
      “听说是他调戏侍女不成,恼羞成怒,现在还在里面闹呢!”
      
      “哎……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啊!”
      
      就会在背后嚼人舌根,一群小人模样。
      
      江元依瞪了他们这些人一眼,朝里面挤进去。她个子娇小,挤进去也没费多少力气。
      
      酒楼的大厅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都是家里有权优势的公子哥,酒楼的店小二也不敢劝,只苦着脸不停地将倒地的桌椅板凳抽起来,又被踢倒,又捡起,又被踢倒……
      
      酒楼外一阵盖过一阵的议论声,江元依只透过黑纱,凝视着酒楼大厅里,那个恣意而英俊的年轻公子。
      
      他身着一袭做工精致的长炮,深蓝颜色,窄身窄袖,显得颀长而高挑。一个墨玉束发冠,剑眉星目,鼻梁高挑,嘴角挂着冷笑。
      
      萧拓弯腰,攥住姚康的领子就往上拽,语气嘲讽:“行啊,真够不要脸的。”
      
      被称作姚康的男子,神色略显惊慌,他眼白多黑眼珠小的眼睛贼溜溜地往外一瞅,大着嗓门喊道:“大家看看啊!英国公家的萧三公子调戏女子不成,恼羞成怒!仗势欺人啊!”
      
      萧拓从鼻中哼出一丝冷笑,猛地逼近他,黑如浓墨的眼眸放出锐利的光:“真以为你做的事儿我没有证据吗?想让我帮你背黑锅?”
      
      姚康呲牙一笑:“萧拓,这黑锅你背定了。”
      外面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萧拓有些不耐烦,抬头朝外面一看。
      
      外面挤着许多人,大多神色激昂、张牙舞蹈地指着里面。但第一排,一个身材娇小,戴着黑色帷帽的人静静地站在那里。虽然隔着黑纱,但萧拓却能感觉到她的目光。
      
      姚康的右手此时已经悄无声息地将一个凳脚攥在手里,趁其不备,抡起来朝萧拓砸去!
      
      江元依蓦得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就见萧拓一拳打飞了凳脚,而带着尖锐木刺的凳脚朝自己直直飞来!
      
      江元依只见一到蓝色身影飞掠而来,下一瞬,自己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搂住腰肢,两具温热的躯体紧紧贴在一起。
      
      萧拓搂着这以盈一握的小腰,微讶,原来真是女子。
      
      他带着她往旁边一转,女子头上的帷帽往后一掉,黑纱从女子白皙如雪的肌肤上划过,一点点露出她尖尖的下巴,挺翘的鼻梁,和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
      
      江元依惊呼出声,萧拓一愣之后,捞起帷帽,一把扣在她头上。
      
      他附到她耳边,少女清甜的体香若有似无,他笑道:“可否告知再下姑娘芳名啊?”
      
      江元依手还扶着他的腰,一听他这轻佻的语气,又好气又好笑。她松开手,对他招了招手。
      
      萧拓一笑,微弯下腰,就听一道清甜的声音:“江元依。”
      
      萧拓只觉得心里忽然被人撩拨一下,痒得不行。
      
      江元依抬头看向他俊朗的眉眼,他还是她记忆中,那个放荡不羁,眼角眉梢都是恣意的公子。
      
      江元依只觉得心里软乎乎地一片,她轻声道:“该解释清楚的就解释清楚,不要嫌麻烦。”
      
      萧拓虽然生性放荡不羁,爱美人爱美酒,但绝不会做出强买强卖这样没品的事。
      
      萧拓诧异地低下头,就见那娇小的身影已经钻入人群里,像条小鱼一样汇入人海,很快不见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