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过分美(重生)》旬梓均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14 16:05: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至和三十四年,宁安国下了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边疆战事吃紧,繁华的京城却一切如旧,歌舞升平。
      已是戌时,雪下了一天,甬道上已经积起了半米高的雪,黄口小儿围在街边堆起了雪人,一派安然祥和。
      
      沁蕊阁的三楼一道窗格旁,坐着一个身着罗裳的女子,她如羊脂玉般的纤纤素手伸出窗外,接住了几片鹅毛般的雪。
      雪很快融了,化成了一滩水,沁得手心微凉。
      如此大的雪,仗该怎么打啊……
      那道身着盔甲,顶天立地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
      
      女子鸦羽般的睫毛微颤,柳眉紧蹙。她右半边脸,如上天恩赐一般,肤如凝脂,五官精致,无一处不是精心雕琢,美得动人心魄。
      
      门被人轻轻扣响,传来小厮的声音:“江姑娘,客人找您。”
      江元依转过身,一半疤痕密布,十分骇人的脸猛然映入眼帘,生生割裂了她绝美的长相,显得狰狞可怖。
      她轻声答应:“来了。”
      女子指尖微捻,取下铜镜旁挂着的面纱戴上,拿着琵琶下了楼。
      
      沁蕊阁是京城最近几年生意最好的青楼,达官贵人、世家公子皆爱来此处寻欢作乐。
      三楼的客房是专门接待贵客用的,江元依还未走到,就听到里面声音嘈杂,男人浑厚的声音混着女子的娇柔的软语。
      她微垂着头,已经换好衣裳的舞女担心地抓住她的手,轻声道:“他们又来捉弄于你,你又何苦来此呢?”
      江元依看向她,一双美若朝霞的桃花眼仿佛被遮了灰色的雾霭:“我不来,他们又会加倍地戏弄你们。”
      舞女叹了口气。
      
      “江小姐,你面子可真大啊。我们楚公子可还等着呢!不来见见你曾经的夫君吗?!哈哈哈!”一道浑厚粗犷的声音忽然响起,然后伴随着阵阵嘲讽的笑声。
      舞女气得眼睛微红:“他们这些公子何至于这般,不就是报复当初……”
      江元依眉目淡淡的,是啊,他们是在报复。
      
      曾经的江元依,是京城最有名的女子。有着惊世倾城之美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情。
      及笄之后一年一度的茶会,让江元依一举成名。数位世家大族的公子纷纷上门提亲,江元依都一一拒绝了。
      而楚桓,是京城最负盛名的世家公子。出了名的人品和才情兼具的雅正之士。茶会一遇之后,楚桓也被江元依的美貌所折服,他经常让家中的奴婢给江元依送书信,书信里全是表达爱意的诗句。
      那时的江母正在为女儿寻觅良人,楚桓是其中家世最好,人品最好,也刚好是最得女儿喜欢的那个。特别是跟那个纨绔出名的武将之子萧拓比起来,简直太合江母的心意。这桩婚事水到渠成。
      江家是经商人家,地位不高,即使做妾嫁入当朝宰执楚家,也是万般的高攀了。
      刚嫁过去的那几年,楚桓还保持着外人面前谦谦公子的模样,对江元依也温和。可某一天,江元依身子不适,不想和楚桓同房,楚桓却不顾江元依反抗,强迫于她。
      自那之后,楚桓也懒得在江元依面前伪装,好色、贪婪的小人模样尽显无疑。
      
      彼时,正是夺嫡之时。朝堂上波谲云诡,变幻莫测。江元依深处深闺都能感受到京城暗流涌动的气氛,而楚桓对她,也越发粗暴。他时长深夜晚归,破开她的房门,与她同房,然后第二天,再派人送来避子的汤药。
      
      至和三十三年,六皇子刘懿被立为太子,楚家势力越发稳固,成为辅佐太子的最大功臣。而小小江家,不知何时也参与进了夺嫡之争,站的是三皇子刘骇,刘骇失势,江家随之倾覆。
      
      一家三十几口人,全被流放。
      江元依听闻,哭着求楚桓救她父母兄长一命,楚桓冷冷地瞧着她:“夺嫡之争,家破人亡,常有之事。”
      江元依跪着求他,连着磕头,楚桓一下扣住她的下巴,那温润的眉目里全是冷意:“当朝太子不想让你们好过,我又有何法子?”
      江元依跪在他门口两天两夜,却始终没有任何结果。江元依死心,不再求他,自己换了家仆的衣裳,准备去找江父和江母,却在半途被楚桓的另一宠妾柳如烟抓住。江元依被五花大绑地带回楚家,柳如烟堵住她的嘴,用刀狠狠刮花了她的左脸。
      
      江元依的奴婢晓晴请求楚桓主持公道,楚桓一脸不耐地走来,看着一脸是血的江元依面露厌恶之色。
      他坐在紫檀木雕绢花椅上,转头看着一旁的正妻,神情冷淡而刻薄,说:“发卖出去。”
      江元依不敢置信地抬起头,字字泣血:“楚桓,你这般待我!当初又何苦娶我入门?”
      楚桓轻轻挥了下手,等人都退出去之后,走到她面前,眸光玩味:“你是小小商人之女,地位卑贱,能侍候我这几年,是你天大的福气。”
      他嫌恶地看了一眼她瞒是血的左脸:“你唯一值价的就是你的容貌,如今你这幅模样,有什么资格留在我的府里。”
      
      江元依很快被牙婆子发卖给青楼,青楼的老鸨曾经受过江父的恩惠,没有强迫江元依卖身,只让她伴奏歌舞。
      就这样平静地过了数月,不知谁将她在此的消息传了出去。曾经被她拒绝的世家公子们都要来看看她如今的惨样,狠狠言语羞辱一番。
      
      江元依也不是任人欺凌的主,两三句话应付了他们,言语羞辱对她来说也造不成什么伤害了。
      
      可半个月前,一群世家公子又结伴而来,还有楚桓。
      楚桓眸光阴沉地看着他,挑着唇,笑得惹人厌烦:“听说,被我休了的弃妇,几月不见,成了京城有名的官妓了。”
      他一把扯下她脸上遮丑的薄纱。
      世家公子们震惊之后,笑得更加放肆,各种羞辱的话语不绝于耳。
      一道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忽然响起:“够了!”
      江元依抬头望去,就见他披着深沉的月色,穿着胄甲,立在走廊上,久经战场的杀伐之气充斥而来,吓得一群世家公子没了言语。
      “萧大将军。”楚桓冷笑着开口。
      萧拓一手挎着腰带,一手扶着配剑,走了进来。
      “这家店今晚我包了,你们……”他下巴朝外扬了扬“出去。”
      
      一群人走了之后,江元依戴上面纱,面色如常地替他斟酒。
      他却一把扣住她手,声音低低地喊她:“元依。”
      江元依鼻尖一涩,她想挣脱,可小女子的力量哪里能挪动,她抬起头看他。
      面容俊秀而坚毅的男人,此时却双目微红。他指尖颤抖地取下她的面纱,干燥温热的手掌轻轻地抚上她毁容的那边脸,声音也在颤抖:“当初,就该直接将你掳走。”
      江元依没说话,是她被猪油蒙了心,怨只能怨自己,恨只能恨自己。
      他双手紧握她的手,看着他:“元依,嫁我可好。”
      江元依只觉得惊雷炸起,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眶瞬时就湿了。
      现在的萧拓,早已不是以往那个纨绔浪荡子弟,他是受百姓崇敬,为国征战,军功累累累累的大将军。怎能做他磊落一生中污点。
      江元依摇头拒绝。
      萧拓却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你都第三次拒绝我了,但这次,我不听。”
      江元依看着他。
      他眸光坚毅而温柔:“我此次是回京述职,边疆战势紧张,我明日就得赶过去,等我打赢了这场仗,就回来娶你。”
      ……
      ……
      
      “江元依。”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像是毒蛇吐信子那般让人心生惧意。
      江元依眼睫微颤,回过神,随着舞女一同进去。
      她落座在台侧,理了理衣衫,指尖轻扫,流水般轻柔的音乐响起。
      
      一阵巨响忽然响起,伴随着瓷器落地时碰撞出了的脆响。
      江元依抬起头,就见楚桓眸光阴戾地坐在正对着自己的地方,其他世家公子叽叽喳喳地说了几句,带着姑娘们纷纷走了。
      
      伴奏的几个乐师和跳舞的舞女都尴尬地停下。
      楚桓冷冷道:“你们出去。”
      
      江元依随着她们一同往外走,却忽然被人从后面勒住了腰肢,门卷起一阵风,狠狠地关上。
      江元依来不及惊呼,就被楚桓扔在了地上。
      
      她脸上紫色的薄纱越发衬得她眉目精致,风情万种。楚桓走过去,狠狠掐住她的下巴:“求我,求我我就带你回去。”
      江元依冷笑着看楚桓,不置一词。
      楚桓粗暴地撕碎她的衣裳:“有多少人睡过你了?!”
      江元依哭着躲他,扯下一只朱钗狠狠地往他的脖子上插,楚桓反应迅速,一把攥住她的手,咬牙切齿:“为谁守身呢?啊?!”
      楚桓掐着她的腰将她扶起来,似笑非笑:“为了萧拓吗?”
      江元依脸色微变。
      楚桓看着她含泪的双眸:“那个傻子,居然愿意娶你这种人尽可夫的破鞋。可是,他娶不了你了。”
      江元依声音淡淡的:“我知道我配不上他。”
      楚桓看着江元依,冷笑着说:“他死了”
      
      为国征战数年的萧大将军,在帝国最冷的那月,被敌人的箭射穿了胸口,倒在了冰雪上。
      
      江元依藏在眼眶的泪水终于涌了出来,她将手伸进袖口,慢慢摸出一粒药丸,然后塞进自己嘴里。
      楚桓伸出手,慢慢褪下她的衣裳,看着女子肩颈处依旧细腻如玉的皮肤,眸光阴沉:“求我,我就带你回去。”
      
      一滴血忽然滴在手上,楚桓眼神微讶地抬眸,就见江元依取了面纱,嘴角溢出鲜红的血,那完好的半张脸妖冶如暗夜的妖精。
      楚桓顿时双眼通红,掐着她精巧的下巴:“你吃什么了??!”
      江元依看着他:“这辈子,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嫁给了你。”
      
      “如有来生,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初到,希望大家多多评论收藏,阿旬鞠躬感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