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看了眼晒人的太阳,白霞无比怀念昨天的那场雨。
      
      艰难的跟在后面,看着苏糖不时的采下好多她不认识的东西,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酥酥,这都是什么呀?”
      
      苏糖拄着木棍起身,将刚刚采到的野菜丢进篮子:“是一种野菜,蕨菜。”
      
      白霞一脸茫然,睁着眼努力的在脑海里搜索蕨菜的信息,奈何她完全没有听说过。
      
      苏糖被她的反应弄的哭笑不得,深吸一口气没有继续那个话题:“咱们继续上山吧,山里面应该还有好多。”
      
      “好。”
      
      白霞虽然不认识那些东西,但是有酥酥在一切都没有问题,她只要出出力气帮着拿东西就好。
      
      两人一路上山,找到了很多东西,有野菜也有野果。
      
      苏糖带着她去了野栗子哪儿,用木棍敲下来好多。
      
      白霞好奇的看了一眼,学着苏糖的动作也跟着打栗子。
      
      “白姐,打栗子的时候你要离的远一点,不然会伤到眼睛的 ”
      
      苏糖瞄到白霞打栗子,将技巧告诉她。
      
      白霞点头,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用力戳树上的栗子。
      
      带着毛刺的栗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她的脸袭来,大脑一片空白僵硬在原地。
      
      “嘶——”
      
      苏糖倒吸一口凉气,白皙的手上通红一片,上面扎满了栗子刺,有的上伤口还在留着血珠。
      
      白霞反应过来呆滞的盯着苏糖的手背,自责愧疚的红了眼眶。
      
      “怎...怎么会这样....”
      
      “白姐别担心....我没事....”
      
      苏糖脸色苍白声音虚弱,柳叶眉痛苦的微簇,手背上一阵一阵的疼痛,尤其是被毛刺扎进肉里,又痒又疼。
      
      白霞咬牙,将苏糖身后的篮子背在身上,一手提着自己的篮子,一手小心翼翼的扶着苏糖带她下山。
      
      身后的摄像大哥看到苏糖手背上的伤口,眼中闪过一抹震惊,看了眼紧皱眉头的小姑娘,暗暗为她的骨气佩服。
      
      下山的路要比上山困难,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她们才到山底,等在哪里的导演看到她们下来立马迎了上去:“怎么了?听说有人受伤?”
      
      身后的医护人员立马上来,手里拿着医药箱。
      
      白霞小心翼翼的将苏糖的手露出来,导演看到一手背的毛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身后的医护人立马上前做了简单的处理,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等到事情结束,已经到了下午。
      
      苏糖整只左手被纱布包起来,旁边的白霞亦步亦趋的跟在她旁边,担忧的拿着手里的药膏和纱布。
      
      回到院子,其她人也从山上下来,面前摆着今天的战利品。
      
      导演一一将她们的东西摆出来,赵羊羊看了眼受伤的苏糖,眼中闪过一抹得意,这一次肯定是她赢!
      
      “这次的赢家是——”
      
      导演顿了顿,扫了眼都在看向他的其她人,眼中闪过一抹钦佩。
      
      “苏糖和白霞!”
      
      “让我们把奖品颁发给她们!”
      
      白霞双眼放光,立马拆开了导演颁发的奖品,看到里面的一块肉,直接咽了咽口水,差点当场落泪。
      
      咦?
      
      怎么还有一个?
      
      将小盒子从里面拿出来,看到安置在中间的护肤品,双眼顿时迸发出耀人的光芒。
      
      要知道参加这个综艺节目,她们不被允许带护肤品和化妆品,只能偷偷用小瓶装了一些,现在为止差不多已经消耗完。
      
      “苏糖苏糖,居然有护肤品,我的天太激动了,你好棒!”
      
      白霞激动的抱住眼前的人,小心细心的避开她的伤口,将奖品全部搬进了她的房间。
      
      这些都是苏糖赢来的,她每天早上来蹭一点就好。
      
      赵羊羊气炸,眼眶红的吓人,旁边和她一组的孙染淡淡的撇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不服气的跺了跺脚,狠狠瞪了眼苏糖的背影,抱着地上的野菜栗子跟上孙染,好不容易抱上的大腿,她是绝对不会放开的。
      
      又到了做晚饭的时间,因为苏糖的左手受伤不能沾水,所以洗菜刷碗的事情就交给了白霞。
      
      炒菜煲汤什么的还是她自己来做。
      
      “白姐,那个护肤品是我们一起赢来的,你拿走一瓶吧。”
      
      苏糖一边忙着手里的工作,一边扭头对着洗菜的白霞说话。
      
      白霞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摄像头,覆在苏糖耳边小声的说:“不用不用,偷偷告诉你我还有呢。”
      
      “那好,等没了来找我要。”
      
      苏糖笑着小声的回她,两人低头交耳的样子简直萌翻了观看的网友。
      
      最爱白白:嗷嗷嗷嗷嗷我家白白太可爱了吧羡慕小姐姐!
      
      楼上什么时候不吵:哈哈哈哈哈看上去像极了上课时的我和同桌,而那个摄像机就是班主任哈哈哈哈哈
      
      楼上又在吵:啊啊啊啊小姐姐的伤口一定很疼吧
      
      楼上又在吵:我都看见白影后和导演脸色大变了
      
      小姐姐看我看我:是啊,小姐姐脸都变白了,而且我好像看到流血了。
      
      最爱白白:小姐姐是为了白白受伤的,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小姐姐的!
      
      最爱白白:以后谁要敢欺负小姐姐,就等着我们□□的杀伤力吧!
      
      白□□丝后援会:没错!以后小姐姐就是我们□□护着的人!
      
      羊羊不是羊:说不定就是导演安排的,来吸引观众的目光。
      
      染染是个女王:楼上你有毒吧,没看见人小姑娘都进医院了??要不要给你洗洗眼!
      
      羊羊不是羊:@染染是个女王 孙染可是和我们羊羊一组。
      
      染染是个女王:@羊羊不是羊 放心,我们染染绝对不会再和赵羊羊一组!
      
      网上热火朝天,苏糖她们哪里又下起了雨,幸好没有电闪雷鸣。
      
      苏糖松了口气,将炒好的菜端到桌子上,煲的汤也已经好了。
      
      导演奖励的牛肉也被烤熟,散发着孜然的味道。
      
      白霞双眼一亮,差点扑上去。
      
      “酥酥你好厉害!”
      
      艰难的移开视线,看向眼前的小姑娘,就算左手受伤,已经也能做出如此美味的食物。
      
      苏糖不好意思的微垂眼帘,长长的睫毛微颤,脸颊泛着淡淡的红晕,一时间白霞看的入迷。
      
      虽然眼前的女孩长的不是很惊艳的那种,但是看的久了就会觉得让人眼前一亮。
      
      苏糖红着脸,耳尖不自然的动了动,将牛肉从厨房端出来摆放在桌子上:“快吃饭吧,明天还要早起去山上找食材。”
      
      白霞疯狂的点头,盛了白米饭递给苏糖。
      
      吃饱喝足,白霞刷完碗和苏糖打了招呼就离开,苏糖将给小黑团留的饭菜端出来,对着床上藏起来的云云招手:“云云过来,吃饭饭啦。”
      
      “嗷好哒....麻麻辛苦了....”
      
      小黑团一直躺在床上,听到麻麻喊它的声音立马从被子里钻出来,飘在苏糖面前木啊一声亲在她的脸上。
      
      苏糖用没有受伤的手摸了摸小黑团的脑袋,很饿很饿的小黑团并没有看见麻麻受了伤,吃完饭打了饱嗝抱着粉嫩嫩的玩偶睡着。
      
      苏糖哭笑不得的将它塞进被子,看了眼窗外还在淅淅沥沥下雨的夜,关好窗户躺在小黑团旁边。
      
      不小心触碰到受伤的手背,疼的死死咬着下唇,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藏在暗处的巫昀眼神暗了又暗,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寒光。
      
      等到女孩睡着,巫昀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睡梦中也痛苦皱眉的女孩。
      
      挥手扫去女孩手上包裹的纱布,眼神幽深的抬起受伤的手背,慢慢俯下身舔舐伤口。
      
      狰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巫昀杏眼微眯,上头似的红了脸。
      
      看了眼被他治好的伤口,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动手给女孩擦干净上面的口水。
      
      做完这一切,看了眼旁边趴在女孩怀里睡觉的小黑团,顿时周身散发着暴戾危险的气息,挥手把它丢到角落,褪去身上的长袍躺在女孩旁边。
      
      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张娇俏柔弱的小脸,骨节分明的手忍不住轻轻描绘女孩精致的眉眼,眸中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
      
      小心翼翼的将女孩搂在怀里,嘴角微微上扬。
      
      被迫躺在角落的小黑团冷的瑟瑟发抖,紧紧蜷卧抱紧自己。
      
      第二天天亮,巫昀准时的隐去身形,默默地站在阴暗处盯着床上的人。
      
      苏糖下意识的用左手揉了揉眼,等反应过来手背上的伤口不疼,惊讶的将手背举在眼前不断的看来看去。
      
      伤口真的好了?
      
      不会是幻觉吧?
      
      闭上眼猛地睁开,手背上还是光滑可鉴,完全没有受过伤的痕迹。
      
      “麻麻....咳咳咳....”
      
      小黑团困难的睁开眼,习惯的扑在麻麻怀里,嗓子痒痒的忍不住咳嗽出来。
      
      苏糖听到小黑团虚弱的声音,立马联想到自己完好如初的手背。
      
      担忧又欣慰的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温柔的亲了亲它漆黑麻乌的小脸:“谢谢云云帮麻麻治好了伤口,真乖,再睡一会。”
      
      “好....”
      
      小黑团不舒服的点头,迷迷糊糊的又睡着,完全不知道麻麻刚刚说了什么,只知道麻麻亲了它。
      
      注视着自己的功劳被巫黑抢走,巫昀银牙暗咬,眼中凝聚着挥散不去的暴戾。
      
      

  •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嗷这本书求收藏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