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窗外狂风大作,电视上还在播放新闻联播,主持人严肃的说着今天有史以来最大的暴风雨。
      
      苏糖裹着被子,婴儿肥的小脸上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上次也是这种天气,然后她被雷劈死,醒来后发现自己穿到了书中。
      
      原主和她的名字一模一样,只是长相不同,她属于小家碧玉类型,而原主是可爱少女。
      
      “咔嚓——”
      
      一道雷猛地劈过,窗外闪过亮光,映照出她现在陌生的模样。
      
      不经意见撇到窗外从天降落下来的一道白色身影,瞳孔微缩慌忙从床上爬起来趴在窗口往外看。
      
      那道白色的身影最终跌落在楼下,磅礴的狂风暴雨霹雳哗啦的打在那道身影上,就着雷电带来的光只能看清他大致的模样。
      
      立体温润的五官被雨无情的拍打,一头墨色的长发失湿漉漉的披散在水中,身上的白色长袍贴在身上,周身散发着黑色的雾气。
      
      “咔嚓——”
      
      又一道雷劈过,苏糖下意识的发抖,双手紧紧抓着窗户,指尖泛着青白。
      
      这个人出现的这么奇怪,而且还是从天上掉下来,她——
      
      挣扎的看了眼楼下的人,纠结的紧皱眉头。
      
      算了。
      
      苏糖叹了口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从角落拿了雨衣穿在身上,迅速的推开房间的门下楼。
      
      刚出楼道,一道雷劈过,腿猛地一软差点跌落在地上,艰难的一步一步朝着那道白色身影走去,小脸苍白的吓人。
      
      大脑紧紧的绷成一根线,大雨挡住了她的视线,脚下一个踉跄不受控制的扑向地面。
      
      唔....
      
      苏糖吃痛的捂住膝盖,擦了把脸上的雨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摔伤的那一处针扎似的疼,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又扑向地面,激起一层水花。
      
      咬了咬牙,双手撑地小心翼翼的慢慢挪动身体爬过去。
      
      巫昀朦胧间看到脸色苍白的人类女孩一身惨烈的朝他爬过来,清冷漠然的眸子闪过一抹异色,薄凉的唇微微张起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大脑中浑浑噩噩一片,视线逐渐模糊失去了意识。
      
      呼....
      
      苏糖疲惫的躺在男人的旁边,双眼无神的盯着电闪雷鸣的天空,任凭雨水打在脸上,眨了眨眼想起旁边的人不知道怎么样,挣扎着坐起来查看他有没有受伤什么的。
      
      “没有伤口....?”
      
      疑惑的歪着头,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看来这个人真的不是正常人,既然她都能穿越到书中,那有什么奇怪的事和人也没什么。
      
      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膝盖哪里疼的像是要断了似的,看了眼地上的男人,狠下心把他扛起来艰难的移向家里。
      
      幸好原身的家在三楼,推开门把人丢在沙发上,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靠着沙发大口大口的喘息,腿上还在一阵一阵的疼。
      
      整个人虚弱无力的微垂着脑袋,视线变得模糊不清,头疼欲裂的陷入昏睡。
      
      沙发上躺着的人,周身的黑雾越来越多,渐渐把苏糖也包围在里面,天空之上的乌云凝聚成一团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
      
      巫昀睫毛微颤,清冷漠然的眸子猛地睁开,看着陌生的环境,眉头微簇眼中闪过一抹阴翳暴戾。
      
      察觉到人类的气息,薄凉的唇微微勾起一抹充满杀意的笑容,骨节分明的大手准确的握住人类纤细薄弱的脖颈。
      
      “唔....”
      
      苏糖痛苦的紧紧皱眉,挥舞着手推搡脖颈上的那张手。
      
      巫昀闻言愣了下,从沙发上坐起来,微垂着眼帘盯着被他掐住脖颈的人类。
      
      是她?
      
      想到昏迷前的场景,暴戾的眸子闪过一抹异色,还在用力的手猛地松开女孩的脖颈,挥了挥衣袖将她身上的伤口消去。
      
      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心底异样的感觉被他压下,直接转身离开。
      
      客厅又恢复了寂静,苏糖毫无意识的躺在地上,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
      
      天的边缘深处。
      
      回到大殿的巫昀看向底下跪在地上的人,声音温润如玉好似春风拂过,然而那双清润的眸子阴沉沉的满是冷漠。
      
      “什么叫不见了?”
      
      底下的人看了眼王座上温文尔雅的首领,只觉得周身一阵阴冷,浑身发抖颤着声音说道:“首领请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把小皇子找到。”
      
      “不必了,我会亲自去把它带来。”
      
      巫昀眉眼温和的看了他一眼,然而越是这样底下的那个人越是害怕,族里的人都知道,现在的首领只是表面温文尔雅,本质上却是残暴不仁,要不是前首领留下遗言,他早就实行□□。
      
      “而你——”
      
      眼中闪过一抹寒光,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大哥和他说过的话,压下内心的残暴阴沉,闭着眼挥手让那个人离开:“去赏罚司领罚。”
      
      “是,臣告退。”
      
      退到门外,王牌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虚脱的蹲坐在地上。
      
      旁边的门卫眼疾手快的扶着他,迅速的架离这里。
      
      王座之上,巫昀眉眼狠厉,猛地睁开双眼看向虚空。
      
      垂在一旁的手狠狠攥住,面部阴沉恐怖,完全不复刚才的温文尔雅。
      
      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挥,身上白色的长袍化作黑色,面无表情的起身立在王座旁边,锋利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它。
      
      呵。
      
      他可真是他的好哥哥。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苍白倔强的小脸,眸中的冷冽漠然渐渐融化,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黑色的长袍在离开大殿的时候,瞬间恢复成白色。
      
      如墨的长发被白玉簪子挽起,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风吹过时张扬的微微鼓起。
      
      应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苏糖睫毛微颤慢悠悠的睁开眼,茫然疑惑的拍了拍乱糟糟的长发,桃花眼水润润的看向窗外娇烈的阳光。
      
      她怎么会在客厅?昨天晚上不是在卧室吗....?
      
      唔.....
      
      头有点痛....
      
      晃了晃脑袋,起身去洗手间迅速冲了一个热水澡,换上衣服前往昭鹿娱乐公司,突然出现在客厅的事就被她抛在了脑外。
      
      原身在一星期前被昭鹿娱乐公司的人看上,还没来得及签合同就出了事,内里换成了她。
      
      今天是她们约好的时间,想到原著中原身悲惨的人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苏糖微微皱眉一边想着办法一边打车。
      
      原著中原身被昭鹿娱乐公司的人随便丢给了某个经纪人,那个经纪人是个惯会走捷径的人,根本就不把原身当人。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避免被丢给那个经纪人,把合同上的五年换成两年,等到合约到期,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想明白后,苏糖对着阳光扬起一抹揉揉的笑容。
      
      和昭鹿娱乐公司的人谈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将合约谈成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揉了揉酸软的脖颈,下意识的摸了摸白皙水嫩的皮肤,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摇了摇头没有多想,打了车在小区不远处的超市下来,原身购买的食物都已经消耗差不多,等到在出来外面的天锵锵变黑。
      
      提着一兜子的东西艰难的朝着小区的方向移动。
      
      唔....
      
      苏糖抬头看了眼一瞬间被乌云笼罩的天空,桃花眼瞪的老大,呆滞的盯着变阴的天,心里涌出一股慌张。
      
      手里的东西不受控制的被风吹的作响,下意识的加快回家的速度。
      
      经过某个树下,苏糖猛地愣在原地,耳边传来一道弱弱的婴儿哭泣的声音。
      
      顺着声音来源找过去,发现是从垃圾桶里传出来的。
      
      苏糖皱了皱眉,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旁边的地上,勉起衣袖小心翼翼的将垃圾桶里的垃圾拿出来。
      
      没有?
      
      但是声音明明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不死心的又看了眼,才发现是一个黑色的类似云朵的玩偶发出来的哭声。
      
      轻手的把它行垃圾箱里抱出来,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麻麻....”
      
      小黑团猛地睁开一双圆滚滚的大眼,泪眼汪汪的盯着眼前的人,感觉到身上的暖洋洋,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奶声奶气的哽咽着声音。
      
      苏糖手无举措的抱着怀里奇怪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天上突然下起大雨,瞬间淋湿她身上衣服。
      
      倒吸一口冷气,只能把怀里的小黑团抱回家里。
      
      给它洗了洗澡,放在沙发上盖上柔软的小被子,皱了皱眉轻声的问道:“你....”
      
      “麻麻....你终于来找云云了.....”
      
      小黑团猛地扑在她怀里,可怜巴巴的流着眼泪,漆黑的脸上勉强能看出来它很害怕。
      
      苏糖心底一软,不经过大脑的脱嘴而出:“乖,不哭不哭。”
      
      “麻麻....”
      
      小黑团破涕而笑,黑乎乎的小爪子紧紧抓着她的衣领,软绵绵的小身子撒发着暖气。
      
      苏糖下意识的抱紧它,忍不住上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唔....
      
      手感真好....
      
      不然——
      
      看了眼怀里的小黑团,苏糖决定把它留下来,前提是它找不到家人的情况下。
      
      不过,它看上去不是人类,所以家人应该也是非人类吧,这要怎么给它找家人呀?
      
      在网上问一下?
      
      苏糖纠结的挠了挠头,忽的手上一软,小黑团露着小乳牙傻笑的盯着她,开心的蹭了蹭她的手。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暴君是只帝王蟹》:崽崽他爹是帝王蟹,崽崽也是小螃蟹。
    受视角:
      受万万没想到,他的靠山、大佬,居然是只帝王蟹,还是海国有名的暴君。
      自古以来人妖恋不得善终,为了自己和崽崽的小命,偷偷揣球跑了。
      后来,崽崽们出生,受看着一串的小螃蟹,两眼一翻昏倒在暴君怀里。
     攻视角: 
      王谢是只帝王蟹,赫赫有名的暴君,统领百万虾兵蟹将。
      但是他爱上了一个人类,想方设法随着那人回了家。
      后来,看着缠在受身边的一串小螃蟹,脸色黑了一片。
      但他能怎么办,只能好好宠着一家老小。
    正经文案:
      受觉得自己很倒霉,穿到侯门狗血文中成了被抱错的炮灰嫡子不说,还被一只螃蟹钳住手。
      但是!蟹蟹那么可爱怎么能吃蟹蟹!
      直到后来。
      受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
      蟹蟹一点都不可爱,还是吃了蟹蟹比较好。

    拿智商换颜值的暴君攻×拿反射弧换智商的书生受
    阅读小提醒:
      1:生子文,虽然小崽崽们是香喷喷的小螃蟹╮(‵▽′)╭
      2:小崽崽和暴君那么可爱,请不要吃着螃蟹看此文,不然你的良心会痛的T_T
      3:文案已截图,2019年12月23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