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辣么大一个儿子呢》归途何在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02 0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不管森医生如何衡量未来可能付出的代价,反正现在芥川龙之介在面对医疗账单的时候脸色很有些苍白。
      没有福利保险的情况下请动医生上门,对于随便哪个活在擂钵街的人来说都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然而这笔钱被用在挽救他自己的生命上,就算龙之介本人也无法表示什么不满——虽然他更希望那医生看不起他一点好把要价降低些,但这显然不可能。
      
      “在下一定会还清……”  
      心里没什么底气,脸上总要做出有恃无恐的表情。  
      “不要让在下的妹妹做那些女人做的事。”
      他试图表现得更强势一些,可惜过于单薄的肩膀和文绉绉的措辞让他看上去毫无气势可言。
      
      “你的妹妹,和我有什么关系?”
      银殷勤的拖了张凳子放在兰波小姐身后,她理了理当做披肩的厚围巾,微微提起裙角姿态优雅的坐上去,双手压在膝盖上,仿佛西洋油画中安静的仕女:“来谈谈我们之间的交易,年轻人。”
      “我不是教堂里做善事的Father。”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公事公办的冰冷,反而让龙之介觉得莫名安心。
      “所以,你必须还清这笔账务。为免你在还清欠款前就死了导致我亏损钱财,我可以给你提供有偿食物和住宿。至于你妹妹,那难道不是你自己的责任?”
      “她可以留在这座房子里,但与我无关,是你自己工作赚来的。
      
      人性不值得信任,但利益交换值得。
      
      几乎还是个男童的小少年怔怔盯了她一会儿:“成交。在下芥川龙之介。”  
      
      “让娜•妮可•阿蒂拉•兰波。我希望你喊我兰波小姐。”
      “好的,兰堂小姐。”
      “……”
      算了,还是别和一个孩子计较,大概他母语还有许多字不认识,硬要他清晰准确读出法语或许真的有些难为人。
      兰堂就兰堂,又不是没被人这样称呼过……
      
      嗛,真难听。  
      
      ……
      
      最近,横滨多了一位信誉良好的杀手。
      没几个人见过他的样子,就连接单子也是先在网上谈好,后由中间人领着主顾坐在咖啡厅冲团空气神经病一样碎碎念。如果对方最终同意接手桌面就会突然出现一支鸢尾花,如果不同意,那就没什么好讲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趁早散伙避免尴尬。
      
      所谓信誉良好,指的是但凡他接手的委托,无论主顾的要求有多奇葩都可以完成,哪怕指定要人死成什么模样,摆个什么造型,甚至几分熟都完全没问题,包君满意。唯一令人遗憾的就是此君似乎很有几分懒散挑剔,不肯对那些肉丸子一样好欺负的幼崽下手不说,一个月接上两三个单子便销声匿迹,直到下个月主顾们等他等到眼睛都红了才施施然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
      
      有人尝试过骗他现身,生意没谈成不说,半夜被惊醒,看到扎在自己□□三寸紧贴大腿的锋利军刺吓到冷汗淋漓……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打找出这个新人“黑吃黑”的主意。
      里世界纷纷盛传这一定是个了不得的异能力者,如此神出鬼没,正常人根本就做不到!
      
      最近高濑会的首领就挺为件“小事”发愁,某个把控了一条好药路线的小组织似乎很有几分不服管束的张狂,他需要一把锋利的刀来让某些人学会顺从。
      
      不不不,并不是铲除,没必要铲除。搞“药品”这种生意,最好别纠葛太深,谁都知道这是要下地狱油炸上八百回的罪行,只要最终能分到钱,至于货怎么来怎么走,高濑会的BOSS并不想知道。
      
      最进盘踞在港口专攻走私的黑手党扩张的太过狂妄,就这一点来说他也不想随意浪费自己的人手。  
      
      “这个代号‘醉舟’的家伙,真有你说的那么强?”
      掮客自然满口夸赞,一个彩虹屁接一个彩虹屁不停地放。他倒也乖觉,不说另一方实力到底如何,只一味把高濑会首领的眼光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总之行不行只要他看上一眼,不行也得行!
      
      事实证明,上位者做久了都会比较喜欢听那些听得人怪舒服的论断。    
      
      掮客按时将代理人带到事先定好的咖啡厅,两杯意式浓缩还冒着热气,显然是有人守着点要求服务生在最恰当的时候送上。
      替人花钱买命的主顾大喇喇坐在沙发上,心底颇对这种藏头露尾的手段不以为意——野狗就是野狗,看上去倒是自由,可是除了自由,什么都没有,出门找口剩饭都得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生怕被更高一层的猎食者记住气味。
      
      算了,不过想找把刀随便用一用,好用将来还有合作机会,不好用扔就扔了。
      “Boss想让这个胖子懂点道理。”
      他示意掮客从袋子里取出任务目标的照片推到对面咖啡杯旁,即使沙发上空无一人,仍旧有道令人难以释怀的视线透了出来。
      这个“醉舟”的异能力,难不成是让自身变得透明?
      
      主顾顿了顿,决定还是把自己的要求说的更明白点:“这家伙有门路弄来好东西,但是人品不行。换做东西在我们高濑会手上,无论如何也不会骗那些在酒吧里找乐子的小孩陷进来。我希望能好好、和他、谈谈。”  
      
      掮客的手机响了,急忙翻开一看,“醉舟”发来消息:【只是谈谈?】
      他把手机递到代理人面前,对方瞄了一眼微微颔首:“没错,就只……好好谈一谈。如果他愿意谈,那就最好不过。报酬这个数。”
      他伸手比划出一个客观的数字。
      
      一支盛开的鸢尾凭空掉在桌子上弹了弹,掮客立刻大笑着对空气道:“您真是爽快!”  
      对面没有任何反应,令人侧目的视线早已消失不见。
      
      “人走了,这就是答应接手的意思。您预先支付50%佣金,不成或是醉舟死了,都不退。成了,剩下50%一天内到账。先生,不是我说,凡是见识过醉舟成果的人,都会在十分钟内完成后续手续,我可不是在吓唬您。”
      
      “高濑会不在意这点小钱。只要他能做得让BOSS满意,将来有的是合作赚钱的机会。”
      但愿这是把耐用的好刀。
      
      掮客笑着挥手买单,起身鞍前马后伺候买家离去。桌上那两杯咖啡直到彻底冷却也没有被谁端起来过,就这样被人遗忘。
      
      ……
      
      “小子,我出门工作,晚上吃好点,勃艮第炖牛肉。” 
      兰波披着头发换上厚实大衣,忍不住打着抖双手合拢搓了搓:“冷死了,再给我把那个什么暖手宝烧热。”
      
      眼神凶恶的恶犬少年哼也没哼一声,兰波懒得管他,反正只要晚上回来有东西吃被窝是暖和的就行,说不说话这种事一点用处也没有。
      
      或者说不说话更好,她讨厌嘈杂。
      
      关门离开前她给心爱的盆栽擦了擦叶子,务必让它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精神抖擞才放下软布奔赴工作地点……
      
      工作就是工作,没什么可抱怨的,无论目标是蹲在厕所制造粪便还是随便滚在那个妓/女的床上寻欢作乐,她要做的就是把他们找出来,然后满足花钱大佬们的各种创意要求。  
      
      所以当某小组织的头领被人从床上拖下来的时候除了某器官萎靡不振外胆子也被吓破了个口子。冰冷的军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来,妥妥帖帖压在他叠了三、四层脂肪的脖子上。冷淡的声音混和着几乎分辨不出的淡淡香水味敲击感官:“抱歉,有人想和您谈谈。”
      听不出来者性别,但小头领认为女人做不到这一步。联想最近风头最盛的名杀手,这似乎是很会要价的那位神秘新人……
      
      惊慌失措随意扯了个枕头盖住身体的妓/女从床上爬下来,捡拾衣物钱包的动作利索到让人生疑。她冲着黑暗中只露出军刺和黑色手套的人勉强扯了扯嘴角:“亲爱的,咱们有机会再约,我先走了,再见!”
      
      对方显然对为难一个出卖身体的人毫无兴趣,就这么静静默许了她逃跑的请求。
      
      这人还真是不能对比,无论那胖子撒了所少钱,都不如这位只露出一截黑手套的杀手帅哥。虽然只有一小节手套,莫名就让人浮想联翩到浑身虚软。
      如果不是情形不太对,她真的很愿意跟他做次生意,不收钱的那种!
      
      胖子眼巴巴看着最后的希望光着屁股从房间逃走,油腻和冷汗混合掺杂从额头滑至下颌。
      
      他能怎么办,他又不是曲线窈窕的青春靓妹,求饶肯定没用,安排在外面的人到现在也没任何响动,整栋建筑物里相关的活口……大概已经只剩下自己一个。
      
      “对不起,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语气非常客气,生怕对方一个不满意就帮他开条口子流些血水和油水出去。 
      
      一张轻飘飘的纸条飘下来,胖子急忙抓住:“打这个号码是吗?我打,我这就打!”
      他拿出握在手里快攥出汁水的手机果断挂掉已经拨通的110番,老老实实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照着纸条按。
      
      【X君,事务繁忙?】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对面传来男人揶揄的声音。被称为X君的小组织头目咽了口吐沫艰难张嘴:【大人,我错了,我懂了!】
      
      电话那边的人显然心情愉快:【哦?X君真的懂了吗?】
      【是的!我为我的愚蠢向您诚恳道歉!请您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胖子像是得了疟疾一样抖得厉害,生怕道歉道得不够及时让人不耐烦,他的脑袋就要和身体说白白。
      对面的人放声大笑:【既然X君都这么说了,我们高濑会也不是港口那群疯狗,自然是要给人留条活路的……把电话递给我们共同的那位朋友。】
      

  •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已知:
    兰波小姐
    不喜欢吵闹的小孩
    工作很危险
    业界口碑很好
    似乎有很神秘的过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