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饲养手册》姜玖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9-14 20:20: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悸动 ...

  •   “长北”是一条街的名字,就在宜大东南门出去的不远处——叶挽秋猜的。因为她当时只是跟着哪吒来到了学校东南门的门外,面前也只有一条看起来相当狭窄幽深而且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小巷。
      
      巷口对面雾蒙蒙的,弥漫着一层奇异浅淡的模糊光色,好像通往另一个世界。那层薄膜水纹一样的雾气让人想起夏日阳光里,蝴蝶翅膀在光线下折射而出的瑰丽晕彩。
      
      此时的太阳正好降落到远处山峰的顶上,金黄灿烂的一颗镶嵌在铁青色的山峦剪影上,铺伸开满地的璀璨光斑。晚归的飞鸟擦过天边,在云层上留下转瞬即逝的影子。
      
      哪吒走到光暗交界的地方,半边身体已经隐没进巷口的阴影里,转头看着她,下意识半抬起的手在暮色里迟疑了一下,最终收回去抄在裤袋里:“走吧,跟紧。”
      
      “这是通往哪里啊?”叶挽秋打量了一下小巷问。
      “一处人类的商业街。”
      
      从这里出去就能去到人类商业街?
      那距离是不是太近了点?
      难道这所学校还跟霍格沃茨一样,自带保护性屏蔽人类的魔法?
      
      叶挽秋好奇地跟上去,很快发现,原来这条小巷完全不是站在外面看到的那样普通灰暗。刚一进去,她就发现小巷的墙壁是波澜着的,像二维平面上交错汹涌的海浪,迷幻到深沉。重重叠叠的色彩堆积覆盖着,它们从四周,从头顶和地面连接在一起,围拢着推挤着,把他们朝前推。
      
      这种错乱的视觉感受太逼真,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叶挽秋的其他感官。她摇晃一下,感觉嗅觉里的清雅莲花香突然猛地浓郁起来,抬头间才发现原来自己被哪吒一把扶住了。
      
      她感觉自己仿佛一尾鱼,被丢进漩涡湍急的活水湖里,只能紧紧咬住面前的莲花枝不放。
      
      “头晕的话就把眼睛闭上。”
      “可这样我看不见……”
      “别怕。”
      
      话音刚落,叶挽秋就感觉自己的手腕对方毫无温度的手握住了。肌肤相贴时传导过来的异样冰凉让她克制不住地轻微颤抖了一下,身上的暑气也瞬间消散了大半。
      
      没一会儿,哪吒的声音在头顶平淡而轻快地响起:“到了。”
      
      叶挽秋睁开眼,看到他们正站在一个封闭的狭小空间里,外面是喧闹无比的电玩城。从这里出来压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这里到处都是人在进进出出,各种游戏的音效在空气里激烈地回响。
      
      哪吒松开她,随手将身后游戏机的界面调到一个普通模式,掀开门口的帘布:“出来吧。”
      
      这里的人闻起来就比学校正常多了,前调中调后调都很齐全,叶挽秋每从一个人身边过就能准确地知道他这一生的命运,此时的健康状况和心情。
      
      如果不是因为在学校里和一群非人类一起待了一个月,她都不知道她此生竟然有一天会这么怀念这些熟悉而纷杂的味道。
      
      重新回到被同类包围的环境里让她放松了不少,哪吒很容易就察觉到了这一点。自从松律的幻术对她彻底失去作用后,叶挽秋就总是显得有些过分沉默和离群。虽然从一个人类的角度来看,叶挽秋的适应力和调整状态都已经很好了。甚至她在面对哪吒的时候,也慢慢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过分紧张和拘谨。但是总归还是和哪吒在她家乡看到她的样子有着很大差别。
      
      很显然在这里的时候,她感觉到更自在,不只是说话方式,走路的姿态,眉眼间的神态,还有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都在清晰地落在哪吒眼里。
      
      作为天军统领同时也是神界的执法者,哪吒从扶周灭商的封神之战开始就已经追捕和惩训过无数的敌人,罪犯。从人类到亡灵,从妖到魔,甚至是同族的神,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审判过多少六界生灵了。
      
      所以很多时候,他只要看一眼对方的各种细微反应就能知道那个人心里在盘算着什么,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而叶挽秋又是他无比熟悉的人,她的心情感受如何,哪吒不用刻意去观察也是知道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够了。
      
      “诶,你看这家店的名字。”叶挽秋忽然叫住哪吒,看着不远处一家店的招牌笑到,“居然叫怡/红/院?!这名字也太有特点了。”
      
      “要进去看看吗?”哪吒瞟一眼店门口。
      “虽然知道怡/红/院是出自红楼梦,不过这名字还是让人有种在逛窑/子的羞耻感觉啊。”叶挽秋打量着里面的装潢,清澈的眼睛如猫一样灵动,“要不就它?”
      
      哪吒敛了敛眼睫,乌黑的眼珠转到上挑得勾人的眼尾看着她:“你不是说感觉在逛窑/子吗?”
      
      叶挽秋摸摸头,诚实地回答:“所以才想进去看看啊。”
      
      果然,这性子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哪吒挑起唇角轻笑,径直走到门边将玻璃门拉开:“进去吧。”
      “谢……”
      “注意台阶。”他面不改色地打断叶挽秋还没说完的道谢。
      
      餐厅内部非常宽阔,是仿古客栈的设计,每一桌都有相对独立的空间,安置在简易的木质凉亭里。每个凉亭的四柱旁还放有一束束软塑布做成的桃花,头顶的灯也是封在画有花中四君子的四角灯盒里挂在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看起来相当古朴雅致。
      
      “请问是两位吗?”门口的前台接待员微笑着看向走进来的两个人,目光落在哪吒身上的时候不由得恍惚了一下。
      
      正常操作,当初自己也是这样。叶挽秋如是想。
      
      “嗯。要一个靠窗的清净位置。”
      “好,好的。”
      
      用餐位在靠近角落的地方,和其他区域隔着一扇装裱有暗花纹路的屏风,转头就能看到清溪沟从吊脚楼下奔腾而过。深绿的河水如大块剔透的翡翠,接连撞碎在光滑的河石上,飞珠滚玉般地溅落回水里。两岸竹林遍布,叶影浓重。
      
      叶挽秋点了一份素三鲜饺子和一杯酸梅汤,抬头看着哪吒:“你呢?”
      “我不用。”
      
      好像是了,电视里的神啊仙啊的,都是不怎么用吃饭的。
      
      她点点头让服务员收走菜单,还没想完,哪吒看她一眼,又解释到:“其实是可以吃的,不过没必要。”
      
      这神能读心吗?叶挽秋第无数次这么想到,也鬼使神差地就问出了口:“你是不是真的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我在想什么?”
      
      哪吒微微愣一下,回答:“不能。但是要猜也不难。”
      
      好吧,她就不该问这个问题。毕竟对方的年龄即使掐掉两个零都是她的倍数,要看穿一个人类的想法实在太容易了,更何况叶挽秋也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善于隐藏情绪的人。
      
      食物很快端了上来,叶挽秋接过酸梅汤朝服务员习惯性地道谢,然后拿起旁边的空杯子倒了大半杯进去,味道意外的很不错:“你真的不试一下?味道挺好的。”
      
      这样至少不是她一个人吃,哪吒在旁边盯着看。
      
      见他略一点头,叶挽秋连忙另外给他倒了一杯递过去。他端起来喝了一口,脸上表情依旧淡淡的:“是挺好。”
      
      叶挽秋笑一下,再找不到什么话题可以说,只能低头闷声吃盘子里的饺子。天刚擦黑的时候,他们再次回到了学校里。
      
      按照一直以来的传统,天黑以后就是妖魔和散灵们自由狂欢的时间。新校区会变得萧索空旷如一座死城,而老校区则到处奇幻喧嚣生机勃勃。
      
      当最后一丝火焰色的暮光萎靡下去以后,天空彻底被夜幕统治,各种妖族魔怪也褪去了白日里的普通学生装扮,换上原本的服饰或者干脆直接变回原型,三三两两地从新校区蜂拥向旧校区的古森林。
      
      一时之间,各种气味都积聚在了炎热的空气里,像发酵一样浓郁闷人,稍微呼吸一口就忍不住地咳嗽。叶挽秋捂着口鼻,下意识地朝哪吒身边靠近过去,凉甜熟悉的气味立刻密密地包围住她,驱散开周遭的所有其他混乱味道。他身上的香气和他的体温一样总是有些冷冰冰的,明明是盛夏里才会有的莲花香,却清冷得像是从凛冬深雪里飘散出来的一样。
      
      察觉到她的靠近,哪吒伸手虚护在她身后,克制地保持着几分距离,嗓音磁冷低稳:“没事的。”
      
      四处涌来的妖惊奇又谨慎地看着这一人一神,面面相觑却又不敢出声交流,只能跑远些再回头看着,几只八卦的妖挤在一起报团窃窃私语,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刚刚那是三坛海会大神吗?我是不是眼花了?”
      “你没眼花,就是三太子。真是开了眼界了,这个画面我可以讨论一百年!”
      “你们要这么想,有可能是这个人类学生犯事了,而且被三太子抓到了。”
      “握草你别说了,我突然肾好疼。”
      “我感觉我好像看了一个神话片。”
      “?你是想说鬼片吧?”
      “神话之于我们妖,不就是鬼片之于人类吗?”
      “有道理……”
      
      沿着楼梯一路往上,叶挽秋看着外面的视线终于墙壁阻隔掉:“他们每晚都是这样吗?我是说,会去老校区那边。”
      
      “嗯。有一些训练有素的也会被分批次派出去为神界做事,其他的则留在这里。”
      “他们不用睡觉?”
      “妖魔和人不同,他们需要的睡眠时间很短,一个小时足够了。”
      “那他们一般都做些什么呢?”
      “每个族群的爱好都是不太一样的。不过他们倒是都挺喜欢模仿人类的许多礼节和东西。”
      “人类礼节?”
      “嗯,比如这次的中秋节,他们也会过。不过只是为了好玩。”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白天上课的教室。哪吒抬手打一个响指,细微的红光从他指尖闪烁而出,像火柴擦出的花朵。刚刚还漆黑一片的教室瞬间明亮起来。
      
      叶挽秋看到原本熟悉的教室变成了一个宽阔的空间,脚下的瓷砖地面也变为了一片陆地与海的组合图。深绿,岩黄,还有无穷无尽的蔚蓝,它们交织起伏在脚下,相互融合又泾渭分明,共同构成了一片清晰的世界地图在脚下延伸着,高高的穹顶上则镌刻着同样辽阔的星象图。
      
      它们和自己隔得如此近,好像一伸手就能摸到。就这么看着的话,万千星辰闪烁在头顶,晕染连绵而成的银蓝辉光如雾如烟。她想起儿时冬天那为数不多的关于雪的记忆,每一片都有精巧复杂的纹路。那些霜花爬上窗棂的时候,会因为空气和水分的蔓延走向而凝结出如迷宫一样的图案,怪诞到唯美。
      
      每当有光从结霜的窗户背后透漏进来时,房间里就会有现在这种景象。
      
      还在她盯着那些星辰发呆的时候,哪吒出声说到:“这是现在的星图。你们学到哪儿了?”
      
      “啊……学到方位和星辰布局以及变换了。”
      “是记不清布局?”
      “我……其实我是搞不清方位。”
      
      哪吒:“……”
      
      他仔细地看着叶挽秋,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清浅无比地笑起来:“是,我倒忘了这个。认星象确实有些为难你。”
      
      他的话触动到叶挽秋的某根神经,让她无端想起他许多衣服上的刺绣,如果不说是哪吒的衣服,叶挽秋一定不会怀疑这就是自己绣的。于是她顺着哪吒的话问了下去:“你知道我?”
      
      知道?
      
      这个词实在太浅薄苍白了,他承受过的这千年荒寂时光哪怕只是裁下几分,也足以沉重到让它灰飞烟灭。
      
      然而哪吒只是将落到手心上的一粒星星碾碎成粉尘,让它的光子弥散在空气里,脸上的神色依旧如常,漫不经心地说到:“当然。”
      
      “我不仅知道你,我还知道你的家人。你四岁那年生了病,是你的母亲把你抱到我行宫里来的,不是吗?”
      “是这样。说起来,还得感谢三太子您当年救了我。”
      “你不是已经给过我谢礼了?有那么多谢谢要说吗?”
      
      是那幅绣制着他神像的绣品。
      
      可是,他的态度实在有些微妙。叶挽秋听着他刚刚说的那些话,感觉比平时还要冷上几分。
      
      他似乎很不喜欢自己对他说谢谢或者麻烦之类的礼貌话。明明这是应该的,就算不是信徒和神明之间,哪怕只是普通的辅导员和学生的关系,这些礼节也是必要的。
      
      为什么他这么不乐意听?
      
      难道是因为家里住得近所以从小被母亲带着去得多的缘故,她成功地在哪吒面前混了个脸熟,而熟人之间是不需要节/操的?
      还是说他真的清楚记得每一个曾经过继给他寻求保护直到成年的孩子?
      
      如果是这样,那这一切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父爱如山”吗?
      
      这也太诡异了吧?!叶挽秋简直想当场劈叉。
      
      这特么的如山体滑坡还差不多。
      
      “你在想什么,脸色这么难看?”
      “我在想你……”叶挽秋说到一半,硬生生把已经涌到嘴边的“每天都在喜当爹”给咽了下去,困难地调转话锋,“的一些,传说啊还有,呃,我小时候经常看的一些动画啊什么的,各种版本还挺多的。”
      
      “是吗?”
      
      对啊对啊,虽然那时候没认出来你的性别,但是不妨碍我站死了你和小龙女的国民初恋cp啊。就为了看你和小龙女手拉手一起走,我一碗饭吃了半个小时。还因为你们俩好不容易在石矶的迫[搓]害[和]下又是扑倒又是公主抱的,太过激动以至于摔了碗,结果被我妈追着打,我容易吗?
      
      叶挽秋盯着那些旋转的星体默默地想着,随口说到:“是啊,就是不知道人间传说里有几分是真的。”
      
      “你想知道什么?”哪吒平静地问。叶挽秋惊讶地看着他,那些冷调的银蓝色星辉从他清晰立体的脸孔轮廓上缓缓滑过,揉散了他本就刻意放空的眼神。他的眼睛乌黑得像初生的宇宙,看似承载着一切却又什么都没看在眼里。
      
      “也没什么,就是看的版本多了,每一个都有不一样的地方,觉得挺好奇的。”
      “比如说?”
      “比如……你真的认识小龙女吗?”
      
      “小龙女?”哪吒似乎对这个名词感觉到很陌生,颦着眉尖略略想了想,然后说道,“你是说东海龙宫九公主敖心兰?”
      “应该是的吧。”
      “算知道。活得太久,总归会碰到几次。”
      
      那看来就是不太熟了。
      
      “为什么会忽然问起她?”
      “因为有的传说里会提到你和她认识,有的又没有。”叶挽秋心虚地用手里的笔勾一下刘海,让发丝垂下来遮住眼睛,“恰好想到了而已。不过,倒是没什么版本里有提到过你还会观星。”
      
      “大概了解一些。无聊的时候就去夙辰的划星阁当看客,看多了就知道几分了。”哪吒说着,朝她示意,“过来。”
      
      叶挽秋听话地跑过去,看到他手里的红光正遥遥感应着头顶万千繁星中的一颗。
      
      “作为观星者,你首先要知道的就是你自己的方位。最基础的办法当然是依靠太阳,但是这个办法不是随时随地都能用得上的。到了黑夜的时候,你就得依靠那些星星。”
      
      说着,哪吒动了动手指,群星被他的神力控制着缓慢挪移。叶挽秋能看出来此时的星图已经发生的变化,但是丝毫找不到头绪,左右不过是凌乱无序和杂乱无章的区别。但即使是这样,这片缥缈星海也是非常美丽的。宇宙从过去到现在,星辰在光中诞生又死亡,激起涟漪般的尘埃波澜,周而复始地变幻着。
      
      哪吒的讲解很仔细也很通透,也许是因为本身话不多的关系,他的言语一向简洁明晰,叶挽秋意外地能听懂绝大部分。她发现自己不用开口喊停,只要眼神稍微露出一丝迷茫或者眉尖轻轻皱起来,哪吒就会放慢讲解的速度或者为她换一个说法。
      
      比起夙辰,他的讲授方式更容易被叶挽秋接受和理解。
      
      大概过了一堂课的时间后,哪吒主动停下正在讲的内容,看着她问:“要歇一下吗?”
      
      “好。”叶挽秋一边说着,一边飞快记完剩下的几行笔记。写完后,她抬起头盯着那漫无边际的璀璨星空,感慨着说:“感觉跟看VR电影似的,还不用戴任何设备。神的能力也太有意思了。”
      
      “还想看看别的吗?”
      “什么?”
      
      话音刚落,叶挽秋就看到头顶的星星突然全都开始摇晃起来,紧接着就是接二连三地坠落。
      
      只一瞬间,她就被淹没进一片发光的流星雨里。每一颗星星都是一只萤火虫,被看不见的引力场牵引着缭绕旋转在她的手指间,肩膀处,腰肢侧,脚踝边。浓烈的星辰亮光把周围的一切都融化得如同虚影,叶挽秋的视线在周围绕了一圈,看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仿佛已经被宇宙吞没。
      
      除了哪吒。
      
      他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催动神力的时候,额角眼尾蔓生而出的火红莲纹如此明显,妖娆美丽到近乎失真,是整个虚幻宇宙空间里,唯一真实永恒的存在。
      
      明明隔着那无数的星辰光埃,叶挽秋却莫名地感受到了他悠远的目光,深沉厚重如北国雪夜下的漆黑密林。光的纯洁和影的浓重是如此明显而分裂地纠缠在他眼底。被他这么望着的话,仿佛被溺进深海的最底层,承载着所有海水自头顶压下的温柔和重量,让叶挽秋有些喘不上气。
      
      有星星碰撞在她耳边,声音凌乱而清脆。
      
      好一会儿后,她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心跳声。
      
      这不对。
      
      她面前的这个少年是神明,是从商朝末期就已经诞生,一生传奇桀骜,名冠天下的神明。他的一生看过了沧海桑田,万物变迁,人的生命对他来说就如同蜉蝣一日那样短暂。最多因为算是信徒,所以会略微优待一些,但他的世界对人类来说始终都是遥不可及的。
      
      这个念头如冰水一般缓缓浸透她的身体。叶挽秋猛地收回视线,不自觉地将怀里的书卷抱紧,伸手摸了摸脖子,眼神游移:“挺好看的,谢谢三太子。不过,现在天都黑了,我得回去了。”
      
      “好,我送你。”哪吒没有反对,抬着的手虚晃一下,那些如梦似幻的景象立刻消失了。
      
      他一路送叶挽秋到宿舍大门口,两个人都没说话。
      
      直到她低声道了晚安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哪吒忽然叫了她的名字。
      
      叶挽秋回头:“怎么了?”
      
      他沉默数秒,眉间轻皱着,浅红的薄唇掀动几次,却还是硬将已经升到嘴角的语句全都抿做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只说一句:“没什么,中秋快乐。”
      
      他刚说完这句话,旧校区的上空忽然无声地绽开了团团锦簇的各色烟花。那是妖魔们在庆祝人类的节日,纯粹为了好玩而举办的。
      
      紫色的火星滚动在天幕上如流水四散消失,叶挽秋在一片微光下,听到自己同样对对方说了一句:
      “中秋快乐。”

  • 作者有话要说:  卑微作者,在线做法——收藏评论给我涨涨涨涨涨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