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饲养手册》姜玖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9-10 20:22: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醒悟 ...

  •   下雨了,天气也跟着凉快了不少。
      
      叶挽秋一早起来在阳台收衣服的时候,滴答了一夜的雨珠已经沉寂成一片半透明的霜白水雾弥漫在远山周围了。空气里满满的都是清新凉润的草木香,带着点微热的温度徘徊在深灰色的乌云层下。被雨水浇透的林间麻雀全都从巢穴里摇摇晃晃地飞了出来,停在宿舍楼外的空调主机或者遮雨板上舒展翅膀,等着风把身上的羽毛吹干。
      
      雨后的一切都是潮湿而宁静的。
      
      她叠好自己的衣物,转身走进宿舍,将它们放进衣柜上层。
      
      开学已经快一个周,他们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只是隔几天会有一两次专业导论课需要参加,其余的则是一些院级或者校级的集体会议。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嗅觉异常会让她很难适应学校宿舍的集体生活环境,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和她同一个寝室的室友们身上的味道都很容易被接受。不过同时她也发现,寝室一共四个人,只有一个女孩闻起来和之前镇上的居民还有那些游客们一样,有代表健康的柚子味前调,一生平淡的柠檬味中调,以及象征情绪的后调。
      
      但另外两个就没有。她们身上的味道和学校里绝大多数的其他人一样单一,叶挽秋一直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她试着和其他人聊过,发现气味正常的女孩是来自西南一个四季如春的有名城市,而另外两个女孩所说的地方她则完全没有听说过。即使在网上搜索也只能搜出来非常零星的碎片,比如一座很不知名的山或者干脆没有。
      
      这实在挺少见的。不过叶挽秋也没怎么多想,就当她们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到宜城上学的。
      
      只是从本能深处和她的嗅觉判断来讲,她莫名地感觉这里的一切都有点怪。比如这里的学生和老师以及其他教职工之间的关系,不像是平常师生,反倒有一种很明显的上下阶级的感觉。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对老师,尤其是他们那位历史学院姓李的辅导员,总是格外畏惧,已经完全超过了尊敬该有的程度。
      
      你见过哪个学校的学生只要一提到某个老师就立刻集体噤声甚至脸色苍白的?当然也有不少学生是脸红着沉默。结合那位李辅导员那张漂亮到毫不讲理的脸来看,这个脸红是很好理解的。
      
      只是每次叶挽秋善意地调侃对方是不是看上这位辅导员的时候,对方的脸色就会瞬间由红变白,喷油漆都没这么快的,还会紧张得语无伦次地摇头摆手说什么类似“完全不敢,我没有我没有,你别乱说”之类的话。
      
      那不是害羞会有的反应,是害怕才对。
      
      叶挽秋搞不明白他们在害怕什么,虽然这位李老师看起来是冷淡锐利又不太好接近了一些,但是也完全不至于会被学生恐惧成这样啊。
      
      要不是她这一个周以来有意识地观察了对方一阵,发现他真的只是不怎么爱说话,脸上除了最常见的面无表情就是喜欢皱眉而已——虽然确实凌厉了点,但也没什么特别的——她都要怀疑这位李辅导员是不是会背地里吃小孩所以才让学生们这么害怕。
      
      为此她还专门问过几个从高年级来给他们新生当助班的学生,然而他们全都无一例外地抖了抖,告诫她别太对这位辅导员的事太好奇。有事找他们就行,能不去烦他就最好别去。
      
      叶挽秋听到这里的时候半是明白半是疑惑地点了点头,暗自腹诽难道是因为这位辅导员特别讨厌别人来找他有事,所以对每一个上门来找他的学生都施以极端的威胁恐吓,这才造成大家对他的集体恐惧?
      
      可是这好像也说不通啊,先不说他真要这么干了,学生们大可以举报他。而且就算举报不成功,那由此产生的情绪不应该是厌恶和愤怒吗?
      
      何况……
      
      从她因为一开学所以什么都不太了解,所以几次三番地找过这位李辅导员请他帮忙,而他每次都很认真且快速地帮她解决了这些事来看,他也不是那种不会管学生甚至恐吓学生的人啊。
      
      最重要的是,叶挽秋真的不觉得他会背地里吃小孩。
      
      后来的几天里,她在网上搜过许多关于宜城大学的信息,不过都没什么收获,更没有什么关于学校教师的讨论。叶挽秋试着找了找,但最后也就只能不了了之,转而把注意力放到别的地方,比如他们的大学本身上。
      
      宜城大学分新旧两个校区。
      
      新校区是标准的现代化建筑风,和普通大学没什么两样。旧校区就完全不同了,那里的建筑都很古老,样式也是完完全全的古代风,而且彼此之间相隔很远,大片大片的森林、小道、山坡甚至瀑布与河流穿插交错着。看起来像个半开放式的国家森林公园。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里是大学,叶挽秋会觉得这里是仿造某些古代遗迹建立起来的影视基地。
      
      不过她也就去过老校区一次,而且还是在外围转了转就走了。
      
      那次是她迷了路,无意间来到了在开学第一天就已经被教导主任告诫了不许轻易闯进去的老校区。正当她发愁该怎么走出去的时候,还是意外碰到了那位从森林小路里走出来的李辅导员,这才跟着他一起走了出来。
      
      可能是当时森林里光线太昏暗,湿漉发亮的雾气纠缠得太迷离。整个参天密林里一眼望过去除了满眼的深沉青绿还是青绿,枝叶交错重叠不见天日,脚底的土地也被无数草叶菌类覆盖着,连花都很少看见。即使有也是零星的一小片,在这种过分压抑的环境逼仄下,显得有些奄奄一息。那种粘稠到几乎有了实质的色彩沉甸甸地压在眼眶里,让人看久了简直不寒而栗。
      
      所以当叶挽秋已经自暴自弃地蹲在一棵香樟树下打算打电话给室友让她来救自己,却忽然被一阵极有标志性的冷甜莲香味吸引着抬头,看到一个认识的人站在不远处淡淡然地看着她的时候,那种感觉简直就像看到自己手机里的支付软件终于成熟起来,开始学会自己还分期了一样让人喜出望外催人泪下。
      
      “对不起老师,我不是故意跑到这里来的。”
      “嗯。”
      “我迷路了。”叶挽秋老老实实地交代到,同时也感觉一阵悲哀。
      
      明明前两天的新生动员大会上才说过,学生不能轻易到这里来,她这刚回头就踩雷了。也不知道这个解释对方会不会信。
      
      叶挽秋偷偷打量着他,发现对方脸上没什么可以被清晰解读的表情,精致冷淡得像一座冰雕。好看是好看,也足够有吸引力,就是太没有人情味了,让人生不起任何想亲近他的想法——这么看起来,他身上那股清隽疏离却又相当强势的莲花香真是挺配他的。
      
      就像一株生长在深水中央的红莲,只能远远地看到,中间隔着的广阔水域足以吓退所有试图靠近的人。
      
      听到叶挽秋的话后,他也只是点下头:“我知道。”
      
      你知道?
      
      叶挽秋一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已经停了下来,看着面前开阔的柏油马路:“你从这儿往前走,前面就是天文馆了。剩下的路你应该记得。”
      
      所以为什么你判断一个人知不知道一件事的时候,都不会去询问对方,而是按照你自己判定的感觉来呢?
      
      叶挽秋眨眨眼,不是很能理解他的思维模式,虽然他也确实没说错,如果找到天文馆了,那她基本也就找到回南苑宿舍楼的路了。只是对方这种笃定到太过自然的态度让她有些奇怪,好像她认不认路不是她自己说了算,而是他说了才算似的。
      
      “谢谢您,老师。那我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原地。
      
      这件事发生在两天前的周一,今天是周三,下个周就开始正式上课,各个专业课的课本基本都已经发下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专业历史学的缘故,他们的课本装帧得都很复古,基本每一本都是用棉线穿钉的,里面的排版也是竖排着从右往左的,乍一看相当不习惯。
      
      室友们都不在,叶挽秋一个人把整个寝室的课本和笔记本都抱了上去,上上下下跑了好几趟,又热又累。做完这一切后,她随手在聊天软件里给室友们发了消息,让她们如果回来就自己到她桌上去拿。
      
      刚关门准备出去,手机突然再次震动了起来,是好友简媛发来的:
      “狗子快上线,爸爸我又回来了!话说你们那个辅导员的照片你偷拍到了没有,上次真的是糊到妈不认,我真的很想再看看啊!!远景也行,记得调光聚焦!”
      
      叶挽秋:姐妹,[鸡笼警告JPG]
      
      简媛去了邻省的渝城上学,不过两个人的联系并没有就此减少。这段时间叶挽秋为了避免母亲叶芝兰担心,不管她在电话里问什么叶挽秋都只是说自己很好,一些她实在觉得很奇特的事也就只能跟简媛说说。
      
      当然也包括那位辅导员。
      
      只不过叶挽秋的重点探讨点在于那些学生对他的态度上,而简媛则更在意她口中那位一开始被认成学姐的男性辅导员的颜值。
      
      “我知道你是个诚实的孩子,但是事情要有图有真相才能让人信服。”简媛很快回复。
      
      叶挽秋:……你给人家品如留点衣服吧。
      
      何况她手机里真的没有他们辅导员的照片,就上次远远偷拍过一张,还因为技术不过关而糊到六亲不认,被简媛嫌弃得要死。但是要叶挽秋说,那也不完全是自己手抖的问题,明明是这个辅导员长得太白,一到阳光下拍照就曝光过度亮成一团。
      
      退出软件后,叶挽秋来到了新校区图书馆旁边的一家大型综合精品店里。这家店的名字很特别,叫“三川”,上下共有两层,一楼是卖各种礼品和小摆件小饰品的地方,也提供茶饮点心,二楼则不经常对外开放,去过的人也不算多。
      
      只是他们家卖的东西都特别冷门又古怪,比如什么小巧别致的焚香炉和各种香料,什么颜色奇特的小石头,甚至还有许多兽骨兽皮和完全叫不上来名字的一些花草。当然最多的是古玩,和一些老早几年前就已经不在市面上流通的小玩意儿,在这里依旧能被找到,被修改过一些细节后卖出来,居然还很受欢迎。
      
      这些东西放在大学店铺公开贩卖里,怎么看怎么怪异,甚至有点惊悚。叶挽秋也有问过同寝室的另一个室友,有没有觉得他们大学很多地方怪怪的。对方很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就你觉得不对劲吧?”
      
      叶挽秋一时语塞,发现好像还真是这样。她从来没在哪个聊天群里听到有人说学校怪什么的,大家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都很接受这里的一切,觉得所有事都是理所当然的,只有她会觉得惊奇。
      
      有时候她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出了问题还是其他人集体出了问题,比如大家都陷入了那个著名的“曼德拉效应”,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意外地保持了一丝清醒。
      
      这个猜测听起来挺可笑的,也让她一直很困惑,有时候还会生出些许隐隐的不安。然而不管她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周围没有一个人和她有相同的感受,不管他们闻起来是否和小镇上的人们一样。甚至当她集中精神去琢磨这件事的时候,没多久她就会感觉到一阵头晕或者头痛,进而是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来,告诉她这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没必要去纠结太多,安安心心等着上学就行。
      
      所以,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叶挽秋不敢确定,她也试着让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对学校里的所有都保持一种来者不拒的接受状态,但是这对她来说很困难。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接受能力原来这么差。
      
      来到“三川”以后,叶挽秋照例点了一杯纯橙汁。戴着一顶猫耳帽的店员笑嘻嘻地看着她,有些无赖地开玩笑到:“不来点孔雀血加进去吗?最近这些孩子们都喜欢这么喝。”
      
      “……不了。”叶挽秋坚持,“只要橙汁,什么都不加,只要纯橙汁。”
      “好吧!什么时候你想尝试一下孔雀血了,记得告诉我,纯橙汁小姑娘。”
      
      这种东西听起来就让人一辈子都不想尝试吧!
      
      叶挽秋付了钱,接过那杯纯橙汁尽量沿着人少的地方,憋着气快步朝店铺后门走去。空气里各种学生身上的味道混杂浓烈得让她想吐,她莫名有点怀念他们那位辅导员身上的清冷莲香。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叶挽秋被自己吓了一跳,差点一个踉跄滑倒在地上,紧锁的嗅觉阀门被迫松开,重新汹涌而来的各种气味呛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直建到天花板的玻璃外是厚重的乌云在头顶覆盖翻滚着,幽光冷白,穿流在云块的缝隙间,厚实的玻璃投映出她浅淡的影子。叶挽秋用手拍一下自己额头,喃喃自语到:“搞什么啊。”
      
      她快步跑到店铺外,清新许多的空气立刻包围住她。叶挽秋端着果汁没喝两口,电话忽然响了,是叶芝兰的。
      
      叶挽秋按下接听键:“妈,怎么了?”
      
      “你还好吗?什么时候开始正式上课?”
      “我挺好的,妈,别担心。正式上课在下个周,我今天刚刚领了书,就在……”
      
      她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朝前面没什么人的树林里走去,嘴里还咬着吸管有一口没一口地啜饮着果汁。直到终于挂了电话,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树林里的什么地方了。
      
      正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叶挽秋忽然被一阵吵闹声吸引住。
      
      她跟着声音走过去,愣愣地盯着不远处的一群人出神,完全说不出话来:
      被推搡到草地上的女孩穿着一件浅绿色绣雪白雏菊的连衣裙,一头齐耳黑色短发凌乱不堪,身体蜷缩着,尽量想用从后腰处伸出来的一条蓬松的深棕色松鼠尾巴把自己包裹起来,断断续续地哭着朝周围的人求饶。
      
      抬脚踩在她身上的黑衣女孩则是满脸凶相,双手的皮肤从手肘开始都是通红的,覆盖着一些黑色的斑点花纹,漆黑的指甲又尖又长,像刀子一样锋利。一把抓下去的时候,地上的女孩脸上和脖子上就出现了几道血肉模糊的伤口,鲜红的血立刻蔓延出来。
      
      她抖得更厉害了,浑身哆嗦着细弱地哀嚎:“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们……”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不用负责了?”黑衣女孩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把很轻松地她拎起来,满是怒火的眼珠呈现出一种妖娆奇异的哑金色,鲜红如玫瑰的嘴唇下,犬齿雪白尖利,瘆人得和她的嗓音一样,“我告诉你,这件事你别想就这么算了,得让我高兴了才可以!不过,我不保证你到时候还能不能保住你这副人类的外形。说不定,你就被我丢去喂我的宠物了呢。松鼠虽然下贱了点,但是当个点心应该还是不错的吧?”
      
      “啪嗒”一声,叶挽秋手里的杯子从她手里直接摔落了下来,橙汁四溅,沿着灰黑色地砖的缝隙逐渐浸透到草皮里。
      
      她忽然有一种被一桶冷水彻头彻尾泼醒的感觉,那种每次只要她一思考到底哪里不对的时候就会出现的头晕和头痛也突然消失了。
      
      她知道哪里不对了。
      
      因为,这座学校里的人……不对,应该是这座学校里的学生,几乎全都不是人类啊。
      
      不远处的黑衣女孩听到动静,转头用一种傲慢阴狠地眼神睨着叶挽秋,猩红分叉的舌头威胁性地伸出来晃了晃:“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也一起挖出来!还不快给我滚!”
      
      叶挽秋失魂落魄地朝来的方跑出去,周围的学生渐渐多了起来,图书馆面前的天体喷泉也打开了,清凉高大的水柱交织着喷射出来,把周围的地上淋洒得一片潮湿。
      
      空气里充斥着各种散发自那些妖物身上的味道,辛辣的姜味,蓝莓果酱味,火药的硫磺味,薄荷胡椒味,大海的腥咸味,等等。它们争先恐后地挤进叶挽秋的嗅觉,尖锐地刺激着她的神经,提醒着她一个终于被看清的恐怖事实。
      
      为什么她闻不到这些学生身上味道的中调和后调,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人类。
      
      她来到了一个全是妖怪的学校,这里的每一个生物都是会吃人的怪物,甚至还会相互捕猎和杀戮。
      
      为什么她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为什么之前只要她一朝那些不对劲的事情上想就会头晕头痛?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完全撕毁了理智的恐惧将叶挽秋吞没下去,嗅觉和肺部都被这种不加节制和调整的胡乱呼吸折磨着,过于强烈各种混杂的气味纠缠成一根绳子,在她的脑海和胃部痛苦地翻搅。
      
      叶挽秋终于忍不住,趴在一片红花檵木丛旁边干呕了出来,连带着视线都被这种应激反应逼迫出来的生理性眼泪浸泡到模糊。她的身体抖个不停,从血液到头发丝都是冰冷的。呕吐之后是本能的对更多新鲜空气的渴望,她被淹死在周围人身上的刺激性味道里,每一次呼吸都是极端的害怕和折磨。
      
      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这里。
      
      这时,周围越来越多的妖和散灵们朝叶挽秋围拢过来,好奇地看着她,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中一个少女走过来拍拍她的背部:“你没事吧?要我送你……”
      
      叶挽秋被她身上甜腻的苹果蜂蜜味刺激到,猛地挣脱开,脸色苍白,满脸泪痕和近乎扭曲的惊惧:“不要碰我,不要过来——!”
      
      对方被她强烈的抗拒吓一跳,退让开:“我就是看你好像挺难受的。”
      
      “走开,不要过来!”
      
      她用手捂住口鼻,浑身颤抖地看着周围的人形妖物。好像有一层迷雾终于被破开来,她从来没有把这些妖物看得如此清楚过。他们的外形看起来和人类别无二致,可是身上的气味却完全不同,而且眼睛颜色也和人类有些很明显的差别。
      
      为什么她发现得这么迟?而且不止她,另外几个从气味上来判断应该同属于人类的学生也没发现。不仅如此,他们还对这里的一切都接受得那么自然。
      
      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说,他们集体被什么东西给洗脑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
      
      叶挽秋慌不择路地逃跑,却在突然之间陷入了一片晕眩,紧接着是缭绕在鼻尖的冷甜莲香,然后整个人就失去意识地朝地上栽下去。
      
      等她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人已经躺在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里了。
      
      叶挽秋眨眨眼,有些费力地爬起来,看到自己床前站着一个挺眼熟的年轻女人。她穿着一件斜领的淡蓝色宽松衬衫,黑色的高腰阔腿裤勾勒得她身线笔直修长,头发修剪得很短,看起来有些接近男士短发的利落,呈现在她身上的时候却丝毫不违和,反而突出了那种端肃干练的气场。
      
      叶挽秋略微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对方是之前在新生动员大会上见到过的教导主任,松律。她闻起来像雪松,没有任何中调和后调,香气深厚凝练,绵缓悠长,和她这个人的气质很相符。
      
      “老师?”
      
      松律朝她略略点一下头,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朝外面的人说到:“她醒了。”
      
      风从门外溜进来,吹开一室清香怡人的莲花香。
      
      叶挽秋毫不意外地看着走进来的那个人,有些迟钝地开口:“李……李辅导员?”
      
      “你还记得你晕过去之前发生了什么吗?”他问。
      
      “之前?”叶挽秋努力地回想,发现记忆很混乱,紧接着是一阵头晕和头痛,“我好像不太记得了……”
      
      “你从图书馆出来,摔了一跤。”松律轻描淡写地说到,她的声音似乎参杂着某种魔力,让叶挽秋的思维不受控制地平静下来,开始无意识地接受她的话,“不过医生已经给你检查过了,没什么大碍。”
      
      “摔了一跤?”叶挽秋捂着头,神色有些茫然,“可我……可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没关系,你好好休息就是了。”松律摆摆手,朝一旁颦着眉尖脸色不太好的哪吒说到,“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再来找我。”
      
      松律走后,哪吒看着一直揉着额头的叶挽秋,忽然开口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叶挽秋眼神空洞地抬头看着他:“我,我真的……不记得了。我摔了一跤吗?”
      
      少年的眼神深邃漆黑,像隐藏在黑暗里的深冷河流,看不到边际也摸不到底。被他这样一直凝视着的话,会有一种快被潮水淹没溺死的错觉。
      
      最终,他收回视线,阴沉着脸色生硬地说:“看来你不记得的事情还挺多的。”
      
      “啊?”叶挽秋下意识地问,“我还不记得什么?”
      
      “没什么。”哪吒打断她,转身朝外走去,“你先休息吧。”
      
      来到走廊里,他蓦地停下来,皱着眉轻轻叹出一口气,目光落在那片搁浅在花岗石围栏表面的碎散微光上,有些烦闷地叫出了一声冷冰冰的“韶岚”。
      
      身穿黑色制服的女人立刻从空气里显形出来,单膝下跪:“三太子。”
      
      “看着她,有什么事就来告诉我。”
      “是。”
      
      ……
      
      临近半夜的时候,韶岚突然带了消息过来。
      
      叶挽秋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预告下章藕巴掉马现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