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饲养手册》姜玖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08 19:36: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时间 ...

  •   直到将又一个日期从壁挂式的日历上划去了,叶挽秋才惊觉自己十八岁的生日就在明天了。
      
      她握着笔的手僵硬在半空中,捂着脖子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日期看了好一会儿,接着缓缓回头去看那幅绷架上的莲花三太子图。底部的赤金团莲基本已经绣制完毕,名讳是昨晚才刚刚收的针,还剩下最难的混天绫的另一半和依然只有描边的神号名称。
      
      绣神号倒不难,只需要像平时那样用最基础的绣法就好。难的是那条飘逸如霞云绕身又色泽极为通透艳丽的红绫。绣品必须在保证最大程度地还原它缥缈灵动姿态的同时,还要兼顾尾端的银蟾图样细节。这样才能做到针脚平整,线面整齐,加之选用蚕丝为线绣绘制成,整幅绣品只要放到稍有微光的地方就会显得光彩熠熠,从不同的角度看更会有不同的晕华美丽。
      
      叶挽秋伸手摸上那块尚还空缺着的光滑绸面,眼神呆滞地摸了摸自己的发顶和因为已经连着熬夜十来天而明显变得青黑不少的眼窝,感觉这个认知实在太“秃如其来”了。
      
      还在她盘算着自己到底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完整绣好这幅三太子神像图的时候,楼下传来叶芝兰叫她下来吃早饭的声音。叶挽秋哎一声,换好衣服噔噔噔地下了楼,看到有几个来得早的绣铺学员已经坐在窗户边光线好的地方开始练习针法了。
      
      她很快吃完早饭,将桌子收拾了出来。店里的两个老员工张放还有宋文姣正在整理已经做好的旗袍订单,分装整理等着快递员一早来取。见到叶挽秋一脸困倦地炸着毛擦桌子,张放打趣地朝她吹个口哨,手肘撑在柜台上,调侃着说到:“诶诶,叶子。眼睛睁开点,你这桌子擦得全糊你自己身上了。”
      
      叶挽秋一愣,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被困倦统治的大脑终于迟钝地得出自己被对方耍了的结论。她翻一个白眼,抓起旁边碗里的一个玉米馒头就朝张放扔过去:“干/你的活儿去吧!”
      
      张放接住馒头咬一口,笑嘻嘻地说:“少熬点夜。熊猫眼就算了,头要是都秃了可就不好看了。”
      
      “……”叶挽秋停下上楼的动作,回头用一双缺乏睡眠毫无亮光的死鱼眼涣散地看着对方,“再说我就用针把你的嘴巴缝成中国结。”
      
      “我靠,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张放把最后一口馒头咽下去,夸张地吐吐舌头,手上分装成品的动作娴熟飞快。
      
      这时,取了新画稿的叶芝兰从里屋掀开竹帘走出来,看到叶挽秋站在楼梯上一脸疲惫的样子就知道她昨天除了白天在店里帮着四处忙碌,晚上又因为刺绣而熬了挺久的夜:“太累的话就歇一下,放着我来吧。那幅绣品太精细而且复杂,确实很需要费神的,再说我们手上有一批订单也没那么急,还可以再缓缓。”
      
      叶挽秋揉揉额角,笑着摇头:“没事的妈,就快了,我今晚肯定能绣完,明天刚好能赶上。”说着,她轻快地朝楼上跑去,很快传来一声关门声。
      
      于是整整一天,除了吃饭以外叶挽秋就再也没出过房间门。直到终于绣完混天绫和神号“三坛海会大神”字样的最后一针又剪了线以后,叶挽秋才终于叹出一口气,仰头活动了一下酸痛无比的脖颈和肩膀,眼睛涩疼。
      
      墙壁上猫头鹰时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靠近二的地方,她将神像图上其余留着的针和蚕丝线都收好放在盒子里,强撑着困意仔细检查过每一处细节。做完这一切后,叶挽秋来到洗手间简单地洗了洗脸,关了灯疲惫至极地倒在床上。在眼睫合拢的最后一刻,她隐约看到有清散银亮的月辉从窗外穿透纱帘渗透进来,像个梦一样温柔地铺开在那幅神像绣品上。
      
      冷调的光色带着种奇特的通透感,和雪白的绸布几乎融为一体,化作一片发亮的雾海。绸面上的少年神祗在这种光影变幻中仿佛活过来了似的,静静地看着床上已经完全熟睡的女孩,眉目精致俊逸,容色冷淡到不染一丝烟火气,随时会消散在月光里那样的虚幻而美好。
      
      叶挽秋不记得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觉得自己被母亲叫起来的时候还困乏得好像才刚躺下去似的。
      
      她在床上挣扎了好一阵,完全靠着本能从床上爬起来,关了空调,像只软体动物一样爬到窗边去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扑到自己脸上,眼皮沉重得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视线里的景物都雾蒙蒙的,没有清晰的轮廓和边界。
      
      一早起来的空气就有些潮湿闷厚,天色也如被用铅笔涂抹过一般灰恹恹的,只留一线极窄的冷白流光如幽灵一样徘徊在遥远的山峰轮廓上,衬得山体上的森林植被越发浓绿幽深。
      
      要下雨了,稠雾涌动,天闷潮热。
      
      叶挽秋趴在窗台上被这种带着森林清新味道的热风吹得又开始昏昏欲睡,却被一阵手机铃猛然惊醒。她迷茫地接起来喂了一声,发现是自己高中的死党简媛打来的:“生日快乐啊叶子!快出来,老地方见,姐姐带你去体验一下成人世界的快乐!”
      
      叶挽秋挪到绷架面前,头一歪靠在那少年膝下和团团红莲上,有气无力地回答:“谢了简媛。我连着爆肝十几天就为了刺绣。好不容易今天凌晨才弄完,实在是没力气了。”
      
      “十几天?”对方惊讶地重复一遍,同情地问,“快摸摸你的肝还好吗?”
      “不好。我觉得我已经可以原地出殡了。”
      
      简媛哈哈大笑着:“那行吧,等你睡好了我再来找你。”
      
      挂了电话后,已经收拾完毕的叶芝兰在门外敲了敲:“挽秋,弄好了就下来吃饭了。”
      “来了。”
      
      扯出一件原本垫在枕头下的皱巴巴T恤套头穿上,将宽松下摆随手塞进破洞牛仔短裤的裤腰里,叶挽秋又把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梳理整齐,最后抱着那幅刺绣从楼上跑下来,将它摊开在桌上。
      
      她端起桌上的冰豆浆喝一口,又用筷子夹起一个包子,听到叶芝兰在交代张放他们一些关于店里的事:“我和挽秋估计得傍晚才能回来,白天的事就得让你们打理了。”
      “没问题兰姐,您放心好了。”
      
      叶挽秋偏头看着母亲,有点愣:“诶?我也要一起去啊?”
      
      “你当然要一起去。”叶芝兰说着,打量她一眼,“吃完了去换套衣服再下来。”
      “啊?”
      “啊也要去,这是去神庙,穿正式一点。”
      
      张放在一旁点头附和:“对嘛对嘛,生日当天去还愿就该要穿得上流一点。”
      “……可我觉得我穿得也不下流啊。”
      
      “好了,快点!”叶芝兰笑着催她。叶挽秋吐吐舌头,将杯子里的冰豆浆一口气喝完,听话地重新跑上去换了一条白裙再下楼来。
      
      从镇上到翠屏山脚只有寥寥几趟公交车,接着就得自己一步一步往上走。叶挽秋抱着被红布包裹好的绣绸坐在候车台的凳子上,歪着身体靠在广告牌上困意朦胧,偶尔听到叶芝兰说在什么希望她这次能被保佑着顺利录取。
      
      她挪动一下肩膀,找了个更舒服的靠姿准备打个盹,迷迷糊糊地回答到:“要真是连我这种无名之辈的芝麻破事都要管,那他这位三太子神也太惨了吧……”
      
      “你啊……”叶芝兰无奈地摇头,伸手替她把有些汗湿的头发撩到一旁,用纸巾给她把额头和鼻尖上的汗珠都擦干。
      
      雨还在乌云里酝酿着,气温一直降不下来的潮闷,山里比镇上稍微凉爽一点,光线昏暗灰绿,参天大树下到处是枝叶绵长的草类蓬勃生长在一起,零落的花瓣和羽状树叶都轻飘飘地顺着清澈的浅绿河流一路奔腾而下。浓厚的林木气味在这种高温和接近饱和的湿度里被蒸成一张网,密密麻麻地包围着他们,汗水挥发不掉和身上的热气相互叠加着,几乎让人喘不过气的热,像要被烤化掉一样的昏昏沉沉。
      
      神庙行宫在半山腰上,叶挽秋和母亲一共歇了三次才走到。倒不是路有多难走,而是这种要命的湿热实在让人连多走两步都困难,更别提叶挽秋本来就因为熬夜而困得不行,怀里那幅神像绣品也好像吸饱了水似的越来越重。等终于到达这座哪吒行宫的时候,叶挽秋已经头晕眼花脚底发软,刚抬脚迈进大门门槛就直接一个踉跄摔了下去。
      
      迎面而来的引导人员和叶芝兰是旧相识,一早就知道她们今天会来。看到从门口踩空摔进来的叶挽秋,他连忙跑过去和叶芝兰一起将她扶起来,笑着说到:“还没到庙里面呢,丫头先别着急着跪。”
      
      叶挽秋被摔这一下也清醒了不少,有些尴尬地抹了把脸:“您好。”
      
      他身上的味道前调闻起来是代表身体健康的柚子味,中调是一生平缓的柠檬,后调是象征心情平静的清甜苹果香。
      
      “这是行宫的工作人员,汪城宁。叫汪叔叔。”叶芝兰替女儿拍拍裙子和膝盖上的泥土,温和地说。
      
      “汪叔叔好。”
      “你好。跟我来吧。”
      
      作为两岸共同考证确认的三太子祖庙,这座依着翠屏山而建的哪吒行宫占地面积一共有一千多平方米,是一座混泥结构的仿古建筑。外廊环绕,雕梁画栋,结构精巧而大气。在偏殿喝了些水后,叶挽秋坐在殿门口红柱走廊的凳子上,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不少人。
      
      他们大多都不是本地人,有的听口音很明显就知道是来自港澳台那边。据说这位三太子神在海峡对岸的宝岛上信徒众多,每年都会有两岸的文化信仰交流活动在这里举办。
      
      空气里的味道随着人数的变多而开始繁杂起来,叶挽秋喝完手里的水,起身离开了原地。
      
      她在正殿门口找到了叶芝兰,看到她正将怀里包裹好的红布打开,把那幅刺绣小心而恭敬地拿出来交到汪城宁手上。仔细牵开绸布,露出那位三坛海会大神姿容的时候,所有周围的人都好奇地围拢看过来,纷纷惊叹不已。
      
      蜀绣特有的针法和对用料的选取让整幅刺绣简直精细完美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即使是同一色系的丝线也细致地采用了深浅分明的数种来进行过渡和绘制,对神态和细节的完全把握更是让刺绣里的神明有种随时会从绸布上走下来的错觉。
      
      “请问能拍个照吗?这绣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太子庙里是不能拍照的,实在抱歉。一会儿我们的其他工作人员会把它暂时挂到太子庙外面的展区去,那时候是可以拍的。”
      
      说完,另外两个胸前挂着志愿者牌证的工作人员走过来,一起将那幅宽大的蜀绣拿到了展示区,大殿里的人也跟着离开了一些。这里燃烧着香火,神像下也摆着一排排莲花烛灯,小小的一星火光,映透莲花灯罩的脉络。
      
      叶芝兰朝门口的女孩招手:“进来吧,挽秋。”
      
      她和叶芝兰一起在神像前跪下,双手合十,听着母亲虔诚地颂祷。祷告完毕后,汪城宁替叶挽秋将头上的那条金莲珠红发带解了下来,乌黑顺滑的半长发丝立刻洒了她满肩。
      
      当对方将那条发带写上她的名字,投到一旁的箱子里的时候,有凉风从不知道哪个角落吹出来,擦过叶挽秋的鼻尖,晕开一阵冷甜沁人的微弱香气。
      
      莲花香?
      
      她有些惊异地抬起头,不确定这种这种气味是不是从这里的某个人身上传来的。如果是的话,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人身上闻到这种味道,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义。
      
      “怎么了?你在看什么?”叶芝兰发现了她的异样。
      
      “没什么……”她摇摇头,仔细嗅了嗅空气里的味道,发现那缕本就浅淡的莲香又消失了。
      
      奇怪。
      
      她摸摸鼻尖,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此时,进来跪拜祈福的人渐渐的也越来越多。因为三太子一向被视为孩童们的保护神,所以带着自己的小孩来参拜并且过继给三太子当干女儿或者干儿子,以求保护孩子到成年的信徒也有许多。除此之外,还有从事交通运输行业和在军警界工作的许多人也会来。
      
      凡是来到神庙的人,都是有所期待有所企图的,他们身上都散发着代表心底欲/求与虔诚的甜腻香料气味,积压在这闷湿的空气里,呛人的浓郁。
      
      叶挽秋被这种过于强烈的气味逼得捂住口鼻,低声咳嗽着退出太子庙的正殿,独自往人少的后院走去。她沿着那些石雕壁画一路观赏着往前,周围的人开始慢慢稀少起来。
      
      当她抬脚迈过一个红框的圆形拱门的时候,灰霾的天空突然猛地亮了一下,紧接着是一声闷雷滚过云头,乌云波澜挤压着堆在顶头。迎面入怀的山风突然褪去了那种令人不堪忍受的渥热,从面前幽长暗淡的廊桥里穿过来,变得凉爽适宜,轻易驱散了她身上的暑热,带着清晰明显的莲花香气。
      
      仿佛她刚刚跨出的那一步,直接从炎夏七月末迈进了三春明媚天。
      
      叶挽秋寻着那阵清甜的莲花香从走廊来到外面,远远地看到有一片开满粉白荷花的开阔水池修建在一排高大的青绿桧柏林后面。风从山谷的方向吹过来,从满池莲花上翩擦而过,卷夹着阵阵香气拂面而来。
      
      佛教一向以莲花为教中圣物,而三太子又是佛道两教双尊的少年神祗,神话里更是由莲花和莲藕共同化身重生而来,他的行宫里会有这么大一片莲花池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
      
      叶挽秋走到莲花池旁,左右望了望,有点奇怪:“怎么这儿都没人过来的?”明明这里比起外面要凉爽漂亮多了。
      
      还在她疑惑的时候,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儿从身后的桧柏树上跳了下来,金色的瞳孔灿烂如凝固的阳光。叶挽秋惊喜地看着它,蹲下身和它对视着招手:“乖,过来。”
      
      白猫姿态高傲地睥睨着她,像在审视着自己猎物的捕食者。
      
      猫科动物都很骄傲,也很难接近,叶挽秋没以为它会搭理自己,只是单纯地想逗逗它。却没想到当她准备起身的时候,白猫居然真的凑到了自己脚边,用毛茸茸的爪子朝她鞋尖拍两下,扬起头傲慢地瞥着她。
      
      叶挽秋被它可爱的样子娱乐到,伸手轻轻抚摸着它的脊背。
      
      这只猫的毛色非常漂亮而且干净,不像是流浪猫,而且脖颈上还系着一条坠着铃铛的红绳,应该是行宫里的某个工作人员养的。
      
      叶挽秋用手指蹭蹭它的脸,在莲花池旁边悠闲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用手沾着池水去弹在猫身上,笑嘻嘻地看它嫌弃地躲开,用粉色的舌头梳理着自己的毛发,起身对它说:“我要回去了,再不走我妈妈该找我了,下次再来陪你玩。”
      
      说完,她沿着刚刚来的路轻快地跑回到太子庙门口,看到一脸焦急的叶芝兰:“妈妈,我在这儿。”
      
      “你跑到哪儿去了?!我和你汪叔叔到处找你都找不到!”
       “诶?我就在后面那个荷花池那里啊。”
      “什么荷花池?”
      
      “就那边。”叶挽秋伸手指了指刚才来的方向,“我没去多久。”
      “这都快三点了,你不见了整整四个小时,这还叫没去多久?”
      
      “四个小时?!”叶挽秋惊讶地重复,“不可能啊,我就走过去,跟一只猫玩儿了一会儿,怎么可能有四个小时?”
      
      “你自己看看你手机上的时间。”叶芝兰皱着眉头责备,“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要是再晚点还找不到,我就得报警了。”
      
      “可是……”
      
      叶挽秋摸出手机,上面确实显示的是下午三点零八分,还有十几通标记着“妈妈”的未接来电。
      
      她一下子说不出话了,明明她只离开了没多久,也根本没有听到任何手机铃声,为什么……
      
      难道说,她刚刚去的地方,那个荷花池,那只猫……
      
      叶挽秋紧紧盯着手机上的时间,忽然在七月末的高温天里感觉到一阵冰寒。
      
      还是说,她真的只是玩着忘了时间,手机出了问题所以没听到铃声?
      
      “好了好了,回来了就行。”一旁的汪城宁安慰到,“哪吒行宫面积很大,一时走丢了也是有的,找回来就好。你们回家去吧,再晚恐怕要下雨了。”
      
      叶芝兰叹口气:“刚把那条护命带摘了就跑不见,你是想吓死我吗?”
      “对不起妈妈,我可能……”叶挽秋关上手机,脸色苍白着,声线和眼神一样虚浮,“我可能刚刚绕太远了,一时没注意到时间。”
      
      “走吧,我们回去。”
      “嗯,回家。”
      
      她们告别了汪城宁,下山搭车回到了绣铺,正好赶上生意最忙的时候。被人潮淹没的张放老远看到她们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扯着嗓子大喊:“兰姐!兰姐快来帮我们一把!”
      
      忙碌的店铺生意让叶挽秋暂时没有心情去想刚刚的怪异事件。她和宋文姣一起领着客人在店里挑赏各种纹样绣品,为顾客推荐合适的旗袍和其他手工制品礼物,记录订单的各种信息,一直跑前跑后到晚上快十点半才停下来。
      
      好不容易回到房间,疲惫不堪地准备睡觉,她却收到了简媛的信息:
      “靠!第一批录取结果下来了!傻子快去看看你的录取结果,要是得填征集志愿就赶紧!”
      
      看到这条消息,叶挽秋立刻睡意全无,从床上跳起来打开电脑登录网站。
      
      十几分钟后,她刷到了自己的录取结果。
      
      正是半个月前给她打电话的宜大,专业是历史学。
      
      她将结果拍个照发给简媛,松出一口气,就这么合上电脑朝后一倒,将自己砸进床铺里。
      
      窗外逐渐响起清晰的雨声。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你们的藕巴就出场了,我果然是个磨叽又啰嗦的写手……[心塞爬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