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饲养手册》姜玖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9-18 19:31: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封印 ...

  •   迷雾,到处都是烟丝扭曲缠绕成的迷雾。唯独哪吒行宫里是清明而干净的,一点也没有受到外界妖力的侵蚀。站在庭院里朝外望去的时候,能看到外面的神光如昼,赤焰似血,到处都蒙着一层深红的薄薄影子。
      
      更远的地方,能隐约看见有青黑的妖瘴魔气在试图重新吞并进来,却一次次被这片笼罩在沽宁镇上的神光灼伤击退,靠近不了半分。
      
      叶挽秋站在空无一人的庭院里,抬头看着这满天的异象,有种幻梦成真的错觉。她闭上眼睛甩甩头,回到身后的房间里,坐在叶芝兰躺着的床边。手机还是黑着屏的,她在傍晚事发前给简媛还有张放他们的消息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此时的行宫里完全空荡荡的,平时的一些工作人员们早就在天黑之前下了班,留守在这里的人则处于一种安全的深度睡眠状态,全然不知外面正在发生的事。
      
      叶挽秋坐在床前守了一会儿,感觉有些口渴。找了一圈后发现屋子里没有水,于是她便走出房间准备去找找有没有水龙头什么的暂时将就一下解解渴。
      
      她用手机打着灯出去绕了几段路,运气不错地找到一处似乎是前段时间刚安装好的公用直饮水机。就着喝了点水后,她顺便用冷水在脸上拍了拍,好让自己清醒一些。
      
      然而刚转身的时候,叶挽秋突然再次感觉到一阵头晕,脚步虚浮着跌倒在了地上。她的视线开始受到干扰,眼前的一切东西上都开始布满扭曲的阴影,耳朵里也嗡嗡的,像是在凑近了去听一盘全是杂音的磁带。
      
      又是那个明明毫无印象却本能地觉得熟悉到透骨的声音。他的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都踩在了叶挽秋的心弦上,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抵抗,也想不起来该去抵抗。
      
      这时,绕在她手肘处的混天绫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迸发出一阵强烈的红光激荡开,红绫上金纹灿艳,封锁成重重锁链无害却又坚持地将叶挽秋困在原地。
      
      “过来吧。”
      “到那扇门面前去……”
      
      “关上它。”叶挽秋无意识地跟着那个声音重复,瞳孔里的清明彻底涣散开,变得像块无机质的黑色玻璃一样死气沉沉。
      
      她站起来,木偶般僵硬的身上徐徐晕开一阵浅淡的白光,将周围的封锁冲开。借着混天绫的神力,叶挽秋很快从行宫庭院里凌空飞上头顶的深厚云层中,笔直地朝那扇已经打开了两人宽距离的青石巨门靠近过去。
      
      此时的沽宁镇已经完全被卷进这场神魔之战里,妖烟四起,满目狼藉,异火灼灼。
      
      已经顺利击杀完外围逃亡散妖的乾坤圈嗡鸣着飞回那银红衣衫的少年杀神手中,垂落的金色光点落在地上,惊开一众正在缠斗的妖物和地仙们。
      
      统领南营神兵的将军萧其明来到哪吒身侧,单膝下跪汇报到:“拜见元帅。这次突袭而来的妖魔来势汹汹且数量众多,我们目前已经把战况控制在了镇上,不过看样子,这些妖物的大部队似乎还在后面。”
      
      “封锁沽宁镇,任何妖灵敢出入,格杀勿论,不必谈什么投诚了。”哪吒平静地下令到。
      “谨遵元帅之命!”
      
      萧其明离开后,哪吒的视线越过那层层的断壁残垣落到已经逐渐有了轮廓的破界之门上,浮着层锐利淡金的眸子沉淀着一片让人胆寒的肃杀。门背后的生灵正在酝酿着新一轮的反扑,虬结的妖气隐隐波动着,像海啸即将爆发前的异动。
      
      地面上,阿君正在被数只妖尸包围着。她转动眼珠看了看四面八方的敌人,轻轻一笑便垫脚撤出原地,灵活无比地穿梭在妖尸密不透风的攻击里,动作游刃有余得像在跳舞一样优美。当侧身最后闪避过一头妖尸的攻击后,阿君祭出光刃,锋利无双的匕首擦出一道明亮的太阳辉光朝刚好组成一条直线的妖尸们刺过去,将它们悉数洞穿。
      
      她抬手,让匕首飞旋着悬浮在她手上,像捧着一颗小小的太阳。
      
      “这群妖魔是打算用人海战术,也不管是否会被人类发现。只要有一小部分同伙能逃脱出去,他们的目的就算达到了。”她看着一旁只是盯着破界之门不动的哪吒,问,“你在等什么?”
      “收网。”哪吒简短地吐出两个字。
      
      阿君眨眨眼,看了看那扇门逐渐打开的门缝又看了看哪吒,忽然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是想……”
      
      她话未说完,蛰伏已久的群妖终于进一步地冲破了界域之门的空间封锁,从门后倾巢出动,浑厚的妖力爆发成滔天狂澜般席卷而来。只一瞬间,哪吒眼中沉酝已久的肃冷杀气立刻肆意开。金红的三昧真火从他脚下的风火轮周围沸腾起来,分散飘落,纤薄到透明的花瓣,碰到哪里就烧到哪里,将整个青石巨门包围在一片火海里。
      
      群妖破门而出的一瞬间,既是他们来到人间的时刻,也是他们受到削弱而最虚弱的一刻。这种适应需要时间,所以他们已经学会了在集体入侵以前,先用妖雾魔气浸染周围的地域,这样他们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并且吞并所有被妖雾包围的地区。
      
      所以一举击溃这些入侵者的最好时机,就是当他们从破界之门背后现身的刹那。
      
      然而这也是最危险的时刻。
      
      没有半分犹豫,哪吒已经从火海中央化作一道红霞利光朝青石巨门冲了过去。金环飞旋着升向半空,爆发出强烈的金光朝下如倾泻的瀑布般镇压下来,将所有光照范围内的妖魔都死死禁锢在原地。逃离的妖物们要面对的则是外围的一片业火红莲。
      
      停留在离青石巨门如此近的地方,哪吒能明显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在将周围所有的东西都朝门内拖进去。那是由于异域生物逆向侵略到人间,破界之门自发形成的补救措施,会将所有周围的生灵都无差别地封锁回去。
      
      被神光灼伤的妖物开始痛苦地哀嚎,诅咒,有些较弱的甚至已经开始身形崩散,尚有能力反抗的则对哪吒怒目而视,仇恨到近乎疯狂:“我们只是想要活下去,这有什么错!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又有多善良吗?!如果人间对你们毫无利用价值,你们……你们又会管几分这些蝼蚁的死活!”
      
      “所以这事我管定了。”哪吒连辩驳都懒得说,眼睑半垂着,睫羽的细密阴影倒映在淡金色的眸子里,叠染出让人头皮发麻的浓郁黑暗。
      
      “都是利益所驱,你们和我们又有什么两样?!不过是多了一层假仁假义虚伪清高的面具罢了!”
      
      他注视着这些妖魔,跟注视着一抔尘埃没有什么区别:“既知我非善类,就该知道我不会同情你们的处境。何况你的话也太多了。”
      
      灿光万丈的九龙神火罩从他手中显形而出,直直朝乾坤圈光芒下的生灵笼罩下去。不到半分钟,里面所有的黑影都被焚化了个干净。
      
      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门后的无限黑暗空间里传来,激荡开的强大冲击力震得哪吒身形微晃,险些跌进巨门背后的妖域空间里。他皱着眉头看向门缝深处,伸手唤回乾坤圈。
      
      渐渐的,里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它尖叫着,似乎随时要从里面破门而出:“拿命来!杀我儿孙者,以命抵命!”
      
      语罢,强烈的震动从门内传出,很快遍及到整个沽宁镇上。
      
      韶岚一边挥剑斩杀那朝自己扑上来的妖兽,一边回头大喊:“三太子!快离开那里!”
      
      话音刚落,一股浑厚的妖力就从门/口/爆发出来,将周围数丈之内除哪吒外的所有生灵都掀飞到了外围。愤怒到接近狂暴的蛊雕被破界之门的残余力量勉强束缚住,猩红的兽瞳死死盯着哪吒,像是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
      
      乾坤圈在这种强大的妖力侵扰下变得愈发金光灿艳,扩大成一个巨大的金环将哪吒护在里面,任凭蛊雕扇动起多大风浪都纹丝不动。
      
      见自己暂时无法挣脱裂缝的禁锢,蛊雕仰头长啸着,声音如婴儿哭泣般,却阴冷到骨缝里,顺着空气和狂风一阵阵扩散出去,将周围一些法力低弱的地仙和散灵,甚至更远处的人类都控制住心神,让他们开始自相残杀,转而去围攻那些镇守在外围击杀和追捕逃亡妖灵的神界天兵。
      
      阿君被这阵叫声弄得头痛心烦,回头却看到一些地仙散灵们开始朝自己围拢过来,暗骂一声。手里的匕首化作一颗微型太阳,洒下无数明亮阳光将她和那些神智全无的生灵隔绝开。
      
      看着外面混乱不堪的内斗,蛊雕阴劣地笑起来,眼神在触及到面前的少年杀神时却沉了一沉。他的眼神依旧冷锐锋利,脸上的表情甚至连波澜都没有,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受到它叫声的影响。
      
      “不可能,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狂躁地低嗬,四散而出的妖力将周围的空气都搅作一团,无数坚硬的石子在这种碾压下被磨碎成飞灰,被哪吒用紫焰尖枪轻挑破开。
      
      九龙神火罩的轮廓在他手心里一闪就消失了,无数火焰从哪吒脚底的一对金轮升腾起来,烧尽周围的浩荡妖气,两两碰撞间,有清晰到让人头皮发麻的滋滋声迸发出来。
      
      少年轻盈地凌空翻身跃向蛊雕毫无防备的背部,手里的法器一转,抢尖倾斜,猛地一扫削断它的羽翅,顿时妖血四溅,沸腾蒸发在火焰中:“炼化你是有点费时间,太麻烦了。”
      
      蛊雕被断翅上传来的剧痛刺激到开始发疯地挣扎,至纯的三昧真火对至阴至邪的妖魔来说是滚烫的剧/毒。它仰起头,口中有刺眼的青色闪电爆发出来。哪吒眼神一凛,身影灵活如燕般穿行闪避在那些威力巨大的闪电缝隙中,抛出乾坤圈扣住它张开的鸟喙。蛊雕尖叫着试图咬碎嘴里的金环,却发现根本不能弯曲它哪怕分毫。
      
      他骑在蛊雕的头顶,单手控住乾坤圈逼迫它扬起脖颈,露出脆弱的咽喉,金红的三昧真火从手中尖枪的锋刃处燃烧起来。哪吒将紫焰尖枪利落一挥,横在蛊雕的喉咙处毫不留情地撕抹开。
      
      蛊雕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妖力溃散,青血喷涌。
      
      此时,门后传来的吸力更强了,哪吒很快收回乾坤圈,借力朝引力漩涡的边缘滑去。却在刚要彻底抽身离开时,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云端飞落,像颗红光绕身的银色流星般直直地垂降下来。
      
      “挽秋?”他想都没想就操控混天绫将她裹住朝自己身边带。然而让哪吒没想到的是,顺应了他神力回来的只有混天绫,叶挽秋依然悬停在破界之门前,神色空洞而机械,周身银光粼粼。
      
      她抬起手,从指尖处的皮肤开始蔓生出钻石般剔透的银亮光辉,这种晶体似的质地和光纹很快顺着她的手指朝全身侵占至脖颈,连眉梢和颧骨上都是星星点点的晶石斑纹。仅仅须臾之间,叶挽秋就变得如同一座水晶堆砌而出的人像,流光冷璨,再没有任何属于人的气息。
      
      “关上它。”脑海里的声音在回荡着。叶挽秋一遍一遍地低声重复着:“关上它。”
      
      蛊雕的伤口因为神罚的作用恢复得缓慢,但还是有伺机反扑的能力。在它冲出裂缝封锁的瞬间,原本已经脱离引力漩涡的哪吒又放任自己被卷进去,顺势挡到叶挽秋身前,手里的紫焰尖枪猛地一旋,将枪尖精准狠厉地刺向它的眼珠。阿君略过那片灼烧的三昧真火,将匕首掷向那头妖兽血肉模糊的咽喉。
      
      与此同时,随着叶挽秋身上的晶石化越来越完整,银光开始暴涨横扫向周围的一切。
      
      “不属于这里的东西,都得关在门后。”脑海里的声音引导着叶挽秋的意识全盘接受它的指令。
      
      仅仅须臾之间,残存在周围的妖灵魔物通通被吸卷进门内。蛊雕尖叫着,被迫一点一点被撕扯回妖域里。它拼命挣扎,最后的全部力气都化作一团青色电光朝动也不动的叶挽秋打过去,却在即将靠近她的时候被哪吒用混天绫挑散化开,没能伤到叶挽秋分毫。
      
      渐渐的,那扇青石巨门也起了变化。原本的青灰色开始慢慢变得透明,无数的纹路上微浮出虹色的光晕。
      
      此时的引力漩涡也逐渐平缓下来,大门也随着叶挽秋的手势重新严丝合缝地闭拢了,在熊熊火光中散发着白钻石般的璀璨辉光。
      
      下一秒,它在所有神灵面前,整个破碎成了一团银色的飞灰,无声消失在空气里。
      
      阿君伸手接住那些尘埃,惊讶地眨眨眼:“裂缝……消失了?”
      
      破界之门一消失,叶挽秋立刻从天上跌落下来,身上的晶石化也褪去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哪吒用混天绫将她卷回怀里抱起,平稳地降落回地上。
      
      一旁的韶岚跑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哪吒怀里沉睡的少女:“三太子,挽秋姑娘刚刚……”
      
      哪吒眼睫轻抬看向韶岚,褪去金色的眼瞳乌黑如深海,透着种沉默的锋利。她立刻会意,低头说到:“属下失言。”
      
      “这次搞的动静也太大了。”阿君看着周围的狼藉战场,摇摇头,“处理起来有点麻烦。要不……”她调侃似地朝哪吒说,“借你手下那五营神将的兵力帮帮忙?”
      
      “他们只负责围追剿杀反叛者,不负责打扫后勤。”哪吒凉凉地瞥她一眼。
      
      “唉,看来这里的地仙们是有得忙了。”阿君故作惋惜地叹口气,“我先去找墨琰,这么大范围的掩盖痕迹还有这么多人,得他出手才行。韶岚跟我一起吧?”
      “行。”
      
      两人话音刚落,哪吒已经抱着叶挽秋和白虎一起离开了镇上。
      
      回到三凤宫里,白虎立刻又变回了乖巧玲珑的猫咪模样,粘人地跟在哪吒身后。哪吒走进寝屋将叶挽秋放到床上,取下一旁的披风替她盖好,坐在她身边看着她沉沉睡着的模样,眼神温沉。
      
      他想起她在自己幼时的突然出现,一路的舍命相陪相伴,也想起她的数次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直到最后一次,她……
      
      哪吒闭上眼,皱紧眉头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画面,眼前浮现出的却是叶挽秋刚刚全身如同晶石化一般,关上甚至粉碎了破界之门的场景。
      
      这些青石巨门都是因为统划六界的判命/轮/盘出现了崩裂,六界失衡造成的界域裂缝。而叶挽秋却将它们修补好了,这是连神都没有办法做到的。
      
      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他看着叶挽秋,心里隐隐浮生出一层阴影和凉叹。
      
      坐在床沿边静默了一会儿后,哪吒无声地起身来到屋外,只交代白虎一句:“照看好她,等我回来。”
      
      灵兽蹭蹭哪吒的袖口,蹲在窗沿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
      
      [本章作话必看哦]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已经确认后天开V,后天开V,所以明天不更新,后天晚上八点会准时双更,双更,总共会掉落一万字。愿意继续往下看的小伙伴们跪求支持,抱紧挨个亲!!!打算止步看到这儿的小伙伴也冒泡留个言吧,相逢即是缘,也要挨个亲!!
    话说,藕巴的传说最早是民间和那本《三教搜神大全》,所以封神演义不是原著哦。
    最后,我发现藕巴真的是标配的美强惨拽和中国最早的写女硬说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戾气美少年果然是古今通有的萌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