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你就留下来和我一起生活吧 ...

  •   这一个时空的千鹤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家庭里,虽不至于到贫民窟的地步,但生计还是成为了这一个三口之家的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所以在她有记忆以来,她的父母从来都是忙碌的,陪伴孩子的时间总是特别少。
      
      但她总是乖乖的,一个人不吵也不闹,每天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哪里也不去。正是因为缺少交流与指导,以至于她到六岁了还是不会说话,更别说识字了,而这也激起了千鹤父母之间的激烈矛盾。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千鹤的母亲不得不辞去工作每天陪在她的身边耐心地教导她,而她的父亲也因为生活负担压力越来越大,最后抛弃了妻子离开了。
      
      那时候,她记得很清楚,父亲不在的时候,她的母亲总会搂着她,就坐在庭院的走廊之上,教她说话,教她唱歌。
      
      虽然很短暂,但这短短的两年也成了她记事以来最幸福的时光。而也在那时候,她的母亲常常会说一些让当时的她不明白的话。
      
      ——“对不起,小千,不要怪你的爸爸,他也是没有办法才会这么做的。”
      
      ——“对不起,小千,没能让你生在一个正常的家庭里,真的很对不起。”
      
      ——“若是将来,将来出现了一个愿意接纳你,待你很好的人的话,请不要畏手畏脚,努力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吧,只有通过自己争取来的,才会是永久的。”
      
      ——“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成为最温柔贤惠的妻子,也一定会遇到最深爱你的人,那个人会给你最好的保护,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充满爱和幸福的家。”
      
      ——“一定要幸福啊,小千。”
      
      千鹤睁开眼。
      
      白花花的天花板,柔软温暖的床,厚实的墙壁——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在这样的封闭而又温暖的房间里醒来了?
      
      这一觉她睡得特别踏实,中途也没有因为做噩梦或者是担心受怕而醒来过,是真的一觉睡到了天亮,她也已经很多年没有睡得这么好过了。
      
      五年?八年?
      她不记得了。
      
      掀开被子下了床,地暖开了,空调也开了,像是怕她冷死一样,总之整个房间暖和到让人感动。她走到镜子边,看着此刻镜中的自己。
      
      木讷的表情,苍白的脸,凌乱的头发,以及身上和脸上那些处理过的伤口,还有就是那稍微大一号的不合身的男士睡衣,挂在她身上有些别扭,领子也有点开,露出了她精致的锁骨以及雪白的肌肤。
      
      那个男人真的把她带了回来,而且是主动的,并不是她所要求的。
      
      昨天晚上因为她受了伤,他直接就把人给带了回来,也没说别的,估计那会他一直都在担心她的伤势才没有想那么多吧。
      
      或许,等下见面的时候,他就又会提出让她离开的要求。
      
      不过她觉得,这一次她大概可以从他那里“敲诈”到一套房子。
      
      毕竟以他那仗义的性格,他肯定不会让她再回去住哪个破房子的吧。
      
      可只要是他不在的房子,她住了又有什么意义?这么多年了,她不惜放弃优越的环境而选择在那种不起眼的脏破地方居住,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不是为了避开那个人的追捕吗?
      
      不然她为什么不惜冒着被侵|犯被冻死的危险也要住在那种连定位都定位不了的地方?
      
      这时,她解开自己的衣服上的扣子,再转到身后,将水蓝色的头发拨到前面来,看着那光洁的背后上印着的那诅咒一般的印记。
      
      不管看多少次,那个家族印记,都让她感到那么痛苦。
      
      过了好一会,她将衣服又重新扣好,而这时外头传来了些窸窸窣窣的声响,千鹤深吸口气,把门打开,就见中也在厨房里忙活着。
      
      就像她第一天来这里一样。
      
      他穿着和她一样的睡衣,不过那衣服到他身上之后不大也不小刚刚好,他那一头红色中长发也给他用头绳给束在了脑后,系着半身围裙的他看上去就像是咖啡厅里的帅气咖啡师一样,而他的长相也确实斯文俊雅,相似的点又多了一个。
      
      这时,中也发现了一直站在那里的千鹤。
      
      她瘦瘦小小的,若是不看仔细的话说不定会把她认作是小孩子,光是看着那个样子的她就已经很能激起人的保护欲了,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千鹤不说话,那双绯色瞳眸定定地看着他。
      
      她在等,等他说出她预想中的那句话,以她对他的了解来说,他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和她把关系说清楚,之后大概就是给她垫钱搪塞过去的剧情了,不用想也知道。
      
      见她一直傻傻站在那里,中也放下手里的锅勺,顺便一起熄了火,接着又取下围裙,然后走出了开放式厨房,迈着稳重的步伐向她走来。 
      
      “我说——”中也走到她面前,皱着眉说道。
      
      来了,他就要说那些话了。
      
      千鹤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如此笃定,毕竟好几个时空的自己都有调查过他,所以她才敢这么确定。
      
      “你难道不知道穿个鞋子的吗?我想你应该看到了我在你床边准备的双拖鞋了吧?”中也颇为头疼地看着她那小小的裸足,忍不住抱怨道,“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天气,要是感冒了要怎么办?”
      
      说完,中也拉着千鹤到厨房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但嘴巴却一直唠叨个不停,说是之后如果再不穿鞋的话就要在屋子里铺满地毯结果但却很影响他的审美什么的。
      
      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千鹤毫无防备地听着他铺天盖地的抱怨,一时间有些发愣,然而冷静下来后她又注意到了些许不对劲的地方。
      
      “以后?”她不会是听错了吧?
      
      听到她忽然开口,动作一顿,本想说些话来搪塞过去,但看到她那认真的表情,中也认输了,只得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语气也缓和了不少,“之后你就在这里住下得了。”
      
      “像那种地方怎么能住人啊,你心还真大,如果昨天不是及时赶到的话你知道你会变成怎样吗?笨蛋!”中也叉腰教育道。
      
      千鹤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地答应了,毕竟她还准备了PlanA和PlanB之类的备选方案等着一步步攻略他什么的,这下倒是一气呵成了,顺利到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见她傻呆呆的,以为她是感动得说不出话,中也有些得意,“你在这里等会。”
      
      再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杯热饮,“喏,趁热喝了,我这里也没什么适合女人喝的东西,你就将就一下吧,楼下的便利店就只有这个是热的了。”
      
      说完,中也表情别扭地将一大早去便利店给她买的热可可递给了她。
      
      千鹤有些发愣,呆呆地看着被塞在手里的那杯暖暖的热饮。
      
      看她没喝,刚想问是不是不和胃口的中也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当下表情有些不自然,“我说,你是不是还没刷牙洗脸?”
      
      说完,他有些嫌弃地看着一身乱糟糟的千鹤,也能猜到她水相有多糟糕了,此刻的她完全打消了先前给他留下的成熟女性的形象了。现在看来,她就是个笨蛋小鬼头而已!
      
      还没等她回话,紧接着他一把夺下她手中的杯子,然后将刚从便利店里买的一大堆日用品塞到她怀里,表情有些微不自然。
      
      “牙刷毛巾什么的也给你买了一套了,你快点去洗漱,之后马上就要开饭了。”
      
      此刻的中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照顾起人的时候特别像是个唠叨的老母亲。
      
      从一开始,她都没能来得及插上几句话,反倒是中也,一改之前的“矜持”,很是细心地替她张罗了一切。
      
      她甚至都要觉得,若是他是女性的话,说不定会成为很贤惠的好妻子的,毕竟女子力出人意料得强。
      
      中也见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再看到她面上和手上包扎过的伤口,心虚地看向一边,语气很是不自在,“伤口……还会疼吗?”
      
      闻言,千鹤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脸上贴的纱布,看着自己手上的绷带,忽然笑了。
      
      她的笑声很干净也很清爽,比起第一天时用那副妖媚的姿态时所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很显然,这笑声也更加具有感染力。
      
      中也忍不住偷偷看着她,面上烧了起来,以为她是嘲笑自己多管闲事,毕竟他今早的表现确实好像啰嗦了一些。
      
      “有、有什么好笑的。”
      
      “抱歉,不是在笑别的什么,只是单纯的因为很开心啊。”
      
      那双绯色瞳眸笑得弯弯的,很是好看,一时之间中也竟有些失神了,毕竟这么多年了像这样对他如此毫无防备的人她还是头一个。
      
      “果然是命运呢,能和中也相遇,真的是太好了。”千鹤看看四周,温暖的房子,温馨的氛围,还有关心着她的他。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快去刷牙!”中也面子有些挂不住,当下赶起人来,一想到自己被一个还未成年的小丫头这样耍了,不知为何心情就特别沉重。
      
      “遵命!”千鹤动作灵巧地跳下椅子,朝中也行礼致敬。
      
      “笨蛋,给我穿上鞋啊喂!”
      
      “遵命!”她吐吐舌头,蹦着跳着溜走了,留下叉着腰在抱怨着的中也。
      
      今日的早餐是胡萝卜青豆瘦肉粥,配菜是奈良酱菜。
      
      因为考虑到她身子骨比较弱的因素,中也特地上网搜了一些有益于她身体的食物,打算趁着有空的时候给她煮点东西,就当做是昨日早餐的答谢,一来一往的,谁也不欠谁。
      
      当然,那也只是中也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千鹤吃东西的时候很安静,而坐在对面的中也就这么看着她吃着,感觉这么近距离瞧着她看的时候,她更小了,小小的就像是小狗一样,她之前真的是因为贫困没有好好吃过饭吗?
      
      看她的样子也不太像啊,想起昨天早上她压着他的时候。
      至少该有的地方都——咳咳,打住,有些跑题了,他都在想什么啊!
      
      她!她只是一个发育还未完全的臭丫头而已!!
      
      然而这时他却忍不住瞄向禁断之处,而也很戏剧性的,因为呼吸不顺他的喉咙被呛住了,当下剧烈咳嗽着,整张脸都红了。
      
      听到那头动静不小,千鹤有些好奇地望过去,便看到满脸红透了的中也,更加疑惑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不,什么事……咳咳咳……都、都没有!”
      
      “喝些东西吧。”千鹤满脸关心地将自己手边的杯子递给了中也,而中也接过后便一饮而尽,气顺了,人也舒服了。
      
      可刚刚舒服没多久,他又意识到了一件事——
      
      她、她刚刚给他喝得是她的杯子?纳、纳尼?!
      
      见他那表情,千鹤离了座位,到他旁边很乖巧地给他拍背顺顺气,“你今天脸色不太好呢,没事吗?”
      
      “谢谢了。”中也扶额,心情很沉重。
      
      他居然对一个未成年有了那样龌龊的想法,实在罪恶!
      
      见他好转,她也重新坐了下来,看着碗中那令人食指大动的粥,她忽然抬头,看着已经在自我谴责的中也,忍俊不禁,眸中精光一闪而过。
      
      “很感谢中原先生的搭救,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你问。”中也怀疑人生中,不疑有他。
      
      “中原先生为什么要我留下来呢?只是出于同情心吗?”说完,千鹤微微低眸,敛去眸中潋滟光芒,让人看不出来此刻她在想什么。
      
      “才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事情不适合我。”中也想也不想就否认,但事实上他确实是因为出于同情才会收留她,可这种话总不能当着人家面说吧?
      
      他支着脑袋搅了搅碗里的粥,装作不甚在意的样子又道,“我只是缺一个给我打扫做家务的,要是你觉得不满意的话可以拒绝。”
      
      “那中原先生的意思是要我留下来替你洗衣做饭吗?”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然而中也并没发现。
      
      “是啊是啊,当做是用劳动来回报就可以了,你就安心住下来吧。”撑着脑袋,中也漫不经心地说道。
      
      当然,中也死也不会承认的。她看上去也不像是会听到同情心泛滥的话而开心的人,他多少能感觉到她应该是属于自尊心比较强的那种人,虽然是直觉。
      
      千鹤看着他,心中漾起了涟漪。他很好懂,此时此刻他所有的心理活动都很好的写在了脸上,而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感到更加不可思议——就连她的伪装和谎言都无法分辨,这样一个纯粹的人又是如何在这样险恶的世界里生活至今的?
      
      只是因为他能力强大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中也觉得有些尴尬,慌乱地解释了起来,免得她误会自己是居心叵测,“我真的只是看你手脚比较勤快而我也恰好缺一个料理家务的人而已,要是不信的话,之前我也说了,你可以不答应。”
      
      “意思就是说,你不会赶我走了吗?”
      
      “之前也不是赶你走的意思啊喂,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我说的话啊”中也一听不对劲,想解释但又不知如何解释,于是也就放弃了。
      
      “算了,你喜欢就这么理解吧,你也别回去住那种不安全的地方了,女孩子好歹要有点警戒心啊。”
      
      想到昨夜,要不是他事先吩咐,她很有可能就出事了好吧?
      
      “好开心!”千鹤从位置上起来。
      
      眼睛亮亮的的,脸颊染上两抹红霞,只听得她认真地说道,“今后,阿娜达有什么需求请尽管吩咐哦!”
      
      “千鹤一定会尽可能满足的哦!”
      
      “你怎么又用那个乱七八糟的称呼了?”
      
      “阿娜达不喜欢?那我改?中也老公怎么样?”
      
      “啊啊啊,都说了不是那回事,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说的话啊!”
      
      “是!那darling?honey?”
      
      “喂,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说——”
      
      “我知道了!那中也~亲~如何?”
      
      “要来一个爱的早餐之吻吗QWQ”
      
      “——你让我一个人冷静下ORZ”
      
      看着在线自闭ing的中也,千鹤眼睛笑得弯弯的。
      
      ——或许,真的找到那个人了呢,妈妈。
      
      

  • 作者有话要说:  大粗长开心吗?
    下一章哒宰上线√
    刷卡已经安排上了,我说女主是护夫狂魔你们信吗?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梦成空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