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脾气火爆的英雄先生 ...

  •   最近港口黑手党的货总是频繁地被人截断,派了黑蜥蜴小队去清除也只是端掉了几个小的窝点,于是芥川便自告奋勇了。
      
      被截获的那批货可以说是直属于中也底下的,一而再地骚扰他的部下和他所管辖的区域,对方明摆着就是冲着他来的,再傻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这也是中也让芥川不要轻易动手的原因,他打算自己去刨根究底,试探一下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中也那头刚下车,到了传回来的指定的地点后,芥川不久后也跟着现身了。
      
      “中原先生,人还在里头。”芥川平日里虽然沉默也独来独往,但在面对上级的时候还是很有礼貌的。
      
      “有没有什么异常?”传到他手里的情报少之又少,就连对方是什么组成他也不清楚。
      
      “不,请放心,从一开始对方就构不成任何威胁,只是老鼠的头目藏得比较深罢了。”芥川掩嘴轻声咳了咳,一双浅色的眸子扫向不远处的仓库大门。
      
      “我一个人也能解决的,用不着您来动手。”说完他还真就要出发了,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喂,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乱来了,”中也抬手搭在芥川肩膀之上,阻止了他,“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总之这件事你不用再插|手了。”
      
      要芥川活捉对方首领什么的,是很不现实的。
      
      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冲进去肯定就会用罗生门无差别杀戮的,那到时候要是误杀了敌人的首领的话怎么办?
      
      所以还不如等他自己来动手。
      
      芥川面上没有太大的变化,见中也这么坚持也便放弃了进去的打算,掩嘴又一次轻咳。
      
      “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吩咐。”芥川的嗓音低沉而又沙哑,和他那一身寡淡禁|欲的外在倒是很相称。
      
      见他咳嗽,中也刚想说让他去休息,但这时脑子里忽然浮现起今早的事情来,他沉默了半秒,随即又道,“如果有空的话,就帮我调查一个人吧。”
      
      芥川阖眼,沉声应道,“是。”
      
      ……
      
      另一边,在把中也的宅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以后,千鹤便按照一开始所说的那样用门口花盆底下的钥匙锁了门,之后便离开了他所在的单元。
      
      刚好,她之后还有工作上的事情处理。
      
      到了约定的咖啡厅后,千鹤把玩着从中也那里取来的空头支票,嘴角始终挂着一抹风淡云轻的笑。
      
      还真是个烂好人啊,也不查清楚她是什么身份就这样随随便便给人开支票什么的,万一她要是把他所有的资产都搬空了呢?
      
      至少要怀疑一下她啊,笨蛋!
      
      她知道,就算她当场将支票退回去他也绝对不会收回去的。按照之前和他接触的经验来判断,她只有收下了他才会安心,同时也会对她更加感兴趣,所以在当时她才表现得那么爽快。
      
      而她做的这么多,都是为了让他记住这个“特别”的她。
      
      事实上她要他这些钱也没有太大的用处,毕竟要花钱的地方并不多,再说了挣钱的方法她也不是没有。
      
      笑容变得有些无奈,千鹤独自一人坐在嘈杂的咖啡厅里,形单影只,显得有些落寞。
      
      就在这时候,一道阴影罩住了她,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压迫感,千鹤面色不改,也没有回过头去,只是默不作声地把支票收好。
      
      “这位可爱的小姐姐,你一个人那么寂寞,要不要去我们那边一起拼桌热闹热闹呀?”
      
      操着一口流里流气的声音,搭讪的那个穿着花绿且不入流的痞样男子在千鹤身侧的位置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很是自来熟的样子。
      
      “我劝你还是早些离开这里比较好。”千鹤淡定地说道,接着她又端起桌前的白开水小小地喝了一口,丝毫不为所动。
      
      从始至终她愣是看也没看他一眼,明摆着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而她的冷漠也引来了男子的莫大不快,他一把夺下她手中的水杯,啪的一声重重地放回桌上,这一来杯子里的水洒了不少出来。
      
      “我可是本着好意提醒你,你最好识相一点,否则之后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管你哦。”眸光潋滟,千鹤抬起那双好看的赤红眸子看着面前的混混,勾唇轻笑着。
      
      本来还有些气恼她的态度,但看她温柔地笑着,心里那股不快也烟消云散,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笑容,“这里哥哥我最厉害,就算是魔鬼来了也不怕。”
      
      “是吗?”千鹤在人群中看到一抹米黄色,而后支着脑袋看着那人意味深长地笑了,“那祝你好运哦。”
      
      ——因为魔鬼真的来了。
      
      “别碍事!什么垃圾玩意!”伴随着一声暴喝,就见一个米白发色的暴躁男子“拔山倒树”而来,气势汹汹,令人闻风丧胆。
      
      那个来搭讪的可怜人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一股可怕的力道给揪住了命运的后领子,接着整个人被甩飞了出去。
      
      这突然闯入的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泛泛之辈,即便是盲投也能无比精准地将那个混混给投进了店内的垃圾桶内,还是个大满贯。
      
      一旁的人有的忍不住拍手叫好,有的则是缩了缩脖子,生怕被卷入这场无妄之灾里头。
      
      但很快这位不速之客的真实身份就被人认了出来——
      
      “妈妈!那个人是‘爆心地’啊!就是电视上说的那个长得像是敌人的热门英雄诶!”
      
      一时间整座咖啡厅里热闹非凡,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议论起面前这位长相凶恶的英雄先生来。
      
      千鹤一边拿出手帕轻轻地擦了擦刚才被水溅到的手,很是温和地招呼起这位“魔鬼”来。
      
      “又提早了呀,爆心地先生。”千鹤笑着,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可以说为了配合她遭到的习惯,他足足提早了半个多小时。
      
      爆豪也没有要坐下,语气里满是不悦,活像是人家欠了他几百万一样,“我说,你下次再放我鸽子就死定了。”
      
      如果不提早来,这个行踪不明的女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跑了,他能不早点来?也就是说每一次她提出要见面,他总是会为了能见到她而提早很多就到了。
      
      “呀,这次来了就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嘛。”千鹤笑着递给他纸巾,看他大汗淋漓的,没准就是用个性飞过来的,毕竟这里可和他的事务所距离得有些远了。
      
      拍掉她手里的纸巾,爆豪皱眉,“你有屁快放,我才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
      
      “那你先坐下喘口气再说吧。”说完,她还叫来了服务生,给他点了杯冷饮,虽然现在是大冬天的,但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能冷静地坐下来喝热饮的样子。
      
      面对爆豪的暴脾气,一旁的吃瓜群众们顿时有些心疼起她的处境来。然而千鹤从头至尾都没有皱过一下眉,对爆豪的那副火爆脾气也是很包容的,看上去脾气超好的样子。
      
      事实上,她已经和面前的这个男人相识2年了,那时她刚转职做专门的情报贩子。因为出生背景比较复杂,她在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这些地下工作了,加上有其他时空的自己所构成的情报网,她这情报贩的工作干得还算轻松。
      
      不过和爆豪胜己的相识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往来,而是因为“相亲”。
      
      抛开热门英雄这光鲜的外在形象来说,面前这个23岁的年轻有为的英雄,只是众多母胎单身至今的普通男人群体中的一员。
      
      不过要说他单身的原因,一来是因为干着高危工作,二来是他那火爆脾气没人受得了。
      
      当时她年纪尚轻,平日里打打散工兼职挣点生活费什么的,在看到外头张贴的小广告上贴着帮忙相亲可以拿高薪的工作以后,就立马毛遂自荐了。
      
      很不幸,她人生中第一次相亲的对象就是此刻坐在他对面的这位长相凶狠,脾气凶狠,气场凶狠的男人。
      
      她还记得,在初次见面的一刻,他便拍桌而起——
      
      “他妈的都是什么玩意?!成年女人都死光了吗?!!居然给我随随便便安了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是不是想要我炸了你们这些个该死的婚姻介绍所?!!!”
      
      开场第一炮,这位凶残的英雄就用独到而又敏锐的目光识破了她引以为豪的伪装——尽管那时候她才14岁,但她的长相和气质都略显成熟,因此稍微化了妆还是很难看出真实年龄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那次相亲的失败,她也才得以认识这位金主先生,可以说,她靠着给爆心地提供情报而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
      
      一来二往的,她也就成了爆心地幕后的线人,专供敌人据点和个性背景等的情报,而这也是他这么多年始终和她有联系的原因。
      
      “这恐怕是最后一次给你提供情报了。”说着,她将一沓厚厚的纸质资料袋从桌底下拿了起来并递了过去,神色淡淡的,“所以这一次我也做足了功课,你只管进去炸人就好了。”
      
      闻言,橘红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错愕,爆豪没有伸手去接那份情报,“你什么意思?”
      
      “要金盆洗手呀,你的钱我也挣得差不多了,所以不想挣了呢。”千鹤笑着。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信不信我轰飞你?”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这么优秀的伙伴,可这一行我是真的没法干下去了。”千鹤支着脑袋,模样看上去有些慵懒,可那双赤红的眸子里却一片认真。
      
      “……再继续干下去的话,你就要永远失去我了,怎么样,帮我选条后路呗?”
      
      “难道是有谁盯上你了?”
      
      这倒不是没可能,毕竟做这种地下工作的人一旦暴露了大多都是死无全尸的。
      
      “差不多吧,所以我也得快点从这一行脱身了。”
      
      说罢,她起身,低头看着爆豪,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我已经给自己找好后路了。”
      
      “干完你这一票,之后我就只管安心嫁人就好了。”
      
      嫁人?什么狗屁嫁人?
      
      不得不说,这种炮灰领便当的经典台词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感觉真的很微妙。
      
      看着她那明媚的笑容,爆豪有些恍惚,记忆仿佛回到两年前两人初次相亲告吹的时候,当时她就是这样笑着跟他说以后一起合作。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年了。
      
      当年那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也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娇俏的女人了。
      
      “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哦,听到你的声音可是会让我回想起被你的大嗓门支配的恐惧的呢。”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就连一句告别也没有。
      
      爆豪看着她喝剩的那杯水,沉默了许久。
      
      ——嫁人什么的,见鬼去吧!
      
      晚上的时候,中也处理完那些杂七杂八的工作以后就直接回了家,刚开门,室内一片黑暗。
      
      也是,他都叫她走了,她怎么可能还在这里?
      
      中也有些鄙视口心不一的自己。
      
      开了灯,换好鞋,他朝屋内走去,只是走没几步,就看到玄关处的吊灯上挂着一张便利贴。
      
      使用能力把纸取了下来,就见上头用清晰娟秀的字体写着几行小字,底下还画了个小小的爱心。
      
      ——晚饭在冰箱里,记得要先放进微波炉热了才能吃哦!
      
      是为了给他做晚饭才撒谎说是要“收拾厨房”吗?
      
      他打开冰箱,看着她做好了的丰盛晚餐。那一刻中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毕竟这种被人放在心上惦记着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芥川的电话——
      
      “……拜托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的咔酱这次沦为男二候选人【泥垢】
    其实女主是在为了结婚而做准备(并没有),免得外头野草太多中也头顶帽子变绿
    【中也:???】
    也就是说辞掉工作是因为中也挣钱更多(?
    *解答时间:
    被谁盯上我想你们都懂了,下一章会更加详细地介绍女主的背景
    因为很多时空,我尽量分开一点点讲好了,你们记住其他时空的死得差不多了【?】,这个故事发生的时空是主背景,其他时空基本上不会有戏份
    这章网收了一半,下章中也彻底万劫不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