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管家 ...

  •   出了繁香邬,往北边儿走数百步,便是正房筠园。
      
      穿山游廊两侧万红倚翠,繁花迷人眼,屋檐下挂着几只画眉鹦鹉,在花树掩映中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一行丫鬟婆子徐徐穿过回廊,为首的薛亭晚梳着随云髻,穿了袭立领对襟绡纱长衫,下面是条月白色八幅湘裙,行走之间,珠花微晃,步摇轻摆,裙角微荡,别有一番袅袅婷婷的模样。
      
      惠景侯府乃是当今圣上献庆帝亲赐的府邸。
      
      侯府之中,有馆榭池台,曲折回廊,深潭静池,花木成荫,满目雕梁画栋,处处匠心独运。足以见献庆帝对惠景侯府的恩宠。
      
      薛亭晚的父亲惠景侯是当今皇上的亲表弟,原本这封号前还有个“闲”字,叫惠景闲侯,可见是个闲散不理政事的侯爵。薛母宛氏出身江浙一代的工商士族,因祖上捐银救水灾有功,外祖母被赐了二品夫人的诰命,族中子弟也被赐了一官半职,官职虽是挂名,终究是御口亲赐的荣宠,故而,余杭宛氏在江浙一代乃是极有分量的门第。
      
      余杭宛氏家底及其厚实,以一家之力便能撑起每年江浙税收总量的一半。据坊间传言,当年薛亭晚的母亲宛氏出嫁的时候,第一担嫁妆到了京城,最后一担嫁妆才刚刚从余杭出发。
      
      传言也许有些夸张的成分,可惠景侯薛尧满身恩宠,侯夫人宛氏家财万贯却是不争的事实,故而京城中盛传,这惠景侯府“缺什么就是不缺钱,吃什么就是不吃亏”。
      
      一行人又走了几步,停在正房花厅外头,上有一匾额,手书“紫筠堂”三字。
      
      费妈妈早早地便在外头候着,见了薛亭晚忙笑着道,“主母正等着姑娘呢。”
      
      紫筠堂。
      
      丫鬟挑了帘子,薛亭晚上前行了一礼,“给母亲请安。”
      
      “虽说是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可最近阿晚睡得也太多了些,我瞧着脸色有些泛红。”宛氏抬了手,细细端详了自家女儿两眼,保养得宜的面容上带了分虑色,“你妹妹咳疾未愈,一会子请了郎中来府上诊脉,不妨也给你诊个平安脉。”
      
      薛亭晚是惠景侯府的嫡长女,下头还有妹妹薛楼月,弟弟薛桥辰,两人是双生子,只比薛亭晚小了两岁。
      
      薛楼月身子怯弱,每逢换季的天气便风寒感冒不断,眼见着汤药喝了数日,病症却一点儿不见好转。
      
      “母亲,”薛亭晚上前,抱着宛氏的胳膊撒娇,“阿晚真的无碍!”
      
      “我看你是不想喝苦药吧?”宛氏斜睨了女儿一眼。
      
      一旁的薛楼月“噗嗤”笑出了声。
      
      薛亭晚被戳破了心思,讪讪笑道,“都是母亲、父侯惯的呗!”
      
      丫鬟端着托盘,奉上了三盏玫瑰香露,大丫鬟云雀又往狻猊瑞兽香炉里新添了半炉麟髓,香烟雾从金兽口中倒流而出,缓缓蔓延升腾。
      
      麟髓香用料名贵,储存不易,市价千金,非一般的金贵人家是用不起的。
      
      其味道极为提神醒脑,薛亭晚嗅了两下,午睡后的蒙昧之感不一会儿便被驱散了。
      
      “从今日开始,阿晚要学习打理庄子铺面的管家之事。虽说阿月年纪还小,还不到学习管家的时候,提前和你姐姐一道听一听,总归是有好处的。”
      
      薛亭晚和薛楼月齐齐应了,“是,母亲。”
      
      宛氏润了润嗓子,放下茶盏,接着道,“咱们家名下有田地、庄子、店面、铺子、酒楼等各种类目,阿晚刚开始学习内宅事务,上手的种类宜多样,数量却不宜多。我特意从中选了京城中的十处店面铺子,一处酒楼,京郊的两个田庄出来,供阿晚研学。”
      
      话至此处,费妈妈捧着一本薄薄的青皮云纹册子上前,奉到薛亭晚面前,“此乃十处店面铺子、一处酒楼、两处田庄的详尽信息,请姑娘过目。”
      
      薛亭晚接过册子,大致翻了几下,只见里头大致写明了十处店面铺子、一处酒楼、两处田庄位置所在、以往几年的盈亏、管事的名讳、伙计的数量等等。
      
      上辈子,宛氏便是这个时候开始教她管家的,只可惜同年秋天科举考试后不久,薛亭晚就嫁了人,时间紧促,她只稀里糊涂学了点管家的皮毛。
      
      等成婚之后,薛亭晚又把所有嫁妆都交给了汪应辰补贴家用,手里基本没握什么田产庄子铺面。
      
      “以后每十日,阿晚要来向我述一次职。此番学习,你要亲自去做,亲自过问,事必躬亲。不懂之处便和余妈妈请教,若是请教之后还有拿不准的,便来问我。”
      
      宛氏叮嘱道,“你初涉宅务,要以长见识为主,盈利为辅。切记,所谓管家,管的并非黄白之物,而是手下的人心。”
      
      做母亲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事事出色,宛氏也是这样。
      
      薛亭晚重重点了点头,“阿晚谨记母亲教诲。”
      
      母女三人又说了会子闺房话,那厢,一婆子打帘子进了紫筠堂,带着一小厮上前来。
      
      书童司墨进了门儿,还没抬眼看上首的宛氏,便熟门熟路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委委屈屈道,“秉主母,今日世子被先生留了堂,说是叫府上亲自派人去接,才放世子下学!”
      
      宛氏一听这话,登时褪去了面上优雅的微笑,“薛桥辰又犯了什么事儿?!”
      
      这个月才过去了一半,薛桥辰已经是第四次被先生留堂了。
      
      第一次是上课与人窃窃私语,第二次是课上与人掷纸团子,第三次是当堂质疑先生讲的不对........这第四次,又干了什么好事情?
      
      司墨呐呐道,“世子在课上偷偷做木活儿......被刘先生逮了个正着。”
      
      薛亭晚闻言,轻轻叹了口气,掀开茶盏喝了口玫瑰香露。
      
      她这个弟弟,自打识字儿起,便讨厌读四书五经,讨厌去国子监上学,捣蛋调皮不说,还偏偏喜欢搞一些小发明。
      
      惠景侯府有荫封傍身,按理说薛桥辰不参加科考也能在朝廷里挂个闲职,可是宛氏却是个要强的母亲。
      
      宛氏觉得,这些年惠景侯爷闲散纨绔的名声在外,已经无力回天,也只有靠自己的儿子争口气,找补找补了。
      
      大齐朝的科举考试每三年才一回,薛桥辰虽然才十三岁,宛氏想着叫他先全力以赴试试水,成则入朝堂,不成就当是积累经验。反正他年纪还小,若是今年不行,等三年后再战一次也不迟。
      
      上辈子,直到薛亭晚临死,薛桥辰都沉迷于自己的小发明世界里,自然是没有考上一官半职。
      
      “读书学习不行,做这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儿倒是在行!眼看着距离科考就剩下几个月了,他是越玩越疯!”
      
      宛氏一提起这个儿子就头疼,勉强压下心头怒火,瞪了一圈下面跪着的下人,“怎么,都等着我这个做娘的去接孩子放学呢?”
      
      宛氏一拍桌子,暴躁呵斥道,“还不叫你们侯爷去国子监接人!”
      
      ——————————
      
      春和景明,近日御花园中的九重樱开的极为繁盛,献庆帝令德平公主召众贵女一道在此地宴饮,也算帝女与臣女同乐。
      
      献庆帝子嗣单薄,膝下只有两个皇子,一位公主,再也没有其他孩子,故而打小便对德平公主疼爱至极。
      
      惠景侯和献庆帝是表兄弟,薛亭晚和德平公主,也算是沾亲带故的姐妹。
      
      两人脾性相投,打小一块玩耍,在贵女圈子里乃是出了名的混不吝之人。
      
      一身宫服的德平公主薛照正歪在锦榻上,隔着碧玺珠帘,懒洋洋地看着下首的一屋子贵女,抬手打了个哈欠。
      
      那厢,小黄门拉长了尾音儿喊道,“永嘉县主,到——”
      
      薛亭晚今日赴宴,乃是盛装打扮了来的,身上那件宫制堆纱云雾裙美的不可方物,鬓发间的九重鸾凤衔珠宝钗璀璨夺目,垂下的东珠颗颗都有拇指盖儿那般大。
      
      她生的已经够鲜艳妩媚,偏偏还在额间别出心裁的绘着一朵花钿,杏眸流转之间,更衬的她眉目如画,仙姿佚貌,令燕妒莺惭。
      
      惠景侯府有这个闲钱供女儿穿金戴银,宛氏也一向爱打扮自家两个女儿,再加上薛亭晚容貌生的妩媚,从小到大,只要她出现在集会上,一向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永嘉县主今日又穿了新衣裳,戴了新首饰呢!”
      
      “她哪次不是这般兴师动众的惹人注意?”
      
      “据说永嘉县主一向奢侈,花钱如流水,今日一看,此言果真不虚!”
      
      许飞琼看了眼薛亭晚,冲身侧的史清婉微微一笑,“县主生的可真美,只是衣食住行上略奢侈了些.....”
      
      “整日穿的这般珠光宝气,俗气至极。”
      
      史清婉一边儿说着,一边儿不由自主地又瞟了几眼薛亭晚鬓发间的九重鸾凤衔珠宝钗。
      
      那样圆润硕/大的东珠,一颗要好几百金吧?整整一串不知道要多少钱!
      
      自家父亲一向教导她为人处世低调朴素,定然是不会同意她买这么金贵的首饰的。
      
      史清婉攥紧了手中的蜜桔,云淡风轻道,“这等俗物我是一概不喜的。”
      
      许飞琼低声道,“史大人家风简朴,姐姐久负才名,乃是我等贵女的楷模。惠景侯府一家子纨绔,纵然她永嘉生的有几分姿色,又如何能和姐姐比得?”
      
      一旁素来看不惯薛亭晚的贵女接了话茬子道,“史姐姐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她不过是仗着有几分姿色罢了,如何同日而语!”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晚上9:00左右更新哦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未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