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气包的七零小日子》林阿律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22 16:07: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姜爱梅听见了姜宝珠的话,赶紧把熟睡的甜笑搂进怀里,像是护鸡仔的老母鸡:“不能丢!妹妹这么可爱,不准丢!”
      
      妹妹那么可爱,她好喜欢妹妹,她不准妈把妹妹丢掉!
      
      姜爱梅摸摸甜笑柔嫩的小脸蛋和软软的小手手,心想她的妹妹是整个村子里最可爱最听话的妹妹了,谁的妹妹都比不上她的妹妹,她要永远都保护妹妹。
      
      就这样,姜爱梅怕刘桂芬听了姜宝珠的话真的把妹妹给丢掉,所以睡觉的时候都是搂着妹妹的。
      
      可是她晚饭的时候根本没吃饱,又没有吃刘桂芬给的麦乳精和红糖,到了晚上肚子就饿的咕噜噜叫了。她怕吵醒甜笑,所以悄悄地下了床出去了。
      
      家里每顿口粮都是定好了的,根本不可能有余留,而且就算有多出来的,她奶也不可能给她吃。所以姜爱梅想去灶房灌几口水,水喝饱了肚子就不饿了。
      
      她刚走到崔凤菊房前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哎呦、哎呦的声音。她被吓了好大一条,心想该不会是奶奶知道她要偷喝水,要来拧她耳朵吧?她反射性的就准备逃跑。
      
      可仔细一听又不对,姜爱梅皱着小脸蛋站在门前,心想该不会是奶出啥事了?小孩子的心里还是很单纯的,尽管崔凤菊平时没给过她啥好脸色,但在她看来,奶就是奶,是她的亲人。
      
      姜爱梅壮着胆子开了门,她奶哎呦哎呦的叫唤声就更大了。姜爱梅摸黑走进去,问道:“奶,你咋了?”
      
      崔凤菊开了灯,见到是二房的赔钱货,脸色不太好看,冷冷地回了一句:“没咋,你这大半夜的跑到我屋里头来干啥?该不会是想偷粮食吃吧?”
      
      姜爱梅的脸色立马红了,摇摇头说道:“不是的,不是的,奶,我只是肚子饿了,想要去喝几口水把肚子灌饱。”
      
      崔凤菊:……
      
      虽然她之前克扣二房口粮的时候心安理得,觉得二房花了那么多钱,就应该从他们的嘴里抠出来,但见到姜爱梅这么屁点大的孩子饿的要去灌水,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
      
      她做错了吗?
      
      崔凤菊摇摇头,心想她怎么可能会做错?这小赔钱货的娘花了那么多钱,克扣她们的口粮不是理所应当么?
      
      姜爱梅见崔凤菊不说话了,又看到她的手不停地揉着腰,想起以前她爸在地里干了农活回来累着了就会让她给捶背。所以她壮着胆子说道:“奶,你是不是腰疼?我给你揉揉腰吧。”
      
      说着姜爱梅走到崔凤菊身边,小手按在了崔凤菊的腰上,有模有样的揉了起来。
      
      别说,这妮子年纪虽然小,但揉肩的手艺还真不错,这才几下的工夫崔凤菊就觉得自己的腰没那么疼了。
      
      她这腰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痛了,后来收麦子那几天她三个儿子都不在,刘桂芬又生孩子,能干活的人少,她只能硬扛着。
      
      那几天每到了晚上的时候这腰疼的都要命,可在她跟前的只有四个儿子,唯一一个闺女还嫁到城里去了,她又不想叫儿媳妇来给自己揉腰,就只能忍着。好不容易麦子收完了,这腰也跟废了似的,钻心的疼。
      
      “奶,还疼吗?”姜爱梅见她奶好像不叫唤了,她的小手也揉酸了,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姜爱梅在老姜家的所有孙子孙女里排行老五,上头有大房的三个堂哥和一个堂姐。崔凤菊重男轻女,姜爱梅又不是家里的头一个孙女,自然不得宠爱,尤其是她娘刘桂芬不会生儿子,导致崔凤菊更加厌恶姜爱梅姐妹。
      
      可她万万没想到在自己腰疼的时候,竟然是自己最讨厌的赔钱货来给她揉腰。
      
      崔凤菊心里怪怪的,她从柜子里拿出一块鸡蛋糕递给姜爱梅,说道:“拿去吃。”
      
      “奶,这真是给我的?”姜爱梅没想到平日里那么讨厌她的奶奶,竟然会给她吃这么美味的鸡蛋糕,有些不敢置信。
      
      崔凤菊见了,冷冰冰地说道:“让你吃就赶紧吃,费这么多话做啥?是不是要我像以前那样骂你你才高兴?”
      
      姜爱梅实在是饿狠了,崔凤菊让她吃她就吃了,吃完了还舔舔手指头上的油渍,一脸的回味无穷:“奶,鸡蛋糕真好吃。”
      
      崔凤菊哼了一声,这可是她闺女特意给她买的,能不好吃吗?
      
      她说道:“以后每天我给你多烙一张饼子,你要是饿了就来拿。但是这事儿不能跟任何人说,跟你妈也不能说,听到了没?”
      
      她既然说了要克扣二房的口粮那就会扣,大房和四房的也都看着的,他们恨二房这次花了这么多钱,她要是不给二房一些惩罚说不过去。
      
      但是念在姜爱梅这丫头知道跟她亲,她决定每天多给姜爱梅一张饼子。
      
      姜爱梅不知道为啥不能说,但既然奶这么说了,她照做就是了。
      
      **********
      
      麦乳精到底是不够吃,没几天就见底了。
      
      刘桂芬和姜宝珠母女俩人彻底过上了吃不饱只能靠多喝水的日子,有次姜宝珠实在饿得受不了了,想要去偷个蛋吃,结果被崔凤菊发现了,差点没把她耳朵给拧下来。
      
      姜宝珠心里想着:你这个老不死的,等我长大了非要活活打死你不可!
      
      她好几次想要整甜笑,可是姜爱梅像看绝世宝贝一样看管着甜笑,她根本就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到姜爱梅去茅房了,她拿了把小刀子想要在甜笑脸上划一刀,可不知道怎么的,刀子一歪,没划到甜笑,反而把她的手掌给割破了。
      
      姜宝珠疼的哇哇大哭,姜爱梅赶紧冲进来,见甜笑没事还朝她笑了一下,这才放心了。
      
      刘桂芬肚子又开始唱起了空城计,她以为自己每天吃不饱饭奶水也会变少,可奶水每天还是很多,她就是再饿,甜笑也都没挨过饿。
      
      短短几天的工夫,甜笑又胖了点。
      
      谢文秀对甜笑那是真喜欢,总来二房看她不说,还把自己以前陪嫁的一块丝巾拿过来,让刘桂芬给甜笑做件短褂子,等到满月的那天穿。
      
      这丝巾是红底白波点,看起来特别的鲜艳喜庆,衬的甜笑的皮肤更加白嫩,更加好看了。
      
      谢文秀拿丝巾在甜笑身上比划了一下,说道:“三婶就知道咱们家甜笑穿红色好看,这丝巾三婶都没舍得戴过几次,还是全新的呢,给甜笑做件短褂子正好。”
      
      虽然崔凤菊是不会给甜笑办满月酒了,但她家小甜笑也得穿件新衣服不是?
      
      刘桂芬手里拿着丝巾,立马就感受到了这跟她平时接触的布料不同,这丝巾滑滑的凉凉的,夏天穿起来别提多舒服了。
      
      她像看傻子似的看谢文秀逗弄着甜笑,心想谢文秀是不是疯了?咋好像连魂都被这赔钱货给勾走了呢?这么好的一块丝巾竟然拿来给这小赔钱货做衣服……
      
      谢文秀肯定是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朝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乐哈哈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